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母女(下)

那件事之後過了一個星期,萍兒和桂蘭不敢踏出家門,她們不想見人,更怕遇見那三個惡鬼。

萍兒非常希望這只是一個惡夢。夢醒過後,一切會恢復正常。娘親如常做著她的針線活兒,做美味的菜餚給自

己吃,自己則快樂地採藥去賣錢……可惜,萍兒知道這場惡夢將會永無止境地延續下去……

「噓……別出聲啊,不然我的兄弟會殺光所有人的喔!」刀疤男,鐵血山寨的頭領,一手自背後摀住了萍兒的

嘴,一手摟住了她的腰肢,在她耳邊用輕鬆的語氣說著血腥的狠話。

在一個看不到月光的夜晚,刀疤男和他的屬下找到了桂蘭她們的屋子。他們迅速地制住了兩人,並將所有門窗關上。

「嗚……」自看到這三個男人開始,桂蘭臉色變得慘白,渾身顫抖,她只能看著鬍子男人朝她慢慢逼近。

「嘿,寶貝兒,想我沒?我和我的兄弟可想死你了!」鬍子男在桂蘭快要尖叫的那瞬間緊緊地捏住了她的脖

子,然後粗魯地撕開了她的衣領,突然的涼意令桂蘭驚了一下,絕望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啊!...這是什麼?」鬍子男讓自己兄弟緊扣著桂蘭的雙手,然後拿出了一個小瓶,將裡面的液體盡數傾倒在

桂蘭白哲的軀體上,液體散發著甜膩的香氣,由她豐滿的雙乳緩緩流淌到她的平坦的小腹......

「呵!……它是會令你欲仙欲死的藥啊!這可是珍品呢!」鬍子男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得意地笑著伸手撫向桂蘭的身體。

「嗯嗚......好熱......」儘管心裡不願,桂蘭體內升起的燥熱讓她不由自主地靠向了鬍子男的手,著迷於其微涼的觸感。

另一邊床上,萍兒已被刀疤男脫光了衣服,年輕的軀體同樣被塗上了春藥,刀疤男肆意地蹂弄著她的雙乳,將

春藥均勻地塗滿在她渾圓的乳房上。

「啊!......別......」萍兒嘗試掙扎,但最終還是敗在春藥的藥效之下,渾身變得軟棉棉的。

「嘿嘿......舒服吧?老子可是費了好些勁才弄到這東西,就是為了跟你們這兩個賤貨好好快活的!」刀疤男淫

笑著,伸舌挑逗地舔弄著萍兒的耳窩和耳垂,雙手蹂捏著她嫣紅的乳尖。

「嗯......」萍兒忍不住挺起胸部,她渴望著刀疤男的撫觸,雙腿不停互相磨擦,腿間更開始濕了起來。

「啊嗯......不要...」桂蘭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全身被他們粗糙的手挑逗得輕顫不已,她的嘴被鬍子男吻住,

唇舌交纏間一絲絲水痕流下她的下巴。背後的男人露出了弩張的陰莖,不停地在她的雙腿的根部,緊貼著她的

小穴的嫩肉磨擦著,這刺激得桂蘭呻吟出聲。

「你這母狗很想要我的雞巴嗎?好啊!你先讓自己和你的女兒高潮一次看看。」突然鬍子男鬆開了桂蘭,將她

推跌在萍兒的面前,她失神地看著女兒被刀疤男玩弄著,不知道怎樣做才好。

「來,你這母狗來舔自己的女兒,弄到她泄為止!」刀疤男讓萍兒打開了雙腿,露出了流著淫水的小穴,猶豫

了一下,便爬上前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娘親!不要啊!......啊嗯...」看著自己的母親沈醉地舔弄者自己的小穴,萍兒覺得既興奮又羞恥,她只能無助地搖著頭。

「嗯啊!......」桂蘭舔弄著萍兒小巧的陰蒂,又不時伸入她的陰道裡抽插磨弄起來,惹得萍兒不禁挺起下身,

迎合著玩弄,自己則伸手到自己的下身,不斷抽插刺激著自己的淫穴,淫水漸漸滴落到地上。

「啊!......」終於,萍兒顫抖著高潮了,其小穴噴出的淫水落到桂蘭的臉上,桂蘭將手指深深一插,一股股淫

水亦自她猛烈收縮著的陰道口噴出。

「呵呵......真乖,現在就給你獎勵!」那個光頭的男人將桂蘭抱上桌上,急色地拉開她的雙腿,挺腰將已經脹

得發紫的陰莖插入她的陰道裡,鬍子男同時將他的巨大插入桂蘭的嘴裡抽插起來。

「嗯嗚......」桂蘭面色潮紅,唇舌熱切地舔著鬍子男的陰莖,雙腿緊緊纏著光頭男的狀腰,雙手淫蕩地蹂弄自

己的乳房起來,那幅淫靡的神情刺痛了萍兒的眼。

萍兒此時面向刀疤男,男人將自己的陰莖由下自上的狠插入萍兒嬌嫩的小穴裡,然後抓著萍兒的腰,猛烈地挺動著腰桿抽插起來。

「啊!太深了......」因為自身重量的關係,男人的陰莖一下子便頂到萍兒的子宮口,萍兒仰起頭呻吟著,乳頭

則被刀疤男舔弄得腫脹起來。

「操!咬得真緊,你這小母狗,想搾乾老子我啊?」刀疤男惡劣地伸手探向萍兒的股間,手指插入萍兒的菊

花,按壓磨弄著其敏感的腸壁,萍兒因此叫得更大聲,腰部更情不自禁地扭動迎合起來。

「喔?喜歡菊花被幹啊?等會兒讓我兄弟來好好餵飽你,他最喜歡幹菊花了!」刀疤男譏笑著,下身的律動逐

漸加快,萍兒的雙乳隨著男人的動作不停地上下晃動起來。

「嗯啊!......」幾十回的撞擊後,刀疤男將自己的精華注入萍兒的子宮內,萍兒只能顫抖地承受著,淫水不斷自下身流出。

另一邊,兩個男人也在桂蘭的嘴裡和小穴裡射了,桂蘭全身佈滿了精液,被幹得失神了。

「喂!我們還沒玩夠呢!你們兩個一起用嘴來來服侍老子!」刀疤男將萍兒推落床,再讓他的下屬將桂蘭丟在

自己面前,讓兩人替自己口交。

「嗯嗚......」萍兒張嘴含住了龜頭,舌頭不斷的磨擦著馬眼,桂蘭則伸出舌頭來回舔弄著莖身,甚至下面的睪

丸也沒遺漏,她們賣力的表現令刀疤男很滿意。

「啊!他媽的太爽了!......」刀疤男抓住了萍兒的頭髮,忍不注挺動自己的腰。

「啊嗯!...啊!......」看著兩母女跪在地上,高挺著屁股服侍著自己的老大,鬍子男和光頭男各自走到她們身

後,一個將陰莖插進了桂蘭的陰道,另一個則插進了萍兒的菊花。

「哈哈!你菊花的處女老子我要了!」光頭舔了舔唇,緊捏著萍兒的腰,看著自己粗大的陰莖兇狠地進出著萍

兒的嬌弱的菊花,粉紅的肉壁被不停扯出再帶入,臉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嗯唔......啊!」萍兒睜大了眼,雖然自己那羞恥的地方正被無情地侵犯著,洶湧的快感卻淹沒了她的神志。

鬍子男伸手蹂弄著桂蘭的陰蒂,腰部不停晃動讓自己的陰莖在她體內攪動。桂蘭差點被他幹扒在地上,嘴裡發

出模湖的音節,臉上透著淫蕩的表情。

「要射了喔,你們給老子全部喝下去吧!」刀疤男將腰往前一送,馬眼射出了一股股精液至萍兒的嘴裡,不慎溢出的則被桂蘭舔食乾淨。

鬍子男與光頭男幾乎同時將自己的精華射進了兩母女的體內.......

萍兒與桂蘭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她們現在只懂得追逐肉慾的極致快樂。

「我還要......求你插進來......」萍兒向著男人們主動打開自己的大腿,手指更撥開兩片陰唇,露出了流出一絲絲

白濁的陰道口,渴望地要求著。

「呵!如你所願!」鬍子男跪坐著,將萍兒的腿拉開成一字,緊抓著她的腿跟,將自己勃發的陰莖深深地挺入

她的陰道裡狠狠地抽插起來,每次都是全部抽出再大力插入,連睪丸也幾乎要擠進去。

「啊!......你裡面正緊緊地絞著我的雞巴呢!又濕又熱的,要高潮了嗎?」鬍子男淫邪地笑著,然後俯身含住

了萍兒的一邊乳頭仔細地舔弄嚙咬起來,弄得萍兒尖叫起來。

「啊!......別舔那裡」萍兒緊抓著鬍子男的頭髮,爽得雙眼微微翻白,覺得自己快被玩壞了。

「嗯啊!......好爽!」另一邊,桂蘭站著被刀疤男從後插入菊花,她的乳房被男人的兩隻手粗魯地揉搓著,桂

蘭將屁股貼向男人的跨部,扭腰迎合著他的抽插。

突然,鬍子男拔出自己的陰莖,拉起萍兒,讓她與正被幹著的桂蘭面對面貼在一起,兩母女的乳房互相擠壓,惹得她們嬌吟出聲。

「啊!嗯啊!......」鬍子男再次插入萍兒的小穴,兩個男人的動作使萍兒和桂蘭的敏感的乳頭頻密地互相磨

擦,這別樣的刺激令她們很快就要高潮了。

「嗚!...要去了!啊!......」桂蘭與萍兒尖叫著,陰道激烈地收縮痙攣起來,一股淫水自兩人的陰道噴出,沾溼了男人們的陰莖。

「嗯......射了!」刀疤男和鬍子男被兩母女絞得射精了,兩母女的子宮被注滿了溫熱的精液。

事後,三個男人將昏沈的母女們抱上了馬,連夜帶走了。

這晚過後,村民們再沒見過桂蘭和萍兒兩母女。可他們不敢多管閒事,只能默默地在心裡為她們哀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