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迷情

1.成為穿越一員的水晴??

水晴昏昏沈沈地醒來,可身體各處的酸疼讓她輕聲悶哼著,四周昏暗的景色

讓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身邊似乎有好幾個人影晃動著,眯起迷茫的眼

眸想要看清楚,可是身體卻不知爲何不聽使喚。

「醒了。」屬於男性清澈的嗓音在她的上方響起,眼眸中透出明亮的光芒,

雙手撐在她的頭兩旁,看到她睜開了眼,用力地挺腰將自己的男物插入濕潤的嫩

穴當中。

水晴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突然腿間最私密的部位狠狠地捅進了一

個粗硬的物體,而且那物體正以銷魂的速度進出著,酥麻麻的快感讓她忍不住地

呻吟起來。

「奇了!剛剛把了一脈,已經確定沒有氣息,怎麽現在又死而複生……」略

爲低沈的嗓音從她的左側響起,一只帶著薄繭的手在她的胸前遊移著,似乎在確

定著她的心是否真的跳動,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的判斷是錯誤。

「有什麽關系?人沒有死,而夜還長的很。」充滿著雄性磁性的嗓音從右側

傳來,雖然語氣輕柔,但是卻讓人感到冷漠無情。

「唔……幸好她沒死,不然,我就虧大了。拜托你們兩個別這麽凶狠,剛輪

到我的時候都快沒氣了,害我差點以爲自己會成爲殺人犯。」清澈的嗓音帶著一

絲無奈,年紀最小最單純的他往往不是兩位兄長的對手。

「快點,不然,等一下就有你受了。」右邊的男人輕聲地提醒著。

「呿!」男人輕叱一聲,停下進出女人小穴的動作,抽出自己的男物,一個

伸手環住她的腰,將她整個人翻了半圈,讓她雙手趴在床上,肉臀高高翹起正對

著他。

男根這一次沒有爽快地插入,而是在泥濘又紅腫不堪的小穴外頭滑動著,正

逗弄著女人能承受的最大極限。

水晴受不了男人惡意的玩弄,小穴空虛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地左搖右晃臀部,

激烈的扭動讓腿間那張令人銷魂的小嘴所吐出的蜜汁,灑落到床上的各處。

「哦……真是淫蕩的女人,這麽熱情的反應絕對想不到是今晚才剛破身。」

男人覺得差不多,才狠狠地挺腰將男根刺入,又是一陣狂抽猛送。

「啊……嗯……」猛然的插入讓水晴忍不住地發出滿足的呻吟,身體很自然

而然地就隨著男人的插弄而擺動著,而小穴似乎有著自己的意識,對於進入里頭

的物體都有一種想要吸入的慾望。

「喔……好會吸……喔……」男人咬緊牙關,努力抵擋女人花穴強烈的收縮

,不知道是剛剛兩位兄長已經開發過,還是這女人天性如此,反正他現在也無心

思去思考,只知道像只野獸一般,用力挺動著腰臀,將身下的女人好好地插弄一

番。

「啊啊……不要……嗯……輕點……哈啊……」水晴小嘴一邊請求著身後的

男人溫柔一點,可是腰臀卻是越發淫浪擺動。

「輕?你剛剛還跟兩個男人要求狠狠地插,怎麽輪到我就要變輕?」男人才

不管水晴怎麽叫喊,嬌嫩的小穴如同迷宮一般,一插入就發現到自己迷失在里頭

,難怪兩位兄長剛剛欲罷不能。

「求、求你……啊……嗯……不要……太深……啊啊……」水晴氣喘籲籲地

吟求,她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虛脫,男

人再不停下動作,真的會死在男人勇猛的插抽之下。

水晴一邊往前掙扎,可惜後頭的男人卻緊抓她的腰又將她往後拉,一來一往

,反而讓插抽的動作更加激烈,她可以感覺到自己下頭的小穴正夾著男人巨大的

男物,男人的插弄讓她的小腹更用力地收縮著。

「她說得沒錯,你輕一點!你忘了她剛剛還岔氣停了呼息,身體都還沒緩過

來,又被你插昏或者弄死,該怎麽辦?別忘了,我們的危機只是暫時解除,她還

得陪我們一整晚。」

水晴聽到第二個男人這樣說著,差點沒有直接昏死過去,一整晚是怎麽回事

?難不成他們才剛剛開始?

其實,身體在男人的擺布之下,雖然還是酥軟無力,但是總比剛剛整個人癱

在床上還要好了許多,回想最後的記憶應該是自己長期失眠,睡覺前吃了幾錠安

眠藥之後,躺在床上等進入夢鄉,在入睡前,似乎有聽到警消的警示聲從自己住

的巷子傳來,然後,她好像有聽到有人在喊著失火之類的,之後她就不省人事地

沈入睡夢當中。

醒來之後就發現到自己處於這種只有愛情動作片才能見到的情節,雖然下頭

有些疼痛,但是男人的技巧真的讓她非常很舒服,只是身體總覺得使不上力。

她記得自己已經有過經驗,不像這三個男人所說,是剛才破處,而且聽他們

三人的語氣與腔調,跟自己熟悉的語言又有些不同。

所以,憑藉著自己閱覽群書(當然是言情之類的小說)的看法,自己的情況

可能是現在當紅穿來穿去的一員。

她倒不覺得穿越是一個什麽不好的事情,反正在原本的世界當中,她也只是

一個混吃等死的人而已,穿來之後可能就像其他女主一樣,來一個不平凡的遭遇

,不啻是一件好事。

但,聽到剛剛男人所說的危機,又加上需要自己的幫忙,陪他們一整夜,這

該不會是傳說中被人下了春藥,然後需要找個女人解毒,不解毒就會武功喪失或

者斃命之類的後果,然後她好死不死就是在這三男危及之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然後他們在萬不得以之下,就抓她來解個毒。

如果是這樣,她還真的挺想哭的,看遍很多穿越的文,女主應該沒有幾個像

她這樣,一醒來就是三個男人等著插她的小穴,雖然穿越前自己偶爾也會看一些

激情小說,偶爾上網購買一些特殊用品,不過,她也只敢在外頭徘徊,真正的進

入還不曾有過,某種程度而言,她算是思想淫蕩,可是身體卻是純潔的女人。而

現在,才剛穿過來,她連自己到了什麽地方,成了什麽人都還沒有弄清楚,就被

三個男人連續不斷玩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了什麽運,只希望自己這個

新的身體撐得住啊!

「兄長都愛欺負我!你們剛剛玩得那麽凶殘,我都沒有說什麽……」在水晴

身上努力作著活塞運動的男人,一看到另外兩個人惡狠狠地看著他,原本想要抱

怨的話,到後頭已經銷聲匿迹。「好啦!我知道了!」

插著水晴小穴的男人果然動作放輕了些,讓原本已經快要喘不過氣的她總算

能稍微緩和,上身已經無力地趴在床上,臀部因爲男人的手支撐在小腹,所以高

高地翹著,男人溫柔的插弄反而讓她的身體反應更加敏感,舒服的感覺讓水晴發

出如小貓吃飽睡足的低聲呢喃。

2.放鬆不會卡住

「嗯……啊……舒服……哦……嗯……啊啊……」水晴發現到身體逐漸不滿

足慢慢地插抽,開始前後擺動著臀部,雪臀搖晃出美麗的弧度,讓插著小穴的男

人看得目不轉睛。

「小淫婦……舒服就搖得更浪一些,等一下哥哥我會讓你爽上天。」雖然稱

不上閱女無數,但是也見識過許多稱得上是極品的女體,但從沒有一個女人像她

這樣,才沒多少經驗,就懂得如何取悅男人,更銷魂的是她的小穴是千載難逢的

銷魂洞穴,只要是男人一嘗過,只怕其他女人都看不上眼。

「嗯……啊……給我舒服……啊啊……嗯……哦……好粗……嗯……好大…

…啊哈……撐得人家好脹……啊啊……」水晴已經陷入情慾的狂潮當中,臀部越

搖越淫蕩,淫蕩的呻吟也惹得另外兩個男人原本半軟的男物又再度腫脹起來。

「你動作快點!」冷然的低啞男聲充滿著情慾,看到在水晴身上插抽的男人

似乎沒有想要射出的迹象,出聲催促著。

「又催我!」男子雖然嘴巴不滿地嘟嚷,但是挺動插抽的速度變快,水晴被

插得快要撞飛出去,喊叫的聲音也越發嬌媚,聽到身下女人嬌喘的呻吟,男子發

現到自己的分身更加腫脹,慾火以狂風的姿態進出濕透的小穴,享受著難得的美

穴,一邊捧著肉臀,一邊將自己的肉刃反覆地捅入抽出,「聽聽!這小騷蹄子的

淫蕩叫聲多麽酥麻入骨,世上應該沒有多少男人可以抵擋這種聲音吧。」

「放過……啊啊……嗯……人家……哦……快死了……嗯……啊……」水晴

一邊呻吟,一邊加快搖動的速度,身體極度渴望著男人的插抽,可是她卻發現到

自己又快要昏死過去,左右兩側的男人更是毫不客氣地用手亵玩著她的胸乳,一

人一邊地捏著乳尖,揉弄著綿密白皙的乳肉。

水晴禁不住地抖動著身軀,一邊嬌喘,一邊扭動著身子,想辦法要擺脫男人

的玩弄,「不要……啊啊……不要這樣玩……啊!會痛……嗚嗚……乳尖好疼…

…啊啊……哈啊……」

她其實是想要說全都給老娘走開!可是,不知道爲什麽話到了嘴邊出來,全

都跟她想要說得不同,更可恨的是吐出來的話都讓自己覺得這才是真正想要說的

話,而且聽著自己越來越淫蕩的呻吟,還有兩具肉體相互拍打所傳出來特有的聲

響,讓小穴的反應更加激烈,自己都可以發現到含著男根的力道越來越強烈,似

乎要夾斷抽插著小穴的男根。

「可惡!吸得這麽緊……插死你這個淫娃……哦……才被玩了一下而已,就

敏感到不行……」插抽小穴的男人咬牙低吼著,兄長玩著她的乳尖,反而刺激著

小穴更加激烈的收縮,要不是他有所準備,早就被她夾到射出來,這一射可能會

被兩位兄長恥笑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被女人給降服。

「真是……現在又不是在比賽,算了,你把她抱起來坐在你的腿上,不然看

她都快要斷氣了。而且剛塗抹在菊穴的藥也差不多生效了,等等讓我摸摸看夠不

夠放松。」輕柔的嗓音似乎是母親縱容著孩子一般,提點著這個只懂得用力插抽

的男人要溫柔一點,如果最後的那段話不要出現,水晴會更加感謝他。

男人聽完之後,停下插抽的動作,將水晴抱在自己的身前,又再一次插入水

穴當中,聳動著自己的臀部,將水晴抛高之後,男根順勢地捅入抽出小穴。

「啊啊……不要……嗯……後面不行……」發現到自己後頭的菊穴被手指緩

緩地插入,前頭的小穴就已經快要承受不住粗大的男根,男人的手指插入就讓她

已經疼得哭出來,侵入的不適讓水晴低聲地哭求著。

「噢……放松點,這樣插不動……」插著小穴的男人忍不住地低喘著,沒想

到女人的菊穴只是輕輕被男人手指插入,前頭小穴就這麽激烈的夾含著,似乎想

把男根里頭所有的精華都搾出。

「唔……疼……」水晴皺著眉頭,一個粗大的男根就夠她受了,更何況聽他

們的話似乎還要再多塞另一根到後頭的菊穴,她的身體又不是什麽橡膠作的,可

以自由的伸縮。

「等一下藥效顯露出來,我們三個可能還不夠喂飽你饑渴的慾望。」冷漠的

男聲淡然地說,似乎在談論天氣似的,討論著等一下可能會有什麽情況等著她。

藥效?喂不飽?水晴聽到之後,心里頭泛起一陣恐懼,他們不會在她的小菊

花塗上什麽潤滑液加上春藥的鬼東西吧!

「等等後頭由我來,不然你的太大一插進去,一定會像剛才你破她的身子,

痛到昏過去。」輕柔的語氣講著淫穢的話,聽得水晴差點沒有羞紅到噴血而亡,

難道她穿越的這個時代,對於男女性愛這件事,比她原本的時代還要開放嗎?

「隨便,要就快點。」冷漠的男聲不介意由誰開始,剛剛只是因爲他的需求

比他們兩人還要強,所以才會由他破了女人的處子之身。

嗚嗚……她討厭這個男人,她的第一次不能溫柔一點嗎?說得她像是一個試

用包,隨隨便便弄一弄就好,雖然他的聲音是她最喜歡的,可惜現在,她有一股

想要狂扁他一頓的沖動。

「也要松一點才能插,不然等一下卡在里頭動彈不得,我又不是沒事找罪受

。」輕柔的男聲毫無懼意地回答,抽出手指,扶著自己的男根,在菊穴外頭先探

探。

卡什麽?不會她這麽好運,剛好遇到他們三個是所謂的天賦異禀的個案吧?

啊啊……雖然看小說都寫女主很享受這種男人,可是,她也知道小菊花被大腸鏡

侵入就已經痛不欲生,敏感的身體讓她知道後庭被什麽東西頂著,這麽大一顆塞

進去,不死也剩半條命了。

幸好男人發現到小菊花還不夠放松,又換成手指慢慢地擴張,不急著深入,

只是緩慢地在穴口增加手指的數量,由一根、兩根、到最後三根手指,來回好多

次之後,總算小菊花有比較放松一些。

「手指不要再多……嗯……會死……啊啊……喔……」水晴螓首靠在男人的

肩上輕啼著,下身無力地任由男人主動向上挺動著臀部進行插抽的律動,而另一

個男人的手指由一指變成三指正在插弄著她的菊穴,雖然疼痛,但仍然讓她有一

股莫名的快感。

「再放松點……怎麽越插越緊,這樣很難進行下一步。」輕柔的男聲安撫地

說,但是手指的插弄卻是一點都不含糊,左右旋轉,深入淺出,一點一點地從一

節手指變成兩節手指,到最後總算讓自己的兩根手指頭都可以插到菊穴的深處。

可惜,水晴現在的注意力已經轉到了小穴,前投得男人似乎不滿意她忽略他

的存在,更加奮力地插抽著水粼粼的肉穴,這一插弄果然讓水晴忍不住地扭腰擺

臀,更加淫蕩地淫啼著:「啊呀……好深……嗯……用力一點……嗯啊……好棒

……啊……哦……」

水晴雖然無力上下吞吐著男根,但是男根周圍較爲硬刺的毛發磨蹭著粉嫩的

花唇,讓她泛起一股搔癢的快感,爲了減輕這種難耐的感覺,粉臀前後左右地扭

擺著,這樣的動作加上男人用力戳刺的力道,插得小穴汁液橫飛。

3.磨蹭磨蹭

「這麽喜歡被男人插……噢……夾得爽死了……」粗大的男根一次次深插到

花心,又退到花穴入口,長度又比普通人長些,抽插摩擦的時間反而拉長,男根

頂端的圓頭又特別大,而小穴的入口又相對較小,所以男人可以盡情地插抽又不

怕滑出水嫩緊窒的小穴。

「啊啊……喜歡……嗯……用力插我……啊嗯……好大……嗯啊……好癢…

…啊啊……插得好麻……啊……插到花心……嗯……啊啊……哦……」水晴一手

扶著男人的肩膀,一手撫上自己的豐乳,粉臀搖得飛快,舒爽的快感讓螓首不由

地往後仰。

到現在水晴已經不是很清楚是自己現在的身體已經習慣男人的插弄,還是因

爲小菊花所塗的春藥産生效力,她的身體已經不聽自己的意識使喚,一直想要男

人的撫弄,下頭的兩個小洞都希冀著被男人充實。

「嗯……後面……啊……啊哦……嗯……」水晴看著身後的男人,低聲淫求

,菊穴被男人的手指插啊抽的,雖然手指帶給她舒服,但是總覺得還是空虛,想

要一些不同的東西插進來。

「這里……想要我的大肉棒進去嗎?」在水晴身後的男人抽出自己的手指,

扶著自己粗大的男根抵在菊穴外頭磨蹭著,一臉正經八百地講著淫穢的話,一般

人可能會覺得這種男人很猥亵,但是他的面貌與舉止卻讓這種猥亵的行爲看起來

迷人。

「嗯……想……哦……快進來……嗯啊……」水晴被這種妖孽的表情蠱惑,

不知道自己說出來的話,等於將自己洗乾淨,脫光光躺在餐盤里頭,自己出聲要

求男人享用自己。

「什麽東西進去?」聽到男人從身後傳來的聲音,水晴禁不住地輕輕顫抖著

嬌軀,男人很滿意她的反應,但他還沒聽到自己想要聽的話,男根抵在菊穴後頭

,怎麽樣都不肯進去,伸出一手往前罩上豐滿的乳肉用力地揉捏,手指捏掐著敏

感的乳尖,就是要從她的嘴里聽到降服的話語。

「啊……」水晴吃疼地嬌啼一聲,雖然稍稍恢複一些神智,可是很快地又讓

男人插得神魂顛倒,小嘴呻吟連連地說:「嗯……要……啊……你的大肉棒……

嗯啊……插進人家那里……」

聽到這種含糊不清的回答,男人不滿意地繼續逼問:「插進你的哪里?」

「嗯啊……啊……插到人家……哦……後頭的小穴……啊啊……」水晴羞紅

著小臉,要叫她說出屁眼兩個字實在是怎樣也說不出口,如果男人還是要逼她說

出來,甯願空虛到死,她也不要再多喊一句。

男人聽到她的回答,雖然不是很滿意,但還可接受,一個挺腰就將男根前端

塞入小菊花當中,原本窄小又不具有彈性的小菊穴,又從來沒有被這麽粗大的東

西塞入,男人絲毫不憐香惜玉就這樣惡狠狠地插了進來。

「啊——」水晴驚聲尖叫,後頭菊穴被異物突然插入,痛得整個人痙攣起來

「噢……」插著小穴的男人龇牙咧嘴地悶哼一聲,擡起頭看著水晴身後的男

人說:「輕點!突然插進來,害她整個縮得太緊,差點就被小騷穴夾到泄精。」

「自己不濟事,不要怪到別人身上。」其實他的男根也不過插進圓頭而已,

剛剛已經幫她放松了很久,不僅她本身分泌出一些黏液,在插入的當前也沾了一

些花蜜在男根上頭,沒想到才剛插入就覺得緊到無法移動。

「你……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計較。」插著花穴的男人輕拍著水晴

的肉臀,又開始聳動臀部插著更加緊窄的小穴,插沒幾下之後,爽快的感覺又讓

他開始說起淫言穢語,「被插屁眼這麽爽……小淫婦的騷穴又流好多水,越插越

滑順,也越插越緊致……喔……到底要插多少下才會松……」

「啊……別……嗯……別這樣……啊……不要兩個人……嗯啊……啊……」

水晴想要往前脫離後頭男人的插抽,卻又將自己送給前頭的男人,亟欲擺脫小穴

一直被操干,卻又將自己的小菊送給男人品嚐。前後進退不得的窘境,可能是她

這一輩子最兩難的困境,不管她怎麽逃,就是逃不離他們。

「別怎樣?你這淫蕩的身體很喜歡男人粗暴的疼愛,越用力插,吸得越緊,

越粗暴,淫水流得更多,都把下頭的床弄得濕淋淋。」男人摟著水晴的腰,一上

一下地擺弄著她,男根插抽的速度也已經到極限,聽到水晴淫浪不斷的呻吟,似

乎又插得更深,抽得更用力,似乎不把降服在身下的女人操到死是不會停止抽插

的動作。

「小力一點,我都被你的髒東西一直頂到。」插著菊穴的男人一點都不客氣

地指責,他想要的是慢慢地享受腸肉夾擊的快樂,而不是一直被那根隔著薄薄肉

膜的男根頂刺,雖然他不在意跟人共用一個女人,可是他不喜歡被一根比自己小

的陽物用這種方法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他奶奶的!你的才是髒東西!老子我的可是這世間絕無僅有的好物!更何

況是我先插這女人,先來後到沒聽過嗎?」插著小穴的男人咬牙切齒地對著水晴

身後的男人叫囂,下深的插抽更加粗暴,似乎是要將剛剛受的氣發泄在她的身上

剛才一片昏暗的環境,因爲月光總算從云微露出臉龐,溫柔的光芒正好從屋

頂上頭的天窗照下來,微弱的月光正好足夠讓水晴看清楚眼前男人的模樣,一張

少年的臉龐,雖然稚嫩,但是有一股成熟的氣質,可惜,不知道是因爲被身後的

男人氣到,或者是在自己的體內橫沖直撞,一張俊俏容顔顯得猙獰,而且粗口的

話語一點都不含糊,話雖如此,但在一般人的眼中,依然是性感又可愛的美少年

一枚。

「別吵了!要干哪里就快一點,不然全部都給我出去?我不介意一個人肏她

,你們兩個就……」語氣稍微停頓,利眸瞬間掃過插著女人下頭兩個小洞的男人

,一字一字慢慢地說:「欲求不滿到死。」

水晴一邊嬌聲媚氣地呻吟,一邊轉過頭看著聲音的來源,她看到一個富有男

性魅力,具備成熟、穩重的氣質,搭配上如同用雕刀刻出的臉龐,就是一副正氣

凜然的正人君子,而且由內而發的領導氣質更是顯露無疑。

水眸嬌媚地看著在一旁曲起一腳坐著的男人,在這種淫亂的時刻,他依然從

容不迫的看著她與另外兩個男人的交合,眼神並沒有透露出任何情緒,就像是看

到一件稀疏平常的日常瑣事,如果,她的眼睛沒有看到他下身那高高翹起的可怕

男物,正一抖一抖地冒著粗大的青筋與血管,真的會以爲這個男人是一個性冷感

的人。

「我沒空跟腦袋都長在下頭的人計較。」在水晴身後的男人將她輕靠在他的

身上,他吻著細嫩的白頸,含著粉嫩的耳珠,舔著小巧的耳廓,淡淡地回答著。

水晴仰著螓首靠在他寬闊的肩窩,眼角余光朝他的方向望去,只見高挺鼻梁

與性感的薄唇,雖

然沒有見到全貌,但是看到另外兩人的臉孔,想必物以類聚的法則,這男人

也不會差到哪里。

「你!」美少年聽到對方又是嘲諷的話,原本想要再破口大罵,可是感受到

一旁冷冽的眼神,原本要爆出怒火只好乖乖地壓下。

「啊啊……疼……啊哈……緩些……哦……太大了……啊……不要插得這麽

快……啊啊……人家受不住……啊……太強了……嗯……人家會死……啊啊……

」水晴的小穴被身前怒火中燒的男人狂猛地插抽,嬌弱的身子禁不住他用力抛上

,又重重地被男根深插入底,將原本滿是皺摺的肉徑撐得光滑,粗大的男根塞得

小穴里頭四人的體液都無法向外流出,後頭的小菊穴也被塞得腸壁脹痛,她真的

有一種快被插到死去的錯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