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10

出差

=======================================

(10)

『嘟嘟嘟???』是楊英的手機聲!

「這麼晚了是誰....」只聽得楊英一邊嘟噥著走回房去聽電話。

不論是誰打來的電話,總算暫時解除了二女強碰的危機了,我趕緊起身,準備先把

門給鎖上再說。沒想到我剛想下床,宜靜卻在後面一把抱住我,不讓我走。

「別走啊」宜靜的聲音有點說不出的詭異。

「別拉我啊,我去鎖門啊」我說。

「不要嘛」宜靜居然如此說。

「不要!」我吃驚的說「那待會兒楊英又來了怎麼辦?」

「來就來啊」宜靜對我貶貶眼睛說「你不是也在等著她來嗎?」

「我...哪有...我...」

「不準對我說謊!」宜靜指著我的鼻子說「我不準!」眼睛卻看著我的耳朵。

「我...」我無言以對,當你面對一個你一說謊她就知道的人時,你也會有同樣

的無力感,根本不用再說什麼。

「你什麼啊?你想什麼啊?」

「沒...沒什麼...」

「少來這套,你是不是想...」宜靜的臉微微紅起來「一箭雙鵰?」

「我..沒...我..」

「說謊!」宜靜一下就點破。「明明你已經跟楊英約好,晚上過來陪你,你怎麼可

能不想,而且你的耳朵...」

「咦?等等」我驚覺不對頭「你怎麼知道!我跟她約..」

「啊!嗯~~我...」

「你那時候在場?」我問。

「啊...我..是...算是吧..」

「什麼算是吧,哪有這種答案...難道...你..就是...」我不敢想像的

答案,讓我訝異的說不出口。

「嗯...是...是我...」

天啊!原來謎底揭曉,今天那個把我修理得很慘的『楊英』,居然就是宜靜!那個

答應晚上過來陪我的就是她!我是那麼直接的問『楊英』,要她晚上來陪我,所以難怪

她會問我跟楊英的關係。

「是你答應要來陪我...」我結結巴巴的問。

「嗯」

「你...」我腦筋一片空白,不知道說什麼了。

不知道隔了多久,還是她先開口說話的。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宜靜說「楊英她跟你在我生日那天..」

「什麼!你說你看到了!」我又是一驚!

「嗯」宜靜說「你喝醉了都忘記了,還是我把你扶回床上去的...」

「是你?你不是醉了..」我已經驚訝得說不下去了。

「是啊,只是...我是假裝醉了」宜靜說。

「假裝?為什麼?」我不懂。

「大雄~~你真遲鈍耶」宜靜敲著我的頭說「其實那天,我本來???」

『叩?叩叩叩?叩』門口又響起令人心驚的敲門聲!楊英又過來了!

我迅速套上短褲,連內褲都來不及穿,趕緊起身想去門口堵著楊英,免得真的不可

收拾,今天已經夠亂了。

可是,天啊~~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啊!難道是我幾次把你那個頭戴甜甜圈的僕

人虐待的報應嗎?楊應不等我開門,已經自己開門進來了!

剛剛沒有堅持先去鎖好門,真是大大的失策,如今,該如何是好?

「啊!宜靜你也在這裡喔?!」楊英發現宜靜了。

「是啊,我跟大雄在看電???影???」宜靜說著說著結巴起來。

原來,宜靜趁我起身之際,套上了睡袍,然後用遙控開啟了電視跟我的DVD Player

。只是她沒想到,我的放影機裡面擺的是部日本A片!

「電影?」楊英表情怪異「嘿嘿???靜美眉你學壞了喔~~居然看起A片了。」

「嗯???」宜靜臉都紅了,而我則是臉綠了一半。

「我也要看!」楊英興沖沖的說。

二話不說,馬上鑽進被子裡,跟宜靜靠在一起看起片子來。

「大雄」楊英又說「別發呆,關門過來一起看吧!不過,你坐這邊。」說完指著她

的右手邊,也就是宜靜的另一邊。

事已至此,我也只好硬著頭皮陪她們看片子了。

這部片子是一部3P的片子,裡面的女主角跟兩個男人搞,後面插一根,前面含一

根,而且是部沒有馬賽克的片子。

「哇!這樣也行喔」宜靜小聲的說。

「是啊是啊!」楊英也說。

「?????」我,什麼都不敢說。

剛開始是半坐半躺的看著,但是不一會兒,也不知怎麼的,三個人都快躺平了。

『咦?!下半身怎麼有隻手在摸我。』

『咦?!不會吧!怎麼在拉我的拉鍊!』

我這才發現,楊英的身體不知道何時已經轉成側躺,面向著宜靜,但是屁股卻是一

直靠過來,而且這隻手就是楊英的手,她居然這麼大膽,悄悄的摸了過來。

棉被下春情蕩漾,她一邊跟宜靜說說笑笑著,一邊居然掏出我的老二,套弄了起來

,這太刺激、太危險了。

我們躺這樣,楊英側身在中間,我看不到宜靜,想當然爾宜靜也看不到我,在這樣

的刺激之下,我的分身早早的就立正站好,接受楊英的指揮。

我一方面擔心穿幫,另一方面又抵不過楊英的刺激,想躲開,卻又捨不得,想行動

,卻又不敢。就在這樣的矛盾心情與擔心之際,楊英又有下一步的動作了!

她的屁股更向我這邊擠了過來,一隻腳還慢慢的略為擡了起來,放到我的外側,然

後拉著我的分身,往她的蜜穴壓下去。

『不會吧!這樣她也敢搞!』

可是,事實上,她真的這樣做了!

當我因為她拉扯我的老二,因此我半轉過身來後,她果真就是把我的分身壓入她的

蜜穴!

她竟然也是只穿著睡袍而沒有穿內衣褲!

上帝啊!佛祖啊!只好請你們兩個先去下盤棋,不要管我吧!

這意思太明顯了,我如果還能理性思考,那我大概只適合去當和尚了。我輕輕的、

慢慢的調整好位置角度,用一種不明顯的方式,我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挺入,直到有半根

沒入為止。

這真是太太太刺激了!

『主人啊~我對您真是太佩服了!我對您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

這次,我不敢有大動作,由得他這個討厭的小傢夥饒舌,反正聽來也很爽。

穿白衣服的老學究這次居然很識相的坐的遠遠的,好像在抽著煙斗,不管,反正他

不來吵我就好。

楊英濕暖的蜜穴含著我半個分身,每一次輕微的扭動或是我慢慢的抽插,那種清晰

至極的觸感,比起任何一次的做愛更讓我有完全的享受,不是那種高潮時的射出,而是

像品嚐紅酒一樣,一次一點一點的嚐,每一口都有極致的完美口感。

片子中正是火熱,最重要的是出現了日本片難得一見的雙穴同插!

先前還有聽到她們兩個女生對片子內容的驚訝之語,現在我卻都沒有聽到了,她們

兩個不知道是驚訝過頭,還是太專心了,居然都沒有再說些什麼。

楊英這麼大膽的一邊看A片一邊跟我玩,她沒空說話還有道理,連宜靜也沒說話,

那就有點怪了,不過,我可沒時間去管,耳朵倒是可以聽到斷斷續續的輕哼聲。

哼哼哼,要是我用力的頂她幾下,她鐵定會忍得很難過!

想到就做!

此時的我已經沒啥理性可言,於是立刻稍稍的用力頂了幾下!果然,耳朵傳來幾聲

壓抑得很辛苦的低哼,而且分身突然被束緊了。

『嘿嘿嘿,爽吧!』我有一種反將一軍的快感。

片子中的女主角倒是像要替代楊英一般,哼哼哈哈的聲音不絕於耳,而且大聲得很

『這麼大聲?』我突然想到,剛剛似乎音量沒這麼大聲啊,一定是楊英這女魔頭,

為了掩飾她的聲音故意開大聲的。『嘿嘿??腦筋不錯,轉得很快』

有了這樣的遮掩,我也不客氣了,在不使彈簧床墊發出週期性聲響為原則下,我也

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

我偷偷的配合著中男優的速度,同步的抽插抽插,讓我在心理上還有同時姦淫女優

的快感,好似同時幹著兩人似的,真是有趣。

「啊!做完了!我去換片子!」宜靜突然起身去換片子。

此時,我跟楊英的好事當然不能繼續了,趁宜靜換片子,我們趕緊分開躺好了,甚

至我的老二都還沒來得及收入褲子裡,宜靜已經轉身回來。

「我???躺這邊???」意外的,宜靜回來時居然挑我的這邊,我變成躺在兩人

中間了。

宜靜似乎怪怪的,臉色好紅好紅,不過我大概也差不多吧,我也覺得我臉發熱,因

為我的老二還在褲子外面,隨時會穿幫的。

三人重新調整姿勢,稍稍坐了起來,兩位美女一左一右,靠在我身上。

宜靜這次挑的居然是部恐怖片,一部港片,一個色魔強姦女人無數,最後栽在一個

女孩手中,連命根子都被剪了,是一部集合血腥跟色情於一片的電影。這片子我看過了

,因此知道劇情。

哪片不好挑,偏挑這一片????這???該不會是上帝給我的暗示吧!

偷偷看看那個老學究,還是面無表情的抽著煙斗,倒是那個長角的黑東西不見了,

這讓我有點擔心,這會不會是他的陰謀?

由於剛剛並沒有發射,因此目前還是頂帳棚,只是這個帳篷太大了,外表實在看不

出來。

這下可實在是太幸福了,而且也太危險了!兩個剛剛都跟我有過親密關係的女生分

別坐在我的兩側,我的凶器卻連收都來不及收,尤其是左手邊這位,她一定知道我的狀

況,實在很難預測她會作出什麼事來,尤其是剛剛那樣都敢作了....

片子頗為血腥,女被害人的臉蛋身材也是一流,而且露得很徹底,沒多久兩個女孩

都害怕得鑽在我的懷裡了,但是還是看著電影,而我的分身卻一刻也軟不下來。

除了片子的因素,另外我左手邊這位女魔頭楊英也是原因,因為她趁著抱著我的時

候,左手又開始玩弄我的老二了!

真是個女魔頭,我已經暗中決定以後要這樣叫她了。我現在的緊張程度比剛剛可是

增加了好幾倍,因為剛剛宜靜還在另一邊,看不到摸不著,除非她起身才會穿幫。但是

現在,只要她一伸手抱我時往下面偏一點,立時會發現楊英在幹的『好事』。

這樣的『好事』要是被她發現了,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們兩個會是當

場來個猜拳定輸贏,又或是當場翻臉,還是剪刀拿來剪下來一人一半!

楊英的手不快不慢的套弄著,像是打定主意要讓我的分身保持立正站好一樣,不斷

的增加穿幫的機會,另外,又悄悄的拉著我的左手去按摩她的乳房。

這一切是那麼的驚險又刺激,天啊!我的心臟可能會提早退休了。

我正漸漸習慣而可以開始享受著這樣的驚險刺激之際,異變又起!

我的右腳大腿出現了另一隻手掌!

不用問,當然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位右宮太后--宜靜。

宜靜不知怎麼的也有樣學樣,開始對我騷擾,而且慢慢的往上移動,一點一點的,

摩挲著我的大腿內外,漸漸的來到短褲口了!

上帝啊!佛祖啊!救命啊~~~不要下棋了!快來救我吧!我快要死啦!

宜靜的手已經鑽進我短褲寬大的褲口了!而且還在往上!

楊英的手還在套著我的老二,一上一下雖然動作不快,但是只要在幾下子,她們的

兩隻手一定會有第三類接觸!

那就是我的末日了!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

咦?還沒碰上!!

下半身掃描開啟,狀態:楊英的手抓著老二上段,宜靜的手穿過褲口在玩我的鳥蛋

,分析完畢。

『咕咚』我大口吞下一口口水。

最壞狀況還沒發生,最高警戒狀態尚未解除。

天啊!上帝啊!佛祖啊!阿拉真神啊!菩薩啊!族藩不及備載的眾神啊~~

這是賞賜我的禮物還是對我不乖的逞罰啊!天堂與地獄的距離是多遠?我現在的答

案是:一個巴掌遠。

我左手抓著楊英的乳房,右手揉著宜靜的胸部,老二上有楊英的左手在套著,鳥蛋

下有宜靜的右手在按摩著。真是天堂啊!

但是,只要兩隻手的任何一隻手多往上或往下一個巴掌寬,那麼,那對跟著我二十

多年的香蕉鳥蛋三人組恐怕就會變成:斷蕉混蛋大鍋菜。

我會遭受天譴!這一定是天譴!

我開始這麼相信,因為長角的小傢夥已經在我旁邊擺起神壇,神壇上有一個長長的

凹槽,末端還多兩個圓型凹槽,看來就是不懷好意,準備要用來當供品的東西我問都不

想問。

『喂~穿白衣的老頭,大哥...大爺~~拜託你啦!幫我把上帝請回來吧』

白衣老學究居然在旁邊抽著煙斗吐起煙圈,然後用頭去頂煙圈。

『喂~大哥~你不會這麼記仇吧....』我擔心的說。

『哎~不行了,老了,怎麼耳朵老是有蚊子的嗡嗡聲...』老學究如是說。

『哇哩勒,靠!你這個死老頭,死變態,老不死的,你這個小人,偽君子..』

既然求救無望,我當然不用客氣的罵了。

電影正精彩,色魔已經被女主角逮到,逼到絕路了,女主角一腳踹在他的老二,色

魔當場飛出去。

『靠!一定很痛!』

『靠!』

我突然臉色發青冷汗直下,身體不由的縮了一下。

因為,她們兩個同時捏了我一下!香蕉鳥蛋雙雙受襲!

「那樣一定很痛喔?」楊英曖昧的說。

「是..是啊...」我忍著痛,苦著臉說。「很痛...很痛..」

我暗幹死了,卻只能強作鎮定的,雙手用力捏回去。

片中的色魔正好是奮起最後餘勇,反擊女主角,由背後抓主女主角,雙手粗暴的抓

著女主角的雙峰,扯開所有的衣服,女主角再次上身赤裸,雙峰上五條指印清晰可見。

「喔~好粗魯喔」宜靜說。

「是啊,怎麼這麼粗魯」楊英也說。

「電..電影嘛...」我說「假..假的啦」

各位一定奇怪,為何我說話會結巴?

那是因為,她們兩個的手都做勢要捏下去,以一半出力的力量在捏著,我想不結巴

都很難。

電影繼續著,色魔終於沒有反抗能力了,女主角取出藍波刀,一刀切了下去。

「哇!好噁心喔,我不敢看。」楊英作了如上的宣示後,一頭鑽進被子裡不看了。

宜靜的手迅速抽離。

「好...好..好噁心...」我也說。

各位一定又奇怪了,我是男生,居然看這樣的片子也會嚇到結巴。

其實,我是想說『好...好...好爽喔...』

因為,楊英居然鑽在被窩裡吸著我的老二!

好個魔女!我...我...忍不住了!一洩如注!

「楊英楊英,做完了啦!不用躲了啦」宜靜隔著被子拍拍楊英的頭說。

「噢」

「是..是啊..」我也說。

天知、地知、她知、我知,她其實是在幫我舔乾淨,才遲遲沒出來。

『叮咚』門鈴響了。

「我去開門」楊英一下子掀開被子衝了出去。

「啊!」宜靜尖叫。

「噢!」我,慘叫。

因為,我的手還抓在宜靜胸口,這下一定穿幫了,所以宜靜尖叫,而我,則是因為

楊英匆匆拉上我褲子的拉鍊......夾到了!

不過,楊英頭都沒有回,火速衝出去,根本沒空回頭看到我跟宜靜的樣子,也許,

她急著找垃圾桶還是廁所吧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