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珠格格》第三部(情色特別篇)下

本帖最後由 cornho2006 於 編輯

《還珠格格》第三部 (情色特別篇) 上

http://www.jkforum.net/thread-4612018-1-1.html

第八章:十二阿哥與小鴿子

日子過得很快,這天柳家兄妹已經把小鴿子給接了回來。小燕子也長高了,變漂亮了,胸前的肉峰也可以微微的顯露出來了。

漱芳齋的花園裡。

小燕子和紫薇正在拿著一本春宮圖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只見圖上一個男人四肢分開,正在分壓著一個也同時四肢分開的女人。

“這個姿勢有個名稱,叫‘雙燕齊飛’。”紫薇指著圖告訴小燕子。

“什麼什麼?這個樣子分明是母燕子在馱著公燕子飛嘛!哪裡來的什麼‘雙燕齊飛’?簡直就是‘母燕馱飛’!”

“小燕子,這個姿勢很適合你和五阿哥永祺呢!”紫薇笑道。

“你在胡說什麼?永祺和我不適合這個姿勢,倒是爾康和我比較適合這個姿勢了啦!”小燕子笑道。

“小燕子,你要是打我們家爾康的主意,我就不再是你的好姐妹了!”紫薇有點生氣的說道。

“好好好!我開玩笑的!我並沒有在打爾康的主意嘛!”

“真的嗎?”

“真的!君子一言……”小燕子還說完,身後一個人卻接了過去。

“君子一言,八馬難追。外加九個香爐!”

“呀!是你!小鴿子!”紫薇和小燕子都感到很驚喜、也很意外呢。

小鴿子此時也很激動:“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我真的好想念你們呢!我還以為小鴿子再也見不到兩個姐姐了呢!”

“哪會哪會?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我們現在不就已經見面了嘛?”小燕子笑嘻嘻的說著。

這時,站在門外的爾康和永祺笑著說道:“我們把小鴿子送來了,現在皇上召見我們。我們得走了。”說完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出了漱芳齋。

紫薇和小燕子點點頭,將小鴿子領到屋中說話。

再說爾康和五阿哥永祺。兩個人出了漱芳齋,便急急忙忙的趕往皇上的御花園。

“永祺哥哥!爾康哥哥!”

兩個人聽到身後有人叫,所以都停住腳步回身看。

“原來是十二阿哥。”爾康拱手道。

“你們到哪裡去呀?”

“皇阿瑪要召見我們。”永祺回答說:“我們不能耽誤,得快些走了。你有空就到漱芳齋陪陪兩個姐姐吧!對了,漱芳齋今天來了一個小鴿子,和你年歲差不多。你這回可有玩伴兒了!”

說完,爾康和永祺急忙跑遠了。

十二阿哥這時也轉身向漱芳齋走去。漱芳齋中,小燕子和紫薇正在給小鴿子洗澡。

“小鴿子,這一路上你也是辛苦了。來先洗個澡!”小燕子招呼著。

“哦!”小鴿子這時候已經脫光了所有的衣服,站在一邊了。

“來!讓紫薇姐姐給你擦背。”說著,紫薇便拿起毛巾給小鴿子擦起背來。

“那麼,你小燕子姐姐就給你擦洗前面吧!”小燕子也忙起來,用毛巾清洗著小鴿子那瘦小而柔嫩的胸脯:“小鴿子,再過幾年,你也會成為一個大姑娘的啦!”

“……那……那是不是成為大姑娘就可以被男人抱啦?”小鴿子問。

紫薇和小燕子大笑:“這小妮子!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開始想男人了?”

“不是不是,不是的!”小鴿子有些著急:“是這樣的!柳青哥哥和柳紅姐姐接我來京城的路上,我就看到他們一直的摟在一起,還說什麼奶子、屁股、穴穴的事情,小鴿子不是很明白呢!”

“他們還做了什麼?你看見了嗎?”小燕子一下子來了精神。

“有哇!”小鴿子點點頭說:“每天晚上我都看見柳青哥哥在和柳紅姐姐在一起不穿衣服練功。我怕驚嚇他們,怕他們走火入魔,所以沒有驚動他們。”

“原來是這樣。”紫薇也笑了:“原來柳家兄妹比我們想像的要風流多了!是不是?小燕子。”

“是……也許吧……”小燕子神神秘秘的。

……

這一切的一切,都被趴在窗戶外的十二阿哥聽到,連小鴿子洗澡的過程也被十二阿哥看到。想必,這個十二阿哥從小就有蹲牆根聽屋語的壞毛病吧。因為幾次的事情都與他十二阿哥蹲在屋外偷聽而引起的。

這時候小鴿子已經洗完澡,穿好了衣服。十二阿哥這才來到門口敲了敲門:“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快開門呀。”

“哦!是十二阿哥!”紫薇聽出了是十二阿哥,急忙打開房門。

“咦?十二阿哥,怎麼今天跑到漱芳齋來做什麼?”小燕子笑眯眯的問。

十二阿哥看了看小鴿子白凈的臉:“兩個姐姐,剛才我看見爾康哥哥和五阿哥了,他們說今天漱芳齋有一個小仙女下凡呢。是不是就是這個姐姐?”說著,十二阿哥就過去拉小鴿子的手。

“你這個十二阿哥,怎麼今天和這個小鴿子一樣,盡做些不適合你們年齡的事情、說一些不適合你們年齡的話來!”紫薇嘆了口氣。

“哎呀!我說紫薇!你怎麼還是這麼婆婆媽媽的啦?”小燕子有些不高興,說道:“他們兩個的年紀也不小了,總不能還像我似的,等到永祺像我表白的時候我才鋃鐺大悟吧?!”

“是恍然大悟!”紫薇搖搖頭:“好吧!小鴿子,你和十二阿哥到外面去玩吧,我和你小燕子姐姐還有事情要做哦!”

“是!”十二阿哥高興的拉起小鴿子的手,兩個人飛快的跑了出去。

不提漱芳齋的事情,單說十二阿哥和小鴿子。

兩個年紀相仿的孩子很快就變的很熟識了。兩個人一起劃船來到位於湖中央的瀛台上。這裡一個人沒有,而且也很少有人來。

“小鴿子!我們來玩捉迷藏好不好?”十二阿哥問道。

“好哇!聽你的!”小鴿子點點頭。

“那我來藏,你來找!開始~~!”一轉眼十二阿哥就跑的無影無蹤了。

於是,小鴿子開始在瀛台上找尋十二阿哥。此時的十二阿哥已經躲在一顆大石後面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等待小鴿子來找他了。

小鴿子繞來繞去,終於來到了大石後面:“呀!十二阿哥!你怎麼不穿衣服呀?”小鴿子十分的驚奇。

“小鴿子,你看我的雞巴肉棒棒,是不是很大呢?”十二阿哥在小鴿子眼前抖了抖自己那還未長毛的小肉棒。

“十二阿哥,它真的長的很好呢,我看見以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呢!”

“是不是覺得你的小穴裡很癢啊?”

“……啊……有點……兒……啦!”小鴿子這時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想控制一下情緒。

十二阿哥忙一把抱住了小鴿子:“別!既然大家都激動了,就讓我們在一起快樂吧!”

“可是……可是我還是……處女……呢!”小鴿子搖搖頭。

“我知道你是處女,要不然我還不喜歡呢!我們做吧,我會負責的。到了以後一定封你一個皇妃當當的!”十二阿哥連哄帶騙的將小鴿子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

只見小鴿子的乳房才剛開始發育,兩個乳頭還是嫩紅色;屁股已經有些圓潤了;小穴上的陰毛也沒有張出來,露出興奮的肉溝!

十二阿哥將小鴿子按在地上,用唾液將肉棒弄濕,然後又將小鴿子的小穴弄濕:“小鴿子,我要開始了,你得忍耐一些。”

小鴿子點點頭,於是十二阿哥開始漸漸將自己的小肉棒送入小鴿子的嫩穴中去。

突然,小鴿子一下子夾緊雙腿,按住了十二阿哥:“痛!……十二阿哥!我的……穴……裡……很痛……”

“別急!我們歇一會兒。”十二阿哥於是停了下來。

小鴿子見十二阿哥停下動作,也便放鬆了肌肉。突然,只聽“噗~~”的一聲,十二阿哥將肉棒猛然插進小鴿子的嫩穴中,痛的小鴿子一陣痙攣。

養尊處優的阿哥,怎麼會考慮別人的死活呢?十二阿哥根本不顧小鴿子的哀號,而只顧著自己一味的抽插。一百下、兩百下……漸漸的,小鴿子開始感覺到自己的穴裡不再是那麼的疼痛了,而是非常美妙的感覺,像飛在了天空中。

“十二……阿哥……啊……我……哦……美妙……啊……呢……”小鴿子急促而又浪蕩的聲音縈繞在瀛台上:“……雞巴……哥哥……穴……爛……啊……啦……哦……喜歡……雞……啊……”

“原來……你……這騷穴……喜歡……猛……插……哦……”十二阿哥淫笑著,看著自己身下的小鴿子。

“十……二阿……哥……快……快動啊……小……鴿子……要……哦啊……要……丟了……哦……啊啊……”

“小蕩婦……以後……你……可怎麼……得了……哦……啊……”十二阿哥也在努力的抽插著:“看……我……今天……啊啊……不……哦……收拾……你的……啊……”

“插爛……小……穴……哦……才……啊……好呢……”

“我……會的……啊……哦……”

……

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在瀛台上完成了他們的高潮,也表明他們又向成熟邁進了一大步了!

第九章:蕭劍的肉劍劍法

轉眼,京城已經是冬天了。

這天,大雪紛飛。天氣很冷。紫薇和小燕子在爾康和五阿哥的陪同下出宮來到會賓樓。

會賓樓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屋內,只有柳家兄妹和老板娘金鎖,還有永遠的客人——蕭劍。

“怎麼?今天宮中的人都到會賓樓來捧場啊?”蕭劍笑著迎了出來。

“哥!”小燕子見到蕭劍也是分外的高興,一下子撲到蕭劍的懷裡。

“金鎖!”紫薇最思念金鎖,所以一進門便拉過金鎖,問長問短。

這時候,大家都注意到金鎖的肚子已經漸漸的隆起。很明顯,金鎖懷上了孩子。

“恭喜恭喜!”大家都在為金鎖道喜,柳青則陪在金鎖身邊傻笑。天知道這個頂大的綠帽子已經戴在了他的頭上,金鎖肚子中的孩子其實是爾康的種子呀。

這時候,大家圍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唉!會賓樓的生意快完蛋了。所以我和柳紅還有金鎖商量好了,過了冬天就改開妓院了。”柳青喝了口酒。

紫薇突然打了個冷戰,說道:“還是不要了吧。上次我眼睛看不見被拐到妓院裡是多麼的害怕呀。”

“紫薇!開了妓院又不是讓我們去當青樓女子,你擔心些什麼?”小燕子勸道:“柳家兄妹和金鎖還要生活呀。不能讓他們餓死呀!”

“對對對!我看可以!”坐在一旁的蕭劍終於開口說了話:“我們可以像從前那樣,小燕子賣藝、我們捧場;不過這回是妓院開張,我們男人來捧場罷了是不是?”

一句話博得全屋男人的贊同。

“吱呀~~”這時候門被推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穿著十分華麗的棉衣,白嫩的面龐被風雪吹的嬌紅可愛。

“晴兒?”大家看著剛進來的這個人。

原來進來的這個姑娘是慈寧宮太后那裡的晴兒。

“怎麼是你?你怎麼到這裡來了?”小燕子高興的跑過去。將晴兒拉到桌子邊坐了下來。

“這是一個秘密,我告訴你們,你們可能和別人說呀。”晴兒很神秘的說。

大家都紛紛的點頭,表示絕對不會透露秘密。

“好!既然大家願意保密,晴兒說就說。其實,是太后讓晴兒出來,給他買一個廣東人事。(PS:‘廣東人事’即現在的按摩棒。明清時期稱之為‘廣東人事’,有史可查。)”

“原來是這樣!”大家點點頭:“太后早年喪夫,沒有肉棒插穴也怪可憐的啦!”

“就是!所以我就奉太后老佛爺的意思給她買廣東人事。”晴兒說道。這時候,她突然看到坐在一旁的蕭劍。自從他們兩個人見過一面後,晴兒便久久不能忘記這個人,常常出現在夢裡與自己相會,並抽插肉穴。

“蕭劍大哥!”晴兒害羞的打著招呼。

“晴兒姑娘,你好。”此時的蕭劍,也顯得很窘。

“噢!~~哥哥!原來你的意中人是我們的晴兒呀!你不早說!”小燕子和大家都已經看明白了:“你要是早對我們大家說,你和晴兒現在早就是兒女成群了!”

“小燕子!別胡說!我要生氣了!”晴兒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柳青笑道:“這樣吧!反正會賓樓過了冬天就要改成妓院‘會春樓’了。我看不如今天就讓蕭劍和晴兒姑娘給我們大家練一練你這祖傳的方家肉劍法呢?”

“好!同意!”大家拍手起哄著。

本來蕭劍就很喜歡晴兒,所以假借著喝醉酒叫道:“諸位!我蕭劍今天要在大家面前練練肉劍了。”說完,蕭劍迅速的脫下衣服,露出一條巨陽。好似烏龍一般!

“哥!沒有想到你的雞巴這麼大!這回晴兒可要受不了了!”小燕子望著蕭劍的雞巴,貪婪的舔著嘴唇。

晴兒此時被柳紅和金鎖慫恿著,也除去了所有的衣服。只見晴兒的肌膚白如漢玉,沒有一絲雜點;乳房好似剛出爐的大饅頭,讓人見到就想咬;陰毛不是很濃密,但是卻不是很淩亂;雙腿修長,好似出水的蓮藕……

“晴兒,你真的是好美!”

……

“喂!大家不要發呆了,我們快把他們擡到桌子上去呀!”小燕子叫嚷著讓大家動起手來。

只見大家七手八腳的把兩個人推倒在正中的桌子上。

“表演開始啦!”

晴兒此時羞愧的面頰緋紅,但是內心的燥熱卻讓她希望盡快能和蕭劍融合。

“蕭劍,我們來吧……我……見到你後……就……一直……在思念你……”

“晴兒,我也是!我們不能讓朋友們失望哦!”蕭劍說著將晴兒的雙腿拉起來。

“你要輕些,我受不了你的陽具。”

“我知道,我盡量輕些。”蕭劍慢慢的推動自己的雞巴,漸漸插向晴兒的肉縫之中。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小燕子飛身竄到蕭劍的身後,用力一推,蕭劍的雞巴就一下子插進了晴兒的小穴之中。

“哦!……痛……啊……痛死……我……了……”晴兒哀號著。

“小燕子!你這是幹什麼?!”蕭劍有些生氣。

“我在幫哥哥你呀!怎麼?你難道不喜歡?”小燕子解釋著:“我和永祺的第一次,他就是很快插進去了!”

“你……”

“好了好了!別再吵了,還是看看晴兒怎麼樣了吧?”這裡面還是紫薇夠細心。

大家急忙湊到蕭劍和晴兒接觸的地方,只見晴兒的穴中流出了紅色的血液。看來,晴兒姑娘今天這次是破瓜之夜了。

“謝謝大家的關心,晴兒現在還支撐的住。”被蕭劍壓在身下的晴兒終於開口說話了:“我現在的穴裡很癢,你們讓蕭劍動雞巴為我止癢吧!”

大家點點頭,都紛紛坐回原位,觀看蕭劍與晴兒的肉搏戰。

這時,蕭劍深提一口氣,開始活動腰肢抽插起晴兒的浪穴來。隨著雞巴的進出,帶出來的淫水和血液弄濕了大片的桌布。

“……哦……啊……蕭劍……的……快……哦……雞巴……啊……哦……我的……穴……爛……哦……哦……啊……”

“晴兒……寶……貝……哦……啊……你的……騷……樣子……真……的放浪……啊……哦……”

兩個人在桌子上盡情的表演,台下的看客此時也受不了了,大家都紛紛起身找地方盡情的淫樂呢:爾康和紫薇在相互舔著彼此的私處;五阿哥永祺正在一旁用雞巴捅著小燕子的屁眼;柳青、柳紅兄妹一上一下,也在瘋狂的抽插著;金鎖由於有孕在身,所以沒有機會讓男人搞洞,只好拿著剛才晴兒給太后老佛爺買的廣東人事玩耍。

整個會賓樓一片淫樂的海洋……

晴兒的初夜奉獻給了蕭劍,這也是他們兩個人所希望的事情。彼此的傾慕,終於在朋友的慫恿下成為了事實,這是多麼的美好哇!

這時候,外面的雪也停了,會賓樓內的燈火依然在點燃著。不知道這群年輕人要快活到什麼時候?!

第十章:永遠逝去的麥爾丹

春暖花開,又是一年。

皇宮裡依舊是十分的冷清,只有漱芳齋中天天可以傳來淫樂之聲。

京城裡的人家也都出來擺起了小買賣,倒是很熱鬧的樣子。

柳家兄妹和金鎖的會賓樓已經不復存在了,換來的是京城最紅最大的妓院青樓——會春樓!

柳紅和金鎖依舊是老板娘,只是賣笑不賣身。他們從別處買來的丫頭,才是真正的賣身的青樓女子。柳青這回充當了打手的角色,不過京城大多數的人家都知道這會春樓和當今的皇朝有密切的關係,所以自然不會有人來鬧事了。

說來也巧,這天的晌午,會春樓的門口橫臥著一個人,渾身臟兮兮的,頭髮很淩亂,衣服破舊不堪,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週圍立刻圍滿了看熱鬧的人,整個會春樓的門口一下子就被堵住了。

“躲開!躲開!怎麼圍了這麼多的人?!這會春樓是花銀子玩姑娘的,可不是你們圍觀看耍猴的!”這時從會春樓裡走出的柳青將圍觀的眾人哄散了。

“喂!老兄,你哪裡睡覺不好,偏偏到會春樓門口來了?快點走走走……”柳青愛答不理的轟著躺在門口的那個人。

“……柳……柳青……是……我……麥……爾丹……呀……”躺在地上的人突然爬起來虛弱的說。

“什麼?”柳青急忙轉身回到那人那裡,仔細一看,果然是以前的好朋友麥爾丹。“怎麼是你?快快!進屋再說。”柳青急忙攙扶著麥爾丹走進了會春樓。

“柳紅!金鎖!快!快出來!”柳青將麥爾丹扶在椅子上,大聲叫喊著。

“什麼事情呀?是不是又來了哪位大爺了?”柳紅和金鎖經過一冬天的妓院老鴇式訓練,現在已經說話變的嗲聲嗲氣的了。

“哎喲!原來是丐幫的舵主來啦!”金鎖招呼著,走了過來。

“什麼丐幫的舵主?!”柳青怒道。

“你看他臟兮兮的,分明就是個要飯……不不不……分明就是個丐幫的英雄嘛!”柳紅也應和著。

“他是我們以前的好朋友麥爾丹呀!”柳青說道。

“真的?”麥爾丹柳紅和金鎖半信半疑的走過來仔細的觀看:“真的是麥爾丹呢!”

“……柳紅……金鎖……”麥爾丹顯得十分的虛弱。

柳青按住了麥爾丹:“先別說話,吃點東西,然後再睡一覺。一會兒我們再談吧!”

麥爾丹點點頭,狼吞虎咽的吃了些桌上的糕點,然後伏在桌子上沈沈的睡去了。

柳青站起身,說道:“金鎖,你帶著孩子到皇宮去一趟。把孩子放到那裡,然後叫小燕子紫薇和爾康五阿哥他們馬上來。”

“好!我這就去。”原來,金鎖已經順利的將孩子生了出來了。

“柳紅,你請走這裡的所有的客人,說今天有事情,馬上關門。”柳青又吩咐著柳紅。

“我知道,我馬上就去辦。”柳紅也點點頭。

大家開始行動了,金鎖抱著孩子趕去皇宮;柳紅在妓院裡請走所有的客人;柳青則找了乾凈的衣服,並給麥爾丹洗了個澡、換好衣服。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門外響起了馬兒的嘶鳴聲,原來紫薇他們已經趕到了。一進門,大家便把麥爾丹圍了起來,十分的關心。

“麥爾丹,這些日子裡,你還好吧?”五阿哥永祺先問道。

“你瘦了。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小燕子問著:“你曾經是我的師傅,我去給你報仇!”

還是紫薇和爾康夫婦比較細心:“怎麼沒有見到含香?”

一句話使得麥爾丹大哭不止:“含香……她……她已經……死了……”

一下子,全屋的人都驚呆了。

“怎麼會成了這個樣子?”

“是誰把含香害死的?我要給她報仇!”小燕子淚如雨下。

麥爾丹哽咽的說:“是……是……我……我!”

“什麼?!”大家都不相信麥爾丹說的話。

“這是真的,自從我和含香與大家分手後,我們來到一個美麗的地方。那裡沒有人,我們很愉快!誰知道……誰知道……那夜含香把身子給了我,隨後就逝去了……”說到這裡,麥爾丹已經泣不成聲了。

“難道是麥爾丹你操死了含香?”

“是!是的!你們快殺了我吧!就算你們不殺我,我也會自己死去的。我來這裡就是告訴大家,我和含香永遠也見不到我們的朋友們了。”

爾康站了起來,說道:“看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麥爾丹,你脫去衣服讓我看看,我要了解含香到底是怎麼死的。”

麥爾丹點點頭,除去了所有的衣服。

小燕子倒吸了一口涼氣:“麥爾丹,你的雞巴這麼大!好像小毛驢的雞巴似的,我看一定是你把含香操死的。”

周圍所有的女人,紫薇、金鎖、柳紅都紛紛點點頭,表示認可。在旁邊的爾康和蕭劍卻在一直的搖頭。

蕭劍問道:“麥爾丹,你和含香插穴的第二天,含香死去是什麼樣子呢?”

“好像……好像是皮膚是嫩紅色,就像夕陽照上去的樣子。”

蕭劍點點頭,看了看身邊的爾康,爾康也向蕭劍會會意。

“麥爾丹,含香確實是你殺的,但是……並不是你操死的,而是因為你……身上有毒!”

“什麼……我身上有毒?”麥爾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們來試試。”爾康說著便向樓上吆喝著:“鴛鴦!快出來陪客人!”

“……來啦!”這時,一個叫鴛鴦的青樓女子妖媚的走下樓來。

爾康拉過鴛鴦,指著麥爾丹說:“這是我們的貴賓,你要服侍好了,會得不少的銀子。”

鴛鴦點點頭,高高興興的和麥爾丹就在地上抽插起來。

“好……哥哥……你……的……驢雞巴……真的……粗……哦……啊……我會……支持……不……住的……”妓女鴛鴦扭動著自己的屁股,讓小穴盡量去迎合麥爾丹的驢雞巴。

坐在一旁觀看的爾康這時候說道:“鴛鴦能夠承受的了麥爾丹的驢雞巴,看來含香也一樣能承受呀!”

這句話使周圍的人不得不點頭。

“快……快動……哦……啊……啊……要……射精……了……嗷……”

就在大家議論的時候,麥爾丹已經將精液射進了鴛鴦的肉穴。這時候,鴛鴦全身發紅,抽搐了兩下,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鴛鴦死了!”

“麥爾丹的精液有毒!”一下子,屋中的人全明白了。原來是麥爾丹的精液中含有極毒的毒素,才使含香莫名的死去。

“你們兩個也是天造地設呀!”小燕子嘆道:“上天讓含香身上香味撲鼻,又讓麥爾丹你驢雞巴的精液上含有劇毒。”

全屋的人都在為他們兩個人的遭遇嘆息。只聽麥爾丹“啊~~”的大叫一聲向後院跑去。

大家不知道怎麼了,於是急忙也跑向後院。大家來到後院,只見麥爾丹好似是失驚瘋了,正站在馬槽之上用自己的大雞巴插著一匹母馬的巨穴。

“麥爾丹!快下來!你這是獸交哇!會很危險的!”紫薇站在遠處著急的喊道。

這時候的麥爾丹好像什麼也聽不進去,只是在一味的插著馬穴。那匹母馬此時也覺得自己的穴中有了變化,並不停的配合著麥爾丹,完成著插穴的事情。母馬低嘶著,好像很舒服的樣子。

麥爾丹此時一陣痙攣,射出了帶毒的精液。過不多時,那匹母馬好像也中毒似的,不停的亂踢亂叫,並把狠狠的將麥爾丹踩在自己的腳下。院子中捲起厚厚的塵土。眾人為了安全起見,都紛紛的撤出了後院。

等到大夥兒回到後院的時候,麥爾丹已經倒在血泊中死去多時了,而那匹母馬也被麥爾丹的毒精液給毒死了。

第十一章:爾康慘死

大家埋葬了麥爾丹,並把含香的屍骨也接來安葬在他的身邊。生前不能在一起,希望死後可以在陰間做伴。

祭奠過麥爾丹和含香,柳家兄妹和金鎖、蕭劍便回妓院會春樓了。爾康回父母那裡去請安,五阿哥和紫薇、小燕子回宮去了。

次日,天氣很好。沒有什麼雲彩。

爾康來到妓院會春樓。剛好,柳青柳紅出去和人家商量購買妓女的事情,只剩下金鎖和蕭劍。

“爾康!你來了!”蕭劍坐在廳堂,正好看見爾康。

爾康走過來,坐下:“到這裡來坐坐。”

“……爾康,”蕭劍很嚴肅的說,“我們是朋友,你老實告訴我,金鎖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一句話彷彿刺穿了爾康的心,爾康面頰蒼白。

“爾康,其實我早就知道這個孩子是你的了。你沒有看到那個孩子是多麼的像你!”

“蕭劍,既然我們是朋友,我也不能隱瞞你了。金鎖生的孩子就是我的種,可是金鎖和柳青……”

“這個我知道,沒有關係的,我會替你保密的。”蕭劍拍拍爾康的胸脯,說道:“每一個人都有相愛的權利。放心,我會為你保密的。”

“蕭劍……好!大恩不言謝!”爾康向蕭劍深深的作了一揖。

“快到樓上去吧,金鎖在等你呢!”蕭劍笑道。

爾康點點頭,邁步上樓找金鎖快活去了。

樓下的蕭劍望著爾康的背影,嘴角露出陰森的笑容。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向每一個人蓋去了……

屋中,爾康正在和金鎖抽插著肉穴。

“爾康……你……想的……我……好苦……哦……啊啊……雞巴……哦……啊……啊……”

“我的……金鎖……你……的小穴……也……讓……哥哥的……雞巴……天天……挺立……呢……啊……哦……”

大雞巴抽插著嫩穴,把金鎖的小穴的嫩肉都抽插翻了出來,淫水弄的床單到處都是。

爾康一口咬住金鎖的乳頭吸吮起來,生完孩子的金鎖正好有很多的奶水滋潤爾康的喉嚨了。

“金鎖!你的奶水好好喝呢!”

“你要給我們的孩子留一些呀!嘻嘻……”金鎖嬌媚的笑著。

……

蕭劍在樓下等待了約半個時辰。這時候,他舉起寶劍將自己的左手臂劃破,頓時,鮮血直流。蕭劍用力撕下將傷口包好,騎馬向街上跑去。正在這個時候,柳青和柳紅兄妹也辦好事準備回會春樓了,突然看見街邊蕭劍搖搖晃晃的坐在馬背上。

兩人急忙跑到蕭劍馬前:“蕭劍!你怎麼了?”

蕭劍一個倒栽蔥倒了下馬來:“柳青……我……我對不起你……沒有……看好……金鎖……”

“是誰把你弄傷?”柳青看到蕭劍手臂上的傷還在冒著鮮血:“金鎖……她現在怎麼了?……”

“金鎖……她……唉!爾康到會春樓姦汙金鎖,我去阻止,卻被爾康給刺傷了……”蕭劍說到這裡,一下子暈了過去。

“福爾康!”柳青這時候氣的渾身打顫:“我一定要殺了你!”

“哥哥!”柳紅在一旁也很為難。

“你先扶蕭劍到南城外等我,我一會兒就找你們去。”說完,柳青飛身騎上蕭劍的馬向會春樓奔去……

柳紅僱了一輛馬車,和蕭劍到南城外等候柳青去了。

再說柳青,他飛奔到會春樓,快步來到樓上,只聽屋內金鎖和爾康正在裡面調戲。

“爾康哥哥,你的雞巴真的好大!比我那個柳青可強多了。”

“金鎖,你的穴也很深呢……我的雞巴都探不到底……”

柳青在外面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好你個爾康!我當你是朋友!你竟敢調戲朋友的妻子!唉!金鎖哇,金鎖,難道你真的忘記我見到你掉到山澗裡有多擔心嗎?你真的負了我!……爾康!不要怪我。你不仁,我柳青當然不義!”

想到這裡,柳青定了定神。從腰間抽出一把防身的匕首。“當~~”一聲踢破門,闖了進去。

“柳青!你……”爾康全身裸露,雞巴還插在金鎖的小穴裡,但見柳青的匕首已經扺在自己的脖子上。“柳青……”

“別叫我!你不配!”柳青這時兩眼放出熊熊的怒火:“你竟敢和我的老婆幹出這樣的事情!我的會春樓全是妓女你不上!為什麼偏偏要操我的金鎖呢?你說!”

“柳青……快把刀……放下……”金鎖這時也哆哆嗦嗦的勸著柳青。

“賤人!你住口!一會兒再與你算帳!”柳青罵著金鎖,將匕首更深的扺住爾康。

這時候,金鎖突然撲向柳青,瘋狂的搖著柳青的手臂,大聲喊道:“爾康!你快跑!跑到皇宮裡,不要管我!你快……啊……”當金鎖扭頭看爾康時,只見爾康的喉嚨劃破,已經被刺死在床了。

原來,本就已經讓柳青扺住很深的匕首,被金鎖一搖動手臂,突如其來的刺進爾康的喉嚨,也就是金鎖間接的殺害了爾康。看來是上蒼對他們兩個人的懲罰吧。

“怎麼……怎麼……難道……是我殺死了爾康?”金鎖顫抖的捧起爾康鮮血淋漓的頭,大哭不已。

“賤人!”柳青怒道:“看在你我夫妻的情分上,我今天不殺你!你自己以後好自為知!孩子我帶走了……”說完柳青已經出了房門,去樓下接孩子準備銀兩逃命去了。

金鎖依舊是抱著漸漸冰冷的爾康失聲痛哭著……

……

南門外的楊樹林中,柳紅和蕭劍已經等待多時了。只見遠處柳青抱著年幼的孩子,騎著馬飛快的趕來。

“哥哥!怎麼樣了?”柳紅很關心哥哥,急忙跑過去問道。

“哼!福爾康被我殺了……”

“啊……”柳紅和蕭劍都是一驚。

半天,蕭劍才拍拍柳青的肩膀,說道:“兄弟,爾康這次做的是過分了些,你出手殺了他,也是一時之氣。我不想再失去另外一個朋友。你還是快走吧!”

“蕭劍!我們兄弟一場,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見面!”柳青此時也有些緊張了。

“會的!我們還會再見面的!”蕭劍點點頭:“咦?怎麼這個孩子你也帶來了?他不是你的親生骨肉啊!”

“我知道,孩子還小,不怪他!再說,以後我和柳紅在一起,生的孩子也會是傻子的……”

“哥!你真的要我了?”柳紅兩眼脈脈的看著哥哥:“我沒有聽錯吧?”

“柳紅,哥哥知道,女人中只有你最疼愛我,我會和你永遠在一起的!我們到沒有人的地方去生活!”

柳紅點點頭,流下幸福的眼淚。終於可以和心愛的哥哥在一起了……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你們兩位以後要小心!蕭劍就此告別!”蕭劍目送著柳家兄妹遠去。

直到看不見他們影子的時候,蕭劍唇邊再次露出那令人心驚的笑,這是他的大計劃……誰也不能知道!這個大計劃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完成了他的第一步……

回到會春樓的時候,已經有很多的官兵在把守了。蕭劍躲在人群中觀察著動向,聽周圍的人說,金鎖抱著爾康的屍體,跳了井,就這樣去了……

第十二章:二女掙槍

爾康的葬禮辦的場面很大,皇上也親自為爾康的葬禮而操心。

這幾天,漱芳齋一直沈浸在悲哀之中。紫薇哭得死去活來,好幾次要自殺,但是被大家攔住了。

日子就這樣的過去了……

會春樓被查封了。蕭劍現在住在離皇宮不遠的一個豪宅中。柳家兄妹再也沒有回來……爾康死去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誰也沒有發覺蕭劍的陰謀……

日子長了,紫薇也受不了沒有肉棒的日子……(這這這……鳴鳴……昧著良心寫的,對不起紫薇!.#.%#……%–……*!.$.#@=+……)後來經過蕭劍的說和,並且也得到了福倫、福晉以及皇上的同意,紫薇改嫁給了五阿哥永祺。

結婚的時候,難免要熱鬧一下,但是紫薇屬於二婚,所以沒有辦的特別的火熱,只是在漱芳齋大家喝了些酒。

那晚,大家都是在懷著各樣的心情度過的……

永祺娶了紫薇,當然是高興了,因為永祺也很想嚐嚐紫薇的嫩穴是什麼味道呢!小燕子又是高興又是嫉妒,高興的是雨紫薇以後可以永遠在一起,嫉妒的是紫薇也許會奪去永祺的心;小卓子、小鄧子自然是十分的痛快,因為有人幫助他們報了以前插屁眼、搞後庭花的仇;明月彩霞也是一個樣子……

晴兒在那晚見到了自己心愛的蕭劍,也是分外的幸福,但是失去兒時玩伴,爾康心裡也不是滋味;蕭劍此時的心裡特別的復雜,他在構思自己的大計劃,也在為每一個阻礙他計劃完成的人設下陷阱,五阿哥、紫薇等等等等……

……入夜,床上。

五阿哥永祺,和小燕子、紫薇同床而歡。三個人身上沒有穿任何的衣服,兩個女人在演繹一場二女掙夫的淫圖。只見小燕子雙手握住永祺的肉棒自上而下細心的舔著;而這時的紫薇則蹲在床頭用舌尖仔細的舔噬著永祺的屁眼。

“哦……啊……舒服……哦……啊啊……哦……我……好喜歡……你們……兩個……哦……”永祺不住的呻吟。

小燕子的舌頭在永祺的龜頭上打轉,挑動著上面的尿道口,甚至可以感覺到雞巴上面血液的跳動。永祺身後的紫薇這時半個臉頰已經埋在了屁股裡面,她的舌尖輕輕的杵進永祺的屁眼裡,細細的刮著屁眼裡的肉壁,一點一點。特別的仔細,就好像紫薇的心思一樣的細膩。

永祺最後終於受不了了,放倒了小燕子。將火熱的雞巴用力的插進小燕子濕濕的肉洞之中,開始抽插起來。紫薇伏在永祺的身後,用手推動著永祺的腰,這樣會更加的深入插進小燕子的穴中。

這時候,被永祺壓在身下的小燕子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抽插,已經快樂的像老鼠了!“天……呀……哦……永祺……我……受不了……了……啊……你的……雞巴……大……插……我的……穴……裡……不行……紫薇……停下……手……你……哦……啊……”

紫薇怕小燕子受不了,急忙停止去推永祺。這時,永祺開始猛烈的攻擊。大雞巴就好像發了瘋一樣進進出出,終於在肉縫中吐出了白湯……

永祺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很累的樣子,紫薇則很關心的為永祺擦著身上的汗水。

“老公……一會兒……你也得給紫薇操操穴喲!”小燕子雙手揉搓著身旁紫薇的乳房,調皮的喘息著說。

“我……會的!……”休息了一會兒,永祺再次的提槍上馬。這次上的是美麗的紫薇。

紫薇的肉穴很小,永祺困難的將雞巴插進紫薇的洞,費力的活動起來。這時候,永祺才知道紫薇簡直就是穴中的極品!又小又緊又深又滑……永祺彷彿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操進了一個美妙的世外桃源。

“永祺……你的……雞巴……插的好……哦……啊……緊……”

小燕子來到兩個人的身後,將自己的手指舔濕潤,一隻手指插進紫薇的屁眼之中,另一隻手指則插進永祺的屁眼中活動起來。由於永祺的屁眼剛才被紫薇用舌頭清理過,所以很乾凈;但是紫薇的屁眼裡卻是很髒,當小燕子拔出插在紫薇屁眼裡的手指時,帶出了點點的糞便。

“老公!紫薇的屁眼裡有屎呢!”小燕子說道。

一句話說的紫薇滿臉通紅。永祺則笑笑說:“沒有關係,我用精液給紫薇清洗一下。”說著,將雞巴用力插進紫薇的菊花蕾。痛的紫薇立刻就昏了過去。

……

當紫薇清醒過來的時候,永祺和小燕子已經累的倒在床邊睡著了。紫薇摸摸自己的屁眼,感覺到有濃濃的精液還存留在裡面,再摸摸小肉洞,天吶!這裡也有很多的精液。看來在昏過去以後,永祺又幹了紫薇的穴……

紫薇這時候也感覺昏沈沈的,於是也倒在床上睡去了……

第十三章:漱芳齋量穴,寢室脫陽亡

就這樣,日子過了多半年。漱芳齋裡的兩個格格也分別的懷上了五阿哥永祺的骨肉,紫薇和小燕子天天挺著大大的肚子在花園裡曬著太陽。

晴兒和蕭劍這幾個月也是風流成性,天天在床上做著雞巴操穴的事情。晴兒也天天的往宮外跑。這幾個月下來,晴兒的肉縫已經被蕭劍的雞巴插大了一圈,而身上的不少騷毛也被蕭劍拔沒了。晴兒現在外陰上的陰唇已經是褐紅色的了,不再有少女那嫩紅色的光澤了。

永祺現在也在自己的寢室中休養,這幾個月,他被兩個浪女天天要的雞巴生痛,後腰夜夜都是鑽心的疼痛,人也瘦了,太醫看後說是房事太過多,如果再不控制,五阿哥可能就有生命的危險。好在小燕子和紫薇都已經懷孕了,沒有人再來打擾永祺。永祺正好用這個時間調養一番。

蕭劍除了和晴兒操穴以外便是天天練劍,很少再能聽到他的蕭聲了。他內心深處的大計劃又在開始思索了,這第二步的魔爪已經無形的伸向了快要累死的五阿哥永祺……

“紫薇!你說你肚子裡的是男孩還是女孩?”小燕子坐在花園裡的椅子上問身邊的紫薇。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希望是個女孩。”

“為什麼?難道你不希望是個男孩嗎?要是生了男孩多好!”

“我可沒有長生男孩的肚子,”紫薇看看小燕子說:“我看你倒是可能要生男孩。”

“為什麼?”小燕子笑了。

“你這麼活蹦亂跳,頑皮的要命,一定會生個男孩的。再說……”紫薇停了下來,沒有說下去。

“再說什麼?快說呀!紫薇!”小燕子很著急的想聽後面的話。

“再說你的肉穴口那麼大,也一定會生男孩的!”紫薇其實是在和小燕子開玩笑。

沒想到小燕子真的相信了:“真的嗎?我得試試!小鄧子!快拿尺子來呀!我要和紫薇量肉穴。”

“是!”小鄧子急忙跑到屋中將尺子拿來。

紫薇搖搖頭:“我可沒有要量穴喲!”

小燕子沒有理會紫薇,而是自己先脫掉衣服,讓小鄧子給量肉穴。

“回格格,您的肉穴口是三寸……”小鄧子仔細的量著。

“你給紫薇也量一下。”小燕子吩咐著。

紫薇拗不過小燕子,只好脫掉衣服讓小鄧子量自己的騷穴。

“回紫薇格格,您的肉穴口是一寸。”

“天呀!紫薇你的穴口是一寸?永祺平時是怎麼將雞巴操進去的?”小燕子驚叫道:“小鄧子,你再量量明月彩霞的穴。”

“喳!”小鄧子答應著,又去量明月彩霞的肉穴。

不大工夫,小鄧子也量好了:“回兩位格格,明月的肉穴是一寸半,彩霞的肉穴是兩寸。”

“怎麼怎麼?她們難道都比我的穴小嗎?”小燕子奇道:“難道我真的要生男孩?”

“皇上駕到~~”站在門口放風的小卓子高聲叫著,其實是提醒裡面的人注意。這下壞了,漱芳齋裡四個女人都沒有穿衣服,而且又有兩個大著肚子不方便的,急的大家團團轉……

皇上這時已經走進漱芳齋裡面了,被眼前這個景象鎮住了。半天才說話,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四個女人脫光光?”

“……這……這……”小燕子猶豫了半天,終於說了出來:“皇阿瑪,我說了您別生氣。我們在量自己的肉穴有多大。”

“哦?這倒有點意思。說說看,你們的穴到底有多大呢?”皇上竟然沒有生氣。

“回皇上,剛才奴才量的是這樣:明月的穴是一寸半,彩霞的是兩寸,紫薇格格的是一寸……”

“紫薇!”皇上打斷小鄧子的話:“你的肉穴真的是一寸?”

“是!是的!”紫薇點點頭。

“唉!你娘雨荷也是和你這一樣的金錢眼呀……這是百裡挑一或是萬裡挑一的極品呀!”皇上點點頭,又問小鄧子:“那麼小燕子的穴是多大?”

“回皇上,還珠格格的肉穴是三寸。”

“哈哈哈哈……”皇上聽到這裡大笑不止:“極品極品!這也是難得的人中極品!哈哈哈哈……”

“皇阿瑪,您笑什麼?我的也是極品嗎?”小燕子天真的問。

“對呀,對呀!紫薇的穴又小又緊,叫作‘金錢眼’,男人們最喜歡這樣的女人啦!你的穴大的不得了,三寸吶!叫作‘午門口’。”

“那……是不是……也特別的受男人的喜愛呢?”小燕子追問道。

“……哦……這個真的難為永祺啦!哈哈哈哈……”皇上沒有回答小燕子的問話,但周圍的人也都明白了,可小燕子卻一直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

……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朕的好女兒,今天得陪陪朕!好好玩玩。朕得試試這金錢眼和午門口的滋味啦!”皇上笑著,將紫薇和小燕子拉進了屋準備操死兩個格格穴……

不說皇上雞巴的插穴工夫,單說五阿哥永祺。

寢室裡,永祺正在睡覺。面黃肌瘦,沒有一點的力氣。

這時,門被推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宮女打扮的人,輕輕的來到永祺的床邊。

“永祺永祺……”那宮女輕輕的呼喚著。

永祺慢慢睜開眼:“晴兒?”眼前這個打扮成宮女的人竟然是晴兒。

“你怎麼這個打扮?你……”永祺還沒有問完,就被晴兒用火熱的雙唇堵住了嘴,兩個人深吻了一下。

“什麼都不要說,幹我好嗎?”晴兒望著永祺說道。

永祺半天才點點頭:“捨命陪君子啦!我操你!”

得到同意,晴兒迅速的脫掉衣服,露出美麗的肌膚,白滑、細膩;乳房大大的,乳頭挺立著;騷穴因為被蕭劍拔去了毛,所以清楚的展現在永祺眼前。

永祺這時候根本站不起來,只好讓晴兒坐在上面插穴。

晴兒脫掉五阿哥的衣服,將很難挺立的肉槍含在嘴中吸吮。整整過了多半個時辰,永祺的雞巴還是沒有硬起來,看來是從前房事太多了。晴兒從地上衣服中取出一丸藥,放進永祺的口中:“這是金槍不倒丸。你服用後就會讓雞巴立如硬石。”其實這是十分霸道的春藥。

不多時,永祺有了反應,很久沒有站立的雞巴終於又爬了起來。晴兒高興的親了親,騎上了永祺,將肉穴對準雞巴,坐了下去,開始瘋狂的抽插。

“親……哥哥……穴……癢……哦……啊……哦……雞巴……操……操……哦……我的……雞……巴……哥哥……啊……啊……”晴兒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動著永祺的雞巴。

永祺在下面好像已經有點堅持不住了,突然一聲悶吼,永祺用力推開身上的晴兒,緊緊地攥著自己的肉棒。只見永祺的肉棒向外噴出鮮紅的血液……不久,永祺的身子漸漸的僵直了,肉棒向外噴出的血也漸漸的少了,最後凝固了。就這樣,在晴兒那顆霸道的春藥和晴兒肥厚的騷穴中,五阿哥永祺脫陽而死……

一旁的晴兒,看著死去的永祺,嘆道:“對不起,永祺。請原諒我。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我的……蕭劍。蕭劍不能讓你活在世上……你去找你的好兄弟爾康去吧……”

晴兒搖了搖頭,慢慢的穿上衣服。悄悄地走出了寢室,回慈寧宮伺候太后老佛爺了……

第十四章:行刺未能遂,生死兩茫茫

次日,宮中的太監才發現永祺已經死去了。消息傳遍了皇城,漱芳齋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

皇上還沒有醒來。昨天晚上被兩個格格搞的精疲力盡,皇上也享受到了“金錢眼”與“午門口”的威力了。

這時候,小卓子、小鄧子慌慌張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什麼人!吵吵嚷嚷的!驚醒了朕的好夢!”皇上被吵醒,十分的不滿。

小卓子和小鄧子跑進屋,跪在地上。這時,床上的紫薇和小燕子也醒來了。

“皇上吉祥、兩位格格吉祥!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情?慢慢說!”

“喳!”兩個太監喘了口氣,說:“回皇上,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昨天的晚上,五阿哥永祺已經脫陽……脫陽而亡了!”

聽到這裡,紫薇和小燕子兩人一下子都暈了過去。

皇上也是淚如泉湧,“怎麼……怎麼會這樣?”

“聽昨天當班的太監說,好像有個小宮女進去服侍的五阿哥。”

“一定是那個宮女勾引的永祺,才讓永祺脫陽而死的!快!快!吩咐人給我抓住那個宮女!這個賤人!”皇上氣的渾身發抖。

小卓子、小鄧子急忙跑去通知御林軍,抓緊捉到那個宮女。

很久,紫薇和小燕子才醒來,兩個姐妹抱在一起,大哭起來。好傷心、好悲哀、好難過。失去了爾康、失去了金鎖、失去了柳家兄妹、又失去了永祺……這些打擊讓這兩個姑娘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痛苦了。只有哭,才能稍微解脫一下。

“紫薇……我們真的好命苦……我們的老公再也沒有了……”

“鳴鳴……永祺……你回來吧……”紫薇痛苦的哀鳴著。

小燕子擦擦眼淚,嘆氣道:“永祺沒有了,我們的老公沒有了。以後叫我們兩個騷穴癢癢了去找誰?!誰能來插我們的穴呢?!”

本來想安慰兩個姑娘的皇上,為小燕子的話差點氣死。好哇!我的兒子被你們玩死了,你們不為永祺傷心,卻在考慮你們的穴以後讓誰來插?!真的氣死朕了!看在你們都懷著永祺的骨肉,我不和你們計較……

想到這裡,皇上也準備走了:“我去看看我的永祺。你們就在這裡吧!”說完,皇上便走出漱芳齋去了……

漱芳齋裡又傳來兩個格格的哭聲……

……

幾日以後,皇宮為五阿哥永祺舉行了比爾康的葬禮還隆重的葬禮。

御林軍整整查找了三個月那個伺候五阿哥最後一夜的宮女,也沒有找到,只好就就這樣把這個事情放下了。

漱芳齋輕靜了很多……因為沒有了男人,所以也就少了性愛的快樂……兩個格格終日在屋中相互挖著彼此的肉洞解決內心的空虛。

皇上因為還在生氣:兩個格格不掛念永祺而在乎自己的騷穴,而一直沒有再到漱芳齋去。

晴兒自從假扮宮女使永祺脫陽而死後,便沒有離開太后老佛爺一步,始終留在了慈寧宮裡面。

皇城外的蕭劍得知永祺死去的消息真的是說不出來的心情,又是高興,因為自己的計劃快要完成了;又是郁悶,以前的朋友都被自己害死了……

……

又過了一段日子……

漱芳齋裡的兩個格格都平安的生產了各自的寶寶,真的像紫薇的玩笑中說的一樣,小燕子生了個兒子;而紫薇則生下的是個女兒。

皇上也因為她們平安生下了永祺的孩子,而沒有再生她們的氣。皇上也對兩個孩子十分的疼愛。

生完孩子後的小燕子的肉穴已經不能再叫“午門口”了,應該改名叫“南天門”才對;看來是被孩子給撐大了;但紫薇卻依舊是那令人陶醉的“金錢眼”,真的是女人中的極品!

後來,皇上又到了漱芳齋去了幾次,每次都和紫薇做個不停,把小燕子冷落在一旁,令小燕子十分的難過;皇上覺得這樣對小燕子也是一種折磨,於是也就硬著頭皮杵兩下小燕子的“南天門”大爛穴……

就這個樣子,很快的,已經到了秋天。

這天,晴兒突然來到了皇上的書房之中。

“奴婢給皇上請安。”

皇上正在看書。一擡頭,見是晴兒,便笑道:“怎麼?晴兒今天到朕這裡來了?是不是你的小穴穴想念朕啦?”

“不是不是!皇上說笑了!晴兒哪裡受得了皇上的粗雞巴呀!晴兒今天來是想對皇上說,晴兒準備要結婚了……”

“是嗎?是哪家的少爺這麼有福氣,娶我們的晴兒?”

“是……蕭劍。”

“蕭劍~~?”皇上在努力的回憶:“是不是小燕子的那個親生哥哥?”

“對對對!就是他!”

皇上笑笑:“好啦!好啦!誰都可以,只要我們的晴兒自己喜歡就好!”

“謝謝皇上恩準!”晴兒道了個萬福,又說道,“還有個事情求皇上。”

“說。”

“我嫁給蕭劍以後,就不能再留在皇宮了。蕭劍喜歡雲遊四海,我得跟隨著他。”晴兒望著皇上:“我們走之前,想請皇上吃些便飯。希望皇上能夠來,我們真的想讓您能來。”

“好!朕準了!”皇上呵呵笑著:“你們準備好了就叫朕吧。”

“奴婢謝謝皇上!”晴兒歡天喜地的退了下去,跑出皇宮把這個消息告訴蕭劍去了。

蕭劍得到消息,真的是大喜過望!一下子抱住了晴兒又親又摸:“我的好晴兒!你真的是我的好晴兒,我的計劃就要實現了!我的目的就要達到了!我真的是太高興了!我好愛你!我們辦完事就離開這裡,到沒有人的地方好不好?就我們兩個。”

“好!就我們……三個!”

“三個?”

“是!我已經有了蕭劍你的骨肉了。”

“真的?”蕭劍高興的手舞足蹈:“在哪兒?在哪兒?你帶來了?”

“討厭!孩子還在肚子裡呢!”晴兒笑罵著眼前的蕭劍,幸福無比。

……

請皇上吃飯的日子到了,晴兒從皇宮中和皇上以微服巡查為名出了來,蕭劍早已等候在一家酒樓裡了。

幾人相見、落座、飲酒吃飯不說,單說大家都已經半醉之時。蕭劍問道:

“皇上,您可知道這爾康是怎麼死的嗎?您可知道這永祺是怎麼死的嗎?您可知道這金鎖是怎麼死的嗎?您可知道柳家兄妹是怎麼消失的嗎?您可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皇上醉熏熏的說:“爾康是……害死的!……永祺是……累死的!金鎖是被井水……淹死的!柳家兄妹……柳家兄妹……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那麼,今天又是什麼日子呢?”

“今天?不……不知道!”

“明年今天是你的忌日!”蕭劍瞪著皇上。

這時皇上哈哈大笑:“蕭劍,我看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才對!你看看身後!”

蕭劍一回頭,只見眾多的官兵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圍住了整個酒樓,而且在蕭劍和晴兒的脖子上都分別架著數把鋼刀。

“哼哼!蕭劍!千算萬算!你殺死你的朋友就是為了不阻礙你完成殺我報仇的計劃。你雖然殺死了爾康和永祺,但是你忘記了你的妹妹——小燕子!我告訴你!昨天我去了漱芳齋,本來想找紫薇插插她的‘金錢眼’,誰知道我把晴兒要和你結婚的事向他們說了。她們看來好像很緊張,聽到朕去找你。後來你的妹妹小燕子看見朕玩紫薇十分的盡興,就忍不住把你以前要報仇的事情對朕說了。朕知道後賞了小燕子一陣肉棒,但是你的計劃也破滅了。看來,還真的要感謝你妹妹小燕子的‘南天門’呢!哈哈哈……”

“你……你這……”蕭劍氣的渾身發抖:“既然落在你的手中,要殺要剮就任你來了!”

“唉!本來朕要殺你的!但是你的妹妹小燕子給你求情,寶貝紫薇也給你求情,而且朕一直想幹也沒有幹成的晴兒也是你的未婚妻。所以朕就放過你吧!你現在就離開,不要再讓朕見到你,否則,殺無赦!”

蕭劍憤然離去,晴兒也跟了去……再也沒有回來。

第十五章:爾泰休塞婭,回京操格格(大結局)

京城裡發生的事情,就這樣的平息了。蕭劍帶著晴兒走了,誰也不知道去了哪裡,他們也沒有再回來過。

這年秋天,太后也因為年歲高而仙逝了。

次年春天,漱芳齋。

小燕子和紫薇的孩子都已經長大了,現在也有兩歲了。十二阿哥現在也長成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漢,並且在大家的允許下,收了原來的小鴿子。自此,兩個人也走到了一起。

坤寧宮裡的皇后和容嫫嫫也依舊是相伴左右,常常在晚上一起床上舔穴,偶爾十二阿哥回來幫助她們兩個舒服舒服一下自己的騷洞。

皇上的年歲也漸漸的高了,整日的沈浸在令妃那裡,因為令妃總可以辦到讓皇上意想不到的浪蕩事情來的。

福家。

這晚,福家的大門被敲響了。

管家打開門,驚喜的叫道:“啊!原來是二少爺回來了!”

原來是福家的二少爺福爾泰。

“老管家,你的身體可好?我的父母現在歇息了嗎?大哥在嗎?”爾泰一個勁的詢問著老管家。

老管家一陣難過:“二少爺,您先進來歇一歇再說。老爺和福晉在廳裡。”

老管家急忙跑到裡面通知福倫和福晉。福家老小得知爾泰回來了,都紛紛來到廳堂。

“阿瑪!額娘!”爾泰見到父母,急忙奔了過去,撲到在二老的懷裡。

“孩子!你回來了!我們想死你了!”兩位老人激動的流著眼淚。

“大哥呢?”爾泰向人群中找去。

只見大家都低著頭,悄悄地抹著眼淚。

“孩子!來,坐下。咱們慢慢的說。”福倫讓爾泰坐下,把他走後的事情都講了一遍。爾泰聽的又是心驚肉跳,又是怒火燃燒,又是喜極而泣,又是樂極生悲……

總算,爾泰聽完了所有的故事。

福倫和福晉看著爾泰,問道:“孩子,你怎麼自己回來了?塞婭呢?沒有和你回來嗎?”

“別提這個賤人!我把她給休了!”爾泰怒道。

“休了?”

“是!這個賤人簡直就是一個虐待狂!你們也看到過,她總是喜歡拿著條鞭子胡亂抽人。回到吐蕃,她更是如此。每天都用皮鞭抽打我!她說她是女王,讓我為她舔腳、喝尿、吃屎、滴蠟燭、夾夾子、捆綁、抽打等等等等的手段折磨著我!我受不了了!(塞婭這種情節,就是現在小日本比較喜愛的SM。)”

“這樣,你就休了她,回來了?”福倫問道。

爾泰點頭說:“是。”

“唉!孩子!”福晉走了過來搖搖頭說:“你到吐蕃,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去結親近之好。怎麼就這樣回來了呢?”

“額娘!大不了我明天啟奏皇上置我罪不就行了?我寧願皇上的皮鞭打我!也不願吐蕃塞婭的皮鞭打我!”

福倫見兒子心意已決,也就沒有什麼話說了。

次日,早朝。

爾泰在大堂上叩見了皇上,並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沒有想到,皇上並沒有生氣,反而安慰了爾泰一番,並說明天會寫信給吐蕃去,說明情況。

退了朝,爾泰一直來到漱芳齋。

小燕子和紫薇見到爾泰當然的是高興的啦!因為漱芳齋已經很久沒有男人給她們通通騷穴了,爾泰也沒有客氣。當然,兩個女人挑逗著爾泰,而且爾泰也很久在被虐待中生活,所以幾個人乾柴烈火,一點便著。

爾泰的皮膚黝黑黝黑的,很健康,而且也是十分的英俊而帥氣的,渾身的肌肉上劃著一道道皮鞭的印子,更加顯得爾泰成熟了很多。

爾泰這時抱起紫薇,將自己粗黑的雞巴輕輕的插進了紫薇的“金錢眼”裡,並開始有規律的活動著。

“哦……啊……啊……哦……很久……沒有……這……這種感覺……了……哦……好像……爾康……又……好像……哦……永祺……啊啊……不……啊……哦……哦……原來……是……粗……雞巴……的……爾泰……哦啊……穴……操爛……哦……”

小燕子來到爾泰的面前,將自己的“南天門”翻起,讓爾泰為她舔。爾泰倒是很樂意這樣做的,他一點一點的,將小燕子陰唇上所有的汙垢都舔乾凈,然後又將舌頭一進一出的抽插起小燕子的穴來。

“……真……真的……哦……啊……好……美妙……哦……啊……啊……爾泰……你……本事……大……啊……哦……這……快樂……得……我要死了……雞……巴……插……插……哦……”

三個人在床榻上幹了整整的一個晚上。爾泰把紫薇和小燕子的穴一遍又一遍的插來插去,弄的兩個騷女丟了又丟。

這是兩個騷女很久沒有嚐到的快樂,所以那晚,她們便認定以後將永遠讓爾泰操她們的騷穴;而爾泰呢,他也終於嚐到自己主動去幹女人的快樂了,所以他也認為以後應該和紫薇、小燕子一起天天杵洞呢!

可能真是老天爺開恩,沒有幾天,皇上竟然將紫薇和小燕子賞給了爾泰做老婆。樂的爾泰眉開眼笑,真的是得意忘形了。

自此,漱芳齋又恢復了從前的淫樂,而且好像還更加的誇張了呢。好像爾泰把塞婭的虐待技術學到手開始虐待這兩個騷女了呢……

聽!皇宮裡的漱芳齋又響起了淫男蕩女的嬉笑聲了呢……

(全文完)

完成於1999年8月12日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