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拉著兄弟女友去開房

這是一段我非常不願提起的往事。曾經下定決心,如果有可能,就帶著這個秘密到墳墓裡去,不告訴我的老婆,也不告訴任何人,因為我們現在都有美滿幸福的家庭,說出去會毀掉兩個家庭。

產生這個衝動的原因是看了《致青春》這部電影,曾經塵封在心底最深處的點點滴滴在一?那湧上心頭,怎麼也抑制不住。畢竟這件事代表了我們曾經有悔的青春,所以就想著借這一塊她可能永遠不會看到的地方,卸掉心靈上背了好幾年的包袱,也算以此來紀念我那已經逝去的青春。

? ? 她叫蓉兒,我的兄弟叫墨,還有我,我們三個就是事情的主角。

? ? 故事發生在我們大學畢業時的那段時間。文筆不好,思路很亂,我慢慢寫,請各位見諒。

先介紹下吧,我和墨同在一所大學讀書,是一個宿舍的室友。我和他都有相交多年的女朋友,且都是兩地分居。只是墨活得比我瀟灑多了。

? ? 我和我的女友談了5年,從頭到尾一直是一個人,生命中從來就沒有過女友之外的其他女人,上學時候無數次的夜晚,我都再想:一個男人如果一生中只和一個女人談戀愛,只和一個女人做過愛,這是不是這個男人的悲哀?

墨就和我不一樣,他在外地的女朋友也是談了好多年的,我見過照片,很漂亮。但是墨本身是個帥哥,個子也很高,家裡又有錢,所以身邊從來不缺女人。用他的話來說,家裡的那個女朋友是用來結婚的,學校的女人是用來排解寂寞的。

下面介紹蓉兒。和蓉兒的認識有著偶然中的必然。

? ? 那年我和墨去S市的TH市場去組裝電腦。因為我們是學電腦專業的,所以對裝電腦有自己的見解,就是不買品牌機,要自己攢。

? ? 那天,我和墨拿了在網上查好的配置單位,在電腦城一家一家的跑,跑了一下午的時間,我們基本上把自己要選的都選好了,就準備在這最後一家隨便看看後就回頭到各個商店買之前看好的主機、硬碟、顯卡等等。也就是在這家店裡,我們遇到了蓉兒,從此她和我們開始了一段糾纏不清的關係。

蓉兒是這家店的類似於經理的一個職務。初見她,我有一種很驚豔的感覺。蓉兒167的個子,鵝蛋臉,梳著可愛的馬尾辮,穿著一身幹練而俏皮的女式西裝,臉上始終掛著一絲甜甜的微笑,一對小虎牙和兩個小酒窩一笑就露了出來,特別可愛,完全一副鄰家女孩形象。

? ? 見到她第一眼,我就完全驚呆了,除了因為她的漂亮和可愛之外,更因為她和我的青梅竹馬的學妹長得非常神似。

我至今還非常清楚地記得,那天是蓉兒親自接待的我和墨,我們本來只是打算在這裡看看,但是和她聊開之後卻怎麼也不捨得離開了。

? ? 我和墨跟著蓉兒聊了整整2個小時,最後我們倆的電腦都是在她這裡配的。對蓉兒來說,她做成了兩個單子,但我倆來說,我們認識了一個好妹妹。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後來的事情也證明我和墨的選擇沒有錯。

? ? 蓉兒比我倆小一歲,別看年齡不大,幹事特別幹練,特別實在,以後只要我和墨的電腦有什麼問題,或者我們倆想買什麼跟電腦有關的東西,都去找蓉兒,她會親自帶著我們去砍價,直接告訴別人這是我哥哥,給最低價。

就這麼一來二去,我們三個熟了起來。週末或者課程不緊張的時候,我和墨會約出蓉兒來一起吃飯,然而像老朋友一樣聊天。越來越多的解除,我對蓉兒的瞭解也越來越多。

她沒有上大學,高中畢業之後就出來工作,天南海北的跑過很多地方,最後來到S市工作。從她的敘述裡,我聽出了她的艱辛,也終於明白她現在如此幹練的原因,都是在生活中一點一點鍛煉出來的。

後來,我們仨就成為很好很好的朋友,一直維持著一種很微妙的平衡,就是每次約出來吃飯都是三個人一塊,從沒想過兩個人單獨約。

現在想想,墨那個時候身邊不缺女人,可能沒有對蓉兒動心思。我那時候性格比較內向,對蓉兒有想法也不敢表露出來,再加上我和墨都有各自的女朋友,所以我們和蓉兒的關係一直停留在好朋友的層面。

我原以為日子就像這樣平淡地過下去,我們一直保持著這種關係直到天各一方。但是老天爺註定不會讓我們的故事如此平淡。

轉眼間,四年的大學生活走到了盡頭。

? ? 臨畢業前夕,我們都忙於在各種各樣的場合吃散夥飯。有一天,我在學校的路上碰到墨正在往外面走,我就問了他一句幹什麼去,墨說正要找你呢,蓉兒過來看我們,你要不要去。那天我正好有個飯局,就說不去了。你去吧,替我跟蓉兒問好。

轉過身後,墨好像自言自語,又好像對我說一樣:我突然覺得蓉兒不錯,我要追求她。我聽得很真切,但是以為他是開玩笑,畢竟我們還有不到一星期就要離校了。

? ? 但是令我大跌眼鏡的是,當第二天我們寢室一起吃散夥飯的時候,墨帶著蓉兒過來,而且是摟住她來的,一看就是很親密的那種。一進來墨就自豪地跟我們說:向大家隆重介紹,我的女朋友蓉兒。

? ? 其實我們寢室都認識蓉兒,墨向我們隆重介紹的,只是女朋友這個身份。

那一刻的心情我至今不想再回憶,說不出是嫉妒、羨慕、痛苦、質疑還是其他的,反正特別複雜特別難受。

? ? 至今有個細節我記得很清楚:當墨說女朋友三個字的時候,蓉兒擡起頭偷偷看了我一眼,想觀察我的反映。但是我沒有和她對視,低下頭去不讓別人看到我的情緒。

然後就是一場充滿著離愁的散夥飯,因為有蓉兒在場,那頓飯我吃得如嚼蠟一般。後來我們都喝了不少酒。

? ? 散夥的時候,墨說要先送蓉兒走。等他們打車走了之後,我們也回到了宿舍。

回宿舍剛剛躺下,我就接到了墨的電話,告訴我身上沒帶避孕套,讓我立刻給她送幾個過去,我一聽就懵了。

我原以為墨是要送蓉兒回家的,因為蓉兒和我們說過,她父母管得她特別嚴,每天下班必須準點到家,遲到一會兒就得解釋理由。但是那天我不知道墨用什麼理由說服了蓉兒,和他去開房。

我買了一盒套子,按照墨說的地點給他送了過去。墨赤裸著上身打開房門的一角,從我手裡接過了套子。

? ? 就在他露出的房間裡的一角上,我撇到了蓉兒,那是我至今仍不敢相信的一幕:蓉兒安靜地躺在床上,地上扔滿了他倆的內衣,蓉兒的眼鏡蒙著一塊黑布。我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的時候,墨就關上了門。

時至今日,我心裡仍然還有個疑問,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我和蓉兒以及我們的兩個家庭都在一個城市。

? ? 但無論是我們最親密的那段時間,還是現在,我都沒有勇氣問她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墨是她心中永遠無法彌補的一個傷痛,問她這個問題相當於再次揭開她已經結疤的傷口。

再次回到那天,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失魂落魄地躺下,不知道過了多久渾渾噩噩地睡了過去。

? ? 第二天墨回來的時候很感歎地說了一句:沒想到蓉兒還是處女。

後來,我們畢業了,大家天南海北,各奔東西。墨家裡是東北的,家人已經給他找好了工作,他畢業就直接回到了東北。我家是這裡的,就留在了這個城市,仍然和蓉兒一起。

從外表上看,蓉兒還是原來的樣子,依然愛笑,依然一副幹練的職場女性樣子,仿佛墨這個人從來沒有在她的世界裡出現過,仿佛她還是以前的那個處女之身。

但是我卻從蓉兒的眼睛裡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她的眼睛裡仿佛沒有以前那麼有光彩了,沒有那麼明亮了,我知道墨的離開,對她的打擊很大。

? ? 想想也是,才確立了男女朋友兩天,她就失去了處女之身,六天之後就離開,我想再堅強的女人也會倍受打擊吧。

那天,我們約在一起吃了一頓沈悶的飯之後,各自回到了家裡。我越想越難受,蓉兒什麼也不告訴我,一切都自己憋著,不哭也不鬧。

? ? 我就給她發了個短信,就三個字:為什麼?

? ? 我知道,她這個時候應該也沒有睡覺,應該也在自己的寢室裡輾轉反側。她也應該知道我問這句話的意思:你不知道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嗎?你為什麼要打贏做他的女朋友,為什麼要把處女之身給他?為什麼?為什麼?

過了一會兒,蓉兒的短信回過來了:我不知道,但我不後悔。

看完這句話,我的憤怒再也無法壓抑,只感到有一股火,仿佛要把我燒得要爆炸一樣。我沒有理會爸媽的詢問,披上衣服就出了門,打了50元的車直接到了她家。打個電話把她叫了下來。

那個時候,憤怒不但沖昏了我的頭腦,也沖跑了我內心的懦弱,我站在她面前,雙手扶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晃動蓉兒,讓他再回答我一遍:為什麼?她卻始終低著頭,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一句話也不說。

越是看她這個樣子,我越是有一種怒其不爭的感覺。憤怒也讓我劃過一個讓我自己都感到吃驚的念頭:你不是一直這個樣子,那我就佔有你,我看看你什麼反應。

當這個念頭湧現之後,就再也抑制不住,完全充斥在了腦子中,什麼她父母的定的規矩,我全然不管了。

「跟我走」,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什麼表情,估計非常惡狠狠。也不管蓉兒願意不願意,拉著她就往前走。

「幹什麼?」蓉兒已經哭出來了,看我拉她走,一驚,一邊掙脫我的手,一邊流淚,一邊問我要幹什麼。

我看她掙扎地厲害,就停下來,走到她身邊,趴到她的耳邊,用一種我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緒聲音地對她說:「我要操你。」

在我心中,說這句話,既像是對我以前不敢對她表白的懦弱的宣洩,也像是對墨的一種報復。至於是不是真的要得到她,那一刻我真沒有想。

說完後,我靜靜站在那裡等她反應。我預想的是應該一記耳光扇過來,然後蓉兒扭頭就走。但是我等了10秒鐘,她還是沒有什麼反應,流著淚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那個時候,我腦子裡除了那個帶著複雜情緒的念頭,什麼都管不了。看蓉兒沒反應,就拉著她找最近的酒店。

在一家最近的錦江之星快捷連鎖酒店,我以最快的速度開了房,拉著她就到了房間。

等到了房間之後,我才回過神來:我這是幹了什麼?這時候我已經有點打退堂鼓了。

雖然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現在也經常上網聊聊良家什麼的,但那時候我對蓉兒感情的渴望遠遠大於身體的渴望。

蓉兒坐在床上,依然低著個頭,光流淚不說話。

? ? 「說話啊!」我搖著她。看她這個樣子,我的憤怒又上來了,「你再不說話我動手了。」我威脅她。

看她還是不說,我把她推到在床上,開始脫她的衣服。一開始,她把臉側過去,任由我把她的外套脫了下來。

其實脫了她的外套,我已經不敢接著往下了。畢竟我從沒有幹過這樣的事兒,尤其還是面對著當時我深愛的蓉兒。

但這個時候蓉兒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好像下定決心似的,又坐了起來,邊流淚邊脫衣服,不一會兒就把自己脫光了。然後走到我旁邊,哽咽著說你不是想操我嗎,來呀。說著反過來把我推到,要脫我的衣服。

當時,我的腦子一片空白,理智上說我應該拒絕蓉兒,給她穿上衣服讓她走,可是內心深處還有個聲音在鼓勵我說:來呀,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機會嗎,不要錯過了。兩個聲音一直在我的腦子裡打架,我的身體除了發抖就是發抖,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

當蓉兒笨笨地把我的外衣脫光之後,我內心的惡魔終於戰勝了理智:來就來,誰怕誰。

我快速地把內褲拖掉,赤條條地和蓉兒摟在了一起。

蓉兒在這個時候仿佛瘋了一樣,扳著我躺倒在那裡,也不管我下面硬了沒有,坐在我身上就開始找我的雞巴往她身體裡面塞。

其實那一次和蓉兒做愛的感覺很不好,幾乎沒有什麼快感。因為兩個人沒有什麼前戲,直接就開始,她的陰道裡面一點都不濕潤。但那是蓉兒一點都不管這些,抓住就往裡面塞,把我的雞巴搞得很疼,差點軟下來,我能看到她也很疼,但她皺著不說,也不慢一點。

當雞巴完全進去之後,我才不疼了,這個時候我才有時間感受一下感覺。那是一個溫暖的包圍,雖然沒有完全濕潤,但是非常緊,緊緊地抱著我的雞巴。

我還沒來得及細細體味,蓉兒就動了起來,就像磨豆腐一樣的動,我能看見她還是一邊流淚一邊動的。

我能明白蓉兒現在的做法,她也是在發洩,也是在瘋狂,發洩物件是個不惹她討厭的我,所以她把以往所受的委屈,所受的苦,都發洩在了這瘋狂的做愛中,有沒有快感她已經不在乎了。

由於蓉兒動的太快了,加上我又非常緊張,所以我很快就忍不住了,一泄如注。

感覺到我射了之後,蓉兒不動了,坐在那裡呆呆得,過了一會兒趴在我身上嗚嗚地哭了出來,哭得很大聲,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摟著她,輕輕拍著她的背。

過了好一會兒,蓉兒情緒穩定了一點,仿佛覺察到了什麼,頭稍稍離開點我的胸膛。

? ? 是啊,我們現在的姿勢很微妙,雖然我射了,但我的雞巴一直還在她的身體了。剛才她情緒激動,我也沒有心思感受什麼,現在她不哭了,我的下面的感觸就非常靈敏了。我能感到她的陰道一下一下在收縮,呆在裡面非常舒服。

蓉兒也覺察到了這個問題,慢慢地從我身上下來,拔出來的時候動作特別緩慢,可能她自己把自己弄得也很疼。下來之後,蓉兒一身不坑地慢慢從地上把衣服撿起來,一件一件地穿好。

? ? 我看她穿,我也跟著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穿好衣服後,蓉兒低聲的說了一句:「我要回家了。」然後逃也似的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那裡半天,不知道想些什麼,然後歎了口氣,到前臺把房間退了,打車回到了家裡。

回到家已經一點多了。躺在床上,我總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仿佛剛才發生的一切是在夢裡,要不是雞巴還有點痛,我真的就以為是在做夢。拿起手機,我想給蓉兒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歎了口氣又放下,就在這麼胡思亂想中,我沈沈睡去。

第二天工作的時候總是心神不寧。下午下班前我給蓉兒打了個電話,跟她說:「咱們見個面談談吧。」其實該談什麼我也不知道。

? ? 蓉兒也沒有多問,就說了句好,約好了見面地點就掛了。

見了面,蓉兒還是那種悶悶不樂的樣子。我本來想跟她就昨天晚上的事兒說些什麼,又不怕刺激到她,就決定不說這個了。於是我想逗她開心,就故作輕鬆地說:「那咱們去看電影吧,我請你。」

? ? 蓉兒不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 ? 於是我又提議:「那我請你吃飯吧,附近有家西餐店很好吃。」她還是不說話,就搖頭。

這樣我就有點蒙,不知道她想幹什麼。看她這樣子,我試探地說:「那要不咱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 ? 我想她應該明白休息一下的意思。沒想到蓉兒點點頭,答應了。

於是我拉著她來到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開了三個小時的鐘點房。在此過程中,蓉兒還是一句話都不說,不知道在想什麼。

進了房間,我有點尷尬,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 ? 蓉兒面無表情地對我說:「你不是一直想這樣嗎,怎麼到了房間沒膽子了。」

? ? 她這話一下子刺痛了我的自尊心。我內心不太舒服,心說:「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不客氣了。」

張愛玲說過,打通一個女人內心最快捷的通道,就是她的陰道。我決定,今天晚上我要放開一切顧慮,從身體上把她完全征服,讓他忘了墨帶給她的痛苦,讓她只記得我,完全臣服於我。

想通了這點,我也不再客氣,決定把我從島國愛情動作片裡學來的技巧,以及和我女朋友實踐來的經驗,統統往蓉兒身上施展出來。

蓉兒就站在那裡,沒有任何動作,好像在等著什麼。

? ? 我一把把她抱在了懷裡,除了昨天晚上那短暫的一段時間以外,我曾經是多麼的期待她呀,然而現在已經成為現實了。

? ? 蓉兒的身體有些顫抖,可能是還從未被如此親密的摟抱吧?估計墨也沒有這麼抱過她,也可能是她還沒有完全做好心裡準備。「啊!」的一聲輕歎,蓉兒閉上了眼睛,靠在了我的懷裡。

? ? 我一陣激動,趕忙用雙手在蓉兒的身上貪婪的撫摸著,任由衣服滿是皺褶。我和蓉兒緊緊的靠在一起,她背對著我,我很容易的可以掠奪讓我渴望的山峰,我腫脹的下體也緊密的頂在蓉兒柔軟的臀間。

? ? 我不想改變這個姿勢,我喘著熱熱的口氣,吻著蓉兒的耳垂,雙手輕輕的拉下蓉兒的衣服,衣服飄然落地,蓉兒有些驚慌,雙手習慣的抱在了胸前,我知道她有些害羞!但是,我的渴望哪允許她絲毫的抵抗。

? ? 我用手撫摸她的腰部,漸漸向上,然後想移開她的手臂,蓉兒晃了一下身體,可能是意識到這種小小的抵抗根本不起什麼作用,沒再堅持,手臂被我移開了。

? ? 我從背後欣賞著,蓉兒還是穿著半杯罩的白色胸衣,豐滿的乳房大半露在外面,隨著蓉兒急促的呼吸,似乎是在倔強的掙脫束縛。那一握柔柔的感覺徹底讓我崩塌。

? ? 慢慢我解開了蓉兒她的乳罩,她雙乳便彈出在我的眼前,仿佛受驚的兩隻白兔。我雙手握住,充實、豐腴的感覺滿滿的充斥在我的手間。

蓉兒又一次緊張的抱起臂膀,仿佛生怕被我搶走。我再一次去挪開,可是蓉兒有些用力的反抗,片刻之後,蓉兒輕輕地說:「溫柔點好嗎?」

? ? 我停了一會兒,仍然從身後抱著蓉兒,輕聲說:「現在行了嗎?」

? ? 蓉兒沒有說話,小心翼翼的移開了臂膀。我低下頭,用口含著乳頭,輕輕的吮吸、輕咬。

? ? 她的手抱住了我的腰,呼吸也緊促起來,我脫去衣服,緊緊地抱住她,她的雙乳緊緊地貼著我的胸口,我使勁抱著。

? ? 我的右手也沒有閑著,慢慢摸向她的腿間,手掌接觸她大腿內側的同時,她微微的分開雙腿,我整只手握住了她的胯間,手掌傳來了一股溫熱。

? ? 我隔著內褲撫摸著兩腿之間鼓起的山峰。她更急促的喘息,我揉著她的陰部,一會內褲已經濕透。我的手指從內褲邊緣伸進,觸到了一片溫潤得沼澤。那裡已經氾濫濕透,遍地柔滑。

? ? 我輕輕褪下她的小內褲,蓉兒的神秘地帶展現在眼前,濃密而且油黑,我的欲望已經充滿全身。

? ? 我把蓉兒放倒在床上,可能是習慣吧,也可能是覺得不可能再逃避了,索性勇敢的面對吧。蓉兒雙腿微微張開,我立即就盡覽無遺,肥美的陰唇濕漉漉的微張著。

? ? 我依舊做著前戲,嘴唇和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遊走。很快,我的嘴唇已經來到了蓉兒最隱秘的部位,稍稍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立即張口將她濕潤的洞口全部含在了嘴裡,舌頭活躍的在裡面跳動著。

? ? 蓉兒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已經憋了許久的呻吟,暢快的發洩了出來。

? ? 「啊!啊!啊!別!別!別這樣!髒!」她有些語無倫次了,我知道她已經完全動情了。

? ? 可能是太興奮了,竟然擡起了上身,雙手插入我的頭髮,嘴裡念叨:「別!別!我受不了了!」隨即又無力的倒在了床上,大聲的呻吟。

這是,我也忍不住了,我的龜頭觸碰到她腿間的時候,她使勁的分開雙腿,我輕輕的頂入,她緊張的深深地吸氣,當我緩緩的推進的時候,蓉兒終於忍不住,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哦!」

? ? 我深深抵達谷底以後便不再動彈,享受著那份緊湊溫暖的包裹感。她的陰道不自覺地收縮著,我使勁抱著她,眼睛看著她的雙眼,她面色潮紅,雙眼迷離的樣子讓我渾身激蕩。

我有節奏的抽插著,幾分鐘後,蓉兒開始輕哼,隨著我的進出,有節奏的「哦……哦……哦……」

? ?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隨意的進出她的體內,粗大的陽具擠壓攻擊著這個女人的最隱蔽的深處。

? ? 我緩緩的抽出,帶出一片滑潤,連床單都濕了,我完全的退出她的體外,只見她的陰唇仿佛一張嬰兒的小嘴,輕輕的隨著呼吸張翕。

? ? 肉體撞擊的聲音和那種特有的迷亂的氣味,讓我們倆都瘋狂了空氣在激情中燃燒,我們的呼吸也如汽車的馬達一下一下高昂!我一下接一下猛烈的撞擊著蓉兒的下體,蓉兒也放開了,發狂似的扭動著她的身體來迎合著我,房間裡只有我們急促的呼吸,這個時候,我們都無所顧忌,都在盡情的發洩著撞擊的原始的情欲,讓激情在這黑的夜裡肆無忌憚的釋放!

? ? 大約10分鐘,隨著蓉兒陰道裡的一陣又一陣的抽縮,我感覺到蓉兒快要高潮了,急忙加速了衝刺!伴隨著我們不約而同的一聲呻吟,房間裡慢慢的沈寂下來!

激情過後,蓉兒躺在我的胸膛上,我仰面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這個時候,我倆都沒有說話,享受著激情過後的這份寧靜。

過了一會兒,我對蓉兒說,「去洗洗吧。」

? ? 蓉兒輕輕地「嗯」了一聲,獨自走進了衛生間,開始嘩啦啦的洗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她洗好了圍著浴巾走了出來。我接著進去,快速地洗好了也出來,繼續摟著她躺著。

我感覺應該說點什麼,蓉兒卻輕輕地說:「抱緊我,別說話。」於是我繼續抱著蓉兒,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背和乳房。

? ? 過了一會兒,我又來了感覺,雞巴也開始硬了起來。

? ? 我趴到蓉兒耳邊說:「我們再來一次吧。」

我們的舌頭又開始糾纏著,我饑渴的吮吸著她柔軟的舌,順勢將她壓在了身下。

? ? 我們緊緊的擁抱著,吻著……但這對我們遠遠不夠。我慢慢的吻到了她的脖子,我的手在她豐滿的胸部周圍遊走著,真的好柔軟。

? ? 她不安的蠕動著身體,我知道她在渴望什麼,立刻把手覆蓋上那動人的高峰,我一邊撫弄著她的乳房,一邊欣賞著她的身體,我擡起頭,又吻上了她的嘴,用自己結實的身體揉壓著她的肉體,更把手滑進了她的陰道,那裡已經是溫暖濕潤的海洋了,我的手在她的腿根處揉著,手指不時無意的劃過腿間。

? ? 她緊緊的抓住我的手,想抵抗自己投降的欲望,卻不自覺的把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陰部,隔著我的手用力的揉弄著。

我最喜歡兩個肉體赤裸的擁抱在一起,那種溫暖柔軟的感覺讓我迷醉!她高的舉起了腿鉤在我的腰間,眼中閃閃的,似乎充滿了水,我知道那是渴望。

? ? 我握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輕輕的頂著,並不時的在她的陰唇和陰蒂上摩擦。

? ? 「嗚……」她用力咬著自己的嘴唇,淫液已流到了床單上,下體的瘙癢讓她極度的渴望著被摩擦,被充實!她用眼神告訴我,她無法再等了!

? ? 我輕輕的吻上她的唇,忽然腰用力一沈,雞巴深深的頂了進去。立刻感覺被溫暖濕潤柔軟的肉壁裹了起來,下體傳來巨大的快感,真的好舒服!

? ? 「啊!好舒服!」

? ? 這重重的一插讓她感覺心都要跳了出來,覺得自己被這強烈的快感征服了,強烈的快感讓我們無心再用什麼技巧,兩個人瘋狂地抽插著。

? ? 她的臉上充滿了滿足感,頻率越來越快,更用腿緊緊的加住了我,我知道她快到了。

? ? 我輕輕的頂進去,很淺就拔了出來,又輕輕的頂進去,很淺的抽出來,她顯然無法忍受這種感覺,努力的向上迎合著,嘴用力的吻我,吸著我的舌頭。我巧妙的保持著,數到了九下,忽然用力了頂到底,用力的旋轉了一下,甚至感覺到了深處柔軟的宮頸,和她身體深處的顫抖。

? ? 「天那!」極度的期待和渴望加上這突如其來的強烈的快感讓她崩潰了。

? ? 「啊!快……嗯……」

? ? 每一次深深的插入我都會感覺到她陰部深處的顫抖,著帶給我極大的快感!

? ? 「啊!」她再也無法克制自己,迎來第一個高潮,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緊緊的抱住我,吻著我,我也用力吮吸著她的玉液,卻不停下自己的動作。

? ? 她覺得自己快被插穿了,可還是不停地一次次的向上迎合著。

? ? 「不要……不行了……求你……嗯……嗯……不行了!」

? ? 她覺得自己完全被快感包圍了,身體無法控制的顫抖著,感覺又一次攀向了高峰。我也不願再克制自己,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 ? 「啪,啪,啪……」

? ? 我一次次的深深插入,快速抽動!用力的頂進她身體的深處,一連插了幾十下,我感覺快要窒息了,可快感極度的強烈了起來。

? ? 「啊!」「啊!」我終於在她身體的深處噴射了,那種快感讓我腦海一片空白……只有喘息聲在彼此的耳邊傳遞。

第三次做愛的時候,我才體會到蓉兒下體的美妙。她在感覺特別強烈的時候,不自覺地用雙腿夾住我的腰,讓我的堅硬下體在她的裡面,她的雙腿夾緊,那樣我的下體感覺特別明顯,一種被夾住的感覺,而且蓉兒的剛被開發的陰道好似一個箍環,不斷收縮箍住我,那種感覺太美妙了。我就不斷衝擊,感受蓉兒的收縮,那種美妙無法描述,記得當時自己就要瘋狂了。

? ? 正在享受著舒服的快感,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感到小腹有一股熱流正在生成,有點就要到天堂的感覺,蓉兒猛然抓住我的雙臂:「快!快點!嗯……快呀!哦……哦!」

? ? 我隨之調整了一下,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動,把我送上了浪尖,一股觸電般的快感,使我像機槍似的射了出來,蓉兒也「啊!啊!」了起來。

? ? 天?,這真是文字難以表達出來的舒服,只能再次說「舒服!」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舒服,我們倆還同時達到了高潮。

? ? 我癱在了她的身上,好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她也眯著眼享受著尚未消逝的快感。隨後顧不得擦拭,兩攤爛泥般的人兒擁抱在了一起、纏在了一起,我倆對視著,沒有任何語言,只有幸福,竟然慢慢地睡著了。

? ?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醒了,看著還在熟睡的蓉兒,像小貓一樣偎在我的懷裡,無比的幸福油然而生,這就是人生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緊緊地摟著蓉兒,生怕她離開我的身邊。

這個時候,蓉兒也醒了,看了看表,輕輕地說:「我得回家了。」我一看,房間開的時間也快到三個小時了。於是退了房和蓉兒一起出來。

「咱們吃個飯吧,吃晚飯你再回家!」我挽留道。

「不了,我爸媽還等著我呢,我回家吃吧。」蓉兒說。

「那我送你吧!」聽她這樣說,我繼續說道。

「不用了!」說完,蓉兒攔了一輛計程車,走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一遍一遍地回想今天的一切,我和蓉兒到底算什麼關係?一夜情?不算,男女朋友?不算!炮友?也不算。但是不可否認,蓉兒的身體和人都很讓我迷戀。不管了,隨緣吧。

後面的事情我實在不願意再回憶。我記得姜文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這部電影裡說過,人的回憶會被自己的大腦主動更改的。這件事也是。我能很清楚地記得我和她交往的細節,做愛的細節,但分手的細節卻怎麼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了一個大概。

那天,我跟父母去走親戚,在路上我和蓉兒發短信,我忘了我說了什麼看蓉兒的短信,我就能感覺到她的憤怒:你把我當什麼人了,難道在你心裡我就是你做愛的工具嗎?你以為我是隨便的人嗎?既然你這樣想,那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就這樣,我們連面都沒見,就分手了。說分手也不確切,因為那時候我有女朋友,只是那段時間正好和女朋友鬧冷戰,所以我的心完全放在蓉兒身上,但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

蓉兒是個乾脆的女孩,說了之後立刻把我的聯繫方式刪除了,在QQ、空間,人人上全部都刪了我,從此就好像在我的生活裡消失了一樣。

後來,我聽同學說,蓉兒結婚了,男的很疼她,很愛她,同學說她見過蓉兒和她老公,兩個人看上去非常恩愛。

? ? 再後來,我和女朋友也和好了,一年後我們也結了婚。但是這段經歷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她也毫不知情。

再後來,我聽同學說,她和老公生了個漂亮的女兒。不久後,我和老婆也生了個兒子。雖然同在一個城市,我們卻從來沒有再相遇過。有時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們兩個人的緣分徹底用完了。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的腦海裡經常能回想起的不是兩個人做愛的場景,而是蓉兒低著頭,被我拉著去酒店路上的場景。我永遠不會忘記她那悲傷的表情。

我一直覺得是墨傷害了她,其實到最後我又何嘗沒有傷害她,而且可能我對她的傷害更深,更加無法彌補。

? ? 我一直幻想著有一天,在一個合適的場合,只有我們兩個人見面,我再次拉住她的手,對她說一句發自靈魂深處的道歉:「對不起!」

但這一切,都只是幻想罷了!也許,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我能做的,就是在這個地方,用我最真摯的文字,記下我最虔誠的懺悔,向可能永遠也不會看到的蓉兒。

蓉兒,對不起,祝你幸福。

結尾的時候,我想到了倉央嘉措的一首詩,這是對我目前心情最好的寫照。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憶。

最好不相愛,便可不相棄。

最好不相對,便可不相會。

最好不相誤,便可不相負。

最好不相許,便可不相續。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 ?? ?? ?? ?? ?? ?? ?? ?? ?? ? 【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