銀鸞學院

那對雙胞胎是上帝的傑作!

銀鸞學院中的所有女生,包括女老師們見到他們走進校門時都是這麼想的。

二十八歲的女教師藍芷薇,本學院最年輕的高級教師,才華橫溢、芳容絕世,

站在校長辦公室裡也要壓下激動的心情,管好自己那雙亂瞄的眼睛,盡量不要在

校長大人面前表現得太丟人。

可是心情如乘了雲霄飛車一般高速起伏啊,這麼俊美的一對雙生子,還是混

血兒。天吶,看那漂亮的藍綠色明眸,那精致如上等瓷器的白暫皮膚,粉紅的柔

唇,融合少女的嬌美與少年陽光,婉如天使般美麗的男孩啊。藍芷薇放在兩側

的手都開始微微抖動了,真是恨不得撲上去,狠狠親吻這兩個美少年啊!他們

坐在校長室的會客*****上,身體微傾,慵懶且優雅。兩個男孩時不時地交耳低語,

用眼睛斜睨著女老師,柔美的嘴唇輕笑著,想那聲音也是極美妙的。

藍老師,

我剛剛說了這麼多,你該明白這兩位學生對本校來說,有多麼重要的意義。現在

我將他們分到你的班集,請你務必悉心教育、盡心培養,千萬不要辜負學校對你

的信任。

校長終於結束慢長的演講,把孩子們交給她了。

是,我一定努力教好他們……

藍芷薇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以後可以每

天都能見到這兩位傾國傾城的美人,這是何等幸福啊。當藍老師把兩個天使帶到

教室時,班上的女生們也發出這樣的心聲。

龍翔、龍翾,是剛剛從歐洲回來

的,大家要多多照顧他們啊。

老師,這還用得著您吩咐嗎?女學生們個個眼睛

都要冒出粉紅泡泡了,天啊!世上怎麼會麼這麼帥的男生啊。

龍翔和龍翾在學校裡忍了一天,嘴角上掛著溫柔的微笑,眼中卻閃著嘲諷的

光芒。女人啊,只要看到長得帥的男人,就恨不得撲上去吧。

他們剛剛從歐洲回來,還沒來得及進家門,就先被帶到學校裡上課。兩個人

一天下來都很累了,但是一想到能夠去那個死去父親的家裡,興奮又使他們毫無

睡意。坐在回家的高級汽車裡,身為哥哥的龍翔問弟弟龍翾:

你有沒有見到有

興趣的女生?

沒有,這個學校的女生都好普通……倒是那個女老師長得挺風

騷的,你看到她的胸了沒有?有足球那麼大!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綠眸的

男孩還用手比出了大至的形狀,挑起眉曖昧地問哥哥:

我看到你在瞄那個老師

的胸部,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了?

她?

龍翔深藍的眼珠閃著波光,嘴角扯

出壞笑,

不用急,那個老師隨時都可以玩的。但你聽說了吧,那個死老爹在家

裡藏著一對漂亮的寵物。他得到那對寵物之後不到一年就病死了,你猜他得的什

麼病?

不是說是心髒病嗎?

龍翾露出與哥哥一樣邪魅的笑容,

牡丹花下

死,做鬼也風流。我倒想好好瞧瞧是多麼美的牡丹,能讓老頭冒死也要甘心。

兩張一樣的俊顏相視,會心地一笑。真是要感謝那對寶貝啊,如果不是他們加

速了老頭子的死亡,他們還不知道要被關在歐洲多長時間呢。

你說他們能有多漂亮,會比戴安娜漂亮嗎?可惜我們不能把她也帶來,我

還真怕在這邊找不到比她床上功夫更好的女人了。

龍翾問哥哥。

不知道啊,我想應該不會差的,老頭子比我們更見多識廣不是嗎?

哈,也對。不過他現在在地下享受不到了,他所有的東西,以後都是我們的了!

1雙生子×雙生子

歡迎回家,龍翔少爺、龍翾少爺,我一直在等著你們回來呢。

老管家約

翰彎身體成九十度角,在恭候新少主的回歸。

啊,約翰,原來你還在這裡干呢。你好像老了很多嘛?

龍翾開著老管家

的玩笑,與哥哥一同打量著家裡的環境。

開始見到這座古堡式建築時,他們還頗為失望,畢竟在歐洲被關在城堡裡十

年了,他們見到城牆就會郁悶。但那死老爹偏偏喜歡這種風格,把自己的家也整

得像個監獄。還好室內裝修用的家具是中西結合的,看起來不倫不類,不過兩個

小哥倆倒覺得新鮮一點。

老爹的房間在那裡?他是不是把寵物養在自己的屋子裡了?

龍翔勾著藍

眸回看管家,那璀璨的波光卻另老約翰不寒而栗。

不是,是安排在老爺旁邊的房間裡的……

太好了!快點帶路,我迫不

及待地想見見了!

龍翾興奮地說著,催促老管家趕快帶路。

剛進家門就想著這種事情……老管家心裡很是感慨。遺傳這種東西影響還真

大,老爺生前就對他們愛不釋手,等到少爺們回國了,才踏入屋門又開始吵著要

見他們了。那兩個小東西有什麼好的,不就是漂亮點嗎?其實就是天生奪人命的

妖孽啊!

老管家慢悠悠地上樓,穿過漫長的走廊,來到城堡最深處的房間,用鑰匙打

開門。裡面是一間極大的屋子,三面都有落地的窗戶,卻掛著厚厚的天鵝絨窗簾,

室內一片昏暗。

為什麼要掛著窗簾?他們呢?

龍翔回頭問管家。

在下

面的房間……

老管家來到門邊擺放的裸體人像面前,將那雕像搬開。然後又按

動牆面上的某個按扭,那人像原先所處的地面上,便出現一個地洞,有樓梯通向

下面,

他們就養在下面的房間裡,老爺死後一直都是我在照顧著。

有趣,

還要藏得這麼隱秘,老爹這輩子最喜歡把人關起來了!

龍翾笑著對自己的哥哥

說,但那眼中的幽光,比他哥哥的更加冰冷。

下去吧,終於可以見到本人了。

龍翔第一個走了下去。

下面是一個半地下的屋子,正在老頭了房間下面。室內依然是光線朦朧,可

是兩兄弟立刻辨出了那兩只寵物的位置。他們分別關在兩只大籠子裡,眼睛在暗

處散著銀色幽光。老管家打開吊燈,那一對小人兒的絕世容顏瞬時震撼了龍家兄

弟。

龍翾吹了聲口哨,

難怪老頭子死得這麼快,誰要是有這麼一對寶貝,都會

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的。

他又轉回頭問老管家,

你就沒有想過要堅守自盜嗎?

我對他們不感興趣,如果不是少爺們發來急電,我正打算把他們放生呢。

那可不行!

龍翾盯著那對漂亮的寵物問道:

他們叫什麼名字?

的叫翡翠,女的叫珍珠,他們是一對龍鳳胎,是老爺花大價錢買來的。

龍翔又

問:

老爹在哪裡買來的,這麼漂亮的小孩,有人會舍得賣嗎?

不知道,好

像是從某個研究室裡買來的,現在那個地方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再也買不到了。

因此老爺生前對他們很是珍惜……

龍翔扯著嘴角笑道:

是麼?看來他最不珍

惜的,就是自己的身體了。這麼可愛的小東西,就只能留給我們享受了,呵呵。

龍翔笑完,又問自己的弟弟:

怎麼辦啊?我們是先去吃飯呢,還是先玩一會

兒呢?

先去吃飯,有體力了再來玩……

2二對一

管家說,最好不要把他們兩個放在一起。因為他們被調教得太好了,如果湊

到一起,自己就會玩起來,所以只能分開安排。

龍氏兄弟聽了,甚至有些驚奇,便問道:

如果真的放在一起呢?

能會做到死……

哦,那還是算了,我們分開來玩吧。

於是妹妹珍珠被帶

到了上面的房間。龍翔抱著她走到上面,龍翾則跟在後面。那女孩身上穿著極

薄的紗裙,那白暫如紙的身體透過薄紗清晰可見。輕巧玲瓏的嬌軀,比一只小貓

重不了多少。

龍翔僅是抱著她,手指觸到她腿和背兩處的皮膚,隔著紗輕輕地摩挲,她便

微微地顫抖起來。胸前那美麗的兩顆粉紅色的小珍珠一起一伏,掛在白嫩的小肉

團上顏色分明。龍翔忍不住,低頭咬了一顆粉嫩,女孩就發出嬌弱的啼鳴,真比

鳥語還要動聽。

哥哥……她還真是敏感,下面都開始流水了!

龍翾隨著龍翔走到上面的

房間,注意到珍珠臀部下的薄紗已經被洇濕,那粉紅色的美麗花瓣上明顯掛著水

珠呢。

真的?

龍翔將女孩輕輕放到大床上,分開她的兩條腿,低頭湊近了

瞧著,還真是已經潤濕了呢。

龍翾來到珍珠的另一側,俯下身體,用手去碰。

啊!

珍珠輕叫著,她

想閉上雙腿,卻被兩個男孩分得更大了。

雙腿間如桃花般嬌艷的粉紅花瓣,只是被男人輕碰著,就會抖起來。花芯處

的小穴一張一合,流出源源不斷的清液。開始還是幾滴,但是當弟弟伸入一根手

指之後,那愛液立刻浸滿了他的手指。龍翾在裡面攪了攪,水流得更多了。

不……啊!

珍珠眼中含著熱淚,身體開始燃燒起來,那美麗的雪膚,顯

出淡淡的粉色。

好敏感啊!只是碰碰她就可以發情?

龍翾抽出自己的手指給哥哥看,隨

著堵在穴口的障礙物離開,又一股淫水湧了出來。那床單立刻濕了一大片,但也

不知是什麼布料做的,很快那塊濕印就消失了。

呵呵,有趣……

龍翔見了,

?起頭對弟弟說:

老頭子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麼,可惜他再也享受不到了。

兩個男孩開始分別舔食女孩的兩只乳房。那小小嫩嫩的肉團,還有頂尖上的紅

莓,都散著極美味的香氣。她身上有種毒香,是長期用淫藥喂養長大的成果,男

人們只要喝了她的體液就會發狂的。

不!不……好痛,好癢……啊!

她蠕

動著嬌軀,卻甩不開纏在她身上的兩個男孩。那兩只還算不上大,卻柔軟有型的

乳房,不到一會兒,就被玩弄得又紅又紫,布滿了斑痕。那顆粉色的乳關,也由

淡轉深,成了艷紅的小硬粒,好像白奶油上的紅櫻桃,圓圓地一小顆。

她的胸部雖然小,不過卻很香呢。摸起來也舒服……

龍翔?起頭來,仍

用手捏著那顆紅珍珠,兩個指尖掐著尖頭,然後向上拉。聽到女孩的啜泣聲,他

就嘿嘿地笑起來。

別這樣,她會痛的!

龍翾用手打開哥哥的手,幫女孩揉

那紅腫的胸。可小巧的乳房卻是越揉搓越腫脹,比剛抱她出來時,又大了點。

不要碰了……好難受啊!

小女孩稚氣的臉上顯出紅暈,胸口處的刺激助得體內

的欲火越燒越旺,身下的小穴內淫水也流得更快。

好玩,真好玩!

龍翔把注意力又移到了珍珠的下半身,將那並攏的雙腿

分開。也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她就乖乖地敞開大腿,會呻吟、會哀叫,但是不會

反抗,聽話得要命。龍翾還在玩弄女孩的雙乳臉頰及頭發,龍翔就用手去搗弄

那艷紅的小穴。他先插進一根手指,在裡面轉著圈圈,用指尖刮內側的嫩肉。那

撐開的肉縫之中,帶著醉人的馨香的淫水汩汩流出,沾了龍翔滿手都是。

真是的,用什麼方法調教的,濕得這麼厲害!

他抽出手指,在床單上擦

了擦,特制的布料立刻將水份吸干,但那香味仍留在指尖。龍翔覺得好奇,將手

指放到嘴裡舔了舔,有種很淡的異香在口中散開,

她身上好像真的有淫毒呢。

你還敢吃嗎?不怕被毒死啊!

龍翾問哥哥。

呵,有什麼好怕的,我們兩個從小吃的毒藥還少嗎?小小的淫毒有什麼可

怕的!

他們兩個是也是被特別養大的,從小就受到各種殘酷的訓練,包括耐

毒。像春藥這種小玩意兒,又怎麼會放在眼裡。龍翔一手托起珍珠的臀瓣,用

兩根手指伸入,一上一下交錯地插著,將小穴撐得更大。

不……啊……不要……

女孩弓起身體叫著,可龍翾卻低頭堵住了她的嘴,

把她吻得氣都透不過來了。龍翾過了好久才放開她,舌頭扯出一根銀線,拉了好

長才斷掉。

天啊,她的嘴巴也是甜的呢!

他低頭,又開始吻她。

身下的哥哥繼續進攻,已經開始伸入第三根手指了。可憐的小穴口被撐得好

大,裡面晶亮的愛液順著手指滴到下面,她的花瓣、臀部、腿根處,都被染濕了。

那可愛的屁股在扭動著,似乎已經很不舒服了。

她早就準備好了,誰先來?

要不要猜拳。

好啊!

弟弟同意。

結果是當哥哥的先得到機會。龍翾從背後架起女孩的雙臂,抱緊她的腰腹,

以防待會兒做得太急時,她的身體會亂動。他將女孩的上半身緊緊抱在懷裡,那

橫在胸前的手不停地揉著飽漲的雙乳,而他下半身的硬挺,則頂在她的背部。

龍翔拿起枕頭墊在她的臀下,把雙腿分得更大。他掏出自己的巨大,頂在小

穴口蹭了幾下,見圓頭已經濕潤了,就施力進入。

啊!痛……

珍珠哀叫著,好像忍受了很大的痛苦。

別哭……等一下

就舒服了。

龍翾笑著安慰她,低頭親吻她的臉,又用手去摸她身上的敏感點,

務必要挑起她的亢奮。

好緊啊!

龍翔發現進入並不如他想像的一般容易。

他以為她夠濕了,但推了半天,只是頭部進去了。當然他的性器可能比老頭子大

一點,但她被玩了一年多了,還緊成這樣,實在奇怪,

天!我上處女時都沒有

這麼困難!

龍翾只得再幫哥哥一把,他抱緊珍珠,將她的身體?高,小穴懸空,

正對著哥哥容易使力的位置。龍翔才慢慢地,撥開層層嫩肉,緩緩進入。

這一過程是極度磨人的,三個人頭上都開始冒汗,女孩更是吟叫著:

好疼

……啊……疼……

她不敢反抗,只能靠哭泣來發泄自己的痛苦。但是那婉轉的

啼哭聲,卻更能刺激男人的獸欲,所以老頭子才允許她叫喊,那比任何的助興劑

都管用。

輕一點……你會把她玩壞的。

龍翾感覺到懷中女孩劇烈的抖動,越發覺

得她實在太過嬌弱。這樣如玻璃一樣的孩子,竟然沒有被老頭玩死,還讓老頭子

先下了地獄,真是不可思議。

該死,我已經不敢用力了……你知道她有多緊

嗎?哦!

珍珠一緊張,腹部開始收縮,那窄穴就將龍翔的肉莖卡住,一時間竟

進退不得了。他的腫脹被箍得實在難受,不得以,狠心掐住她的大腿,硬生生地

一衝到底。

啊!

珍珠睜著琥珀色的大眼,尖叫起來,兩條腿都在劇烈地抖著,極堅

難地承受男孩的入侵。

好了好了,已經進去了,不要再哭了。

龍翾看著也覺得可憐,他輕拍著

珍珠的小臉,舔掉眼角的淚珠。那可憐的小人兒,一會看看抱著她的龍翾,一會

又瞅瞅插入她的龍翔,才幽幽地說道:

我會乖乖的,不要打我……

怎麼會

打呢,我們疼你還來不及呢!

龍翔溫柔地笑起來,哄著珍珠放松身體。覺得那

小穴已經適應了,便開始緩慢地抽送。

啊……

珍珠輕叫著,伸出手來拉住龍翾的手。男孩就緊緊地握著,叫她

閉上眼睛。他在她的眼睛上一邊吻了一下,舔干了新流出的淚水,輕喃道:

好體會吧……

龍翔在衝刺的時候,每一次都要用很大的力氣。女孩的甬道實

在太窄了,他進去了就出不出,抽出來又很難擠進去,沒做多久就大汗淋漓。她

分明很濕潤,可就是緊得不可思議,兩條細腿掛在他的身上,小穴口的花瓣紅腫

充血,流出大量的淫水。

雖然很爽,可是不能加速卻使他有些不快。在最後努力地衝了幾下之後,龍

翔抖著身體射出精華,便倒在床上喘著粗氣。

這麼快就結束?

龍翾感到奇怪,他見懷裡的女孩咬著嘴唇要哭的樣子,

忙抱起來哄她。

很痛……

珍珠覺得龍翾比較溫柔,才敢說出來。

不行,她太緊了。做了半天也不見松快一點,我都快被她勒死了!

龍翔

有些不甘心,起身抓塊布片圍在腰上,回頭問弟弟,

你要不要試一試?

龍翾

拉開珍珠的大腿檢查她的花穴,那裡已經開始滲血了。

還是算了,真玩壞了就

太可惜了,我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他抱著女孩對自己的哥哥笑著。

好,那

我先走了,你慢慢玩吧。

龍翔離開之後,龍翾才低頭輕輕地問:

真的很疼

嗎?

疼。

哪疼?我給你揉揉。

龍翾親了親她的小嘴,覺得她的口水

更甜了。珍珠把頭埋在龍翾的懷裡不說話,雙條並攏的大腿互相蹭了蹭。龍翾

便覺得她實在可愛,小小的特別乖巧。

老頭子也這樣玩你嗎?

珍珠睜著漂

亮的圓眼睛點了點頭,那瞳仁之中還有小火花在閃爍,真是個漂亮的小娃娃。龍

翾捧起她的臉狠狠地吻了下去,用舌頭攪著她的丁香小舌,真是比瓊漿玉液還要

美味。他吸飽了女孩的蜜汁,微笑著?起頭。

小姑娘已經面色酡紅,雙眼迷離,豐艷的唇微張著,顯出一種成熟的嫵媚來。

與她和名字一樣,她還真是上等的珍寶,這樣勾魂的眼神,哪個男人能受得了。

龍翾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隔著褲子也能感覺她柔嫩的小屁股摩蹭他

已經硬挺的分身。他摟緊女孩親著玩著,脫掉上衣與她赤裸的身體貼合,她那兩

粒小硬果實就抵在他的胸口下部。覺出她的身體在輕顫,龍翾捧著她的小臉問

道:

你在害怕嗎?

女孩搖搖頭,稚嫩的嗓音說道:

冷,空調好冷……

柔柔嚶嚶的聲音,騷得龍翾心癢難耐。剛才哥哥已經痛快過了,可他還沒得到釋

放,腿根處的男性硬得發疼,牽引他腦中的某根神經,痛得他直皺眉。

你怎

麼了?

珍珠也發現他的異樣,伸出白嫩的小手撫上他的眉心。

龍翾苦笑著說:

怎麼辦啊,我好想上你……

珍珠聽了臉色更紅了,她

乖巧地離開他的大腿。原先坐過的布料上面粘滿了白色濁液,是小穴中留存的龍

翔的精液滴到上面。

弄髒了……

珍珠擔心地問道,用手去擦,卻怎麼也擦

不淨。

別弄了……天啊,我會被你逼瘋的!

龍翾趕快抓住珍珠的手,她再這麼

揉下去,他會更難受的。

珍珠靦腆地笑笑,又用另一只蓋在褲子突起的地方,柔聲說:

我幫你弄吧。

她那靈巧如蛇的白手就拉開龍翾的褲鏈,將那根粗熱的肉棒掏了出來。

哦!

龍翾被那雙微涼的雙上下揉著,男性漲得更大了。他舒服地閉上眼睛呻吟,倒

在床上享受女孩的服務。

珍珠似乎是受過訓練,動作老練嫻熟,一手沿著陰莖套著,一手揉捏下面的

肉袋,分工明確,步調有序。就算龍翾這樣身經百戰的男孩,也被她弄得叫聲連

連。感覺龍翾的腹部一陣抽搐,珍珠便知他到了高潮,手下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還稍稍用了些力度,按摩擠壓。

啊!

男孩的肉棒在她手上彈跳不止,前端噴出大量的白液,才慢慢癱軟

下去。

龍翾緩了一會,才睜開眼睛。珍珠正坐在他的身邊,眨著那雙泛著金光的大

眼凝視他。她見他在看自己,嘴角咧開了一點點,嬌滴滴地問道:

有沒有舒服

一點?

過來……

龍翾輕聲地喚她。珍珠就湊了過去,挨著龍翾躺在他

懷裡。龍翾撫著她細軟的長發,另一手則放在她的乳房上旋轉地揉著。珍珠又開

始不好受了,她極輕地扭著身體,剛剛回恢白暫的皮膚又印出粉色。

龍翾以為她是躺的姿勢不舒服,想幫她調一下。可是女孩那瑩瑩地眼睛瞅了

他一眼,又不安地蹭起自己的雙腿來。他坐起身來,拉起女孩的下身,?起一條

大腿,便笑了。

天啊,你不會是隨時都會發情吧?

珍珠覺得難堪,想閉並

攏雙腿,身下的肌肉牽動小穴的收縮,體內存積的精液又擠出一股,沿著腿根流

下。龍翾看著這淫靡一幕,眼睛都直了,他吞了下口水,視線又移至珍珠哀戚的

小臉。女孩羞得都要哭出來了。

龍翾伸手探入小穴,只是輕輕地攪了攪,就又有淫水溢出。珍珠的身體也隨

之抖動,少頃淫液就自行湧出,行成涓涓小流。女孩咬著嘴唇抽吸著,眼睛眨了

一下,大豆般的淚珠就從眼角落下,看起來十分委屈的樣子。

你不喜歡我

碰你嗎?

龍翾也有些心疼了。

珍珠搖頭,奶聲奶氣地說:

我怕痛……

怕痛嗎?那我不碰你就是了。

龍翾放下她的大腿,抽回手來。

如果再和這個小尤物待在一起,他會忍不住強要了她。雖然他並不是個有耐

心的人,但是看珍珠這麼嬌小可憐的樣子,他若是再動粗,那和只會發情的禽獸

有什麼兩樣。他想下床,去外面轉轉,可珍珠卻拉著他的手哀求,

別走,求你

……我好難受……

龍翾聽到那淒淒怯怯的嬌聲,只覺得一股熱氣向下腹湧去,

陰莖瞬間就立了起來。

你可真是個妖精!

他回頭,將女孩撲倒,極力地吸吮她的口水,舌頭與

之勾纏,身體互相摩擦,欲火越燒越旺。

3小女孩

珍珠是特別調養的孩子,她只要幾下愛撫就可以動情,身下的小穴裡流出源

源不斷的帶著媚香的愛液。現在龍翾摸遍了她的全身,女孩身下早就濕成了一片。

但就算她被玩弄多年,甬道仍然緊窒,龍翾脫下褲子試了多次,都沒有辦法使自

己進入。

啊……快點啊……

珍珠翹起屁股扭動著,用自己的下體去碰撞男孩的陰

莖。可是那根粗棒就是插不進去,幾次都順著股勾滑到別的地方了。

真是要命了!

龍翾氣得全身直抖,可是那個小穴真是太緊了。

他最後沒有辦法,只得抱起珍珠下床,讓她雙手撐住床邊,跪在地上,雙條

腿緊並在一起,在她的腿根與私處之間,也就形成了個小小孔洞。他從後面進入,

陰莖在她的雙腿間的縫隙中摩擦著,時不時會擠壓到上面的陰蒂。花穴裡面充沛

的液體迅速將他的巨物淋濕,那些淫水越流越多,隨著男孩每一次的抽插噴濺到

四處。

啊!

粗硬的男根擠壓著珍珠的私處,一波波的快感在珍珠身內蕩漾。

她低頭看到龍翾那粗長的前端在自己腹下腿間穿梭,頂端的圓頭不時由雙腿間穿

過。他的性器要比死去的老頭大了很多,又粗又硬,在她無比敏感的皮膚之間制

造電流。

她伸出雙手,放在自己的花叢下面,在那根肉莖穿過的地方圈成一個小洞。

當龍翾的陰莖插入由她那柔軟的手指組成的小洞時,竟然有種進入陰道的緊箍感。

她靈巧的手指適時地按壓,快感讓龍翾更加地興奮。

她只用手指就可以男人瘋狂!龍翾不再忍耐,抖動地在珍珠的手中射精。精

液四射,從她的指縫溢出,沾滿了她的私處,還滴到腿上、地上。

龍翾終於覺得累了,倒在地上喘著大氣,慢慢平復自己急速的心跳。珍珠就

倚著床腿坐在他的身邊,小小的白臉上雙頰菲紅,玻璃般透明的眼睛含笑地看著

他。龍翾的眼睛在她可愛的臉龐、小巧的胸部、白嫩的軀體、纖細的雙腿這些美

麗的部位來回地掃視,最後停留在沾著濁白精液的陰部。有些遺憾,沒有品嘗到

她花穴裡的滋味。

他伸出手,勾起嘴角對她微笑。珍珠會意,乖乖地移近,伸出小手與他相握。

龍翾再一施力,把珍珠拉到自己的懷裡,與他一同躺在地面上。珍珠覺得冷,微

微地顫抖,龍翾就讓她躺在自己的胸口上,用自己灼熱的體溫燙慰著她。

你太可愛了,我喜歡你!

他緩緩地撫著珍珠的背部,說出發自內心的話。

珍珠?起頭來,羞澀地笑著。龍翾捧起她的臉,深深地吻住她的嘴唇。小小

的、甜甜的、香香的,是女孩最純美的味道。難道老頭子要給她起這樣的名字,

果然是個稀世珍寶。

龍翔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弟弟抱著珍珠在玩。他咧開嘴笑開,問道:

你還在玩嗎?就這麼喜歡這個小丫頭。

喜歡啊,她太可愛了,我恨不得時

時帶她在身邊呢。

哦,是嗎?

龍翔幾步走到他們的身邊,低下頭,?起珍

珠的小臉仔細地瞧著,

是挺漂亮的,現在還是嫩了點,過幾年應該會變得更美。

珍珠還記得剛剛龍翔弄得她有多疼,就算他長得和龍翾一模一樣,她還是不自

覺地害怕。

你把她嚇壞了……

龍翾把珍珠抱到一邊,不讓龍翔玩弄她。

龍翔則笑得更深了,他也一同坐到地上,眼睛盯著珍珠笑道:

我長得嚇人

嗎?不會吧,我這張臉可是非常受女人歡迎呢。

他又湊到小珍珠的身邊,不甘

心地問她:

我長得和我弟弟一樣,你能分清我們兩個嗎?

珍珠張著漂亮的貓

眼看著龍翔,總覺得他不如龍翾那般溫柔。她擠在龍翾的身邊,把身體縮成一個

小團,真像只小貓一樣可愛。龍翔也喜歡這種小動物似的嬌柔女孩,忍不住又伸

手去摸她又長又軟的頭發。

老頭子留下來的寶貝,真好玩……

他也溫柔地笑起來。

4小男孩

老管家敲門進來,看到兩位少爺坐在地上打撲克。珍珠就坐在兩個人的中間,

誰贏了她就要親誰一下。老約翰撇了撇嘴,畢竟還是孩子啊。

少爺,晚餐準備好了……

咦,已經這麼晚了嗎?

龍翾放下手中的紙

牌,看看牆上的掛鐘,笑道:

時間過得還真快!

他伸手去摸摸身邊的女孩,

又湊過去親了一下,

跟你在一起,好像什麼都忘了呢!

珍珠嬌柔地笑了,用

手撫著剛剛龍翾親過的地方。

不行,我也要親!

龍翔在她的另一邊親了一下,

這樣才公平啊。

兄弟起身要去吃飯,龍翾還特地拉起珍珠,說道:

你也一起來吧。

老管家張

大了眼睛叫道:

少爺啊,他們是寵物,坐在一起吃飯不太合理吧。老爺以前不

是這樣的。

那是老頭子定下的規矩,現在他死了,一切都要聽我們的。

翔冷冷地說,

有沒有衣服給她穿?不能總是讓她光著身體吧。

有,衣服有

很多,都放在地下室裡了。

那些都是老頭子留下的,他閑得無聊時,就找出各

種小物件,穿在兩個小孩的身上,好像過家家一樣地玩。龍氏兄弟回到地下室翻

找時,發現大多數都是些色情服裝。他們冷笑著說,老頭子的惡趣味還不是一般

地大。當然也有些漂亮的東西,帶著蕾絲花邊的裙子,還有可愛的牛仔褲小襯衫

之類的兒童服裝。

龍翾覺得好玩,挑了件雪白的紗裙還有其它的東西,回到樓上給珍珠穿上。

龍翔則走到另一個籠子,裡面關著小男孩翡翠。其實那個籠子沒有鎖上,只要打

開門就可以進去的。翡翠的腿上拴著一條制造精美的金屬鏈,這才是限制他行動

的罪魁禍首。

龍翔走到翡翠的身邊,當時小男孩正百無聊賴地躺在鋪在地上的毛毯子上。

看到有人走近,他才?起眼皮瞧了一眼。那一眼,波光流轉,百媚千嬌,比他的

妹妹還要美上幾分。龍翔自己長得就很漂亮了,但是在翡翠的面前,就顯得太普

通了。

你餓不餓,要不要一起上去吃飯?

他微笑著打量著翡翠,覺得這個男孩

實在是漂亮得過火。

不用,等會兒會有人送吃的過來。

翡翠一點也領情,換了個姿勢繼續躺

著。

真是個脾氣大的寵物,龍翔笑得更深了。他喜歡有挑戰的東西,珍珠太溫順

了,他欺負起來沒意思,可是這個翡看起來就有趣得多了。

你是不是喜歡鬧些小別扭啊?

他蹲下身體,在翡翠的耳邊吹著熱氣,

為什麼不用正眼看我呢,是因為我們和你妹妹玩而沒帶上你嗎?

手指在男孩滑

膩的皮膚上遊走,從他的肩頭到胸口到腹部,最後一把握住腿間松軟的男根。那

根粉紅色的陰莖,算不上有多雄偉,不過在他這個年紀來說,發育得不錯了。手

上微微施力,來回幾個套弄,龍翔技巧的動作,就把翡翠玩弄得開始呻吟。

不要……你快住手……

翡翠喘著大氣,雪白的胸口開始巨烈地起伏。而

握在龍翔手上的肉莖,也慢慢地堅硬起來。

你應該清楚吧,老頭子死了之後,我們就是你的新主人。你以前也用這種

不恭敬地態度對待老頭嗎?那麼專制獨裁的人,會容你不從嗎?

龍翔將男孩側

壓在地上,手上的速度越來越快。那根肉棒在充血之後,尺寸也不容小覬,

不出來啊,你那裡也蠻大的!

不……你別碰……

翡翠痛苦難吟叫聲在龍翔

耳中有如天籟。這對寶貝沒有一絲缺點,就連聲音也是如此動人。

龍翔扯著笑,堵住翡翠的龜頭不準他射精。折磨一個小男生,控制他的欲望

原來如此好玩。龍翔看著翡布滿汗水的漂亮臉蛋,伸出另一只手,去揉捏下面的

睪丸。把兩只肉袋托在手裡把玩著,時不時地輕輕掐一下,感覺男孩的陰莖在他

手上強烈地跳動。

小家夥的欲望大得很呢!龍翔低下頭,咬著翡翠柔軟的耳垂,含笑地說道:

求我啊,求我就讓你痛快了。

說完,放在陰莖的手還緊緊地捏了一下,引起

翡翠全身地顫抖。

肉棒又硬又燙,被挑起的欲望卻無法釋放。翡翠咬著牙,痛恨自己這樣無助。

難忍的巨痛一波波地襲向大腦,再逞強也不能使自己好過。男孩紅著眼睛,輕聲

地哀求:

你放了我吧……我求你了……

好,如你所願。

龍翔擒著得逞的

壞笑,將覆在頂端的手指移開。輕輕地擠了幾下,那根陰莖裡開始噴出大量的白

液,射到了好遠的地方。

翡翠全身顫栗著,在射出最後一滴精華後很久才平靜下來。他沒有起身去收

拾弄髒的地面,只是把臉埋在毯子下面哭泣。他就像個動物一樣,被人圈養著,

沒有自由,沒有尊嚴,就連欲望也不由自己控制。珍珠也許習慣了,可他真是不

甘心啊。

5飯後甜點

龍翔回到上面的房間,看到自己的弟弟正在為珍珠拉上背上的拉鏈。他笑問

還沒打扮完嗎?這麼半天連件衣服都沒穿好。

好了,真是漂亮!

龍翾

拉著女孩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歡,抱起她來舍不得放手。龍翔受不了,就先走,

龍翾抱著珍珠跟在後面。

你剛剛在下面干什麼了,這麼半天才上來?

和小男孩玩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還有這種喜好……

感覺懷中的女孩動了一下,龍翾輕聲問道:

麼了?

疼,剛剛那裡被碰到……

珍珠摟著龍翾的脖子,小屁股不安地移動。

龍翾就哄著她,盡量不碰她難受的地方。房子大,走廊又深,他們才來到樓

梯的地方,開始緩緩地下樓。

龍翔在前面隨意的問:

她怎麼了,哪裡痛嗎?

龍翾就在後面嘿嘿地笑:

她的陰蒂腫了,這得怪你!

怪我麼?

龍翔走完樓梯的最後一階,回過頭

來對弟弟扯出邪笑,

你自己沒玩嗎?

別提了,我進不去,是在外面解決的。

怎麼會進不去?你用點力氣就行了。

我沒你心恨,珍珠會痛,我舍不得

……

龍翾也下完樓梯,走到哥哥的身邊與他平視。兩雙同樣的眼睛互相看著,

瞳仁裡的影像好似自己的鏡像。龍翾揚起微笑,對龍翔說:

我很喜歡她,所以

你以後也不能隨便欺負她。不然我會生氣!

OK,OK,以後我悠著點,可

以了吧?

他們說笑著,隨著傭人的指引,來到寬敞的餐廳。巨大的長型餐桌上

面,只放了兩套餐具,整個室內裝修華麗,卻毫無生氣。龍翔不喜歡這種冰冷的

氣氛,蹙著眉頭嘟囔道:

老頭子就是這麼沒品味,什麼東西都要最貴的,房子

讓他擺設得像個太平間。

龍翾不在乎,抱著珍珠往裡走。有個男僕上前,要擺

上第三套餐具給珍珠用,卻被龍翾給攔下來,

不用了,我和她用一套就好了,

你們把晚餐端上來,就都下去吧。

龍翾坐在給他安排的位子,把珍珠放在自己

的腿上。他長得高大挺拔,珍珠則小巧玲瓏,她坐在他腿上,他正好方便喂她。

龍翾吃什麼,珍珠就吃什麼,他拿著叉子自己咬一口,然後把剩下的送到珍珠的

嘴裡。玩著玩著覺得不過癮了,干脆先把東西放進自己的嘴裡,然後再低頭去吻

懷中的女孩,把食物喂給她。

你這樣吃東西不累嗎?

龍翔受不了了,他的弟弟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粘糊,

真是讓人看不下去了。

不累!這樣吃東西更香,她的口水都是甜的呢!

龍翾看著細細嚼東西的

珍珠,喜愛地摸摸她的頭發,眼裡充滿無盡溫情。

龍翔看弟弟那副癡情的傻樣,覺得很刺眼,他放下刀叉,走到弟弟的身邊。

好了,我抱一會兒吧,這樣下去你永遠也吃不完的。

說完就伸手架起珍珠的

雙只胳膊,由後背將她抱起。珍珠是側坐在龍翾腿上的,龍翔把她抱離時,從她

的下部竟扯出一條銀線來。再仔細一瞧,她花穴流出的液體竟然把龍翾的褲子給

染濕了。

太厲害了,坐著吃飯也會發情!

龍翔看看懷中的女孩,又看看自己的弟

弟,

你都沒有發覺嗎?

我知道啊,這樣很好玩,不是嗎?

那樣你還吃

得下去!美味佳肴在懷,你能忍著不動!

不能忍也忍了……

龍翾也放下手

中的叉子,指了指自己褲子上的突起,他早就硬了,

是有些難受呢,她太誘人

了!

龍翔抱著珍珠放到桌子上,打開她的雙腿檢查私處,殷紅的小穴泛著春水,

一張一合之間又擠出幾滴清液來。他覺得好玩,伸進一根手指攪了攪,那水就流

得更多了,身下的桌布也濕了一片。

痛不痛?

龍翔?頭問她,接著又插入第二根手指,上下交換著。

珍珠點點頭又搖搖頭,她心跳得好快,腦子裡面亂成一團。身上好痛,被欲

望扯得生疼,龍翔的手指稍稍緩解了裡面的空虛,可是外面的陰蒂又不禁碰觸。

無論如何,她也不能好受了。

龍翔見她不說話,臉上現出潮紅,應該是發情了。他又伸入第三根手指,合

力把小穴撐大。裡面的紅肉一層層的,清晰可見,浸著淫水,閃著亮光。這個可

愛的小東西,身上除了白色就是粉紅色,非常漂亮的淡粉色,陷入激情後會慢慢

變深,成了美麗的艷紅色。他用另一只閑著的手拉開後面的拉鏈,撥下白紗堆在

她的腰部,整個白嫩的上身就露出來了。

你不要欺她了,剛剛吃過飯就要做嗎?

龍翾走到哥哥身邊,本來是想攔

的,可是一看到珍珠胸口那兩點小紅櫻桃,好不容易壓下的欲望又翻湧上來,一

直衝到他的腦子裡。

你不喜歡嗎?她就是我們的玩物,如果想要,何必忍耐。

龍翔將女孩推

到弟弟的面前,用手指揉撚細小的乳頭,引得女孩聲聲的輕吟。嬌嬌軟軟的吟叫,

抓得龍翾心癢難耐,最終還是伸出手,將女孩攬在懷裡。

龍翔拉了把椅子坐在一邊,含笑地看著,

這次讓你先來,慢慢地享用吧。

龍翾低頭咬上珍珠肩頭的嫩肉,並不使勁,只是留下一道淺淺的咬印,過一天

就會好的。

都怪你,這麼美,這麼香,讓人不想要你就受不了……

他拉開自

己拉鏈,粗大的他身彈跳出來,先前已經忍了很久,如今漲得堅硬發紫。龜頭沾

了沾花瓣上的春水,頂在穴口,用了半天的力氣卻只進了一點點。

珍珠痛得直流眼淚,卻不敢再叫,她知道龍翾也在難受,他們兩個都快瘋了。

還是不行……

龍翾?起頭來對哥哥說,眼白都變紅了。

龍翔笑了笑,站起身來走到他們旁邊,

看來還是得用那個啊。

他從褲袋

裡掏出一個小圓盒,旋開蓋子,從裡面挖出一點帶著清香的半透明膏體。對弟弟

解釋說:

這個是剛剛問管家要的,他說要是不行的話,就塗這個。

然後就抹

在了珍珠的花穴裡。

他又退了一步說道:

似乎是有些後遺症的,但我很想看看效果呢。

是有不好的復作用怎麼辦?

龍翾有些怪哥哥,心疼地問珍珠,

有沒有什麼不

舒服的地方?

珍珠搖頭,臉兒更紅了,她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現在正在她的

下身慢慢發揮作用了。

怕什麼,管家說他們兩個從小就用藥物養大的,要是怕毒早就死了。

翔不想與弟弟吵,他也是為了龍翾才用藥的,只是那個臭小子更關心身下壓著的

小姑娘。

那效果還真是明顯,珍珠覺得下面火燒一樣地難受,躺在桌面上扭動著身體,

花穴裡面的淫水流得更凶了。龍翾也聞出來了,那藥的香味和珍珠身上的味道是

一樣的,只是更濃了一點,現在珍珠全身都散著媚香,在勾引著他。

他伸入手指試了試,感覺裡面很有節奏的律動著,吸著他的手指。似乎是個

不錯的解決方法呢。他把分身對準小穴再次進入,仍然很緊,但內壁的肌肉多了

彈性,擠入的時候也就不那麼困難了。

肉莖撥開層層嫩肉,龍翾終於達到了最深的地方。他嘆息了一聲,感動得眼

眶發熱,這緊箍的感覺太舒服了!托起珍珠柔軟的小屁股,男孩開始慢慢抽送,

每一次都帶出更多的愛液,伴著女孩的嚶嚀,好像上了天堂一樣的美妙。

6好痛

龍翾在女孩的身體上衝刺,發泄著原始的欲望。起初是很慢的節奏,一是因

為她太緊,二是因為他還不急。可是做著做著,欲望越積越多,幾乎要衝破身體。

女孩身上的異香吸到鼻子裡,弄得龍翾也開始頭暈。他以為自己可以不受媚藥的

影響,可惜以前接受這方面的訓練不多,他還是沒能抵得住。

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想抗拒。

找一個合自己口味的女孩不容易,龍翾和哥哥在歐洲時也沒少玩過女孩,可

找來找去,只有戴安娜留在他們身邊的時間最長,剩下的都是玩過兩三次就膩了。

他是念舊的人,一旦喜歡一樣東西,就舍不得換掉。所以再告別戴安娜的時候,

他小小地傷心了一下。可是哥哥就不在乎,他說總會找到新的玩具,還真是被他

說正了!

這個小珍珠,他一見到就喜歡得緊。小小的,幼幼的,像水蜜桃一樣帶著香

甜的味道,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啊……

珍珠吃痛地叫道。龍翾低頭咬在她的胸口,小小的乳尖被他含在

嘴裡,啃咬吸吮。不算疼,可是酥麻得讓她受不了。龍翾吃過一只之後,再去嘗

另外一只,身下的抽送不斷,稍微減下些速度,在珍珠剛剛松下一口氣時,又快

速地頂到最深處。

他衝得太快,一下子又擠出好多淫水,濺得四處都是。珍珠的雙腿被龍翾架

著,懸在半空,身下的地面上,已經積了小小的一灘。隨著男孩的進出,有更多

的液體滴下。

龍翾覺得她的小穴不那麼緊了,直起身體察看兩人結合的部位。可憐的花瓣

紅腫外翻,小核也腫得發硬,上面掛著晶亮的愛液。他用手去掐,珍珠便尖叫一

聲。龍翾繼續揉那顆小花核,女孩破碎的呻吟陣陣地傳到耳朵裡面,催發他的情

欲。

看珍珠酡紅的臉上雙眼緊閉著,似痛苦又似快樂。龍翾心中漲滿了征服的快

感,又拉大女孩的雙腿,加快了衝刺的力度,每一次都頂得極深,帶著珍珠的身

體也向前移動。桌布不堪揉搓,已經皺得不成樣子,在桌面上遊移著。

求你……慢一點……太快了!

珍珠張口求著。她身體裡面的火燒得旺,

可還是承受不了這樣的攻擊。她以為龍翾是溫柔的,可是再溫柔的男生,在被欲

望撐控之後,都變得嚇人,就像她的哥哥翡翠一樣。

珍珠發出嗚嗚的哭聲,細細密密的直襲龍翾的大腦。他也覺得有些對不起身

下的小姑娘了,一味地發泄,只讓自己快樂了。龍翾緩下速度,重新撫摸珍珠的

身體,想讓她也舒服一點。

別哭……剛才我們不是玩得好好地嗎?

他低下頭吻著珍珠的臉頰,舔掉

睫長上沾著的淚珠,鹹鹹的味道吃進嘴裡,是有些苦澀。男孩的吻沿著眼睛、鼻

子一路來到變得櫻紅的嘴唇,舌頭探入口腔,與珍珠一起糾纏,把嘴裡的苦鹹味

道也傳給她。

珍珠覺得自己花瓣上的疼痛減輕了,可另一處的痛苦卻加重了。龍翾停下了

下身的動作,她的甬道裡含著那根粗莖,所有的感覺都凝到那個地方,像灼傷般

地抽痛,一陣一陣地越來越厲害。她不安地扭動身體,想從性器的輕微摩擦中得

到舒解。小小的勾引,卻引發更大的空虛。

龍翾以為她是難受了,干脆把分身抽出。陰莖的圓頂從穴口脫離,裡面就湧

出一大股淫水,嘩地流到地止。珍珠叫了一聲,羞得捂上自己的雙眼。她就是這

麼淫亂,身子經過調養,特別容易就發情,一旦被男人碰了,身下就會流水,好

像在隨時等著被人侵犯。

她哭得更厲害了,嚇得龍翾直問:

怎麼了,怎麼了,我弄疼你了麼?

珠只是搖搖頭,全身都開始抖起來,她的欲望不能平息,這樣下去她會難受死的。

龍翾撥開女孩的雙腿,低下頭去察看,手剛剛碰到殷紅的花瓣,就聽到珍珠的抽

吸聲。穴口被拉開的縫隙中,愛液仍在流淌,而且沒有減弱的趨勢。她明明還在

發情嘛!

你想說什麼?

龍翾看到珍珠的嘴唇一張一合地,好像在說話。他聽不清,

離近了問道。

好難受……那裡好難受,你可不可以進去……

龍翾這回聽清楚了,他低

低地笑起來,在珍珠的小嘴上啄了一下,

如你所願。

身下的硬鐵緩緩頂入,

推進的過程中將更多的液體擠出,淫靡的水聲,刺激著兩個人的神經。珍珠的雙

腿分得好大,陣陣地酸痛著,但她更渴望他的充滿帶來的快樂,當龍翾全部沒入

之後,她發出輕微的歡吟聲。

敏感的小東西!

龍翾在她體內頓了一會,他本想讓珍珠適應一下的。可

是女孩急不可待地開始擺腰,催他快些動起來。

龍翾也不再忍耐,他本來就喜歡玩性愛遊戲的,如果不是因為小珍珠太過嬌

嫩可愛,他也不會磨那麼久來配合她。現在他的男根更漲了,漲得他什麼也想不

起來,只是不停地抽送,用他的粗大一次次地穿透她的身體。

7換人

龍翔回來的時候,忍不住大笑起來。龍翾那個家夥還在做,從桌上做到了桌

下。

珍珠趴跪在地上,聲聲地吟叫著,她的叫聲幼幼嫩嫩的,聽得男人心裡發癢。

龍翾握著珍珠的腰,從身後發起進攻,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哥哥走了又回來。

龍翔邁著無聲的步子,輕輕地靠近,而那兩個人竟仍無察覺。

龍翾的肉棒,粗大紅腫,插在女孩的小穴裡一出一進,每一次都是全部沒入,

伴著女孩的尖叫,確實挺煽情的。龍翔停在龍翾的身後,勾起嘴角看著。發現這

個女孩的身體淫蕩得出乎他的想像,已經做了這麼久了,她的陰部紅腫不堪,按

說早就應該痛得受不了了。可她還是叫得出來,還有力氣隨著龍翾擺動,那根肉

棒每次進入,都擠出一股淫水,濺到兩人的身上、地上。

她那裡,應該很舒服吧?

龍翔聽著珍珠的叫聲,好像是在搔他的心,癢得厲害。他的性欲不會輸給弟

弟,剛才只是進去一小下,在她還沒有充分打開的時候,緊得幾乎動不了。但是

現在看來,她應該已經被舒通了吧?

你到底,還想做多久?

他低下頭,在龍翾耳邊輕輕地說,一口熱氣噴在

龍翾的耳肉上,引得弟弟一陣發麻。

再等一下吧……等我……

龍翾還想再衝幾下的,可是龍翔卻壞心眼地伸

手抓住了他的睪丸,握在手上輕輕地一擠。龍翾本來是忍著不想射的,被這樣一

擊,徹底撐不住了。

見鬼,你!

他抱緊珍珠的腰,抵在她最裡面,顫抖著開始射精。

啊!

珍珠的肚子裡面被熱液燙著,小腹和花穴一齊抽搐。他射了好多,

新的精液把剛才積存的部分又推擠出去。她的

8淫娃

龍翔抱著不著寸縷的珍珠上樓,在客廳裡遇到了管家,便說了一聲:

你去

收拾餐廳吧。

他走了一路,珍珠小穴裡溢出的精液就滴了一路,還沾到了龍翔

的衣服上。他不在乎,脫掉叫別人洗就是了。可是上來打掃的女傭就不樂意了,

覺得那個小女孩真是麻煩。

以前老爺在的時候,珍珠負責滿足老爺的欲望。反正那個主人已經是老頭子

一個了,她們沒有興趣去插上一腳。但新來的小主人不一樣,他們俊帥出群,身

體健壯,是少見的美少年。每一個見到他們的女孩子都被迷住了。如果有機會能

和那樣的男人上床,應該是很美妙吧?可惜他們一回來,就都被珍珠給勾引了!

龍翔把珍珠帶回自己的房間裡,在弟弟忙著玩狎的時候,他已經把這座豪宅

上上下下轉了個遍。管家安排的房間不錯,空間大、風景好,還面還有一個大大

的露台,與龍翾的房間是相連的。

小珍珠躺在雪白的床單上,身體縮成一團,微微地顫抖著。她剛剛已經得到

了滿足,可是那藥效還是未過。只在從餐廳到臥視這一段路程上,嗅著龍翔身上

男性的氣味,她體內又開始升出一股燥熱。皮膚貼著微涼的床單,冷氣吹出的涼

風也輕輕吹到她的身上。表皮是冷的,可是腹內卻更加熱了。這樣內熱外冷的感

受,讓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龍翔當然聽到了那聲音,他把自己的衣服脫掉,坐到床上來,府身仔細端詳

珍珠。女孩感覺到男孩的靠近,張開一雙媚眸瞥了他一眼,那眼中的波光漣漪,

就足夠把龍翔的心熱燙了。這個小尤物啊,只要她有心,可以讓全世界的男人為

她瘋狂的。

又想要了嗎?

龍翔低下頭,嘴唇貼著珍珠的小嘴,輕輕地問道。

嗯……

女孩從鼻子裡發出細微的聲音。

好,讓我看看你現在夠不夠濕。

龍翔親了她一下,起身托起她的下身,

檢查花穴的情況。

那裡旖旎的風光,讓男孩心跳陡然加速。紅艷的兩片花瓣,因腫脹而向外翻

圈,露出中間粉紅色的小穴,微微地開著口,看得清裡面鮮紅的嫩肉,還有不時

向流的淫水,混著精液。

他伸進一指,感覺不像一開始那麼緊了。內部的嫩肉包裹著手指,輕輕地蠕

動著。男孩旋動手指,在裡面畫著圈,還發出噗噗的水聲。他笑開,因為她的水

流得更多了。

啊……

珍珠的裡面被他搔得好癢,她受不了,扭動下半身。那小穴口也

跟著收縮,把龍翔的手指給夾住了。

雖然好了一點,不過你還是太緊了。

龍翔抽出自己的手指,調整好姿勢。

將自己的分身抵在穴口,

忍一下吧……

他說完,一個用力就貫穿了她。

啊!

珍珠發出短促的尖叫聲,還是被龍翔給弄疼了。

他在她身上衝刺,那緊窒的甬道、柔滑的內壁很快就將龍翔帶入高潮。

你真是……

可以把人逼瘋啊。龍翔差一點就承受不了那極致的快感,只

差一點點就射在裡內了。他狠狠地頂在珍珠的子宮口,男性在她的甬道內跳動著,

咬著牙忍過那一波衝動之後,他咧開笑巴笑得更邪魅。

好險,他就會在一個小女孩面前丟臉了。

珍珠的裡面被龍翔撐得好大,有些疼,又有些舒服,她分不清自己是什麼樣

的感受更多一點,只是覺得自己的身體既充實又空虛。龍翔明明已經填滿她了,

可是還是不夠,她想要那種更熱烈的東西,可以把她拋上雲霄的那種逍遙快樂。

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龍翔,想叫他再動起來,卻又張不開口。

怎麼了,想說什麼?

龍翔含笑地問。

小女孩搖搖頭,用牙齒咬著下嘴唇,分明就是小孩子渴望得到的表情。

是不是疼了,要我退出去。

他知道她的欲望還沒過,卻還是要逗著她玩。

珍珠又搖頭,不安地扭動身體,肚子裡的嫩肉磨著龍翔的肉棒,她的身上更

熱了,連視線也變得模糊。

龍翔看著她快要哭出來,心情竟非常愉悅,他伸手抹了下珍珠的眼睛。她閉

上眼睛,淚珠便擠了出來,部分被龍翔擦掉,還有一些細小的水花掛在她長睫毛

上。雖然他很壞心眼,喜歡看女孩子哭泣。不過現在可不是逗她的時候,因為他

更想在她身體上得到快樂。

真的不疼嗎?那麼我就要動了哦。

他緩緩地退出來,一寸一寸,退離她

細小的陰道。一層一層,她的內壁按揉他的龜頭。那緩慢地過程,仿佛是種折磨

珍珠一般,被那圓頭觸到的嫩肉,似乎都在疼痛。

啊!

直到龍翔完全地抽出,珍珠叫出聲來。

小穴少了陰莖的阻擋,甬道裡的淫水好像打開的水龍頭一樣,衝出來噴濺得

四處都是。龍翔挑著眉毛看著,越發地喜歡這個父親留下的小玩物,她是他從未

見過的妖媚淫娃。他伸出一根手指進入半開的小穴,只要輕輕地刮上幾下,又溢

出更多的淫水。

不要……

珍珠受不了他的逗弄,伸手去擋懸在自己腿間的那只手。

可是龍翔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小手,定在她的小腹上。珍珠一緊張,再加上

龍翔的施力,腿間又湧出一股熱液,瞬間便淋濕龍翔的右手。

呵呵,心口不一的小家夥,我知道你想要得緊呢。

龍翔再加入一根手指,

更深入地沿著陰道上壁向內滑入。

在碰到某一點的時候,他明顯地感到珍珠的身體震顫了一下。就是那一點了,

他停在那一處,用兩指在那裡摩擦,女人的敏感點,他總能輕易找到。

不……不要……那裡!

珍珠的全身都開始顫抖起來,淫水流得更多。晶

瑩的液體,沿著她的小穴,他的手指,一滴一滴落到床單上,一點也沒有停止的

跡像。

龍翔也感覺到了,只是幾下子的擠壓,珍珠內部的敏感帶便突出起來,好像

一個小山包。他用指甲刮著,稍稍用了點力氣,指甲陷進裡面的嫩肉裡,惹得珍

珠大叫起來。

好疼……啊!

她在痛,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一點,龍翔的摩擦、

掐揉都如電流一般,迅速傳遞到整修身體。又痛又麻的,她在高潮之中達到潮吹。

已經衝干淨了嗎?龍翾留下的精液……

龍翔抱起還在流水的珍珠,用中

指去挖裡面的液體,流出來的只剩清水了,

真的很厲害呢,多從來沒見過像你

這麼能流水的女孩子。

他俯視著已經被自己折騰得筋疲力盡的珍珠。白嫩的小

臉上透著粉紅,眼睛半睜,裡面卻是一片朦朧,紅潤的嘴唇微抖著,還可以看到

銀白的牙齒與小紅舌。他撫上珍珠的臉,贊了一句:

你真漂亮!

便低頭堵上

了她的嘴巴。

舌頭與舌頭勾纏著,開始還是他在吸吮她的唾液,但是沒過多久,她也開始

吞咽起來。女孩體液中的淫毒他一點也不怕,當然被這樣一個集稚嫩與性感於一

身的女孩誘惑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還想要我嗎?

他再次抵上她的小穴,那裡的花瓣早就紅腫外翻,可是他

不想這麼快就放過她,

想要的話,就說出來。

兩片唇瓣抿在一起,她咽了下

口水,那白白的一小排牙齒露了出來,咬著下面的紅艷嘴唇,珍珠?起眼來看著

龍翔,那句想說的話卻卡在嘴邊說不出來。

龍翔笑得好燦爛,很喜歡她這種羞怯的表情,不知為何就是對他的胃口。

點頭也可以哦!

他挺身,前端進入一點點,剛好把腫脹的小穴口撐開。

身下的女孩不安地動動,最終還是點了下頭,他看到之後嘴巴咧得更大,一

鼓作氣衝進她的身體。伴著女孩的叫聲,伴著四濺的水聲,龍翔快樂地馳騁,把

珍珠與自己一同逼上天堂。

甬道很窄,艱難地容納龍翾的陰莖,但大量的濁液還是從縫隙中溢出來,衝

刷著她的陰道,順著腿根流下。

龍翾喘著氣,他身體再好,這麼連玩下來也吃不消。他終於抽出自己的分身,

在脫離的那一刻,只見女孩的花穴裡面,精液就像地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地傾瀉下

來。落到地上形成一小灘積液。

珍珠失去後面的人的支撐,向前倒去。她的臉好熱,肚子裡也好熱,全身都

在抖著,余波未平。她整個人呈大字形趴在地上,姿勢並不雅觀,可是那分開的

雙腿間還不斷有液體流出,白嫩的身體上面分布著粉紅的指痕,看起來淫靡誘人。

就是這麼一個稚嫩又性感的小女孩,讓龍翾徹底失控的。

珍珠乖,這麼躺著會生病的。

龍翔擒著笑,彎下身體將女孩抱起來。他

知道她已經累得沒有力氣動了,香軟的身子化成一灘春水,貼在他的懷裡,還散

著情欲的香味。這個可愛的小甜心啊,真是讓人恨不得揉進懷裡。

你要帶她去哪裡?

龍翾看著哥哥要抱珍珠離開,坐在地上問道。

我想在床上做,你還有力氣過來嗎?

天哪……

龍翾?起都覺得吃力,

只得看著哥哥走掉,

你輕一點!她會吃不消的!

龍翔在離開餐廳時丟下一句

你已經來回玩了個遍,我才嘗了一點點,這不公平,不是麼?

龍翾看著桌

上地上的狼藉,想起自己剛剛的瘋狂縱欲,不禁嘆了口氣。哥哥若是非要公平,

那小珍珠可就該吃苦頭了。

9浴室

痛快的性愛,比什麼都能叫人高興。龍翔抖動著在珍珠身內射精時,就是這

麼想的。

小女孩尖端的叫聲灌滿的整個房間,他不覺得刺耳,反而更回興奮。緊窒的

花穴包圍著他,蜜洞內一吸一吸地,像是要把他吸干。不過他有本錢,有能力,

如果珍珠想要的話,他不介意再多給她一點。

累了麼?

他含著笑,舔了舔珍珠臉上掛著的淚水。那張小臉因為高潮而

有些扭曲,但還是很好看。他發現她被徹底開發之後,似乎會顯得更漂亮一些。

珍珠已經沒有任何地量做出回應了,她在反復之中經歷了太多的高潮,多到

她自己已經記不清楚了。睜開沈重的眼皮,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再次閉上,又有

新的淚水流出。那股藥效終於過去,腹腔內火熱的感覺也退之退去,唯一剩下的,

只有私處灼燒一樣地疼通。

那裡,不用看也知道,又是紅腫不堪了吧。

龍翔離開之後,她一個人躺在床上。不用回到籠子之中,也不需要繩子的捆

綁,她連根指頭也動不了,根本無從逃脫。

喜歡嗎?這樣被人玩弄,沒人會喜歡吧。可是這樣的身體,卻又極度渴望那

種被男人插入的感覺。她生下來就注定要當男人的玩物的。

玩得太過,龍翔直到走出房間,才覺察出身體發出的警告。

真是,竟然也有我受不了的時候。

他哧笑,想起珍珠,心中又是一陣得

意,

誰見了那個丫頭,都會瘋狂吧。

他走回自己的房間,剛要扭開門把,卻

聽得一道聲音從身後傳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