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意外的出軌

我是一個時尚雜誌的編輯,已經結婚三四年了,老公在一家外企做銷售,有時候會出差,他出差的時候我就比較自由,經常和一些好朋友逛街泡吧,但是今晚不行,明天就要截稿了,我忙到十點多,終於把事情搞定了。

我急匆匆收拾好東西,就要走出大門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大廳裡還有一個人,好像是前幾個月來的小編帥哥,剛剛大學畢業不久。雖然時間相處不是很長,但是覺得他人還挺聰明,也很懂禮貌,工作也很認真。怎麼這麼晚了他還不走,怎麼還隱隱的有嘆息的聲音,我好奇的輕輕走了過去我雖然動作很輕,但是走到他身後的時候,還是被他發覺了,他轉過頭來,我暗暗的有些尷尬,卻突然發現他的眼睛潮潤潤的,也有些紅紅的。

「嗯,是小婉姐啊,怎麼還沒下班麼?」看到我的出現,他也有些慌亂,故意用很輕鬆的語調來掩飾,然而卻還是沒有蓋住那微微的鼻音。

「嗯,你怎麼了?」我小心翼翼的問他,坐在他身邊,想想已經這麼晚了,剛剛給幾個朋友打電話都在侍奉老公了,就在這裡聊聊再走也沒什麼吧。

「沒什麼啊,怎麼了?」帥哥故意裝的很淡定

「我看到你好像哭了哦。」我沒想到我這麼好奇會害了我。

這句話讓帥哥的臉上一下子就不自然起來了,看到被我說中了,他似乎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鼻子一酸的樣子,眼淚又要奪眶而出。

啊,我被嚇了一跳,沒想到現在的小男人怎麼這麼感情豐富啊,眼淚說來就來,我頓時手忙腳亂,從包裡拿出紙巾,要給他擦,又覺得不合適,一下子僵在了那裡。

帥哥眼淚汪汪的看著我,哽嚥著說:「四年,大學四年啊,就這樣放棄了。」恩,什麼意思,到底什麼四年,原來帥哥的女朋友要出國留學,他們分手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其實我很不擅長安慰別人的,但是誰讓我該走的時候不走呢,現在一個淚流滿面的小生在我面前,我也硬不下這個心,想走也走不了了,我內心還是充滿同情心的,只好坐在帥哥身邊,聽他傾訴失戀的痛苦沒想到帥哥越講越激動,拖著帶輪子的電腦椅越靠我越近,等我察覺的時候,幾乎已經貼到我身邊了,我剛要向後挪下椅子腿,帥哥卻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接著又是一陣嚎啕,我也只好讓他握著手,撲倒在我懷裡哭訴起來,一聲一聲小婉姐叫我的心慌意亂。

懷裡抱著一個年輕男人的感覺真的很難用文字來表達,我只好輕輕的撫拍著他的背,用最溫柔的話語來勸慰他。我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同情還是憐惜,越來越覺得這個小男人太需要安慰了。

不過這個念頭一出,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太荒謬了,剛要推開他,卻發現帥哥?起頭,用水汪汪的眼睛,恩,當然水汪汪了,全是淚水嘛。充滿期待的看著我,我都被他看的有點毛了。

恩恩,我剛要說點什麼,帥哥卻猛的樓過我,敏捷的將我擁入懷中,他的唇舌一下就貼到了我的嘴上。啊啊,我剛要推開他,但是他溫柔有力的舌尖已經輕輕的撬開了我的嘴唇,趁勢頂進了我的口中,我的雙手無力的拍打著他,但是拍打的頻率越來越慢,我的掙扎也越來越無力,最後終於拍打變成了撫摸,掙扎變成了扭動,我們吻在了一起。

沒想到這個新來的小帥哥以前一定是個情場高手,他的舌輕巧而又纏綿,堅定而又豐富,短短幾分鐘,我就被他征服了,他的手在我的身體上輕柔的撫摸著,逐漸向下,劃過我的腰腹,掠過我的腿臀。

恩,他的手輕輕的探進了我的短裙下,在我的絲襪上輕柔的滑動著,若有若無的快感令我心潮起伏,心中的糾結令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在寒冷的早晨在溫暖被窩裡賴床的人,明知這樣無法接受,但是卻依然不能自拔。

恩恩,不好,不行,不對,帥哥的手指居然過分的向我的陰戶移動,恩恩,那裡不行的啊,我剛要阻止,帥哥感覺到了我的異動。又用舌吻發動了一次高潮進攻,我恩啊了幾聲,搖晃了幾下就再次沈醉了,不僅沒有顧得上抵抗,反而扭動了下屁股讓他的手指更接近,最無奈的是帥哥的另外一隻手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輕輕的解開了我的外套裡襯衣紐扣,第一個,第二個,一個接一個,我的胸罩整個的露出在外面,他靈活的撥開胸罩,將手伸進去,捉住無處可逃的兩隻小白兔,堂而皇之的開始揉捏按壓,甚至輕輕的拉拽磨蹭起我的乳頭。

恩恩,帥哥的手指動作雖然輕柔,但是在我的內心造成的震撼卻絕對不亞於千斤重擊,恩啊,帥哥覺出我已經臣服於他的撫弄,得寸進尺的再度試探我的底線,他堅定的,熟練的,耐心的,反覆搓揉我的陰戶,特別是對我的陰蒂,更是重點照顧。

很快我就感覺自己下腹部像燃燒起一團熊熊的燎原之火,這是我這麼多年以來從沒有體驗過的刺激,在帥哥的掌控下,我居然乖乖的跟著他慢慢的起身,他緊緊的貼著我,在絲毫不放鬆對我吻攻的同時,他的手熟練的將我的短裙翻到腰際,接下來,又用令人瞠目的速度和膽量從後面將手深入我的絲襪和內褲中,緊緊抱著我的屁股,略作撫摸便只輕輕的向下一翻,接著輕輕一拽。

啊,屁股和下身都感覺到一絲涼意,雖然我的內褲和絲襪還停留在大腿跟的部位,我這是在幹什麼,在辦公大廳,在一個年輕男人面前,我居然露出了自己最隱秘的部位。

帥哥得手以後,一隻手迅速繞過我的大腿移到前面,再次用手指突擊我的陰戶,這次沒有了內褲和絲襪的隔絕,感覺更加通透,他的手指甚至直接頂進了我的陰道里。

恩恩,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無助的在思維上掙紮著,我的身體已經淪陷,已經不屬於我的掌控,就在我恍恍惚惚想用手阻攔的時候,帥哥的手離開我的胸部,又用快的不可思議的動作,拉開了自己的拉鏈,那早就被撩撥的硬硬的高昂著的大肉棒立刻就跳了出來。

與此同時,帥哥捉住我那搖搖晃晃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手,強硬的塞到他肉棒的邊上,他的大手罩著我的小手,我無奈的握住了他那正昂首致意的大肉棒,在他大手的控制下,慢慢的攏撚揉搓起來。

恩恩,也許只是一瞬,他只是給我了一個指示吧,很快他的手就離開了,我的手居然也沒有隨著離開,而是依然聽話的留在那裡愛撫他的肉棒。

恩恩,雖然我緊緊閉著雙眼,但是我依然能感覺到他的志得意滿,一步一步將我驅入性愛的陷阱,我感覺自己像一個踉蹌著步履蹣跚的囚徒,一步一步走向深淵。

恩恩,帥哥的手指對我陰戶的攻擊越來越強,已經不是一個手指了,甚至兩個三個都塞進了我的陰戶,我的老公從沒有這樣過,我已經無法控制我愉悅的身體了,如果我現在能看到我的思維和身體分開,她們肯定是一個歡天喜地,一個垂頭喪氣吧。但是沒有辦法,我的身體被生理興奮充盈著,我的愛液不斷噴湧,身體顫抖扭動的越來越激烈。

帥哥的肉棒在我的手中也越來越堅硬,突然,他猛的推了我一把,隨後一拉,我還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已經乖乖扭轉了身體,因為絲襪和內褲被拽下一半,我的腳一軟,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傾,已經伏在辦公桌上,在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猛然閃現出我現在的姿勢該是多少誘惑。

光著雪白的屁股趴在桌上,屁股還翹的高高的。啊,不要,還沒等我喊出來,帥哥已經解開皮帶,他的褲子還沒落到膝蓋處,肉棒已經硬硬的頂在我的陰戶上,隨著輕輕的噗的一聲。

我的陰道迎來了第二個男人,帥哥緊緊貼在我的身後,按著我的屁股,扶著我的腰,他的肉棒在我潤滑的陰道里痛快的馳騁著。

啊啊,我伏在桌上,被帥哥按壓著,我不知道自己這樣算不算被強間,但是我分明沒有強力的抗拒,粗大的肉棒在我的陰道內快速的出入,摩擦刮蹭著我的嫩肉。他的手不停的輕拍揉摸著我的屁股,一邊抽插一邊揉摸,這個冤家不停的在我的身後說著。

「小婉姐,啊啊,你的屁股好大啊,好白啊,摸起來真舒服啊啊。」我被這些調戲式的淫詞浪語衝擊的都神志不清了,我徹底喪失了羞澀和無奈,扭動起屁股迎合著,甚至開始向後頂著他的衝擊,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我的屁股和他的大腿撞擊的越來越激烈。我也難以自制的哼哼其起來。

「嗯,姐姐舒服,啊,老公,再快一點啊,啊。」唉,我都分不清在後面操我的是誰了。

帥哥看起來真是很久沒有做過了,他這麼一上來就急衝猛打,很快似乎就有些感覺了,但是他卻不能自拔,依然猛烈的衝擊著我,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面對如此特殊的人,我今天的高潮也來的特別的快,短短幾分鐘,我們都難以控制制自己的身體。

「啊啊小婉姐,我不行了。」

「啊啊,別別,不要射在裡面。」

這是我思維最清醒的表現,但是這個願望我也沒有達到,帥哥按著我的屁股,我也言不由衷的大力的扭動著屁股,我的陰道緊緊纏裹著他的肉棒,這一切的合力就是帥哥一口氣把所有的精液一股腦的全灌進了我的肚子。

一對激情後的男女,帥哥仰面朝天坐在他的椅子上,肉棒還一跳一跳的,我身子癱軟的趴在桌子上,陰道內剛剛帥哥射進去的,濁白的精液正一點一點一滴一滴的冒出來,順著我的大腿,向下流淌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家,一路上都恍恍惚惚的,回到家我在浴室裡呆了好長時間,心裡如同一團亂麻,在床上輾轉反側,只要一閉眼,眼前就呈現出帥哥的整個身體緊緊貼著我的大腿和屁股在肆意的衝撞,直到東方熹微,疲憊的我才合上沈重的眼皮。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下午還有一個會,我必須要回雜誌社,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踏進雜誌社辦公大廳的時候,帥哥正好要出來,我們的目光一下子就碰撞在一起,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的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說什麼,這時候主編叫我馬上去會議室,就等我了,我急匆匆的從他身邊一閃而過,留下一陣疾風。

整個會議我都心不在焉,完全沒有聽清主編說的是什麼,會議結束都快五點了,我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發呆,外面夜幕漸漸低垂,我彷彿已經喪失了時間的觀念,一個人坐在窗前看著樓下閃亮的車流發呆。

啪啪,傳來幾下輕輕的叩門聲,我沒有動,接著又是幾下,我依然沒有動。

靜默了一會兒,我聽到門閂轉動的聲音,我還是沒有動,這時候只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小婉姐,吃點東西吧。」

我轉過頭,只見帥哥端著盒飯站在門口,我猛的站起來,低低的怒吼道:

「你給我出去。」

帥哥沒有動,卻輕輕反手帶上了房門,恐怖和驚駭一下子攫住了我,我慌亂的起身後退,後背一下子撞倒了落地的玻璃窗上。

「你,你不要過來。」我結結巴巴的喊著,帥哥卻沒有停下腳步。

我突然看到桌子上有一把剪刀,猛的竄過去握在手裡,接著威脅道:「你,你快出去。」

看到我手中握著一把剪刀,帥哥這才停住腳步,哎呀,不好,他又流淚了。

「小婉姐,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昨晚你身體上的香味,真的讓我無法自持,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想欺負你,我真的喜歡你了。」說著,嗚嚥著的帥哥居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接著猛然膝行幾步,我還沒反應過來,帥哥已經到了我的腿邊,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

我驚呼一聲,揚起手中的剪刀,帥哥聲淚俱下:「小婉姐,你要那麼恨我,就扎死我好了。」

扎死你,哪那麼容易,我的手還在抖呢,我一邊扒拉著他抱住我大腿的手,咬著牙問道。

「你是不是早就預謀好了,你說的什麼失戀的話都是騙人的。」「小婉姐,我雖然一直都喜歡你,但是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沒有,真的沒有,我真的沒有騙你啊,小婉姐。」

帥哥慌亂的否認著,使勁的搖著頭,大滴大滴的眼淚掉在我的大腿上,打濕了我的絲襪。

好了好了,你快起來。聽到他矢口否認,我心裡稍微好受了一點,把剪子放下,想把他拉起來,但是帥哥還挺重,則呢麼拉拽也不起來,只是抱著我的大腿哭,一邊哭,一邊祈求我原諒他,還說真的好喜歡我,要娶我,無論如何也要娶我。

「哎呀,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啊,我有老公的啊,我大你好幾歲的啊。」「那我就終生不娶,我也不會影響你的家庭,我就在一邊默默的看護著你,直到你能接納我,能接受我的愛,我願意做小婉姐的情人。」這算什麼事情啊,帥哥堅定的態度讓我左右為難,哎呀怎麼辦,先讓他起來吧。

哎呀,我一定是大腦短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在一瞬間做出那麼一個決定,其實我只是為了讓他趕快起來,話趕話的,我居然脫口而出:「好好,我接受你的愛。」

什麼接納,怎麼接受他的愛,真的讓他做我的情人,我腦子一熱,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既然拽不動,我乾脆抱吧,這次帥哥倒是很配合,他也順勢起身,將我緊急擁在懷裡,這次帥哥沒有再用昨天的招數,而是把我擁在懷中,輕輕舔著我的耳垂,在我耳邊喃喃道。

「小婉姐,我真的好愛你,好想你,恩,求你別不理我,我現在只有你能安慰我了。」

哎呀,這種甜言蜜語哪個女人都會融化的吧,更何況還有那麼要命的撩撥,這都是我從沒有見識過的啊,老公也算會浪漫的,在帥哥面前簡直就是粗鄙不堪啊。

不行,這樣不行,我又像昨晚一樣徒勞無功的向自己報警。

「小婉姐,你身上的味道真香,這就是他們說的女人味吧,這麼綿軟,這麼熾烈,就像,就像一束夜風中蕩漾的花環。」

哎呀,我是沒救的了,也許我潛意識裡早就希望平淡的生活能有些波瀾吧,也許早就夢想著一個年輕的帥哥能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吧,這個難道就是我的命運,我的堅貞原來就這麼容易崩塌啊。

帥哥把我抱的緊緊的,我猛然想起還在辦公室,輕輕拍拍他的後背,「嗯,姐姐餓了,我換個地方好麼,去你那裡好麼?」沒想到帥哥卻開始撒嬌了:「小婉姐,我給你帶了你最愛吃的盒飯,他們都走了,今晚這裡又屬於我們了。」

我無奈的笑笑,年輕人就是這樣精力充沛,唉,跟著他鬧鬧也蠻刺激的,總加班其實我倒還真是習慣了經常送外賣那家的飯菜呢。

哎呀,帥哥心思還真是細吶,盒飯居然是我最喜歡的那種,看來還真是下功夫呢,我心裡也甜絲絲,暖融融的,看著我吃飯,帥哥憨憨的笑了,剛剛我那樣子真是嚇壞他了,現在看我又恢復成小女人的樣子,他才放心下來,但是馬上就又蠢蠢欲動了。

小帥哥急不可耐的脫的一絲不掛,我被帥哥抱著靠在辦公桌上,這次是我自己輕輕的解開襯衣的紐扣,輕輕的摘下胸罩,今天帥哥終於可以飽覽我的一對小白兔了,雖然不是那種豪乳,但是還算挺翹,接著褪去裙褲和絲襪,一剎那間我那凹凸有致,成熟豐腴的胴體展現在他的面前。

帥哥低下頭,整個臉頰都在我的乳胸上輕輕摩挲著,雙手慢慢向下滑著,滑到了我圓潤肥美的屁股上,我不禁嚶嚀一聲,反手把他摟住,我們的嘴緊緊吻在了一起。

我倆的舌頭攪在了一起。他的雙手則盡情撫摸著我的身體,從光潔滑潤的脊背,摸到豐腴、喧軟、圓潤、雪白的屁股,揉捏著揉捏著。啊!我骨酥筋軟,心神俱醉地靠在他的身上,輕輕喘息著,呻吟著。

恩啊,帥哥又重施故技,再次舔舐起我敏感的耳垂,我也用雙臂溫柔的懸掛在他的脖子上,馴順的回舔他的脖子和肩膀,帥哥語無倫次的讚美著我,讓我的臉上騰起一片嫵媚的羞紅。

恩恩,我們都越來越興奮,我輕輕一矮身,便蹲跪在了帥哥的面前,這時帥哥的大肉棒已經貼在了我的口邊,恩,帥哥的大肉棒一頂進我的嘴裡,我便放佛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個身體都顫動起來,只能發出失神的哼聲。

我的這幅神態讓帥哥大為從容,不停的聳動遞收,大肉棒一直頂到我的喉嚨深處,我的小嘴只能被動的吞吐,恩恩這種被動的感覺讓我又想起昨晚疑似強間的感覺,心中居然油然而生一陣激動的快感。

恩,帥哥很快就不滿足我的小嘴了,他俯身抱起我,我整個身體都攀附在他身上,帥哥的力氣好大,托著我的屁股讓我掛在他身上,我一邊摟著他的脖子,一邊將雙腿纏在他腰間,兩個人稍稍扭動磨合,他的大肉棒就塞進了我的陰道里,一下子竟然整根肉棒都插了進去。

啊啊,感覺陰道被脹的好大,我在他懷裡被他上下端動著,放佛在那裡跳躍,從背後看只能看到我雪白渾圓的屁股在那裡上上下下的晃動,恩啊,今天才感覺到帥哥的龜頭好大,每次深入都能感覺到刮碰著陰道內壁,再加上這種姿勢在重力的幫助下很容易插的極深,幾乎每次都能觸及我的子宮頸口。

帥哥的速率已經很快,但是這卻讓我身體裡那種又麻又癢的渴望感越來越強烈,帥哥進去的時候那種被佔有感很獻身感一下子得到滿足,出去的時候又特別著急特別想要,恩恩,滑膩的淫水讓我們的接合處發出了引人遐思的聲響,帥哥看的出來,我已經真心接受了他,已經從心底裡把我當成他的小情人了。

「啊啊,老公,啊啊,姐姐舒服啊,好愛啊你啊。」我歡悅無比的急促哼叫喘息著,我緊緊的夾緊了雙腿,陰道緊緊的收縮著痙攣著夾緊了那根大肉棒。

恩恩,帥哥悶哼著,我感覺那跟大肉棒此時特別的大,特別的硬,伴隨著一次比一次有力的衝擊,帥哥把我放在辦公桌上,我仰身後躺,拚命的?臀收腰,帥哥伏在我身上一口含住乳房的同時,帥哥渾身一顫,精門大開,滾燙的精液撲撲撲的狂噴,霎時間就注滿了我的陰道。

恩啊,我們兩個癱倒在辦公桌上,帥哥那軟軟的肉棒還留在我往的陰道里捨不得拔出來,他趴在我的胸前,嘴裡還戀戀不捨的含著我的乳頭。如醉如癡的呢喃道。

「小婉姐,你太美了,我太愛你了。」

「我太壞了,我對不起我老公的,我該怎麼面對他。」「嗯小婉姐,別想了,我們再來一次好麼。」

「嗯,那好吧。」

「這次做什麼姿勢呢?小婉姐」

恩,看著他那壞壞的樣子,我歪頭想了想,輕輕的推開他,故意扭動著屁股趴伏在落地玻璃窗前,看了一眼腳下閃爍不定的燈海,賣弄似的翹起屁股,轉過頭,對著帥哥微微一笑。

「嗯,來幹姐姐吧。」

自從那天晚上在辦公室的長夜歡之後,我和帥哥就如膠似漆了,短短幾天,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就黏在一起,他雖然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方便,我也不敢帶他回家,所以我們更多還是在雜誌社裡偷歡,無論是我的辦公室,還是會議室,甚至連女衛生間和步行梯的轉角處,每一個隱秘陰暗的角落,都成為我們盡情交媾的愛窩。

然而好景不長,週五的時候,老公結束出差回來了,我只好收拾心情依舊做我的賢妻,都說小別勝新婚,老公很熱情,我也打起精神招架,畢竟心裡還是有很大的愧疚,我們這兩天哪裡都沒有去,就在家裡吃吃睡睡。

很快就到週一早晨了,老公精神煥發的一早就去上班,我懶懶的臥在床上睡懶覺,太陽斜斜的透過窗簾,曬在我的屁股上,暖暖的癢癢的,我準備九點再起。

正當我像小貓一樣蜷縮在被窩裡享受美容的時候,突然門鈴響了起來,恩,這個時候會是誰呢,難道老公忘了東西,又忘記帶鑰匙了麼,我睡眼朦朧的起來,趿拉著拖鞋,抱著枕頭去開門。

哎呀竟然是帥哥,這個小祖宗啊,他怎麼如此大膽的找到我的家裡來了。我大驚失色,睏意一下子就跑道九霄雲外去了,急忙把他讓進門,看看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迅速的把門關上。

我的動作快,帥哥的動作更快,門剛剛關上,我還沒來得及轉過身來,他已經一把我抱進了懷裡,左手從我的睡衣下一把伸了進去,捉住我的乳房揉摸起來,右手攬住我的屁股,他的唇舌在我的面頰上不住的狂吻。

這三天想死我了,小婉姐,我星期一一大早就來找你,我真是等不及了。

在玄關,我被抱的緊緊的,我也擁抱著他,略有些責備的,用低低的聲音說,等我去單位啊。

帥哥停下來,眨眨眼睛笑著說,我已經替你打好電話了,今天我們去一起做一個訪問,上午不去雜誌社了,就在你家裡,就在你臥室,就在你和老公睡覺的床上,恩,小婉姐。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我已經足夠明白了,他的話讓我怦然心動,這種混雜著羞澀和興奮的慾望在我周身開始燃燒,一股熱氣在我的小腹部竄繞起啦,一霎那間,我那裡立刻就濕潤了起來。

帥哥在玄關處把我橫抱起來,我摟著他的脖子,緊緊的貼在他的肩上。

他力氣好大,一邊抱還一邊逗我。小婉姐,這幾天不見,好像胖了點啊我嬌嗔道,怎麼這麼快就嫌棄我發福了啊,過幾年我還會胖呢,說著我自己倒咯咯笑起來。

說笑著,帥哥已經把我抱進臥室,一下子把我扔到了寬闊鬆軟的大床上,昨晚,我還在這張床上盡心盡力的服侍我的老公,極盡纏綿,然而現在我卻要把用我雪白柔軟的身體去奉獻給另外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更年輕,更健壯,更加愛我愛的發瘋

此時,帥哥撲到我的身上,把我壓在身下,他的舌伸進我的口中,我也盡力的用我的唇舌去迎合,帥哥三下五除二,熟練的把我的睡衣睡褲都扒掉。

恩,還是喜歡看小婉姐穿絲襪的樣子。

哎呀,得了便宜賣乖嘛。我這麼輕易的就像一個被剝光了皮的雞蛋呈現在你的面前,又嫌不夠情趣啊,誰讓你這麼早來的啊,要是打個電話上來,我也做個準備嘛。

雖然被我數落了,帥哥還是笑眯眯的,他不和我做口舌之爭,一邊撫摸攻擊我的乳房屁股,一邊利索的把自己的衣衫脫去,胯下的大肉棒,依然還是那麼有精神,搖搖晃晃的對我點頭致意。

真是小生啊,這麼急,我臉上展現出了淺淺的笑意。

帥哥放佛炫耀一樣,故意挺了挺,站在床前,我乖乖的趴在床邊上,扶過大肉棒放在我的口邊,我伏下身體,撅起屁股,舌尖恰到好處的捲到了他的龜頭上。

我和帥哥現在已經是非常的默契了,在我吮吸他肉棒的同時,他的雙手按住了我的大屁股。

我一邊搖晃著頭把帥哥納入我的口中,一邊扭動著屁股,還不是仰起頭衝著他眨眨眼睛,學著我們一起看過的AV女的樣子。

帥哥滿意的嘆息著,微微彎下腰,伸長了手臂,順著臀縫開始扣摸我的小肛門。

年輕人總是喜歡新的刺激,不知道為什麼帥哥對我的小肛門發生了興趣,我扭動著屁股,努力蜷縮起身體,想儘量靠近他的身體,好讓他更深入的撫摸我的下體,但是總有些費勁,帥哥讓我翻過身體,他趴下來,我們形成了69的姿勢。

我雙腿分開,帥哥低下頭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陰唇和陰蒂,大口大口的吮吸起來,我的屁股不停的向上挺著,用力把整個陰戶塞進他的口中,他的肉棒就在我的頭頂懸掛著,我張開嘴去舔他的蛋蛋。

恩恩恩我們互相吮吸著對方最隱秘最敏感的地方,帥哥的唇舌瘋狂的攪動著,用很快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刮擦著我的陰戶,放佛一陣陣鋪天蓋地的風暴。

我那裡濕潤的一塌糊塗,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釋放我的熱情,除了不停的扭動腰肢,就是用力揚起頭把他的肉棒含在嘴裡不停的吞吃。

我的雙手摟住他的屁股,他也全力抱緊我的大腿,我們就這樣顛倒著緊緊貼在一起,一直這麼繃緊著,對峙著,相互擠壓頂推著。直到帥哥把整個臉都埋在我的兩腿之間,半天都舍不得呼吸一口,最後他終於堅持不住了,揚起頭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幾下,歪倒在一邊。

不過很快他就扭轉身體,又一次猛的撲到我的身體上,一口含住我的乳頭,放佛拿不定主意一樣,迅速交替的在我的雙乳上用力的吸著嘬著。

看著懷中那貪婪的小,我輕撫著懷裡年輕男人的脊背,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兩條嫩腿條件反射般的就纏繞在他的腰上,將他的身體緊緊夾在我的腿間,這時,一個堅硬無比的物體一跳一跳的頂在了我的下面。

他的手用力的揉搓著我的乳房,同時口中含混不清的呼喚著,小婉姐,做我的小貓吧。

恩恩,這是什麼稱呼啊,我怎麼又變成小貓了呢?

帥哥的肉棒在濕潤的陰道口摩擦,但是卻並不深入,他想盡力的調戲他的小貓,他喜歡看他的小貓那種渴望的,祈求的樣子,但是他的小貓那裡太濕滑了,簡直就是個陷阱。

他的肉棒只簡單的摩擦了幾下。就身不由己的緩緩向陰道深處滑動,他想逃離,但是並不奏效,甚至他抽離的動作就像在向裡推進。

終於他放棄了,他滿足的長嘆著一聳身體,長長的肉棒滑入了充滿溫熱愛液的陷阱。

啊,那種充實的感覺讓我大叫起來,挺直了身體,帥哥也一下叼住了我的唇舌,我們的舌尖交纏扭曲在一起,相互追逐,相互挑逗。

帥哥進入我的身體之後就快速的抽插起來,他的雙手揉搓著我豐挺白嫩的乳房,下身則顫動著漲滿我的整個陰道,每一次突擊,每一次震盪,都讓我感覺到天旋地轉。

老公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現在估計已經射了,但是帥哥的肉棒還像是充滿魔力的魔杖一樣,依然堅挺的在我體內不停的攻擊,放佛每一次都頂到了我的心臟,放佛每一次都會把我整個的戳穿。

恩啊啊啊姐姐不行了,啊啊,姐姐好愛啊,老公,寶貝,以後姐姐只給你一個人。

我的喊叫似乎讓帥哥十分得意,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把肉棒拔出,讓我調轉身體,跪在了我的屁股後面。

啊我馴順的翹起屁股,把圓潤柔滑的美臀湊到帥哥面前,帥哥先是讚歎著愛不釋手,隨即輕輕的舔了舔我的小肛門,啊,彷彿電擊一樣,我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股愛液再次湧出。

帥哥邪邪的笑笑,抹了抹我陰戶上的粘液,全都揉到了我的小肛門上,那裡一下子潤滑起來,而且隨著他的舔舐和扣挖,我感覺我的小肛門裡甚至也開始分泌黏液起來。

他的一根食指先是在肛門的褶皺處捏摸,慢慢的向裡深入,我的括約肌緊緊的箍著他的手指,搖動著屁股,呻吟著,哼叫著,帥哥的手法雖然輕柔,畢竟那裡我依然是處女,我不禁略微有些擔憂。

帥哥玩了一會兒我的小肛門,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只是淺嘗輒止,看來只是為今後的開發打下一個良好的開端。於是心滿意足的開始最後的攻擊嗎,他直起腰身,肉棒頂了頂我的小肛門,隨即轉移到陰戶處,他扶住我的腰,拍拍我的屁股,我知道他要插入了,屁股翹的高高,盡力把頭壓低,整個的埋在床上。

帥哥一挺身,巨大堅硬的肉棒再一次插入了我的陰道,這次從後面感覺更加強烈,我的大屁股就在帥哥的眼前閃耀著雪白的光輝,成熟女性那種香甜的體味在整個房間裡瀰漫的更加旺盛。

帥哥啪啪的撞擊著我的屁股,拉住我的一隻胳膊,要把我拉起來,恩他又有什麼新花樣呢?

恩恩小婉姐,你?頭看看啊,看看你面前是誰

哦我面前,是誰?我正被插得死去活來,不經意間被他拉起來。

啊,羞死了,對面的牆壁上掛著的正是我和老公的婚紗照,在不等於在老公面前被帥哥幹麼。

我羞澀糾結愧疚逆反的心理再一次湧上心頭,正所謂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集啊。同時我的起身也正好為帥哥提供了一個用力的支點,他拉住我的兩個胳膊,我再也無法低下身去,他就這麼拉著我用力的向前頂著,每次都頂到了我的子宮裡。

眼前是老公,背後是情人,我的心理瞬時崩潰,身體卻被高揚到雲端,剎那間我感覺自己被撕裂了一般,一股熱流從內心深處湧出,放佛海嘯一般。

帥哥在背後也被我的熱流浸透了,他的大肉棒整個的被包裹在濕潤溫暖的陰道里,再經過這麼一次酥軟潮熱的洗禮,他的一切堅持全都無濟於事,他被吸引著拉拽著,積攢了一個週末的精液盡數噴射出來。全都打在我的子宮裡。

我們都被對方融化了,帥哥鬆開了我的手,我癱軟在床上,帥哥伏在我的脊背上,感受到他重重的呼吸,對面牆壁上的婚紗照上,滿臉深情的老公正手挽身著純潔婚紗的我,但是現在,我還純潔麼,我真的無法回答自己了。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