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真實性經歷

老公是經由相親交往認識的,他在宜蘭縣是經營民宿的業者,規模並不大,只有一整排由透天別墅改裝成十六間的套房。

屋內的設備雖然不是很豪華,倒也裝璜布置得乾淨素雅,且每間房均各具特色,加上地點又緊鄰著當地知名的河岸風景區,因此每逢假日時總是一房難求,住客爆滿,往往須一個月前預訂方可入住,而只有在非假日時方可較爲輕鬆,獲得喘息的機會。總之,我們生意是做得還不錯的。

他年紀大我八歲,民國五十六年次的,算來快四十歲了吧,相貌黝黑,身材中等,碩壯結實,外表就跟一般務農的鄉下人沒什麽兩樣,要經深入交談了解,才可察覺他其實是個心思細膩、非常聰明有智慧的人,跟他的外表完全不搭調。

在我的印象中,幾乎沒什麽他不知道的事,雖然只有專科的學歷,即使面對著眾多三教九流來自全國各地的房客提出一些千奇百怪的問題,往往都能對答如流,讓提問的人大多獲得滿意的解答,甚至有少數來自英、美、日的外籍旅客,他也能微笑著侃侃而談,溝通無礙跟他們交上朋友,讓徒有大學文憑的我常看得是欽服不已。

我們感情很好,因民宿的生意盈利一直很穩定,所以即使工作繁忙,物質上是非常優渥。名下除這些房産外另擁有三輛名車、八位數的現金存款,與幾百萬的股票與基金投資,生活心情是很愉快的。

美中不足的是婚后已五年多了,我們一直沒有生下兒女,雖然經過幾家醫院的多次檢查,我們的身體都很正常,並沒有什麽問題。我自認相貌身材是很標準的,之前因在台北財團大公司工作很多年,眼光較高,又忙於工作,一直無暇戀愛交友之事,所以將婚姻延誤,較爲晚婚,但常暗自慶幸,也因爲這樣,才可與我先生經由介紹相識、相戀,進而步入婚姻。

他年輕時曾從事船員的工作數年,跟著長榮的貨輪船隊遍遊過世界各地,見聞經歷廣博,平日喜歡看書充實自己,沒抽煙、不吃檳榔也不賭博,只偶爾喝點小酒,脾氣又好樂於助人,從未見他生氣過,即使員工犯了錯,他也和顏悅色,慢慢開導,不厭其煩的教到其完全了解工作內容。

他很疼愛我,婚后對我呵護備至,幾乎有求必應,我也投桃報李,知足地夫妻彼此互相珍惜,感情日見深厚,除了外表不帥這點以外,他是很標準、很棒的老公。

將我們背景、生活的大致情形稍交代了一番,以下開始要談一些較私密的事了……嘻嘻!老公的性能力是很棒的,婚后即使我盡量配合他,心底還是覺得做得太過。

我們幾乎天天都做愛,除了每月生理期那幾天不方便外,每在夜深人靜時,我們總是縱情放浪地做愛做的事,常常持續一兩個小時,我已經到達高潮頂峰N次了,而他還總是一副意猶未盡、神完氣足沒有射精的樣子。

他有習練類似帝王功、鎖精功……的功夫。

我經常被他弄到我筋骨酸軟、疲累不堪,「水水」流得到處都是,只能呻吟大叫投降:「噢……不要了啦!不要……」最后他看我可憐求饒的樣子,才停止不做。

還記得剛結婚的那陣子,我還曾被他弄到哭得唏哩嘩啦,模樣哀怨悽慘地表示真的不能負荷,再這樣繼續,會被他玩死掉。

后來,我意外地漸漸開竅,他的「能干」將我的胃口慢慢養大,從「不堪負荷」戲劇性轉變成「樂在其中」,到現在我感覺「如水得魚」且樂此不疲,心態變化不可謂不大。

我們幾乎能想到的,能玩的姿勢、花樣、場地……什麽都去嘗試,什麽都敢玩,彼此心理與生理默契十足,均獲得豐盛充實的快樂。

我們放縱嬉戲做愛,從床上到廚房,到沙發,在我們民宿的三樓窗邊……在民宿的公用廁所內、在深夜的頂樓陽台、在山林野溪中、在市區路邊有貼深色隔熱紙的車上、在鄉間草地上……因爲場地的變換,因爲不再隱密安全,經常會有被看見的危險,我從起先的排斥到慢慢可容忍接受這種刺激,也許真有種另類的快感吧!

他干我,干得我好爽,其中也好像真的有被人看見過,但還好一直沒有發生什麽事。只要一想到身體可能讓陌生人窺探,被看見做愛時的淫蕩樣子,我那里經常都會保持氾濫、濕濕的狀態。

我們的工作,經常要面對來自各地要投宿的人們。來渡假的男女,大多衣著光鮮、外表打扮亮麗,其中自然有許多的俊男美女,因爲來外地渡假,心態大多放鬆而愉快。

老公要求我也跟他們一樣,穿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笑容滿面的去接待他們。在夏天,有時穿著低胸短裙的性感衣服做事,即使舉手投足間經常會有走光的顧慮,先生反而會讚許鼓勵我,因爲他認爲這樣自己不但輕鬆又涼快,賞心悅目,即使被人看看也並沒有什麽損失,反而有吸引男性房客、招攬生意的作用。

「在外國,女性在天氣好時脫光光在戶外做日光浴的場景比比皆是,根本沒有人會大驚小怪!」他私下常對我表示。我們中國人實在「太假仙」,假道學的人實在太多,明明想看,也喜歡看,在人前卻時常裝模作樣、口誅筆伐。所以,曾住過我這里的房客,有一些是看過我沒穿內衣走光凸點過的。

記得有次非假日,生意較清淡,有一對夫妻來我們這里渡假,男的帥,女的美,實在是非常合適登對。我跟老公在大廳接待他們,除了介紹房間、用餐與其它設備之外,也輕鬆的聊了一會天,氣氛非常的融洽愉快。

老公心情甚佳,突在其間向我暗示,使個眼神投向那帥哥先生,我默契十足表示收到,眨眼微笑的回應,隨即在其妻不注意或稍離視線時,起身彎腰向那先生解說,或在坐椅時稍回轉調整角度,雙腿微開朝向著他,老公則砌詞藉故離開座位,裝作要忙其它事,回到櫃台。

我注意到那帥哥先生對我的「不經意走光」有了回應,今天我依然外表穿著清涼,上身細肩帶,下身著短裙,里面穿著白色的花瓣胸罩,同一組的絲質內褲亦有著漂亮的鏤空的花瓣紋飾,在彎腰時,他窺看著我因領口下垂而露出大半的雪白胸脯。對自己的胸部我是有自信的(34C的尺寸,尖挺飽滿的黃金三角比例),不時不經意地向他顯露著。

在談話時,他眼角餘光也瞄向我雙腿微開的短裙內,他有點臉紅……我則在心底竊笑得計,又因有被偷窺私處的刺激感,有點感覺內褲微濕,「那里濕了,那內褲鏤空的部份,黑色恥毛都會變得更明顯吧?……」胡思亂想著。

尤其同時間老公就在不遠處的櫃台內冷眼旁觀,而帥哥的老婆則坐在旁邊,眼望窗外景色卻矇然不知的情形下,「這位年輕漂亮太太,妳老公現在正在窺看我的身體呢!」我心底又想著。

事后,他們回到房間放置行李休息,我則回到櫃台跟老公說話。老公問我:「小騷貨,妳有濕了嗎?」

我轉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狡獪地回道:「沒有!嘻嘻……」

「沒濕?!我不相信!來……讓我檢查一下!」老公戲謔笑著說道,並馬上伸手摸向我的下體。

「哇!不可以……非禮啊……老闆非禮女員工啊!救命啊……」我笑著奮力抵抗著,還是被老公的魔掌摸進內褲里翻攪,根本瞞不了他,「他太了解我的身體……一陣陣的充實感。」我想著。

「呵呵……小騷貨,這麽濕喔!」老公的手指上沾得滿是我那里的「水」,笑著說道。我紅著臉,一時間無言以對。

「是不是想讓那帥哥干妳啊?」老公又說道。

「不想!」我負氣式的回答著。

「是嗎?不想哦?那這里干嘛會濕成那樣呢?」老公對我撥弄展示他指間的水。

我被他摟著腰,覺得情慾微動,手摸向老公的褲襠,「怎樣?我高興!就是濕濕的!你管我?!哼!」我仍死撐地說道。老公褲襠在被我撫摸下,也開始有了生理反應。

「嘻……我喜歡你這個帥哥干我!」我手不安份了起來,拉開老公褲襠的拉鍊,在大廳櫃台后面回應說道。

「喂!喂!這里可是公共場合耶……」老公抗議笑著說道。

我不理會地掏出他那話兒,在我的玉手玩弄下,它已迅速膨脹挺立,探頭露出那雄偉粗壯的姿態。我心里卻冀望這個時候是沒什麽人會出入經過這里的(除了那對夫妻外),更何況我們有櫃台做屏障,一時之間是不會有什麽危險的。

此時,無聲勝有聲。

老公似乎對我的行爲也覺得刺激,默許應和著,我們開始在櫃台后面擁抱、愛撫、親吻……一會兒,老公的那支看來情緒相當激動,粗壯亢奮的在微微抖動著,我這時也好想它塞進來我那里哦!

「好想喔……要!我要!」但不敢在這里做,畢竟大白天,民宿客廳大門還是開啟的。

我蹲下來,藉著櫃台的遮掩,用嘴幫老公口交,舌頭靈活地舔弄他的下體,左手順著耳際的長髮,不讓其隨著擺動遮住我的視線,右手則配合著舌頭,對陰莖、陰囊套弄著。老公也將手伸進我的胸罩里,魔掌五爪齊施玩著我的左胸、奶頭,心中被挑得情慾愈來愈盛。

正忘我之際,突然聽到走道那頭突然有房門開啟的聲音,我嚇了一跳,「是那對夫妻?!」心想著,趕緊吐出含在嘴里的東西,想起身站起來,哪知老公卻反向將我推入櫃台內。

「可能來不及了……而且此時胸罩被弄得也有點移位,衣衫不整的……」我心想著,嘴里又被塞入老公的「弟弟」。

「是那位美女太太?」我聽到她來到櫃台跟老公說話,聲音甜美,很好認,心里想著。她正跟老公詢問著這附近另外的景點,老公也裝作鎮定,神情自若地回答。

「從她的視野角度,應該只能看到老公在櫃台后的上半身吧?」我心底覺得這情景既詭秘又刺激,居然蹲在櫃台內繼續幫老公口交,這好像在A片里才會有的情節。老公也真厲害,雖然下體被我賣力地舔弄吸吮著,交談間始終忍耐得很好,未讓對面交談中那美女太太察覺有異樣。

「嗯……」老公最終還是忍不住地因我的舌功而發出一聲低吟,想必在上面的他還皺了眉,露出一絲痛苦表情。

「咦?老闆……」美女太太納悶問著。

「喔!沒事……只是胃有點不舒服。」老公回答道。

美女太太隨后又繼續了幾分鐘的對話,終於告別回房說道:「嗯,那我知道了……謝謝!」

老公待她一離開,馬上從櫃台內像抓小雞似的把我給抓上來,環抱起我衝入右邊的空房,將房門反鎖后,迅速地除去了我倆身上衣物。他笑著低吼:「小壞蛋!」像只野獸般的瘋狂干我,將我抽插得死去活來,我也早就慾念潰堤。

他亂抓揉捏著我的奶子,有點痛卻又很舒服,下體則滿是充實磨擦的快感。

「嗯……噢……嗯……噢……老公……」我呻吟著。

「嗯……小騷貨,爽不爽啊?」老公邊問著,下半身則不停歇地前后擺動,我的胸部也隨著其頻率而上下晃動著。

「嗯……噢……嗯……噢……好爽!好爽……」我回應著,「嗯……老公……干我……干我……嗯……啊……嗯……噢……噢……」我呻吟著回道。

老公受到鼓舞,更是猛烈地抽插我的下體,我忘我地呻吟:「嗯……噢……噢……老公……你好棒……嗯……嗯……噢……噢……」很棒的充實感在我下面接連地爆炸著,像升天般的快感暈眩著我渾身上下。

在房內放肆激情地做愛,彷彿天地間就只我們兩個人,我被徹底地融化,什麽道德禮教、禮義廉恥、婉約含蓄、三從四德、法律教條……這些,全都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在這一刻,我只是個淫蕩的少婦,淋漓氾濫的水奔流著:「嗯……啊……嗯……噢……噢……干我……嗯……啊……嗯……噢……噢……」

老公問道:「我讓那個帥哥晚上過來干妳,好不好?」

我雖呻吟著,但確實聽到他的確是這樣問的,猶豫著回道:「嗯……啊……嗯……噢……噢……不……不好……」

老公又問道:「爲什麽不好?他長得很帥呢!」說完又展開更激烈的動作。

我慘叫:「啊……嗯……啊……嗯……噢……噢……不要……不要……」

老公又道:「讓他跟我一起干妳好不好?」

我回答道:「總之……不好!」

老公不死心的又問道:「不行!要說好!」剛說完又鼓勁猛插猛干,我感覺如正經歷狂風驟雨般:「啊……啊……嗯……噢……嗯……噢……」

老公又說道:「說好!」

我想,可能只是夫妻床笫間的性幻想,並不是當真的,低聲說道:「嗯……啊……好……隨你……嗯……啊……嗯……噢……噢……」

老公說道:「他……老婆長得很不錯,也是難得見到的美人,很像東森新聞的主播黃文華。嗯……喔……」

我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啊……嗯……噢……嗯……是長得不錯……」

老公說道:「我……也想干她!身材好!奶子看起來也不小……」

我大概知道老公在想什麽了:「他竟想跟這對來投宿的青年夫妻交換做愛聯誼!」

我回答道:「人家不會肯的!」

老公說:「試試吧,我有辦法的……妳沒看到他老公偷窺妳的那種神情?」

其實我是有看到的,那帥哥對我剛才的暴露走光,是很喜歡,有感覺的,這也算是女人的直覺吧!對於老公的能耐,我倒是很少去質疑,說道:「唉……隨便你……」

老公說道:「那……妳是同意囉?」

我回答道:「嗯……」

老公說:「那太好了!我有把握……」

「啊……嗯……噢……嗯……」雖然身體正在享樂著,但聽完老公所言,似乎他真的會付諸實行,我不知道后續發展會如何,但還是盡可能地配合著。因爲我愛他!

老公始終清楚我身上最敏感的那一個點,在他龜頭反覆擺動地觸碰那個點,那個最私密的花蕊,渾身抽搐似的,我無法自制地噴出了一束液體射向老公的下半身……灑得點滴淋漓、一片狼籍,我知道,那不是尿。潮吹了……

老公見狀才滿意地停止動作,我在床上晃神了一下子。老公並沒有射精,他考量到大廳櫃台不能一直沒人在,進浴室稍沖洗一番,交代我先休息一下,房間他晚一點會派人來整理。梳洗清潔,他說完穿上衣服就匆匆的走出去了。

因我了解,他言出必行、性格果決,行事向來不拖泥帶水,很少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因此,對於其所說的「交換聯誼」一事,我想,再過不久……就會發生。想著想著,我的那里竟又有點濕潤的感覺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