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猥瑣司機幹得欲仙欲死

大學藝術系女生寢室里,校花蘇婉珽正在鏡子前精心地裝扮著自己。她哼著快樂的小調左轉右轉地看著鏡子中自己那天使般的身段和公主般的容貌……啊!她簡直就要被自己那完美的外表形象所迷倒了!只有魔鬼才有的前凸後翹的身材!那細腰、那玉腿、那酥肩、那巧手……蘇婉珽站在鏡子前扭捏著、陶醉著,她不時地扭動一下身子,從鏡子里打量著正緊緊地穿在她那兩塊完美的屁股外面的緊身的黑色牛仔褲,看這條高檔的牛仔褲是不是很充分地將她那最引以為豪的屁股線條展示了出來!直到看到自己的裝扮完美地將自己線條展示了出來,蘇婉珽才滿意地笑了。

新星電影小姐大賽也已進入到了白熱化!這已經是最後一輪泳裝的表演了。呵呵!泳裝表演可是最能展示蘇婉珽那前突後翹的魔鬼身材的啊!這將是蘇婉珽最引以為豪的致命武器!只見她今天穿了件能夠用火柴盒裝下的比基尼泳裝,這使她那銷魂的玉體展露無余。從臺下放眼望去,蘇婉珽的裝扮是所有選手里最大膽、最前衛、最開放、最具有視覺沖擊力、最富有藝術表達力的,加上她那性感得讓人窒息的身材,所以,她吸引的眼球自然也是最多的!哦!哦!蘇婉珽!蘇婉珽!敏敏!蘇婉珽獲得了全場最高分貝的尖叫!

萬眾文體中心的舞臺上,主持人在宣布獲得本次大賽第二名的是……某某!不是蘇婉珽,蘇婉珽又嚇了一跳,怕自己只得個第二名!啊!好!這一下好了!剩下的冠軍那就是自己的了啊!蘇婉珽難以掩飾內心的喜悅,已經開始在流著感動的淚水了!萬眾文體中心的舞臺上,主持人在宣布獲得本次大賽第一名的是……是某某某!有沒有搞錯?好像不姓周也不叫敏耶!

蘇婉珽瞪著雙大眼看著主持人,她臉上那先前激動的淚水似乎還未幹!蘇婉珽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差點就要喊出:主持人!你有沒有念錯?然而…… 冠亞季軍已走上了前臺……蘇婉珽像個木樁一樣站在舞臺上……此時她的心里空空如也……突然,又嚎然大哭起來!

蘇婉珽在遭遇了那場莫名其妙的失敗後,精神遭到了極大的打擊!她實在是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失利呢?原來,那場比賽的前三名的背後都是有大老板所支持的,而且那三個大老板的背景極為複雜,蘇婉珽聽了後,氣得一把就將五千塊錢的手機摔了個西把爛!然後一個人躺在寢室里用被子蒙著頭大哭,大家來安慰都沒有用!

這一個周末的晚上,煩得暈頭轉向不知所以然的敏敏準備去喝酒解悶!她一個人去了一個離校很遠的酒吧,在里面狂瘋地喝著高級的洋酒,狂瘋地跳著的士高。曾多次有男人上來找她調情,蘇婉珽都是橫著眼睛將人家趕走!可野貓子們實在太多了,單身的蘇婉珽在酒吧里享受飽了摸臀擠乳的性騷擾,實在煩不過,在野貓子們的拉拉扯扯中一個人從酒吧里跑了出來夜很深了,美如天仙的性感敏敏一個人醉薰薰地搖擺在街頭,搖擺了很久,後勁十足的洋酒的勁火上來了,性感女實在受不了了,想打的,卻打不到一輛,無奈,只有搖頭晃腦著叫了一輛摩的。

性感天仙吐著酒氣趴在摩的司機的後背,她以為這個陌生的男人會將她送進校園!但是,那個胡拉擦的猥瑣老頭卻喘著粗氣地將她搭進了校邊的黑森林!蘇婉珽醉了,醉得五感都似乎在消失,哪來還能清醒地感覺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只見她趴在猥瑣男的後背,胡言亂語著:怎麼……怎麼這麼黑啊!到哪里了啊?你……你好討厭啊!你……幹嘛把燈關了?快……快開燈啊……

淡淡的月光下,那個老摩的司機搭著已醉爛如泥的蘇婉珽來到了森林中一塊草地上,然後停下車子,緊張地掃視了一下四周,再將蘇婉珽扶下摩托車。猥瑣男的那雙淫蕩的眼睛從上到下掃視著性感天仙……啊!好清純美麗的臉龐,好白凈的肌膚,好豐滿的波波,好細的蠻腰,好翹的屁股……還有洋酒味帶著濃濃的香水味…… 啊呀!只要看上一眼,你就一定會受不了!多看幾眼,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起來的啊!啊!真的受不了啦,身子都快陶醉得酥軟下去了啊!呼吸都很困難了啊!

蘇婉珽終於恢複了一些意識,卻發現眼前竟是一個胡子拉碴的老頭子,害怕的大叫起來,老頭不禁哈哈淫笑著:叫阿,叫啊,最好讓大家都聽到我老頭是怎樣強奸你這個校花的。蘇婉珽聽了這話哪敢再叫,只用手捶打他的胸膛,可這對老頭來說就像撓癢一樣。

蘇婉珽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強吻過。老頭的大龜頭很快感到了濕潤,不禁性欲勃發。一方面繼續用陽具頂磨蘇婉珽的陰部,換左手狠壓她豐臀,一方面很快的將舌頭伸進蘇婉珽了芳唇里去挑弄她的舌頭;蘇婉珽的舌頭拼命向外頂抵抗著,可哪里是對手,櫻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據了。

小溪盡頭,正是蘇婉珽性感的樞紐。雖然隔住內褲,但老頭技巧的愛撫,仍把蘇婉珽刺激得死去活來。他隔著內褲撫摸陰核,並用兩只手指輕輕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動著,直接的刺激令蘇婉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揉磨肉嫩嬌小的少女陰部使老頭舒服無比,嘴上的親吻更加激烈了。

老頭驚喜的發現她的小內褲已經都濕遍了;更用右手中指不斷來回撫弄她的陰唇,使得內褲一小部都陷如了陰唇。蜜汁不斷地從她粉紅色的小縫流出來。老頭一把將右手伸進她的小內褲里,一會兒狠命抓摸著她的肉嫩陰部,一會兒又輕輕抓扯著蘇婉珽濃密的陰毛。甚至又放肆的將手伸進她的兩腿之間,抓摸蘇婉珽下體,指尖輕觸密洞口;中指則已埋在肉縫中攪動,而且向洞口慢慢推進。第一節指頭已經探進入了花徑,但覺溫暖濕潤,陰道緊繃著的四壁被慢慢迫開。全身的甜美感覺,叫她竟忘了躲避。手指一面繞圈子的緩緩挺進,第二節手指也進入了。蘇婉珽感到下身愈來愈脹,愈來愈不舒服。「痛!」蘇婉珽感到這一下很痛。老頭也感覺到指尖遇到了障礙物,軟軟的不知是什麼東西。

而即將被強奸的女人的無力和哀求更喚起了男人的野性,老頭無恥的挑逗道:騙人,不想失去處女那你為什麼玉腿夾著我的手不放。蘇婉珽粉臉羞的通紅,但心想怎能上你當,稍一放松他的手指隨時可能插入陰道。於是反而將腿夾的更緊了。

老頭不禁再次淫笑,猛得強吻住蘇婉珽的櫻唇,舌頭再次深入玉口,強行與處女的滑舌纏在一起;左手環抱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不斷撫摩;右手在蘇婉珽雙腿的緊夾下抓摸陰戶更加舒爽無比,感覺小穴陰唇已經非常濕潤能被很輕易的翻開,索性用食指深入外陰道,一邊用手掌撫摩陰蒂,一邊用食指按摳外陰道內的女人最敏感的陰核。蘇婉珽頓時被搞的陰戶內酸癢無比,淫水像決了提的洪水一樣,淋了老頭一手都是,這時的蘇婉珽玉唇被吻,豐乳被緊貼在男人長滿胸毛的壞中,陰道,陰蒂,陰核都被玩弄著,嬌軀已經癱軟,雙腿已漸漸夾不住男人的手掌了。老頭乘機將右手伸過陰戶去撫摩玉臀,而用手臂狠命摩擦蘇婉珽的陰戶並慢慢將她雙腿?離地面,形成蘇婉珽幾乎全裸的叉坐在男人右手的姿勢。

老色狼卻不著急,心想今天應好好玩弄這個美麗的處女。隨著這一下插入,蘇婉珽緊小的處女陰道立刻被大雞巴分成兩邊,陰埠高高隆起。蘇婉珽的處女小穴又小又窄又淺,加上被以老漢推車的方式從屁股後插入,大雞巴只進了一半多一點就到達底端。老色狼感到陰道真是十分緊密,陰壁嫩肉象個大手一樣緊緊的抓著大雞巴,陰道口象一張小孩的小嘴一樣一張一翕吮吸著自己的雞巴桿。陰道內雖然很緊但十分濕潤,熱熱的十分溫暖,好美的處女小穴呀!大美女終於被我強奸了,想到這不禁雙手攔腰抱住蘇婉珽,兩只大手從背後繞過猛抓猛揉處女又大又堅挺又有彈性的玉乳,手指還不停地揉捏兩個早已硬得象石頭的乳頭!大雞巴龜頭緊頂花心,就那樣插在處女陰道里,暫時沒有動作。

蘇婉珽那紅潤的陰門隨著他的抽動在一開一閉,真是十分的動人景象。蘇婉珽在輕聲呻吟著:求求你,不…不要了。老色狼那管這麼多,興奮地把那粗大長聳的陰莖一下又一下頂進了姑娘那狹窄的陰道里,處女便疼痛的啊~~~~的大聲嬌呼著。老色狼感覺自己那堅硬的陰莖頂進了那夾緊的陰道里,緊觸的感覺和蘇婉珽紅暈滿臉的嬌態真是太動人了,蘇婉珽忍不住拼命扭動著玉體想逃避著,可是纖腰被老色狼左手壓住,根本無濟於事。

老色狼乘機淫笑著挺起身,用手按住蘇婉珽纖腰,大雞巴對準玉臀,從屁股後又一次一下子把他那十分粗大長聳的陰莖從龜頭到已經沾上處女鮮血的大雞巴柑狠狠插入了蘇婉珽那嬌嫩夾緊的陰道中,少女立即感到一種無比強烈的充實感和一陣強烈的疼痛,接著的玉臀似乎被劈開了一樣。此時老色狼又開始揉摸豐滿的玉乳,一股更加強烈的騷動感從蘇婉珽那無比豐盈嬌貴的乳胸傳進了處女美麗身軀里的每一部位,再次壓過了被粗大陰莖插入的疼痛感,蘇婉珽只覺得那粗大的陰莖在自己鮮嫩的陰道里一個勁兒的、艱難地揉弄著,突然又再次向外拔出,蘇婉珽本能的夾緊了陰道和肛門挺起粉臀向上迎去,口中嗚的吟出聲來。

而老色狼則穩騎在蘇婉珽的玉臀上讓蘇婉珽自己套動,大手則把玩著玉乳,時而左右撫弄,時而想揉面一樣將兩個豐乳揉捏在一起,時而還伸手到玉穴用手指狠捏蘇婉珽珍貴無比的處女陰核,把個蘇婉珽弄的淫水連連,老頭狠幹了蘇婉珽近兩百下後腦筋一轉,微微一笑,索性將蘇婉珽翻過身壓下,強令她雙腿環繞著自己的背部,粉臀則緊黏著自己下身,自己的頭臉則埋在蘇婉珽的雙乳胸前,含住蘇婉珽的右乳,不停地用舌頭舔卷吸纏,下身將大雞巴拔出陰道。

對如此美艷的胴體,老頭仍然強忍著狠幹蘇婉珽的欲念,將漲大的紫紅陽具輕輕地在蘇婉珽的雙股之間,玉門之前廝磨,火熱的陽具在蘇婉珽的玉門徘徊不進,都快把蘇婉珽逼瘋了,口中不禁哼道:你…啊…你幹什麼…不,…不要這樣。

求你!老色狼淫笑著:不要怎樣啊,是不是想我幹你,求我啊!蘇婉珽羞辱難當,但屁股卻不斷挺動找尋大雞巴,口中喊道:不…啊。。不是的,求你,啊…快…不是的…啊!

老色狼這時也不能再忍,老頭哈哈一笑道:好,就成全你!看我怎麼把你幹的欲仙欲死!陽具往蘇婉珽的玉門狠狠一頂,抽插如風,又快又急不斷挺動,碩大的陽具在蘇婉珽的玉門蜜穴忙碌地進出,還帶出不少水花沾滿了整根大陽具,把蘇婉珽幹的浪叫:‘啊……啊……你…壞。 。啊…可是…我…啊…難受啊…不要啊!!再……再快一………點,啊……啊……我……好美!

老頭也覺得肉棒陽具被蘇婉珽的玉門緊緊夾住,舒爽非常,而蘇婉珽又猛搖那迷人之極的圓大雪臀,一扭一甩的更增情欲,耳中蘇婉珽的淫聲浪語傳來:‘嗯…… 啊……老頭,沒想到你………你這麼壞,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不要再來了,我求饒,拔出來吧!!啊…啊…! !

老色狼不理她求饒,龜頭狠狠頂住花心嫩肉,緊緊的頂住旋磨,蘇婉珽感到老頭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帶出似的,全身都覺得很空虛,很自然的挺起小細腰追逐著老色狼的大雞巴不讓離去,期望陽具再次帶來充實的感覺。蘇婉珽的處女陰道非常緊窄,老頭每一下的抽插,都得花很大的氣力。陽具一退出,陰道四壁馬上自動填補,完全沒有空隙。但由於有愛液的滋潤,抽動起來也越來越暢順了。老頭不覺的加快了速度,同時每一下,也加強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陰道口,然後一面轉動屁股,一面全力插入。

每一下抽插,都牽動著蘇婉珽的心弦,她初經人事,不懂招架,只有大聲呻吟,喧洩出心中蕩漾的快感。蘇婉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老頭壓住,雙腿被迫纏在男人背上,而老色狼不停的在自己的玉體上起伏。真是羞人呀!被這種人這樣強奸。老頭的抽插愈來愈快了,陰道傳來快感不斷的在積聚,知道就快達到爆發的邊緣了。此時老頭也感到龜頭傳來強烈的快感,直沖丹田,連忙用力頂住蘇婉珽的子宮頸,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強吸一口氣,忍住沒有射精。

而強烈的快感,令蘇婉珽積聚己久的高潮終於再次爆發。她嬌軀劇震,雙手用力抓住男人頭發,腳趾收縮,腰肢拼命往上?,愛液像崩塌了河堤一樣,如潮湧出。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掃過蘇婉珽全身,蘇婉珽渾身劇震,啊了一聲,陰精如瀑布暴瀉,沖向老色狼的龜頭,將老頭的龜頭陽具完全包住,達到第三次高潮!!老頭也是痛快非常,陽具插在蘇婉珽的蜜洞里不願抽出。過了一會兒,老色狼慢慢將陽具從陰道內抽出,看著一股白色的陰精從蔭道內流出,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而蘇婉珽則痛苦的躺在地上不知是為了被強奸還是為了羞恥,不停地哭泣,一頭秀發披散在地上,一身香汗淋漓。

老頭將天仙翻過去複過來,粘滿油汙的手,在波波和PP上大把大把地抓捏;拉擦胡子的嘴,在清純玉潔的臉上大口大口的咬;強有力的活塞,在瘋狂地運動!

一個這樣的猥瑣老男人,上天居然送給了他一個仙女今天晚上對這個老男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快樂似神仙的夜晚……仙女被老頭粗魯的動作搞得啊啊!大叫,但卻似乎也很爽!仙女越叫,老頭就越猛;老頭越猛,仙女就越叫!如此良性循環,兩人很快就要飄飄欲仙了!

謔!謔!謔…… 老頭從仙女的身後?起那豐腴的臀部,然後喘著粗氣地從仙女的屁股後面用力猛推著……他已幹得大汗淋淋了!

啊!啊!要來了!要來了!要決堤啦!……老頭和下面意識模糊的天仙一起在大聲呻吟起來:啊……啊……嗯……嗯……老頭野獸般的嚎叫著,終於將精液一股股地註入了校花仙女的子宮深處…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