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怎樣嘗試賣淫遊戲

首先,我介紹一下我們夫妻,我今年三十一歲,我老婆二十九歲。我們結婚

比較早,她二十三,我二十五歲就結婚啦。嘻嘻,不好意思,因爲還沒結婚以前

,我就讓我老婆懷孕啦,所以無可奈何,只好匆匆忙忙的結了婚。

我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妻子在機關里上班,有一個孩子,孩子她爺爺奶奶很

喜歡孩子,所以孩子讀書生活都在她爺爺奶奶家,我們的房子也很寬大,就我們

倆人住在一起。平時我們夫妻很自由。

我老婆一米六五的身材,不胖不瘦,頭發長長。雖然生過了孩子,但是,大

概由于她每天都堅持鍛煉,所以她身材和結婚時相比不僅一點也沒走樣,而且比

以前更加豐滿,雖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潑卻多了許多成熟的韻味,走在路上,

回頭率還不低呢。

我們整天在一起,生活多少有點泛味,做愛的次數多的也慢慢地興趣下降了

許多。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看見我老婆出門時,沒理好裙子,后背露出了一點。

忽然間我感動興奮,小弟弟馬上翹起了腦袋。這時候我恍然大悟,原來我們

的生活缺少了一點刺激。

一個夏天的晚上,我們吃好了晚飯,照例一起到河濱公園散步。就要出門的

時候,我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我把剛到門口的老婆重新拉了進來,看了看

,她今天穿著一件短袖的休閑服和一條不算短的裙子,那裙子剛好到她的膝蓋。

我二話不說,抱住老婆狠狠的親了一下,然后拉起她的裙子,不由分說脫下她裙

子里面的三角褲。

她納悶的看著我說:「老公,你現在就要玩什麽?急什麽呀?等我們回家再

玩呀。」

我「嘿嘿」的笑了笑,拉起她說:「我們走吧。」

「啊!我這樣出去?」老婆傻了眼。

「是呀。沒關系,晚上誰也看不見的。」我邊哄老婆邊拉著她走出了家門。

倆人走在河堤上,涼風習習。老婆雙手緊緊的靠著裙子,紅著臉,半靠著我

慢慢的走,一邊走,一邊悄悄的說:「老公,我們回家吧。我好害怕呀。」

「沒關系啦,沒有人會注意你的。」我安慰著我那可愛的老婆。

天色越來越暗,老婆慢慢的習慣了,兩只手也漸漸的放開了裙子。我悄悄的

問她:「刺激嗎?」她笑著不說話。

走到一個樹蔭里,我看看左右沒有人,就拉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到她的陰部

,哇!濕潤著呢。我哈哈大笑:「老婆,你看,你都濕啦。」

「要死呀。」老婆不好意思的打開了我的手。踮起腳,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我們又接著往前走,前面是大草坪,不少人或站或坐在休息呢。我知道這里

有不少的妓女趁著夜幕拉客。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想法,對老婆說:「你先在這

里休息一下,我去買包煙。」說完不等她說話,我就開了。

離開她的視線以后,我又悄悄的回來,在一棵樹后面看著我老婆。

我老婆一個人孤單單的在幾棵樹的中間慢慢的來回走著。這時候來了一個男

的,看看我老婆,想說話。大概又覺得不好吧,猶豫了一下,就走開了。接著又

來一個男的,這男的膽子可能比較大。慢慢的靠近我老婆,不知道說了些什麽,

只見我老婆好象很吃驚的后退了幾步。那男人搖搖頭走開了。

哈哈,我又看了一回兒,又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啦。遊人幾乎都走

光啦,我想也差不多了。剛準備過去拉我老婆回家,只見剛才那男人又回來啦,

不對,是倆個男人,只見他們走到我老婆身邊,二話沒說,一左一右把我老婆夾

住啦。連拖帶拉把我老婆往不遠處的樹叢里拉去。

我想壞啦!等我追過去,他們已經進了那樹叢。我猶豫了一下,就輕輕的靠

近樹叢。慢慢的撥開樹枝。啊!那倆男人一前一后的夾住我老婆,一個摸我老婆

的前胸,一個摸我老婆的屁股。只聽見在后面的那男人驚訝的說:「靠,還裝正

經呢,連內褲也沒有穿。」在前面的那男人也說:「小姐,你放心,我們不是壞

人,只是想和你玩玩,會給你錢的。」

我腦袋「轟」的一下就大啦。我想這玩笑開大啦,就什麽也沒有想,開口就

大聲的說;:「小愛,你在這里呀,快跟我回家。」

那倆男人怔了一下,我老婆小愛馬上掙脫了他們的手向我跑來。我拉著我老

婆,一路小跑回到了家。

一到家,我老婆就伏在我身上哭了。我拍拍我老婆的背,安穩的說:「沒關

系,我沒有怪你,我們去睡覺吧。」

我們上了床以后,我就緊緊的親著我老婆,我老婆晚上也特別動情,吸住我

的嘴巴不放,一只手挽著我的脖子,一只手不停的弄著我的老二。我腦海里都是

晚上那倆男人前后夾著我老婆的鏡頭。奇怪,我老二一下子就漲的受不了。我嘴

巴對著我老婆的嘴巴,手去快速脫去我老婆的睡褲,用手一摸,不得了,老婆下

面簡直就是發大水呀。我再也忍不住啦,爬上老婆的身體,讓老二對準目標以后

,就毫不猶豫插了進去。

那一天晚上,我們幾乎一夜沒睡覺,整整搞了四次。那感覺就好象還沒結婚

的時候偷偷玩這遊戲一樣。

第二天上午,我們就要起床的時候,我問我老婆:「昨晚感覺如何?說實話

。」

老婆害羞的說:「真的很刺激,很久沒這感覺啦。」

「是不是昨晚那倆男的……」我話還沒說話,我老婆捂住了我的嘴巴,不好

意思的笑了。

「不過,」老婆忽然嚴肅的說:「下次不能再這樣玩啦。」

「嗯?」我有點納悶:「難道不刺激呀?我又沒怪你。」

「不是啦,你想呀,我們都生活在這個城市里,熟人不少,萬一給熟人看見

了,我們還有面子嗎?」

嗯,這倒是。完啦,剛剛想出的這種刺激遊戲沒得玩啦,我垂頭喪氣,只是

老婆其實最大的顧慮倒不是被別的男人玩弄,而是怕被熟人看見。一個邪惡的念

頭又在我腦子里湧起:「什麽時候有機會一定要試一下。」

過幾天,公司要我到杭州出差,我老婆剛好輪到年休。好幾年我們夫妻倆沒

一起出門啦,這次我們就決定一起到這「人間天堂」玩一趟。

到了杭州,我們就住到了西湖邊的一家四星級的賓館里。頭一天,我忙著公

務,她忙著購物。到了晚上,我們都累了。一起吃了晚飯以后,我們哪里也不想

去。也是的,在杭州還有好幾天呢,急什麽呀。

接下來,我又忙了倆天,我老婆哪里也沒有去,都在賓館里呆著。

晚上,吃了晚飯,我們回到房間休息。我對我老婆說:「小愛,今天晚上我

們出去輕松一下,去西湖邊走走吧。」

老婆笑著點點頭:「等我洗了澡再走吧。」

等我們洗好身體,她又化妝了一個小時。

就在妻子洗澡化妝的時候,我想起了那天晚上我們在家鄉河濱公園的事情,

就悄悄地出門買了一樣東西藏在身上。

后來,我老婆穿了一件黃色帶花的吊帶連衣裙,外面再穿一件小小的短袖無

扣衣服,得體的服飾將她玲胧的曲線更加誘人的凸現出來,讓人不僅對衣服下面

的身體産生更深切的遐想。八點了,我們終于可以出門啦。

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我跟我老婆手拉手的在西湖邊散布。走著走著,我突然

地把老婆的褲叉給脫了下來,這一次她沒有反抗,而是笑著看我脫。脫好以后,

我又解開她的無帶胸罩,把她的胸罩也給拿了下來。她有點吃驚,可是也沒有說

什麽。要知道,我老婆的胸比較大,雖然養過孩子,可是沒有一點的下垂。

這時候我們看見離我們不遠處有一個「流莺」在拉客。我就笑著對我老婆說

:「你也去試試,看你值多少錢。」

我老婆瞪了我一眼:「你盡亂說些什麽呀?」

「去吧,沒關系。咱們就當做遊戲,試試看我的老婆還沒有魅力了?」

「你就不怕他們真的要我做那種事?」

「嘿嘿,不怕,我盯著呢。對了,你把手機打開,我也聽聽你們說些什麽。

「真的要我去呀?」我老婆轉過身來,看著我。我從她眼里看到了她有點意

動。

「爲什麽不呢,這里沒有人認識我們,別怕,我真不介意,你還怕什麽?」

老婆猶豫了一下,然后說:「可是,沒有準備啊。」

「做這個還需要什麽準備,有你人在不就行了?」

「那個呢,萬一真有那樣的事怎麽辦?」

我從身上摸出在她洗澡的時候專門出去賣的避孕套給她,說:「有十只呢,

應該夠了吧?」

老婆一愣,然后使勁打了我一下,說:「原來你這個壞東西是有預謀的啊!

我只是笑。

「那你是想這樣玩啊?」老婆低頭道。

我說當然。

老婆又靜靜地呆了會,然后對我笑了笑,就獨自往前走去,我不緊不慢的跟

著。

大概走了五六分鍾,老婆似乎走累了,就在西湖邊的一張長凳上坐了下來,

我也在離她前面不遠的地方一棵樹后蹲了下來,偷偷的看著我老婆。

倆個男人慢慢的走了過來,同時坐到了我老婆的左右。我馬上把手機上的耳

機塞到耳朵里。

「小姐,你就一個人?」一個男人的聲音。

「嗯……」是我老婆的聲音。

「我們倆人陪你一起玩,要多少錢呀?」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們準備給多少呀?」很明顯,我老婆不知道該出多少價格。

只見一個男人已經把手伸進了我老婆的衣服,我老婆扭了一下,剛想躲開那

只手,那只手已經進入到衣服里面了,我老婆的奶馬上鼓了起來。

「哈,小姐,你都準備好了呀?」那男人笑著說:「你連胸罩也不帶,還是

你干脆。」

「還有更干脆的呢,」另一個男人已經把手伸進了我老婆的裙子下面:「你

看她連內褲也沒有穿呢。」

手機耳機里除了那倆男人的聲音以外,只有我老婆的喘息聲,而且越來越大

聲。勉強聽見我老婆的話:「不要……真的不要呀……」

當然,那倆男人不會罷休,他們把我老婆拉起來,拖拖拉拉的走到一個角落

,我看了看四周,已經沒有什麽遊人。他們倆把我老婆拉到了一個建築物的角落

里。

我也悄悄的跟了過去。只見倆男人一前一后的夾住我老婆,那情景跟我老婆

那天晚上在老家的河濱公園里差不多。那倆男人已經脫了褲子,一個在我老婆前

面抱著我老婆親嘴,一個在后面則撩起我老婆的裙子。

「等一下!」老婆攔住他,輕聲說。

「怎麽啦?」

「戴上套,好嗎?」

「好吧,在哪里呢?」

老婆從身上找出了我給她的避孕套。

啊,真的是要發生了!可是……我真的想這麽做麽?這樣的性幻想是應該實

現的嗎?那無疑會是非常刺激的,我知道,肯定會刺激得讓我瘋狂,可會不會,

過度的刺激讓我從此對正常的性交失去興趣?將老婆出賣的結果,對我們婚姻的

影響又會怎樣?我知道只要我現在不制止,老婆就會將她從未與其他男人發生過

任何性關系的肉體像商品一樣出賣給眼前這兩個陌生的男人,讓他們肆意發泄享

用。這時候我很想沖出去拉我老婆回去,可是不知爲什麽,我又忍住了。

就在我還在滿腦子亂想的時候,耳朵里的耳機猛的傳出我老婆「啊」的一聲

。我仔細一看,原來那在我老婆后面的男人已經干上了,抽插中,我老婆不由自

主的彎下了腰,正好,那在我老婆前面的男人把我老婆的頭往下一按,讓我老婆

用嘴巴把他的陽具含著。就這樣,倆個男人在這美麗的西子湖畔干上了我美麗的

老婆。

大概干了十來分鍾,只聽見手機耳機里傳出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哇,好爽

呀,這女的干起來真過瘾,我都忍不住想要射了。來,我們換個位置,你也來嘗

嘗。」那倆男人馬上交換了位置,又開始用力干我的老婆。接下來,倆人就這樣

前后換了好幾次位置,輪流地玩她的下身。

一個小時以后,總算他們完工啦。他們一放開我老婆以后,我老婆整個人都

軟在那里站不起來了。那倆男人把一樣東西往我老婆胸前一塞,說:「你的服務

不錯,我們也不虧你,就多給你一點錢好了。」然后拍拍我老婆的臉,笑著就走

了。等他們一消失,我馬上沖了過去,扶起我老婆。我老婆這時候一句話也說不

出來了。

回到賓館,老婆顯得很興奮。她洗了身體以后,光著身體跑出浴室,鑽到我

的被窩里,緊緊的抱著我。我當時正在回憶晚上發生的事情,「哇!老公,你看

,他們給了500塊呢,要當我一星期的工資了,怎麽樣,你看你老婆還是有魅

力吧。」老婆上床后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

在回憶的時候,本來我老二已經發硬。我老婆的這一句話,無疑是火上加油

,那老二頓時發漲。我不由分說,拉過老婆,狠狠的把我的老二塞到老婆的水簾

洞,捅的我老婆浪叫不止。

我終于看到了我老婆真正淫蕩的一面。看我有點累了,她就爬起來,用陰戶

對準龜頭,往上就騎上去。隨著陰莖一寸一寸的插進,我問她:「老婆,爽不爽

呀?」

老婆紅著臉,笑著說:「從來沒有這種感受,晚上這美妙難言的充實感令我

很暢快,就像乾旱的土地下一陣及時雨。」

「哈哈哈……」我忍不住一陣大笑。

撐得飽漲的陰道緊緊裹著火熱的陰莖溶彙爲一體,一凹一凸,剛好互相吻合

,真要感謝造物主能創造出這麽奇妙的器官,帶給人類無窮的快樂和享受。

這一仗,我們整整「打」了快一個小時。最后我們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我們一起吃早飯的時候,我問老婆:「老婆,昨晚有什麽感覺?」

老婆白了我一眼,臉頓時紅了,卻不說話。我緊追不放:「說不說呀?不說

?嘿嘿,我就馬上去叫牛排給你吃。」我老婆最怕吃這些東西啦。照她的話說,

吃了這些東西,馬上會胖十斤。

「好啦,我說就是哦。」老婆一邊慢慢的吃了早餐,一邊說:「說真的,我

從來沒有昨晚這麽興奮過。不過,老公,你真的不會生氣?」

「老婆,我不會的。」我搖了搖頭,認真的對我老婆說:「只要你高興,我

就都可以。因爲我愛你。」

我老婆感動的放下筷子,不顧旁邊有不少的在吃飯,倆手緊緊的抱住我的頭

,很用力的親了我的臉。這時候,一個邪惡的念頭湧上我的腦海,我在我老婆的

耳邊悄悄的說:「說實話,看到昨晚的一幕,我也很興奮。要知道,我也很就沒

這麽興奮過啦。要不我們今晚上又去?」

老婆說:「你還不玩夠?還想玩啊?」

「你想啊幾百塊賣一次,干完洗干淨,不就象沒發生一樣?要一個月有幾次

這樣的生意,對我們的生活就很有幫助了,你不是一直喜歡那種帶鑽石的白金項

鏈嗎,要不你就再多做幾次,咱們走的時候給你買一條回去,好嗎?」

「真的要我去呀?」我老婆轉過身來,看著我。我從她眼里看到了她有點歡

喜。

接下來,我們在杭州又呆了一個星期,那是我們以前從來連想都沒有想到過

的淫亂的一星期。

杭州歸來以后,我們又恢複了平凡的日子,只有在做愛的時候,在很久的一

段時間里,我們都感到很興奮。因爲每當我們一想起在杭州的那些日子,我們就

特別刺激。照我老婆的話來說,每當她帶上那條從杭州帶回來的項鏈,下面就有

點濕,要不及時「抗洪救災」,恐怕會全身發癢。而我一想起在杭州的日子,老

二馬上就開始發硬,褲子馬上會成爲帳篷。

可惜,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里,畢竟還沒有十分的開放。而我們夫妻倆也畢竟

在生活的圈子里還算是一對正經的夫妻,模范的夫妻。所以,這麽刺激的遊戲,

在本市卻不敢玩,只能回憶。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