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12

出差

=======================================

(12)

我發誓!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避開Jack了!但是,那天中午還是被她堵到了,就

在我們系館的門口。

在那種情況下會那麼『碰巧』遇到她?那真是鬼話了,比中樂透頭獎還不可能。不

必多說也知道,她一定是在那邊等我很久了。

她見到我,沒多說啥,只遞給我一張名片,背面寫著『非限定茶坊,12:30。』

「喂,雄哥」是志明「艷遇喔!」這傢夥,每次我有事他都在場,真不知道他是哪

來的神奇第六感,哪有這麼巧的。

「艷你個頭啦!」我說「她是拉子啦!」

「拉子!」志明怪聲的說「天啊!我太佩服你了雄哥!你的魅力連拉子都不放過啊

!我對你的景仰????」

「仰你的烏龜王八啦,仰,癢的話?用老二去擦牆壁啦!」我可不客氣的用最毒的

話來堵住他進一步的胡說。

「嘿嘿,雄哥,火氣很大喔」志明訕訕的說,但是眼神不對???

「我幫你消火!」志明說。

「啊~~」我慘叫「你這個死人妖!賤貨!你有膽不要跑!靠!唸研究所了還這麼

賤!給我回來!」

這個死志明,居然敢對我用小學生在玩的下三濫的招:『猴子偷桃』,對我的命根

子施以龍爪功。

追當然追不到了,不過我也沒時間追了,因為12:30就快到了,去不去赴約呢?正

所謂『宴無好宴』,這擺明了是個『鴻門宴』嘛,但是我似乎又不得不去,更何況,我

可是個男人啊!怎麼可以比女人還沒膽哩!她都敢約我了,誰怕誰啊!

『非限定』是家比薩茶坊,我偶而會去那邊,吃比薩看漫畫周刊,它從前還賣台南

獨一無二的薄脆餅皮的比薩,算是我很喜歡去的一家店了。那邊一向客人都不多,一個

個獨立區隔開的座位,倒是很適合談事情。

一進門,就可以看到Jack坐在角落的位置上,用吸管漫無目的的攪動著飲料,桌上

放著一本雜誌,不過不論好不好看,它是一點都沒有吸引她的注意。

躲了她幾天了,也沒有好好看過她,現在這麼一看,還真是個美女哩!深深的五官

輪廓,白皙的皮膚,修長的身材,基本上光這些已經可以去當模特兒了。再看看她的裝

扮,簡單的套裝,白色上衣,粉紫色短群配上同色的短外套,這一點倒是不像學生,像

個上班族。

再近一點看,哇哩勒!差點噴鼻血,她裡面穿著件大紅色的半罩內衣,透過那薄薄

的白外衣在向我勾引著。跪坐在榻榻米上,短裙褪得老高的,一雙美麗的長腿,穿著白

色的玻璃絲襪,更是我目光久久無法移開的焦點。

最要命的是,我幾乎幾乎可以看到大腿的盡頭了!不!也許已經看到了!只是燈光

昏暗,那邊一片漆黑,無法確定是看到了她穿黑色內褲還是???咕咚,容我先吞一下

口水。

「你來啦!」她冷冷的說。

「嗯」我也簡單回答。

「吃什麼?」她問。

「比???簡餐吧!」差點說出要吃比薩,還好猛然發現,在這種氣氛下,點比薩

一起吃實在是很不搭嘎。

「這邊不是比薩比較好吃嗎?」她問。

「嗯,是啊!」怪了,她倒是很內行。

「哪你怎麼不點?」她問道,隨即又說「啊~你不用顧忌我吧!就點比薩吧。」

她招來服務生,逕自點了兩客小號比薩。

「你看這樣不就好了,我不會跟你搶的。」她似乎可以看穿我的想法。

「你???好拘謹喔。」她笑笑的說。

「嗯,還好吧。」看來她似乎不如我想像中的那樣充滿敵意。

「你怕我?」她笑笑的,但是一臉挑倖的說「你躲我好幾天了,還不夠嗎?」

我聳聳肩無言以對,既然她都知道我躲她了,那接下來當然看她表演了。

「嘿,你很賊喔」她說「這樣還不吭氣,就是要等我先開口喔?」

「呵,我該說什麼呢?是妳約我的啊。」武俠小說裡有說過:『敵不動我不動。』

我可不是白看的,該記得的我還是記得。

「哼,真不像個男人!」她居然如此說「真不知道楊英為什麼會喜歡妳。」

開始說到重點了。

「是嗎?」我繼續等著她掀開底牌。

「少來這套,楊英喜不喜歡你你會不知道?!裝傻也有限度吧。」

「我是知道,但是這跟你約我有什麼關係?」我繼續裝傻。

「哼哼,自以為是的傢夥,真不像個男人,我就直說了」

「因為我是楊英的情人!」她擡頭睜大眼睛盯著我說。

「情人?是嗎?」我冷冷的說。

「你少裝傻,從你的鎮靜已經洩漏出你早就知道我跟她的關係了。」

「我是猜到了。那妳想怎樣。」我真正想說的是『那又怎樣呢?』

「你!」她認真的說「好!我要你離開她。」

還真是簡單明瞭,單刀直入,可是我哪有那麼容易就嚇到了。

「好!」我說「那現在換我說」

我頓一下才說「我要你離開她!」

「你!」她有點訝異我直率的回答。

「我想妳是沒有意見的吧!」我又說。正所謂:『漫天喊價,著地還錢』我根本也

是隨口亂說,反正這樣的談是不會有啥意義的。

「你怎麼這麼無賴。」她說。

「哪裡,我跟您學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誰怕誰啊。

她氣勢受阻,頹然的往後靠在牆上,良久無言。

不過,她看起來並不是挺生氣的,這一點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還以為會上

演個潑婦罵街之類的戲碼哩。這中間也許還有些古怪。

服務生先送來我的飲料,我默默的喝了兩口。

「你跟她上過床了吧!」她若無其事的問。

「咳!咳!」我可是當場嗆到,哪有女人會這樣直接問這種問題的。

她倒是一臉得意樣,似乎把我弄得這麼窘是件很愉快的事,大概是覺得重新佔了上

風的關係吧。

「咳!呵呵..咳..妳希望我回答什麼?」我說。

「老實回答!」

「沒有!」我爽快的說。

「說謊!」她說。

「是啊!」我面不改色「妳明明都已經知道答案了還問我。」

「你!」

「我怎樣?我也只是要你也老實一點,不用拐彎拐彎抹角明知故問了。」

「你...很...怪。」

「怪?某方面跟妳比還好吧。」我不客氣的說。

「你!」她氣鼓鼓的,顯然這句話刺到她的痛處了。

「我只是如妳所願的很老實。」我說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說那樣的話,我道歉。」我很快的又接著說。

「你....」她大概不知道如何對付我這種無賴招吧。

「唉~~」她嘆氣。

「你很不一樣....」她又說。

「不一樣?還好吧,我可不是怪人啊。」

「我的意思是說,你跟她以前所接觸到的男人都不一樣。」

「以前接觸到的男人?」『她是啥意思?』我想。

「哼,緊張了喔」她一副嘲弄的表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你對她了解多少?」她接著開口問。

「不多。」這絕對是真的。

「你知道嗎。你不離開她,你會有生命的危險。」

「喔?妳有準備王水嗎?」我開玩笑的說。

「王水?哼,還會說笑,你要是知道她的身份,你恐怕就笑不出來了。」

「喔?她的身份有啥可怕的?她是虎姑婆?巫婆?還是外星人?」

「哼,當然不是,她是公主。」

「嘿!公主!妳別逗了好不好,都什麼時代了還公主勒,妳怎麼不乾脆說她是皇后

勒。」我嗤之以鼻。

「沒錯,現在的她你的確也可以說她是皇后。」

「喂喂喂,妳吃錯藥了喔,愈說愈離譜了。」

「我沒誇張」她頓一頓說道「她是黑幫公主!也是黑幫皇后!」

「啊?妳別胡說了好不好,黑幫什麼的還好,只是她怎麼會是公主又是皇后的,亂

了譜吧!」我有點懷疑她的精神狀況。

「我沒有說錯,她以前是黑幫老大的獨生女,現在是黑幫老大的女人,你說她是不

是公主,又是不是皇后?」

「啊?!妳是說真的嗎?」這個答案倒真的有點嚇人。

「我沒必要騙妳,你難道都沒發現你已經身在危險之中了嗎?」

「啊?」我楞了一下「你是說???」

「你有注意到了吧,最近你家附近是不是出現一些以前沒看過的怪怪的人。」

「嗯。」我不得不承認,我甚至還打電話要宜靜回來時小心一點,沒想到,這些人

是針對我而來。

「你不用擔心太早」她說「他們不是針對你而來,但是如果讓他們知道你跟楊英的

事,那後果你自己想吧。」

原來楊英竟然有如此的背景,難怪她花錢如流水也不皺一下眉頭,個性又是那麼的

大而化之,原來她是個從小被人捧在手裡,一切事情都會有人出頭,絕對沒人敢惹她的

黑幫大小姐。

「我會有危險,那妳呢?你不危險?」我發現她的說辭似乎有著天大的漏洞。

「我?哼哼???,你說,一個黑幫老大是怕戴綠帽子呢?還是怕他老婆的跟『閨

中密友』、『手帕交』的來往多一點?」她笑笑的說。

嘿嘿,好個『閨中密友』,真是個好掩護啊!閨房中親密的女朋友,真是神不知鬼

不覺啊!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居然這麼厲害,早早就發明了這樣的名詞當作女同性戀的

護身符,看來中國古代的女人真是厲害呀~~而眼前的女人也不簡單,一副就算要死也

是你先死的表情,真是討厭。

服務生剛巧端來比薩。

「不說了,吃比薩吧!」我說。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似乎看著一隻稀世怪獸似的,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你還吃得下?」她問。

「吃啊,為何不吃。」

「你不擔心?」

「擔心?有啥好擔心的?」

「你不怕你跟楊英的事情被她老公知道了要來殺你?」

「怕~~我怕死了,我怕再不吃我會餓死了。」我說。

「你!」

「拜託,有什麼好怕的啦,第一,我跟楊英是不會說的,第二,妳要是想說,老早

就去說了,不用跟我在這邊坐著吃比薩,第三,我跟楊英不會在外面公開親熱,在家裡

則是關門關窗。請問,誰會知道了?」

「你....還真大膽呵。」她笑著說。

「哪裡,不是我大膽,是我會分析!」我說。

「嘿嘿,上了黑道大哥的老婆你還能面不改色,你再怎麼會分析,只要有個萬一,

你絕對會屍骨無存的,你想想吧。」她一副揶揄的臉,一看也知道她不是很認真。

「放心啦!到時候我一定跑得很快。」我輕鬆的說。這種時候不說大話,這輩子大

概也沒有機會裝得這麼瀟灑了。

「你真的很不錯,果然值得楊英冒險...」她定定的看著我說。

聽了這話,我心中升起一股難以言諭的感覺,我跟她居然還有點...像。像在哪

一點,說不出來。真的,我感覺我似乎有點了解她了。

店裡面放起一首古老的歌,大概是張清芳跟笵怡文的歌吧。

『從你信中我才明白 這些日子以來 在你心中已經有了 另一個女孩

我知道愛情不能勉強 但是我還是無法釋懷

認識你只不過是最近的事情 感覺上卻好像是早已和你熟悉

可是我不斷想起 你的另一段感情

我是不是該離開你 我不想介入別人故事

我是不是該離開你 我不想和別人分享你

請你告訴我 我問我自己』

聽著這首歌,兩人相視一笑。真是有點尷尬。

說起來真是奇怪,我跟她現在既像情敵也像戰友,我們兩共同要爭取的都是楊英,

共同要對付的是楊英的黑道老公。偏偏,我跟她卻是一男一女。

其實,她剛剛一笑,真是非常有女人味,原本就長相、身材這些外貌來說,她已經

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只是我先入為主的印象,知道她是同性戀,又是我的情敵,因此

很難跟現在的她搭在一起。

「吃吧吃吧,這個比薩不錯的,趁熱吃啊!」我轉個話題說。

非限定茶坊,這名子取得好啊!這裡果然是很難限定我的未來啊!哈哈哈!

『碰!啪!』長角的你還沒死喔,你放什麼煙火啦。

『主人啊~我太佩服你啦,居然連Jack也搞定啦!我們可以準備4P,4P大戰啦!』

靠!我吃麵你在旁邊喊什麼燙!不過,我還真有點小小佩服我自己哩。

『好吧!我就準你去預備吧!』

『是!主人』碰的一下子他就不見了。

『咦?那個老頭,這次怎麼不見人影?』沒看到他還真有點怪。

接下來這餐飯就好吃多了,她跟我說了許多有關楊英身世,還有她跟楊英的事。這

聽來有點奇怪,我跟她不是還算半個情敵嗎?但是她跟我卻說了她跟楊英的故事,而我

也跟她說了我跟楊英的故事。

不消說,我跟楊英的故事她聽了可是笑得東倒西歪。

從她的敘述中,我才知道,楊英原本是一個黑幫堂口大哥的獨生女,她的媽媽老早

在生下她之後就過世了,因此,她幾乎可以說是生長在一個完全是男生的社會中,除了

Jack。

Jack是她家幫傭女傭的女兒,因為家境不好,Jack的媽媽也常常帶她去幫手,因此

跟楊英結下了不解之緣。由於她跟楊英從國小到高中都同校,她又比楊英大,所以楊英

從國中起就叫她學姊。

然而,由於楊英老爸所屬的幫派大哥過世,換上新一代的大哥,新一代的大哥喜歡

楊英已久,楊英的老爸為了巴結他,居然硬是將楊英嫁給那個大哥。楊英嫁過去之後,

一個月不到就逃了,從此不再回去,一直跟Jack住在一起。

那個黑幫大哥也不在意,反正女人對她來說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楊英跑了也無所

謂,反正他已經玩過楊英,不再稀奇,只是名義上楊英還是他的老婆。

不過,要是他知道我讓他戴上綠帽子,那這口氣還是嚥不下去,一定會把我大卸八

塊,無庸置疑的。

楊英之所以叫楊英,據Jack說還是她自己改的。在她離開那個老大之後,她就開始

自稱楊英,不再叫李英揚。而跟Jack發展成一對也是那時候的事情。

「不過怎麼想也不對,她老公怎麼容許妳們???」我問。

「他是不允許啊!所以上次派人追到墾丁,把我打傷了。結果,楊英以死要脅,跟

他說,如果他敢再動我,她會自殺跟我一起去。她老公想一想,其實我跟她在一起他也

沒吃啥虧,反正也不是真的戴綠帽,於是就勉強答應她了。所以,我現在才可以跟她在

一起而沒事。」

原來上次楊英在墾丁失約是因為她受傷住院了。

「不過,你就不同了,你是男的,他再容忍也不能忍受戴綠帽子啊!你了解吧!」

「嗯」我開始擔心晚上回家時,會不會突然就被人間蒸發,消失無蹤。

「所以,我是為你好才要你跟楊英分手的。」

「可是,照你這麼說,我應該早就被他給幹掉了啊?」

「哼,那是我幫你掩護,跟他們說,你只是他的房東,要不然,你現在已經被丟到

海裡餵鯊魚去了。」

「呵,看來我還欠你一句謝謝。」這女人除了沒說之外,還幫忙說了謊掩護我們,

這是一定要謝的啦。

「不用,我這是為了楊英好。」Jack又頓了頓才接著說「最近的她???很開心?

??很???放鬆,尤其是她居然可以接受男人了!」

「我一直希望我可以幫她,但是,沒想到????似乎你比我有用。」

「嗯」我無言以對。

「我還真有點矛盾,一方面希望你離開她,一方面又希望她可以繼續這麼開心。」

我現在似乎可以稍稍了解她們之間的關係了,但是,還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過

我也問不出口。

我消化過她們的故事之後,我總算是稍稍瞭解楊英了。

「她似乎有一種要把一切顛倒過來的心態,從她跟我在一起之後,她整個人都變了

,變得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好,隨她心情,想怎麼作就怎麼作。」Jack又這麼說。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領教過多次。

我跟她說了前幾天她剛來那晚的事情,她聽得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喂,你那時候怎麼這麼敢!」她說「居然還可以跟楊英這樣,你真的很敢耶。」

「哼哼」我苦笑「男人的生理衝動常常不受理性約束的,尤其是楊英她是那麼的大

膽。那麼的有..魅力...」

「呵呵,真是好玩,要是被揭穿了,你怎麼辦?」

「怎麼辦?」我假裝認真的思考一下說「那我下次改追妳,妳跟楊英是一對,我跟

妳們也是一對一對的,剛剛好,誰都不吃虧。」

「你!」她顯然當真了「你真的這麼想?」

「騙你的啦!那時候我又不知道妳是這麼漂亮,我還以為妳是個男人婆哩。」

「喔...」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可是...咦?那時候你應該還不知道

我的存在,你怎麼會以為我是男人婆?」

「啊!」我靠!這麼快就被拆穿謊話「我...」

「哼哼,說謊話也不先打草稿。」

「呵呵,有什麼關係嘛,聽了高興就好啦。」這種狀況只有厚著臉皮耍無賴這招可

以用了。

說說笑笑吃完這頓飯,跟我原先預期的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