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龍之師妃暄

魔重道胎

天下一統已成必然,師妃暄正準備回靜齋,卻被石之軒抓住。

話說石之軒把師妃暄抓住,帶回寓所以後……

他把這個絕色麗人放到床上,解開她的穴道,但讓一絲真氣留在她仙體內,以防她運氣反抗。

師妃暄睜開美眸醒來,突然看見了他,迷惑不解地問道:「你……你想幹什麽?」

石之軒笑嘻嘻地回道:「我最近新練了道心重魔大法,總有一絲缺陷,你體內的道胎不正好可以彌補我身上魔功的那一絲缺陷嗎?」

師妃暄聽了大吃一驚,她一運氣,駭然發覺體內沒有一絲真氣可以凝聚,她不由得驚惶地呵斥道:「你……你敢!」

石之軒不慌不忙地按住她的香肩:「小美人兒,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呢!」然後不等她回答,就吻向她那紅嫩鮮豔的櫻唇,師妃暄慌忙躲閃開去,但卻被他就勢吻在優美白嫩的細滑玉頸上。

「唔……你……放、放開我,無……恥!」

平時高不可攀,美若天仙的絕色麗人由於武功被制,這時也只有這樣慌亂地抗議著。

石之軒吻著這仙子般美麗清純的絕色麗人那幽雅的體香,不顧師妃暄的抗議,雙手開始在她玲瓏浮凸的美妙胴體上撫摸起來。

由於內力被制,道心失守,這個慈航靜齋踏足塵世、武功高絕的美麗傳人此時體內毫無定力,在他淫邪的撫摸揉搓下,師妃暄羞得一陣陣臉紅。

這時,她體內的道胎由於對他體內的魔種生出感應,不由得一陣陣心悸。這時,他的一雙手伸進了仙子的衣內,他的大手在仙子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內撫摸起來,他感受著手下那一寸寸嬌嫩細滑玉肌雪膚,觸手如絲綢般滑膩嬌軟,他穩穩地握住仙子那一對嬌挺怒聳的嬌軟椒乳,撫弄著、揉搓著……

仙子般美麗聖潔、高貴清純的師妃暄羞不可抑,暈紅著絕色麗靨掙紮著、反抗著……但是此時武功盡失的她怎麽是這個絕代魔頭的對手,就算平時,她內力無損時要想與這個幾百年來最出類撥粹的黑道巨擘抗衡,也是相差太遠。

由於內力全無,再加上她體內的道胎本就對魔種有獨特的感應,此時的她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的定力都不如,師妃暄被那雙在她衣衫內到處後期撫摸的大手揉弄得一陣陣心亂。

不一會兒,他又給這國色天香的麗人寬衣解帶,很快,就把這個仙子般絕色美貌的清純麗人師妃暄剝脫得一絲不挂。

他停下來,欣賞著這個清純可人的絕色仙子那美麗赤裸的聖潔玉體。

只見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胴體裸裎在眼前,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犯罪。

尤其是美麗清純的絕色麗人胸前那一對顫巍巍怒聳挺撥的「聖女峰」,驕傲地向上堅挺,嬌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對嬌小玲瓏、美麗可愛的乳頭嫣紅玉潤、豔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一搖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嬌挺著。

他就像發現了一件稀世珍寶一樣,俯身含住仙子師妃暄那一粒嫣紅玉潤、美麗可愛至極的嬌小乳頭,用舌頭輕憐蜜愛地柔舔、吮吸……

「嗯……」被他含住自己聖潔的玉乳峰上那一粒嬌嫩敏感的乳頭,這一陣吮吸、舔擦,師妃暄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全身玉肌雪膚不顧理智的反抗,而在他的淫邪挑逗和撥弄下起了令人臉紅耳赤、羞澀不堪的反應。

「不……要……嗯……唔……唔……」不知什麽時候,師妃暄羞駭地發現自己柔嫩鮮紅的櫻唇間竟然發出一聲聲令人羞澀地呻吟,而且,她不知道在什麽時候,他已脫光了衣物,一具精光的男性身體向她壓了下來,師妃暄美麗如仙的絕色麗靨嬌暈如火,羞紅陣陣,但見仙子那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玉體在他胯下無助地扭動、掙紮著……

正在這時,嬌羞迷亂的仙心突然發現一根硬梆梆的東西頂在了自己小腹上,「……唔……嗯……唔……」師妃暄那仙子般美麗嬌軟、一絲不挂的雪白玉體在他身體的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只能羞澀地呻吟著。

他的一隻手從絕色麗人那柔軟挺立的玉乳上滑落下來,順著那細膩嬌嫩的柔滑雪肌往下撫去,越過平滑嬌嫩的柔軟小腹,伸進了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陰毛內,他的手指就在仙子那纖軟微卷的柔美陰毛中淫邪地撫弄著……

師妃暄嬌羞欲泣,又羞又怕地發現自己的身體不顧理智的掙紮,在他的挑逗淫弄下,那種令人臉紅心跳、羞澀不堪的生理反應被撩撥得越來越強烈。

他的手在仙子那纖細的柔卷陰毛中摸弄了一會兒之後,又往下滑去,他撫摸著清純可人、美若天仙的絕色少女那雙修長纖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絲、嬌嫩無比的仙肌玉膚,然後輕輕一分……

楚楚動人的絕色玉人麗靨羞紅如火,櫻唇輕哼細喘,當她發覺他想分開她緊夾的玉腿時,雖然本能地想反抗,但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她的一雙修長纖美的雪滑玉腿卻不聽指揮地竟然微微一分。

他的手插進了師妃暄的大腿根中揉摸、撫弄起來,「啊……唔……嗯……」嬌柔清純的絕色仙子嬌羞無奈地呻吟著,含羞無助地火熱回應著。石之軒高興地發現,胯下這千嬌百媚的絕色麗人的大腿根中已經春潮暗湧、愛液氾濫。

他趁這個絕色美麗的仙子正美眸含羞緊閉、麗靨嬌羞萬千,桃腮暈紅如火的當兒,把自己那粗若兒臂般的巨大陽具送進師妃暄那微微分開的雪白玉腿間,他用自己那大如鵝卵、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在美麗的仙子那柔柔緊閉、嬌軟滑嫩的「花瓣」上來回輕劃著,不經意間向前一擠……碩大無比的滾燙龜頭已分開絕色美麗的仙子那柔柔緊閉、嬌嫩滑軟的陰唇,擠進了師妃暄那已經不知什麽時候變得濕濡潤滑的火熱「花溪」。

清雅如仙、美麗脫俗的絕色麗人師妃暄正仙心迷亂中,感到那緊壓著她嬌軟胴體的那具男性魁偉的身軀突然一輕……驀地,師妃暄鼻息一膣,「啊……」原來,這個美麗絕色的高貴仙子已被他破體而入。

被這個魔道的巨擘「侵入」仙體內後,美麗貞潔的師妃暄也只有柳眉微皺、貝齒輕咬。仙子嬌羞欲泣地發現,一根又粗又硬的男性陽具強行「闖入」了她的下身,而且那根佔有了她高貴聖潔、雪白無瑕的美麗玉體的粗大陽具還在逐漸深入……

在一陣陣強烈至極的刺激中,師妃暄發現「它」已經深深地進入到她仙體之內,在那令人頭暈目眩的強烈快感刺激下,仙子般高貴清雅的美貌麗人急促地嬌喘呻吟,含羞無奈地嬌啼婉轉:「唔……嗯……嗯……嗯……唔……」

當那根又粗又硬的「龐然巨物」靜止下來後,師妃暄嬌羞無奈地發現下身陰道又滿又脹,仙子又氣又羞,嬌靨暈紅萬千,桃腮羞紅似火。

石之軒感到自己那天生異稟的巨大陽具已深深地進入胯下這個千嬌百媚、溫柔婉順的絕色仙子那妙不可言的幽深體內,而且他發現這個清純嬌媚的絕色仙子下身「花徑」異常的狹小緊窄。

他感到有點難以相信,因爲他那根陽具本來就粗碩無比,異於常人,而且由於近來魔功日昇,更是粗如兒臂,長度足有近尺,一般的女人都會承受不起,常常在他剛剛進入進就暈昏過去。而且大多數情況下,他的陽具怎麽都有一小節剩在外面,但胯下這個清雅如仙、美麗聖潔、弱質纖纖的絕色美女那狹小緊窄的柔軟陰道居然能讓他全根盡「沒」。

但事實就是如此,因爲他深刻地發現胯下這個溫婉可人、千嬌百媚的美麗仙子那火熱燙人的陰唇「花肌」緊緊地箍夾在他肉棍的根部,陽具的每一寸都被仙子那嬌軟嫩滑的陰唇、火熱濕濡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纏夾、緊箍在她那幽暗深遽的嬌小陰道內。

他淫笑著俯身在仙子的耳邊,輕舔著她晶瑩玉潤的可愛耳垂,說道:「美人兒,你下面可真深哪!嘿嘿!……」國色天香、清雅如仙的清純玉女嬌羞萬般,麗色暈紅如火,含羞無奈地緊閉美眸,不敢睜開。

在一陣靜默中,師妃暄發現他在自己的身體內抽動起來,「嗯……唔……嗯……唔……嗯……唔……」天仙般聖潔美麗的絕色玉人情難自禁地熱烈反應著,嬌啼呻吟起來。

他在師妃暄那高貴聖潔的美麗仙體上聳動著,他的肉棒在仙子那異常緊窄嬌小的幽深陰道內抽插著,天仙般美貌聖潔的絕色佳人師妃暄在他身下嬌羞無奈地蠕動著一絲不挂、雪白如玉的美麗胴體,欲拒還迎,清雅如仙、絕色美麗的少女那鮮紅嬌豔的櫻桃小嘴微張著,嬌啼輕哼、嚶嚶嬌喘……

他俯身含住仙子的一粒因充血而硬挺勃起、嬌小嫣紅的可愛乳頭,用舌頭輕輕捲住仙子那嬌羞怯怯的柔嫩乳頭一陣狂吮,他一隻手握住仙子另一隻顫巍巍嬌挺柔軟的雪白椒乳揉搓起來。

在他的姦淫蹂躪中,師妃暄情難自禁地蠕動、嬌喘回應著,一雙雪白嬌滑、秀美修長的玉腿時而輕舉、時而平放……不知不覺中,千嬌百媚、清麗難言的絕色仙子那雙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竟盤在了他腰後,並隨著他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緊夾、輕擡。

他的陽具在師妃暄那嬌小而緊窄的花徑」中進進出出,「嗯……唔……嗯……唔……嗯……唔……哎……嗯……唔……嗯……唔……嗯……唔……哎……哎…… 唔……唔……嗯……唔……」師妃暄櫻唇微張,嬌啼婉轉、呻吟狂喘著。

美貌絕色的高貴仙子豔比花嬌的美麗秀靨麗色嬌暈如火,芳心嬌羞萬般,一雙柔軟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緊緊抱住石之軒寬闊的雙肩,如蔥般的秀美可愛的如玉小手緊緊地摳進他的肌肉?。他那粗壯無比的陽具越來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狹窄的嬌小陰道,他的聳動抽插越來越劇烈,他那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越來越深入仙子那火熱深遽的幽暗「花徑」內。

石之軒用他那異於常人的巨大陽具,把胯下這個千嬌百媚的絕色仙子的肉體和芳心都逐漸推向那銷魂蝕骨的肉慾高潮,淡雅如仙、美麗絕色、清純動人的高貴仙子那雪白平滑的小腹也開始由顫抖、蠕動逐漸變成嬌羞地挺送、迎合……

師妃暄嬌羞無限地發現那根完全充實、脹滿著她緊窄「花徑」的巨大肉棒越來越深入她的陰道肉壁……

一陣火熱銷魂的聳動之後,師妃暄發覺下身越來越濕潤、濡滑,她已經忘了正騎在她聖潔美麗的赤裸玉體上激烈聳動著的這個正在蹂躪姦淫著她的男人是怎樣一個邪惡的魔頭,她迷醉在那一陣陣強烈至極的插入、抽出所帶來的銷魂快感中,並隨著他的每一下進入、退出忘情地熱烈回應著、呻吟著,玉女芳心中僅剩下一陣陣的羞澀、迷醉。

隨著他越來越狂野、深入地抽動,美麗聖潔的絕色仙子下身中最隱密、最幽深,從末有遊客光臨的深遽「花徑」漸漸爲他羞羞答答地綻放開每一分神密的「玉壁花肌」,他的肉棒狂野地分開仙子柔柔緊閉的嬌嫩無比的陰唇,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粗暴地擠進仙子嬌小緊窄的陰道口,粗如兒臂的巨碩陽具分開陰道膣壁內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熱幽暗的狹小陰道內。

粗碩滾燙的渾圓龜頭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蕊」子宮口,龜頭頂端的馬眼剛好牴觸在聖潔美麗的絕色仙子師妃暄下身最深處的「花芯」上,「啊……」一聲羞答答的嬌啼,師妃暄經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他的肉棒緊脹著絕色仙子師妃暄那鮮有遊客問津的陰道「花徑」,龜頭緊緊地頂住仙子下身陰道深處那含羞怯怯、嬌軟滑嫩的「花蕊」上。

一陣令人魂飛魄散的揉動,美麗聖潔、絕色清純的高貴仙子一陣迷亂火熱地嬌喘:「哎……哎……嗯……哎……哎……唔……哎……哎……」仙子那柔若無骨、纖滑嬌軟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陰道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一陣不能自制火熱地收縮、緊夾。

就在這時,石之軒體內魔種送出一股有若實質的真氣,從緊脹著仙子陰道的肉棒頂端的馬眼中送出,這股真氣直衝進清純絕色、美麗聖潔的仙子師妃暄的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內。這股有若實質的真氣在高貴聖潔的美麗仙子的子宮壁那柔滑的「花壁玉肌」上轉了一圈,然後迅速擴散到師妃暄的整個子宮內,一陣令人窒息般的銷魂至極的揉壓、擠弄……

「啊……啊……啊……啊……」天仙般美麗聖潔的絕色麗人師妃暄給這股有若實質的魔種真氣在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內一陣沖激,頓時嬌軀劇震,一雙雪臂緊箍住他的雙肩,一雙柔美纖長的雪滑玉腿緊緊夾住他的腰身,一陣陣難言而美妙地劇烈痙攣、抽搐……

絕色仙子那羞紅如火的麗靨暫態變得蒼白如雪,嬌啼狂喘的櫻桃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賁張、如癡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嬌啼。而這還沒有完,石之軒把這股真氣留在仙子師妃暄的體內,然後從仙子那天生嬌小緊窄異常、正一陣陣痙攣、收縮的陰道中抽出肉棒,開始了最狂野地衝刺、抽插……

當他巨大無比的肉棍再次刺入仙子那緊狹嬌小的陰道深處時,他的龜頭竟然隨著猛烈插入的陽具的慣性衝入了緊小的子宮口,「哎……」隨著一聲淒豔哀婉的銷魂嬌啼,師妃暄那窄小的子宮口緊緊箍夾住石之軒那滾燙碩大的渾圓龜頭,像是深怕「它」還要繼續深入一樣。

石之軒那被絕色仙子的子宮口緊緊夾住的陽具也一陣劇顫,將一股又多又濃的滾燙的陽精直射入高貴聖潔、美麗清純的絕色仙子師妃暄的子宮深處……師妃暄挺起雪白平滑的柔軟小腹,與石之軒的下身緊緊「楔合」著,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陣劇烈無比的欲仙欲死的交媾高潮之中。

「哎……」國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絕色麗人師妃暄在他那滾燙的陽精的最後刺激下,芳心立是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鮮紅誘人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雪白的床單上,一對一絲不挂的男女欲仙欲死地抵死纏綿、翻雲覆雨地交媾著……這是怎樣一種詭異地場景啊!真像是一個猙獰可怖的魔鬼正姦淫蹂躪一個天使般聖潔美貌的仙子。而這個美貌絕色、天使般聖潔的高貴仙子還在魔鬼的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挂、柔若無骨、美麗雪白的聖潔玉體,美腿高舉、纖腰迎送、雪股挺擡地迎合魔鬼的抽插、姦淫……

任誰看到這樣的場景也會感到不可思議!一個魔鬼般猙獰的野獸正在一個國色天香、千嬌百媚、美貌絕色的聖潔仙子那白玉般雪白無瑕的美麗玉體上瘋狂地姦淫抽插,而天使般純潔可愛、美貌絕色的美麗仙子卻在那個魔鬼的胯下嬌啼婉轉、含羞承歡。

也不知道他們翻雲覆雨地瘋狂交媾歡好了多久,終於,那個魔鬼將一股又多又濃的滾燙精液射入了聖潔美貌的絕色仙子那幽深火熱的陰道最深處,射入了那正欲仙欲死地婉轉嬌啼、含羞承歡的美貌仙子的子宮深處……

石之軒射精後的陽具沒有立即萎縮,仍緊脹著仙子那高潮後仍然緊窄無比的嬌小陰道,他從肉棒頂端的馬眼中吮吸著正處在慾海高潮中的仙子從子宮深處迸發出來的玉女陰精,他把這股神密寶貴的玉女元陰全部吸入自身修補著體內魔種,片刻後,他知道他的魔功終於大成了。

雲消雨散後,他從師妃暄的陰道內抽出肉棒,由於魔功已經大成,此時的他要控制自己的陽具的大小真的是易如反掌。

楚楚動人、國色天香、美麗聖潔的絕色仙子師妃暄漸漸從慾海高潮中滑落下來,石之軒俯身望著身下正嬌喘細細、香汗淋漓的美麗仙子那清麗絕倫、嬌羞萬千的絕色麗靨和她一絲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嬌嫩的赤裸玉體。

只見師妃暄星眸半睜半閉,桃腮上嬌羞的暈紅和極烈交媾高潮後的紅韻,令絕色清純的麗靨美得猶如雲中女神,好一副誘人的慾海春情圖。

他低頭在輕聲在聖潔美麗的絕色仙子師妃暄那晶瑩柔嫩的耳垂邊說道:「小美人兒,怎麽樣?還不錯吧!」

美麗絕色、高貴聖潔的仙子師妃暄芳心嬌羞無限,秀靨又泛起一片暈紅,只見她如星玉眸含羞緊閉,再也不敢睜開來。

他又道:「小美人兒,你幫我修補了魔功,我該怎樣謝你呢?」

終於回複清醒的師妃暄聽了他一番話後,芳心一陣氣苦,無言以對。她突然發現,自己雪白美麗的四肢還八爪魚般緊緊纏在這個魔頭身上,立即又羞又氣地羞羞怯怯地放開他來,手足無措下,絕色麗靨更是升起一片豔麗無倫的嫣紅,芳心嬌羞萬般。

石之軒看著這個美若天仙的絕色尤物那可憐無助、我見猶憐的嬌羞麗色,心神一蕩,淫心又起,他道:「你不說,那就讓我再爲你『鞠躬盡粹』一次,這次就算我爲你做的,是對你爲我修補了魔功的報酬吧!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舒服個夠!」

師妃暄芳心一陣氣苦,猛地睜開一雙如星麗眸,羞憤地瞪著他道:「無恥!你……你敢……」

「啊……」仙子話末說完卻又一聲淒豔哀婉的嬌啼,她感到他粗大的陽具猛地又插入了她的體內,並迅速地向她嬌小緊窄異常的陰道深處滑入……當她從那令人銷魂失魄的插入中稍稍清醒過來時,卻羞澀無奈地發覺,他那異於常人的粗壯陽具已經再次將她幽深火熱、緊狹嬌小的滑軟陰道填得滿滿蕩蕩。

那令人魂酥骨散的充實、緊脹感使得聖潔美麗的高貴仙子師妃暄的絕色麗靨上不由自主地又升起一抹醉人的嫣紅,端的是芳心嬌羞無限,在他不由分說的粗野插入中,美麗絕色的聖潔仙子那雙纖滑修長的優美玉腿情不自禁地隨著他巨大陽具在她嬌小陰道內的深入而舉了起來。

當石之軒粗如兒臂的巨大陽具完完全全地進入師妃暄的仙體內後,但見美麗聖潔的絕色仙子被他那巨大無比的陽具脹得銀牙暗啼,柳眉輕皺,一幅分不清道不明是痛苦是愉悅的嬌羞樣兒。石之軒一隻手攬住仙子那纖滑嬌軟的盈盈細腰,一隻手攬住她的香肩,把她嬌軟無力的美好赤裸的上身拉了起來,把她像一隻溫馴柔弱的小羊羔一樣拉進自己懷?。

師妃暄又羞又急地哀求道:「求……求、你……放……放、了我吧!」可她哪?知道,像她這樣一個千嬌百媚、貌如天仙的絕色佳人這樣淒豔溫婉的軟語相求,只能令他慾火更旺。石之軒雙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師妃暄渾圓雪白的柔軟玉臀,一手摟住仙子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站了起來。

「哎……」美麗絕色的聖潔仙子一聲嬌媚婉轉的哀啼,隨著他一挺腰杆,師妃暄感到陰道膣腔內的粗壯陽具猛地又往她緊小的陰道深處一挺……

這令人落魂失魄的一下深頂,頂得師妃暄嬌軀酸軟,上身胴體搖搖欲墜,她本能地用一雙如藕般的雪白玉臂緊緊地抱住這個正跟她緊密「交合」在一起的邪惡魔頭。聖潔美麗的高貴仙子嬌羞萬分地感到,他陽具頂端那粗碩渾圓的滾燙龜頭已經結結實實地頂在了她陰道最幽深處最稚嫩敏感的嬌羞「花蕊」子宮口上。

他就抱住這個溫婉柔順、千嬌百媚、美麗清純的聖潔仙子那一絲不挂、柔若無骨、嬌嫩雪滑的如玉胴體走下床來,在房中走動起來,而且他每走一步,陽具就往仙子那緊窄嬌小的陰道深處一挺一送……石之軒就這樣在室內邊走動,邊姦淫蹂躪著胯間這個高貴純潔、美麗優雅的絕色仙子那完美無瑕、一絲不挂、凝滑如脂的雪白玉體。

天仙般美麗絕色、清純可人的大美人又羞經了小臉,嬌羞怯怯地一聲聲不由自主地嬌啼輕哼。她不敢擡起頭來,只有把羞紅無限的美麗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對飽滿可愛的嬌挺椒乳也緊緊貼在他胸前,那雙雪白玉潤、纖滑修長的優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緊緊盤在他身後,死死夾住他的腰,因爲一鬆她就會掉下地來。

石之軒一邊走著圈,一邊用他那異於常人的粗壯陽具狠狠地抽插著優雅如仙的絕色麗人師妃暄那嬌小緊窄的滑嫩陰道,「嗯……唔……嗯……唔……嗯……哎…… 唔……嗯……唔……哎……哎……唔……嗯……」美麗清純、高貴聖潔的絕色仙子又羞紅著俏臉,情難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嬌啼婉轉著,彷彿在回應著他陽具在她緊小陰道內的每一下抽出、刺入。

石之軒抱著這個千嬌百媚、一絲不挂、美麗赤裸的高貴仙子,火燙粗大的陽具在她的仙體內進進出出不斷抽送,當他轉到床邊,師妃暄那半掩半合的動人美眸猛地看見剛才她和龐斑激烈交媾的潔白床單上的那一片片狼藉穢物,立時更羞得無地自容。

因爲,她同時發覺一股股溫熱滑膩的粘稠愛液正從她自已下身與他陽具緊緊「交合」的玉縫處流泄出來,順著她光潔嬌滑的雪臀玉股流下去,流到臀部的最下面時,已變得一片冰涼,「嗯……」聖潔美麗的絕色仙子師妃暄花靨嬌暈,桃腮羞紅一片。

他的肉棒在聖潔美麗的仙子的緊窄陰道中不斷地抽插頂動著,美麗清純的絕色仙子師妃暄美眸含春、桃腮暈紅,芳心含羞怯怯地嬌啼婉轉著,回應著他的每一下姦淫抽插……房間內呻吟嬌喘聲撩人陣陣,旖旎春色瀰漫了整間睡房。

一對精光赤裸的男女忘情地沈溺在肉慾淫海中合體交媾著行雲布雨,平素高貴端莊、優雅如仙、美麗聖潔的絕色佳人師妃暄此時正羞羞答答地欲拒還羞、婉轉承歡。

當又一波高潮來臨時,師妃暄一陣急促地嬌啼狂喘,「啊……」一聲淒豔哀婉的撩人嬌啼從春色無邊的室內傳出,師妃暄雪白晶瑩的嬌軟玉體猛地緊緊纏著他的身體,一陣令人窒息般的痙攣、哆嗦,櫻口一張,銀牙死命地咬進石之軒肩頭的肌肉中,聖潔美麗的絕色仙子再一次體會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歡高潮。

美如天仙的清純少女梅開二度後已是香汗淋漓、嬌喘籲籲,高貴聖潔的美麗仙子師妃暄再次被龐斑姦淫強暴得欲仙欲死,只見兩人下身緊緊交合在一起的媾合處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穢液不堪入目……

石之軒抱著這個交歡高潮後嬌軟無力的仙子那一絲不挂、雪白滑嫩的玉潤胴體休息了一會兒,然後緩緩放下地來,但他那支又粗又長的陽具還是緊插在師妃暄那美麗聖潔的仙體內。

慢慢從男歡女愛的高潮巔峰滑落下來的師妃暄羞得手足無措,只有將緋紅滾燙的可愛小臉埋在他懷中,不敢仰起頭來,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好半天,才羞紅著俏臉,羞羞答答地用一雙雪白可愛的纖纖玉手象徵性地去推他的身體。

一雙修長纖滑的玉潤雪腿由於夾著這樣一根怪物般的粗長陽具真的是分開也不是,夾住也不是,忸忸怩怩極不自然,但武功盡失,再加上激烈的合體交媾的高潮後渾身嬌軟無力,師妃暄實在推不開他,只好自己往後一退,想把仍插在陰道中的巨大肉棒「弄」出來。

可是,她退一步,石之軒也就進一步,始終讓一大截陽具仍留在師妃暄那美妙溫熱的仙體內,「噢……」柔美清純的美麗仙子師妃暄嬌羞地嚶嚀了一聲,麗靨暈紅,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師妃暄又羞又怕,她不知道爲什麽那根已經在她貞潔的陰道中射入精的肉棒怎麽還會這樣粗、硬,美麗的仙子只好羞紅著俏臉一退再退,而他也就用那根巨碩粗壯的陽具一直將仙子那一絲不挂的美麗玉體頂到了書桌邊上不能動彈爲止。

師妃暄由於下身仍插著這樣一根「龐然巨物」,再加上在後退之中,那巨大的肉棒的進進出出,一雙 纖美雪滑的修長玉腿更是酸軟無力,幾乎站立不住,搖搖欲墜之際,俏美的雪白圓臀順勢坐到了書桌邊上。

她低垂著姣好的玉首,粉臉羞紅,好半天才羞羞答答地說道:「求……求你……把……把……『它』……『它』……拿……拿出……去……」

耳聞仙子溫婉柔順的軟語相求,眼見美人桃腮嬌羞暈紅的迷人嬌態,石之軒得意洋洋地問道:「把什麽拿出去?嘿嘿……」

聖潔美麗的絕色仙子師妃暄那優美雪白的桃腮羞得更紅了,好半天才以低若蚊鳴的聲音嬌羞怯怯地道:「你……你……插……插在我……我體……內的……那……那個……東……西……」好不容易話一說完,師妃暄玉頰緋紅如霞,芳心羞不可抑,只能將螓首緊埋在他肩上,更不敢擡起頭來。

他又得意地道:「那是什麽東西嘛?」

高貴聖潔、美麗清純的絕色仙子又羞又氣,羞澀和矜持讓她怎麽也不好意思將那個東西的名稱說出口來,好一會兒,見他還是沒有從她陰道內抽出陽具的意思,只好嬌羞怯怯地輕擡玉臂,緩緩地用一隻雪白可愛的纖纖玉手羞羞答答地伸向自己下身和他的緊密「交合」處,但見美麗清純的聖潔仙子桃腮緋紅,麗色嬌暈,羞答答地用雪白可愛的小手輕輕握住他粗壯陽具的根部,想將「它」拉出體外……

正在這時,他迅速地用一隻手握住仙子一隻美麗嬌挺的雪白椒乳,用兩根手指夾住那粒嫣紅玉潤、嬌小可愛的美麗乳頭一陣揉、搓,「嗯……」一聲迷亂羞澀地嬌哼,仙子芳心不由得又有點酥癢。

而且,石之軒還一低頭,就勢吻住絕色美麗的仙子一隻柔軟晶瑩的透明般的可愛耳垂,舌頭又舔又吮,天使般美麗聖潔、清純絕色的動人少女的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來,而她那只握住石之軒陽具的可愛小手剛剛將「它」從她體內拉出來,大肉棒與她陰道膣壁內的粘膜嫩肉的摩擦更使她芳心一陣迷亂。

這時,師妃暄也忘了該將他的肉棒放開,那只可愛的雪白小手仍握住他巨大的陽具,並隨著他在她嬌嫩敏感的乳頭上、耳垂上的挑逗、撩撥而漸漸不知不覺地握緊。只見燈光下,高貴聖潔、絕色清純的美麗仙子那雪白得近似透明般粉雕玉琢的一絲不挂的玉肌雪膚緊貼在他同樣赤裸的懷?,小手握著一根碩大駭人的粗壯陽具,瑤鼻嬌哼細喘地回應著他的淫邪挑逗。

石之軒一隻手緊緊摟住婷婷玉立的美麗仙子那嬌軟纖滑的如織細腰,一隻手撫弄著仙子那嫣紅美麗的可愛乳頭,下身輕輕地一前一後聳動著,而那根巨大的肉棒也就在仙子那只雪白可愛的如玉小手?來回摩擦著……

師妃暄玉頰暈紅如火,芳心嬌羞萬般,纖纖玉手仍緊握著石之軒那來回聳動的粗壯陽具。

不片刻,但見美麗清純的聖潔仙子那一對嬌小可愛的嫣紅乳頭又充血勃起,在美麗雪白的嬌軟玉乳頂端嬌傲地硬挺起來。

石之軒緩緩地一扳仙子嬌柔的香肩,將她嬌軟無力、一絲不挂的美麗裸體按倒在桌上,芳心迷亂如醉地美麗仙子像一隻柔順溫婉的雪白小羊羔一樣,含羞楚楚、嬌羞怯怯地緩緩平躺在書桌上,秀美的桃腮嬌羞暈紅,美眸含羞緊閉。

他一手摟起仙子的一隻纖美玉腿,肉棒往仙子的下身一挺,「哎……」一聲春意撩人、哀豔淒婉的動人嬌啼,美麗聖潔的絕色仙子師妃暄羞澀萬分地感到空虛的下身陰道「花徑」又被他碩大異常的陽具完全地充實、脹滿了……

石之軒的大肉棒又已破關而入,深深進入師妃暄那美麗迷人的仙體內。

但是這次與前兩次不同,石之軒感覺師妃暄的陰道?産生陣陣的吸力,使自己忍不住就要噴發,時間不長,石之軒那被絕色仙子的子宮口緊緊夾住的陽具也一陣劇顫,將一股又多又濃的滾燙的陽精直射入高貴聖潔、美麗清純的絕色仙子師妃暄的子宮深處……師妃暄挺起雪白平滑的柔軟小腹,與石之軒的下身緊緊「楔合」著,全身心都陷入了一陣劇烈無比的欲仙欲死的交媾高潮之中。

石之軒赫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魔重隨著師妃暄道胎的引導,急速地流向師妃暄的體內,但是這時候已經欲罷不能,石之軒體內的魔重連同幾十年的內力全部進入了師妃暄的體內。

師妃暄離開了石之軒後,在一處崩塌的牆角邊站定,酥胸起伏不息,師妃暄自己知道,自己肚子?已經有了小生命,就在石之軒最後射出生命精華的那一瞬間她就已經知道了。靜齋是不能呆了。

師妃暄回到靜齋,向師傅說自己需要找塊靜地修習功法,就這樣,師妃暄漫無目的地走著,專挑無人的地方走著。

此時的師妃暄那還有當初迎著洛水送來的夜風,一襲淡青長衫隨風拂揚,說不盡的適飄逸,俯眺清流,從容自若。此時的師妃暄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柔弱,那樣的失魂落魄。

師妃暄停下腳步,發現眼前所在的地方已經在大山深處,眼前漫山遍野的都是桃樹,開著粉紅色的美麗小花,一道瀑布銀鏈般的直挂天際,陣陣微風吹來,陣陣花香飄來。師妃暄沈悶的心情不由的舒展開來。

仙子般美麗清純的絕色麗人師妃暄來到小湖邊洗了洗臉,直起腰,師妃暄忍不住用手輕輕的撫摩著小腹,忍不住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

所謂母愛是偉大的,此時的師妃暄是那樣的美麗,聖潔,高貴,此時的師妃暄的美是那樣的幽雅沈靜,美的那樣的從容不迫,美的那樣的堅強淡定,此時的師妃暄的美,那是一種籠罩在淡淡神秘色彩中的美,那是一種可遠觀而不能觸及的美,那是一種平和、淡定、包容的美。此時的師妃暄有一種高貴的氣質,雍容的美貌。

師妃暄決定,就在這?住下來,也許這?是自己和孩子生活的好地方那。

十個月後,師妃暄生了一個白胖的兒子,我望著眼前這生我的母親,不想真有轉世重生,前世的我死後居然降生在這位美麗的女子身體?面,而且還帶著前世的記憶。

望著眼前這位看來只有二十歲左右的美麗的女子,冰肌雪膚,柳眉入鬢,星目流盼,體態纖濃合度,實是位清麗脫俗的絕色佳人。

旭日東昇,此時的媽媽沒有任何瑕疵的侗體玉臂閃亮著超乎凡世的動人光采,失去衣物遮掩的妖媚玉體在斜陽映照下熠熠生輝。柳腰微擺,翹臀輕扭。舉手投足間風情畢現,而神秘幽園也隱約半露。無論形態動作均齊集天下至美的妙態,將我的眼光精神完全吸引,心中湧起難以言喻的曼妙感覺。

此時媽媽的身體可激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慾望,但又沒有絲毫低下的淫褻意味,尤使人覺得美不勝收,目眩神迷。我心中劇震,腦海中空白一片,面對她一絲不挂的完美肉體,呼吸屏止,我呆呆地注視著那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美女的赤裸玉體。

真可謂: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眼前佳人赤裸的玉體豐姿綽約,妙若天成!只見一頭披落的秀髮如最高級的黑緞般柔軟亮麗,瓜子臉兒輪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膚,體態更是有如靈峰秀巒般引人暇思,當真配得上增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的稱讚。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圓潤香肩下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最特別的是她在難以言喻的美麗中還透著幾分使人屏息的高貴,有如倩女幽魂,芳蹤似不屬於人世,隱約透出幾分神秘的妖豔,更極力增加了蕩人心魄的誘惑力,讓人甘於沈淪、陷溺其中,不思自拔。

透過窗外柔和的陽光,可以清晰地看見她嬌柔婉轉、玉體橫陳,風情萬種地仰躺在床上。只見佳人長直的青絲垂落在裸露的肩頭、披散在潔白的枕上。勾魂蕩魄的美眸凝視著我,粉嫩微薄的櫻唇微張,好似熱切期待、渴盼呼喚著我去盡情品嚐。修長柔美如天鵝絨般綿軟的玉頸下是圓潤光滑的香肩,粉裝玉器的酥胸前挺立著凝脂般的秀峰,楚楚纖腰僅堪盈盈一握,嬌媚緊縮的小腹中央是那粒誘人遐思的淺淺梨渦,豊美圓滑的俏臀因向後微趐而深深陷入香軟的絲被中,那雪白修長的玉腿交叉閉合著,卻由於佳人不經意地輕移開合,隱隱約約地露出少女幽園深處幾分春色。

只見她仰起吐氣如蘭的檀口,輕輕地低下頭用那兩片香膩的柔唇吻上我的臉蛋,輕輕的說道:「寶貝兒子,你可要聽娘的話啊。」

她輕輕的將我摟在懷?,我感覺到自己的胸膛摩挲擠壓母親嬌挺酥胸雪峰;感受它的綿軟豐潤的同時,雙手直接撫上母親光潔細嫩的小腹,幸福的感覺浮上我的心頭,我忍不住用小手來回的撫摩著母親柔軟細滑的小腹。

母親輕輕笑到:「小壞蛋,這麽小就不老實。」一雙清澈麗眼那傾城一笑,如百花齊放、璀璨奪目!而俏臉上變幻無窮地風情,在陽光的籠罩下,更是勾魂般綽約朦朧的嫵媚,美麗動人。

她此時的玉容看上去像嵌進了壯麗的星空,平靜甯恬,秀眸射出海樣深情,愛憐地審視著我。

母親爲我起名道心,希望我能不望道心。十年過去了,由於身負魔重和道胎的緣故,我長的比同齡人魁梧高大許多,身高已經到有一米七多的美麗的母親師妃暄的肩膀處了。

隨著年齡的增大,每日?望著母親美麗的容顔,我常常感到一種難耐的燥熱,大雞巴也會常常自動勃起。由於當年魔重的衝擊改造,此時的師妃暄的身體充滿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加之依然年輕的美麗玉容,使人産生無限的遐想。

月色之下,美麗的小湖煙霧繚繞,片片桃花飄落在湖水?面,直如仙境一般。

愛潔是女人的天性,美麗動人的母親師妃暄自也不例外,沒到晚上,母親總是來到湖?面洗身子,也許是發現了我對她的心思,她白天從來不洗澡,晚上洗澡也從來不讓我靠近。我只能偷偷的躲在草叢?面偷看。

湖中的師妃暄豐姿綽約,明豔秀媚,俏美動人,香肩上散發,裸著潔白如玉,纖巧秀美的雙足,曼妙而舞,此時的她膚色好白,有如一塊溫潤的美玉,沒有一點瑕疵,又像清澈的泉水,清新而不沾半點凡塵。她屬於那種驚爲天人的美,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一擡眼、一回眸,已無一處不是美無一處不動人心魄,但那出塵的氣質讓你覺得這女子,只應天界有,人間那得幾回聞,若飄落人間,只是諸般幻影,凡塵俗子,輕易不敢越雷池半步。她的雙臂潔如皓羽,纖秀柔美,隨潔白的玉腕、秀巧的玉手,在湖水中每一下動作充滿動人的韻律,她的腰,纖細得讓人難以置信,盈堪一握,柔若無骨,每一下轉動都是一種絕代的風情,而那修長而極爲完美的雙腿,輕擡高舉,每一下舞動都畫出優美而迷人的弧線。她鳳眼柳眉,瑤鼻檀口,華貴秀美中隱隱透著一股嫵媚,傾城之姿中約約含著一絲妖嬈。

瀑布,由高處衝下的水流如萬馬奔騰一般。瀑布龐大的水量,因峭壁高聳而使瀑布底激起丈高的水花,激起的水花相互碰擊著。

望著母親那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赤裸玉體,由於當年石之軒魔重的衝擊改造,師妃暄的身體極其成熟豐滿,望著母親那雪白碩大的玉乳,圓挺的美臀,加之忽隱忽現的倆腿間的芳草地,我似乎看見那顆美麗動人的小紅豆正在向我招手。此時我跨下的雞吧異常的堅挺,我感到一種難耐的燥熱。

這日,我再湖邊的一處崖邊發現一個紅紅的果子,忍不住就吃了。誰曾想到果子含有劇烈的淫毒。

美若天仙的絕色麗人,我的母親師妃暄可是急壞了,運功根本不能把兒子身體?的淫渡逼出來,而且更使淫渡更快的擴散開來。

美若天仙的母親望著兒子的大陽具,由於魔重的關係,我的陽具比常人大許多,尤其更是身中淫渡,龜頭碩大如雞蛋,露出大半個紅紅的龜頭,此時正向自己致敬,師妃暄不由得想起了石之軒的大陽具,仙子般美麗聖潔、高貴端莊的美麗女子師妃暄一想到自己面對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時,更是羞愧難擋。

偏偏她體內的道胎由於對我體內的魔種生出感應,不由得一陣陣心悸,師妃暄羞得一陣陣臉紅,陣陣心亂。此刻確實是情意如潮、慾念叢生。師妃暄心理明白,和兒子必定會發生性關係了,自己是一定要救兒子的。

師妃暄無奈,只好寬衣解帶,我看著母親那潔白如玉絕沒任何瑕疵身體,那秀美的曲線更像是鍾天地之靈秀,動 人之極。我只覺腦中微感暈眩,熱血沸騰。眼前呈現出來的胴體,其飄逸出塵、玉潔冰清之處,固不待言,而令人驚歎嚮往之處,更在那穠纖合度的身段,襯托一對雪玉凝脂的玉乳,搭配著水滑圓潤的香肩,低垂著嬌媚羞紅的秀頸,柔美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玉質肌膚下蘊藏著淡淡的嫣紅,不但流露在仙子嬌嫩的仙體上,也融入了她嬌美的羞赧容顔。無複平時的聖潔仙姿,卻更具蕩人心魄的銷魂媚惑。

霎時之間,我只覺渾身火熱,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仙子般的母親,目光所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佳人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無一不全部印入他的眼簾。看得一處勝景,我的心頭便重重跳了一下,心底的柔情愈加堆積,越堆越厚,一時之間,情致纏綿,溢滿整個情懷。仙子般的母親見我這樣呆呆看著自己,心?越發羞愧,害羞,一想到兒子對自己身體的迷戀達到這種程度,心理産生陣陣的歡喜,但也更加的羞愧,自己怎麽能對兒子産生這種感情那。美麗的母親垂下了臻首,輕聲道:「心兒啊,你叫娘如何見師傅那,你可不要怪娘啊,娘這也是爲了救你啊。」望著母親淒美的臉孔,我的身子不由的一震,方才回醒過來,慌忙道:「我知道,娘是最好的,娘都是爲了我才這樣的以後我一定聽娘的話的。」美麗高貴的仙子此時不僅臉頰泛紅,連整個秀頸也燒得通紅,嬌羞無限的星眸微閉起來,柔聲說道:「那個……,心兒啊!你不要只是——只是這樣看……看著娘啦——」,聲音漸低至不可聞……

我眼中注視著仙子般美麗的娘的已經赤裸的仙姿玉體,已經是血脈賁張,欲焰狂燃。更是心弦搖蕩,情不自禁。我連忙強自定神,深深呼吸幾下,雙手輕輕搭在美麗高貴的母親的柔美的纖腰上,雙目緊盯著仙子羞紅微閉的星眸。

國色天香的母親口中呼出一口輕喘,羞得闔上雙眼,不敢觀望,只感受到我搭在自己腰間的手指已經不耐寂寞,開始四處遊移,騰挪盤旋,上下前後徘徊一陣,又逐漸爬上了嬌嫩豐挺的乳峰。身體?的道胎受魔重的吸引,發出反應,感覺一道道麻麻的感覺湧上心頭。她口中「咿唔」地輕輕忍不住呻呤出聲,眉梢一顫,心中又慌又羞,又是緊張,仍然不敢睜開眼來,心?只想:「他……他終於又回複過來,可現在又好討厭?唔,好可惡?——啊!——」。一陣一陣酥麻的快感淹沒了她的思緒,力反更無力抗拒徐子陵的輕薄。但一想到對方是自己的兒子時,這種感覺反而更加強烈,師妃暄忍不住自問到:「我是不是天生就是很淫蕩那。」

實際上她那?知道,其實自從十年前,魔重就開始改造她那美麗動人的身體了,使她的身體變得非常的敏感,加之兒子體內的魔重的吸引,和與自己親生兒子亂倫的強烈衝擊,怎不會使她的快感來的更早,更加的強烈無比。

嬌媚豔麗的母親臉上的羞意更是渲染了一身,雪玉一般潔白晶瑩的肌膚上到處蔓延著嬌豔的桃紅色,中人欲醉,豔麗得讓人暈眩。似乎被我肆意大膽的目光或者是無處不至的愛撫摩挲所刺激,仙子豐挺潤滑的酥胸前、聖潔嬌嫩的玉峰上兩點小巧花蕊嬌羞地隨著她急促的心跳不住顫抖,而偶爾無意識開合的玉腿間的幽谷秘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許清澈的露水,逐漸盈滿澆灌著那神秘誘人的桃園中含苞待放的靡靡嬌花,讓它更是芳香暗露、瑩潤欲滴。

我捧著美麗母親的臉,湊上前去,溫柔地親吻仙子的芬芳的櫻唇。母親櫻唇未啓、銀牙緊咬,我更進一步地吸吮捲住仙子嫩滑可口的小巧嘴唇,輕輕的叫了一聲:「娘」。趁著母親親櫻唇開啓我更進一步地吸吮捲住母親嫩滑可口的小巧丁香,唇舌糾結、纏綿不休,源源不絕的情意迅速擴散、瘋狂湧入到兩個親密接觸、交相擁抱的身體內,再逐漸聚集到彼此心靈最深處……

「嗯……」被親生兒子含住自己聖潔的小巧丁香,這一陣吮吸、舔擦,師妃暄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全身玉肌雪膚不顧理智的反抗,而在兒子的挑逗和撥弄下起了令人臉紅耳赤、羞澀不堪的反應。

「不……要……嗯……唔……唔……」不知什麽時候,師妃暄羞駭地發現自己柔嫩鮮紅的櫻唇間竟然發出一聲聲令人羞澀地呻吟,師妃暄美麗如仙的絕色麗靨嬌暈如火,羞紅陣陣,但見仙子那纖美修長、柔若無骨的美麗玉體在親生兒子的胯下無助地扭動、掙紮著……

親吻纏綿,糾纏交替的間隙中,又被彼此激情的喘氣聲交織充斥。母親早已是嬌軀酥軟,渾身無力。只能嬌喘細細地倚靠在兒子身上,兒子的手不停地上下梳弄著仙子的絲光水滑的飄逸長髮,順著晶瑩的耳背,滑過天鵝絨般柔美的秀頸,愛撫著仙子粉嫩的香肩,同時逐步向內向下遊移,漸漸來到仙子交叉掩在酥胸前的纖細手臂,在那勉力遮擋的玉臂上輕輕掠過由內向外將她慢慢擠開,讓仙子那聖潔優美的酥胸玉峰再次徹底的袒露在自己的眼前。

情難自禁地伸手撫摩,當我的手指碰到母親的嬌嫩的玉乳,在她的酥胸聖峰處輕輕佻弄,只覺著手處滑膩綿軟、彈跳挺立,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感覺流遍全身。母親本已羞澀之極的軀體極度敏感,只這麽輕微碰得一碰,也是刺激非小,芳心可可,不禁輕「啊」嬌呤出聲,低柔纏綿,餘音了了。我如聞綸音,大受鼓舞,滿足地一點頭,繼續輕巧地以手指進一步搓揉逗弄兩粒雪峰櫻桃,同時手掌掌心輕輕摩挲挺秀的乳峰。

正在這時,嬌羞迷亂的仙心突然發現一根硬梆梆的東西頂在了自己小腹上,「……唔……嗯……唔……」師妃暄那仙子般美麗嬌軟、一絲不挂的雪白玉體在他身體的重壓下越來越酸軟無力,只能羞澀地呻吟著。

隨著我的雙手動作,仙子開始情慾漸生,曼妙的身體因情動而輕輕擺盪,唇齒之間逸出了動人的嬌聲:「嗯……嗯……啊……哈啊……嗯嗯……啊……」。

聲音之迷人,直令我魂爲之銷,聽著聽著,幾乎便要醉了一般。我心搖神馳,更加氣血翻騰,手下動作不由得快了,嬌嫩溫熱的雙峰上香汗點點滲出,晶瑩可愛。一對小巧玲瓏的粉紅櫻桃也早已立起,把仙子心中的舒適快意誠實地反映出來。我持續的加大力度,盡情地撫弄著仙子那誘人秀美的乳峰,用手指揉捏那兩點茁拔嫣紅的蓓蕾。仙子白嫩膩滑的嬌軀開始傳來陣陣觸電似的顫動。

我的一隻手從絕色麗人那柔軟挺立的玉乳上滑落下來,順著那細膩嬌嫩的柔滑雪肌往下撫去,越過平滑嬌嫩的柔軟小腹,伸進了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陰毛內,我的手指就在仙子那纖軟微卷的柔美陰毛中淫邪地撫弄著……

師妃暄嬌羞欲泣,又羞又怕地發現自己的身體不顧理智的掙紮,在兒子的挑逗淫弄下,那種令人臉紅心跳、羞澀不堪的生理反應被撩撥得越來越強烈。

我的嘴唇稍事離開,一絲晶亮的線流從嘴中吐出,黏粘在了那點蓓蕾上。

絲毫未作停留,我又將右面那點紅嫩的蓓蕾納入口中,稍稍加大力度,吸吮著、輕咬著。仙子充滿欲焰的羞紅雙眼再次緊緊合上,櫻唇發出彷彿來自體內深處的渴望嬌呤,原本乏力低垂的雙手突然恢複力氣,開始緊緊反手抱住兒子的蜂腰,並激情地掐緊,深陷入兒子腰間軟肋?。接著我的唇離開了仙子粉紅的蓓蕾,只是伸出舌頭,用舌頭在蓓蕾緩緩地打著旋兒。就這樣,過了一段不長的時間後,那兩點蓓蕾逐漸發硬,驕傲地站立在了那雙雪白聖潔的玉峰之上。

當我的手微微將兩人緊貼的身軀分開,目光落到仙子神秘優美的桃園幽谷時,欣喜地發現原本只有一絲絲地晶瑩滑膩的香泉玉露已經逐漸蜿蜒成玉溪流水,從那盡情張開的粉紅細縫中潮水般湧出,芳香四溢。

在那一片並不太稠密的萋萋芳草中,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含苞欲放地嬌花細蕾正驕傲地展示著它的美麗與聖潔!而晶瑩滋潤,豔光四射地嬌嫩陰核悄悄探出幽谷並漸漸充血膨脹,紅潤欲滴!就像一顆粉紅的珍珠般誘人,偏又晶瑩剔透。蘭香雨露般的蜜液不斷地從桃源玉溪內渤渤溢出,星星點點地飛濺散步到花瓣草叢中,如清新的朝花雨露。同時散發出惹人迷醉,煽情誘人的靡靡氣息。

我俊臉漲紅,通體火熱,人類最原始的情慾衝動在體內激盪不已,已快到了滿溢流泄的地步。腦門轟然一響,熊熊慾火如熔岩般噴發出來,再也無法抑止衝動,分開絕色女人微微併攏的雙腿,深吸一口氣,抑制著內心澎湃的欲浪,將那已經膨脹昂揚的下體前挺,觸碰到絕色佳人幽谷間已經膩滑濕潤的花瓣,挺動的男性慾望順著那兩片嫩紅的花瓣縫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瑩芬芳的蜜汁由粉豔鮮紅的肉縫中溢出,早已挺立的下體就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春水,撐開了絕色美女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挺進,滾熱堅挺的男性慾望在柔嫩濕滑的花房壁蠕動夾磨中,愈發充血膨脹,抵滿了母親整個心房。

在一陣陣強烈至極的刺激中,師妃暄在那令人頭暈目眩的強烈快感刺激下,仙子般高貴清雅的美貌麗人急促地嬌喘呻吟,含羞無奈地嬌啼婉轉:「唔……嗯…… 嗯……嗯……唔……」

「兒子啊,你溫柔些啊,娘受不了……」豔絕天人的師妃暄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星眸此時半瞇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柔和挺立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我的臉上。

我那顆本已欲動如潮的心被嬌媚的母親的婉轉嬌呤聲刺激得更加血脈賁張,下體充血盈滿,只知道盡心馳騁,桃園尋秘,哪?會顧及到母親此時的討饒求憐,反而更加激發了我原始的獸慾,瘋狂地助長了囂張的欲焰!而母親其實也非如此不濟,她正是要最大限度地挑引兒子的原始慾望,讓他極度釋放,方可能最後功成!因此也就不留餘力,甚或不理天高地低地逢迎配合著在自己玉體上、幽谷內肆虐的心中愛兒。

隨著兒子的急速挺動,強烈的刺激以及心中擔負的使命使得師妃暄在輕哼嬌喘中,纖細的柳腰本能的輕微擺動,似迎還拒,嫩滑的花瓣在顫抖中收放,好似啜吮著兒子下體頂端上的巨蓋,敏感的圓頭棱線被母親那粉嫩的花瓣輕咬扣夾,加上我伸直的大腿緊貼著絕色美人雪白如凝脂的玉腿根部肌膚,滑膩圓潤的熨貼,舒爽得我汗毛孔齊張。

陽具在師妃暄那嬌小而緊窄的「花徑」中進進出出,「嗯……唔……嗯……唔……嗯……唔……哎……嗯……唔……嗯……唔……嗯……唔……哎……哎……唔…… 唔……嗯……唔……」師妃暄櫻唇微張,嬌啼婉轉、呻吟狂喘著。

我用手指沾染仙子蜜穴間早已氾濫的愛液,信手塗抹在玉股後庭的菊花蕾中,輕輕按摩著,這更是使母親情慾高漲。

我那異於常人的巨大陽具,把胯下這個千嬌百媚的絕色仙子的肉體和芳心都逐漸推向那銷魂蝕骨的肉慾高潮,淡雅如仙、美麗絕色、清純動人的高貴仙子那雪白平滑的小腹也開始由顫抖、蠕動逐漸變成嬌羞地挺送、迎合……

師妃暄嬌羞無限地發現那根完全充實、脹滿著她緊窄「花徑」的巨大肉棒越來越深入她的陰道肉壁……

此時的師妃暄一切羞恥心都扔到一邊了,只知道一命的迎合。「不行了~~~噢~~~再下去~~~人家就~~就會~~噢~~~死~~死了~~~真的~~不行了~~饒了~~饒了我吧!」

看著坐在自己雞巴上的美人,不停的擡起她那豐滿而誘人的屁股,將自己挺起來的大雞巴一次又一次的吃了進去,又吐了出來。

胸前那肥大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在她不停的擡動屁股的時候,上下晃動,晃動得頭直暈,再加上看見自己的雞巴不停的從那個迷人的肉洞中進進出出,讓我更加的興奮。

雙手攀上那跳躍的雙峰,揉弄起來。肥大的雙乳在我的手?不停的變化著各種形狀,她那勃起的奶頭頂在我的掌心,讓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指捏住它不停的搓弄,胯下的雞巴也不停的挺向坐在身上的美人。

「不~~不要了~~~再來~~~再來我就~~~噢~~又~~又來了~~啊~~我~~~我來了!」

美麗聖潔、絕色清純的高貴仙子一陣迷亂火熱地嬌喘:「哎……哎……嗯……哎……哎……唔……哎……哎……」仙子那柔若無骨、纖滑嬌軟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陰道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陽具上,一陣不能自制火熱地收縮、緊夾。

「哎……」國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絕色麗人師妃暄芳心立是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鮮紅誘人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啊~~~你~~~~弄死~~~啊~~噢~~太~~感覺~~~感覺太好了~~~你好~~厲害啊!」

「怎麽樣?操得舒服不舒服?」看著自己身下的美婦,我不禁調戲起來。但是心?總有些擔心,以前對她我還沒有說過「操」字。

「不~~不是說~~啊~~說了嘛~~啊~~不要對~~啊~~對我說~~操~~~操~~~操死我了!」

當身下的熟婦想說出那個字的時候,我不由得用力狠狠的操了她幾下,竟然讓她把那個字給改爲「操死我了」,這句話一出,我就感覺渾身一熱,龜頭有些麻,一種想要射精的感覺湧上心頭,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不行了~~~真的被~~~啊~~~被你操~~~操死了~~嗚嗚嗚~~人家~~~又~~~又來了~~~啊~~我死了!」

雙峰隨著媽媽的身體的上下聳動,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屁股不時的擡上擡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小穴?面進進出出。

「好~~好厲害~~啊~~~頂~~~頂死我了!」在我不停的向上頂的時候,母親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大叫了起來。

「來了~~~來了~~~嗚嗚嗚~~要來了!」

其實師妃暄也最喜歡在這種肆無忌憚的大叫的感覺了,因爲這樣可以刺到自己感官,讓自己的敏感地帶由她自己來控制,所以每次母親這麽做的時候,高潮來得都特別的快,而我每次被母親坐在上面的時候,都不知道爲什麽每次我都來得特別的快。

也許是母親雙峰不停的跳動,而母親的小穴口隨著母親的套弄不停的刮著我的龜頭的原因,所以……

雖然剛剛射過,但是母親的穴口卻將我的龜頭挂的好麻好麻,而且當母親高聲喊道要來了的時候,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猛烈的向媽媽的小穴撞去。

「啊~~~頂~~頂死我了!」

我喜歡母親在我的攻擊下大叫,因爲這樣實在是太刺激了,讓我搞不清我到底對母親是什麽感覺。但是那種亂倫的刺激卻是不是每個人可以嘗試到的。

「嗚嗚嗚~~不行了~~~我要來了~~~真的來了!」母親大叫一聲,小穴一緊,一股熱流澆到我的龜頭上,隨後母親無力的倒在我的身上。

而我卻因爲快要到了,不由得挺起屁股讓雞巴在媽媽的小穴?面進進出出,去撞擊母親小穴深處的那塊肉墊。

過了好一會兒,母親才反應過來,?面漸漸鬆了下來,感覺母親騷屄已經放開了我的雞巴後,不由使勁的往?操了一下……

「啊~~怎麽~~你~~還~~啊~~還要來!」

「娘,剛才你~~是不是到高潮了?」我一邊操著母親,一邊問道。

「沒~~我沒有!」

母親不敢承認,高潮過後,母親已經清醒了許多,當我問母親是不是達到高潮的時候,母親哪?能夠承認呢!畢竟是做母親的啊,在自己親生兒子的大雞巴下達到高潮,這如何能夠說出口呢!

「不會啊~~剛才的反應明明是啊!」

「不要了~~好了~~啊~~你已經~~啊~~得到了~~饒了娘吧!」高潮過後,母親想再拒絕我和她要好,可是我哪?能停得下來啊?

「好~~母親,我還沒有到呢!」

「啊~~又~~又~~操到深處了~~啊~~你操死娘了!」

「我是不是很厲害啊,我的好妹妹!」我像小說中管母親叫著妹妹。

「不~~好~~~啊~~美死了~~厲害~~你好厲害~~妹妹快被你~~啊~~給操死了~~~娘~~快被~~你給操死了~~不要~~怎麽回事~~啊~~又~~又要來了」

聽到母親在我的雞巴下,竟然一會兒娘、一會兒妹妹的胡言亂語著,更要命的母親說又要來了,這時我的龜頭已經麻麻的了!

「娘我們一起~~一起來!」說完我的速度更加地快了起來。

「啊~~不行了~~來~~又~~來了!」

母親說完後,如同上次一樣的含住了我的龜頭,但是這次我去沒有乖乖的讓母親那麽痛快的含住,而是屁股一頂,一下操到了子宮口處,當母親的淫液噴射出來澆到我的龜頭的時候,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從馬眼之中一下噴出一股股的白漿和母親的淫液撞到了一起。

當她小穴深處再次緊緊含住我的龜頭時,一股淫液澆到我的龜頭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雞巴狠狠的向?面頂了一下,然後噴射到她的小穴深處。

同時達到高潮的我們,摟抱在一起,喘著粗氣,我們的汗水和淫水混合在了一起。

這些日子來,娘總是躲著我,我每當想起娘纖細白嫩的肌膚﹐曲線優美的身材﹐卻讓我覺得美麗的讓人迷醉。我只覺得我的心臟狂跳﹐口幹舌燥。難耐心中的渴望﹐ 有時清純有時嫵媚,時而如青澀的少女時而如成熟的蕩婦。那美麗的姿態﹐高聳的巨乳、肥美的豐臀,水蛇一般的細腰,讓我的肉棒充血勃起﹐這天娘又在湖?洗澡。我不由自主的走近前。

迎著夜風姿色動人,娘那白色長衫隨風拂揚,顯得閑適飄逸,有若鍾天地靈氣而生的秀麗輪廓,眉淡拂春山,雙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貴端莊的氣質,就像天上的女神降臨到人間,將黑暗的森林化爲空山靈雨的勝境。垂肩的瀟灑烏黑秀髮,襯得一雙蘊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難以抗拒,皓齒如兩行潔白碎玉引人心動,那是一種真淳樸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一襲如雪的衣衫下的婀娜身姿,秀美絕倫的臉龐上精緻絕美的五官,真是儀態萬千,烏黑漂亮的秀髮像兩道小瀑布般傾瀉在她那刀削似的香肩處,美得異乎尋常,淡雅的裝束更加突出了她的出衆,那對美眼深邃難測,有如太陽在朝霞?升起又保持著某種神秘不可測的平靜。有若鍾天地靈氣而生,無論是她的容顔還是她的聲音,無論是她的舉止還是她的氣質,都透著一股讓人想要伏地膜拜的高貴。真是眉淡拂春山,雙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貴端莊的氣質,就像天上的女神降臨人間。除了原有的端莊美麗之外,現在又多了那種成熱美豔,成熟媚力,當她在喘息之間,那腰線所展現的起伏,令人窒息地想多看一眼。臉上現出一陣嬌紅的羞態,更是鮮豔照人,熒熒秋水,暗含嫵媚,香軟紅玉,誘人癡迷。

衣服一件件的脫落,只見娘身上只剩性感的奶兜,成熟的胴體玲瓏浮凸,結實而柔美的起伏線條,似乎讓人不忍碰觸,能想像母親奶兜下一對猶如新剝雞頭肉般光潔玉潤的豐乳像一對含苞欲放的嬌花蓓蕾,顫巍巍地搖蕩著堅挺怒聳在一片雪白晶瑩、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膚中。聖潔嬌挺的乳峰頂端,一定有一對玲瓏剔透、嫣紅誘人、嬌小可愛的紅暈乳頭含嬌帶怯、羞羞答答地嬌傲挺立。那一對嬌小可愛、稚氣未脫的柔嫩乳頭旁一定有一圈淡淡的嫣紅的乳暈嫵媚可愛,猶如一圈皎潔的月暈圍繞在乳頭周圍,盈盈一握、嬌軟纖柔的如織細腰,給人一種就欲擁之入懷輕憐蜜愛的柔美感。

小腹光潔玉白、平滑柔軟,內褲下細白柔軟的豐盈陰阜一定微隆而起,陰阜下端,一條鮮紅嬌豔、柔滑緊閉的肥美玉色肉縫,將一片春色盡掩其中。一對雪白渾圓、玉潔光滑、優美修長的美腿,那細膩玉滑的大腿內側雪白細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靜脈若隱若現,和那線條細削柔和、纖柔緊小的細腰連接得起伏有度。玲瓏細小的兩片陰唇想必色呈粉紅,成半開狀,兩團微隆的嫩肉,中間夾著鮮潤誘人的細縫,如同左右門神般護衛著柔弱的秘洞。

這情景讓我情慾高漲,忍不住掏出巨大陽巨套弄起來,「一會一定要親身體驗母親那美妙的身體。」我不禁暗想著。

這天晚上,趁著母親熟睡,我輕輕地走進母親的屋子。此時的師妃暄正遭逢這難關,師妃暄的小穴天生異秉,天生的能産生一種吸力,凡是與之交合的男子的內力都會受到這種吸力的牽引而流入師妃暄的體內,其實上次和兒子發生關係不僅使兒子體內的淫毒流入了師妃暄的體內,而且兒子體內的魔重也進入了師妃暄的體內,此時,體內的道胎與魔重正發生激烈的爭鬥,再加上體內的淫毒的作用,身體漸漸變化,週身發熱無力,胸前玉乳漲了起來,各處升起似麻似癢的滋味,春情蕩樣溢滿雙眼,難受又快樂的慾火魔障再次焚身,師妃暄立刻舌抵上頷,眼鼻觀心,以無上意志對抗,以前的靜齋女子都能驅除淫念,更何況是她這最出色的傳人,但她比之以前的女子卻多了兒子。

我走進屋子輕輕的叫到:娘。師妃暄乍聞兒子的聲音,不禁心神微分,滔天欲潮趁機下竄,立時奔騰氾濫不可阻止,她緊緊守著心中一點靈明,企圖以潛修的定力相抗,不讓春情淫念控制自己,臉上因爲矛盾而顯出痛苦之色。看到娘這麽痛苦,嚇道︰娘,您怎麽了,別嚇心兒啊。看到母親這個樣子雖然不知到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是我還是發現母親的慾火焚身,我走上身前一把摟住母親師妃暄,將嘴唇貼上師妃暄鮮嫩的紅唇,張大了嘴,就像要把母親的雙唇生吞一般,激烈的進攻。我的舌頭在口腔中激烈的攪動,捲住師妃暄的舌頭開始吸吮。這樣下去是會被拖到無底深淵的,師妃暄受驚的顫抖。我將自己的唾液送進母親的嘴?,師妃暄顫慄著,而喉頭在發出恐懼之聲的同時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