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無聊的下午

一個無聊的下午,『MD,為什麼又是我一個人守辦公室!年輕一點就這麼好

欺負~~』想著自己早上帶著笑臉和無所謂,答應大家下午都不用來了,內心對自

己和對天朝這種養人制度的鄙視,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作為一個好不容易考上公務員的小青年,進到單位,才發現這種地方,實在讓

人頹廢和壓抑。一參加工作,就以要鍛煉新同志為由,被發配到查詢窗口,每天面

對N多離婚的人,來查閱離婚資料,看過了無數離婚的原因,有時候我都在想,還

有愛情這個東西嗎?嗯,對了,我工作的單位是民政局。

外面下著雨,下午人很少,一邊上著小網、一邊喝著茶,吃點瓜子什麼的,總

算還有點安慰。看著時間一分分過去,好歹5點快下班了。蹬蹬蹬蹬鬱悶啊,在這

個時候,還有什麼比聽到有人要進來辦事的腳步聲更煩的了。

丟掉手裡還沒磕完的瓜子,上網的界面,切換成查詢系統,我已然板起了面容

,雖然我不會像那些老同志一樣,為難當事人或者不給他們辦事,但是我現在也必

須表現出,我生氣的一面,因為我很生氣呀。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門口,嗯,大概掃了一眼,白色羊毛小西裝,裡面穿的黑色

緊身毛衣,下邊穿的黑色及膝裙子,黑色的褲襪,還可以嘛,如果是個美女就好了

,可以撫平我心裡的鬱悶。

大概是看我在上下打量她吧,走進來對我一笑道:『同志,我要查一下我的離

婚證。』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臉,漂亮還是漂亮吧,不過年齡有點大了呀,估計得

35朝上了吧!平時對這種少婦型的,不怎麼關注,不過也不反感啦,看起來也還

是有滋有味的,反正無聊嘛,心裡琢磨著,怎麼小調戲一下。

『身份證,妳是哪一年離婚的,對方叫什麼名字?』格式性的問話,『我叫唐

宜靜,這是我的身份證,我好像是2002年還是哪一年離的。』她邊說邊把身份

證遞給我,接身份證的時候,我的手碰到她的手,無語,只是這樣,居然讓我都有

點反應了!

身份證拿過來一看,『72年的?妳這樣哪裡像72年的人?看起來這麼年輕

,像才30歲的樣子。』哪個女人不喜歡被人說自己年輕呢!聽我說完,我看她笑

得比剛才進門要好看自然得多了。

『都40歲了,是老太婆了,還年輕哦,在農村的話,我都可以當奶奶了。』

『40歲算什麼嘛,現在不都是說,到60歲才開始是中年嗎?而且妳的樣子,在

外面一站,也就是30歲出頭啊!』

我已經在電腦裡,查到她的檔案號了,不過,我還想調戲一下她,所以嘴上說

著,手裡卻把鼠標到處亂點。『2002年,我沒查到呢?妳到底是哪一年離的?

沒搞清楚時間,查不到哦!』她有點急了,『同志,幫下忙嘛,我賣房子一定要這

個東西,合同都跟別人簽了,我早上跑了幾個地方了,村裡、鎮上都找過了。』

我看著她的臉,心裡想著:『哼哼!妳有求於我,哈哈哈。』『不是我不幫忙

,我看妳這麼著急,我都想快點幫妳找出來,妳看都要下班了不是嗎?主要是一定

要搞清楚哪一年的,才好查呀,要不妳打電話問問妳的親朋好友、以前的老公什麼

的,看他們還記得不。』

大概是看我不像推諉她的樣子,還在幫她出主意,有點感激的看了我一下,拿

出電話打起來。『二妹,我是哪一年離婚的喲?妳還記得不~~嗯,對啊,好像就

是我們開【紅玫瑰洗腳城】的第二年~~哦,那是03年啊!哎呀,我記錯了~~

好、好,我正在民政局查,好的,我掛了。』

開洗腳城,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來完全是良家的樣子嘛,看到她說起洗腳城

的時候,感覺有點傷感的樣子,是不是想起自己在外面做皮肉生意,掙了些本錢,

好不容易從良,想做正當生意,結果開的是洗腳城,哪裡經得起別人的挑逗和欺壓

嘛!於是乎和客人、惡霸、政府官員,被老公發現,於是離婚,我心裡惡意無邊的

繼續邪想,感覺衝動起來了。

『03年,查到了,妳看嘛,只要時間搞清楚了,很容易就查到了。』我看著

她,邊想邊說道,『是啊,時間太久了,記不清楚了。』她居然對我媚笑了一下,

受不了。

要怎麼才能化幻想為現實呢?既然她是這種有經歷的人,應該不會太反感一些

打情罵俏似的接觸,在她感覺很私密又很安全的環境下,發生一點肢體接觸,然後

曖昧的眼神,然後~~應該能行吧。對了,庫房啊!我們辦公室後面就是庫房,所

有的離婚檔案,都放在裡面,面積很大,400多平米吧啊,地上都是鋪的地毯。

由於安全考慮,沒有窗戶,隔音非常的好,而且我們辦公室和庫房,就完整的

占了一層樓,可以說,只要把辦公室的門或者庫房的門一關,就完全成了密室,在

裡面放電影那麼大的聲音,連外面都聽不到。

上班兩年了,面對過無數女當事人,非常漂亮的也很多,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

。在工作的地方,找你辦事的人,OH,MYgod隨時可能讓我掉飯碗,甚至吃

牢飯。

今天是怎麼了,看著她,心中邪火亂冒啊!長得還行吧,身材也就那樣啊,跟

一般30多歲的差不多,後面有點翹,前面看著挺有貨的,關鍵是,你這個賤人,

聽別人開過洗腳城的,就邪念上身了!哎,想什麼呢,還是先考慮一下,安全問題

比較重要啊!

我們辦公室,下午就我一個人,辦公室沒有攝像頭,這一層樓都沒別人,如果

她死命反抗就算了,也不能太過分是不是,不過,手上或身上或是嘴上,肯定可以

過把癮的,她如果說,我抱著她把她全身都摸得通通透透,從上到下,都啃過一遍

,也沒證據呀,那我豈不是很安全了?

『檔號是查到了,不過要進庫房找,今天我們這裡,其他幾個人有事沒來,我

自己不好找啊!妳明天再來吧,好不好?』靠,安全了那還猶豫什麼,想著等下,

至少能在她豐滿的身軀上,拿捏搔弄,下面的兄弟,有點遭不住了,要淡定啊!

『哎呀,兄弟。幫下忙吧,我這邊確實要得很急啊!要不,我跟你進去找,你

教我怎麼找!』同志都變兄弟了,她急得有點臉紅,好想上去咬一口。等的就是妳

這句,『我們都進去了,這裡怎麼辦?有人進來都不知道。』『要不把外面辦公室

的門關了吧,現在都快5點半了,應該沒人來了哦。』

Sweetheart!『砰!』門關上了。『進來啊,我是完全違規操作了

哦,本來當事人是絕對不能進到這裡面來的,我是看妳確實很著急啊,還有,我覺

得一看到你就很舒服,就像看到老朋友一樣,不然,肯定讓妳明天再來了。』

既然門都關了,就要放開點囉,『謝謝、謝謝!我也是一看你,就是好人,好

說話,僅說好話,我都是老太婆了,還看起舒服哦?』『我最不喜歡妳這種妄自菲

薄的人了,什麼老不老的嘛,妳看起才30歲而已,女人30一朵花,妳還要過分

點,本來就是一朵花了,還打扮得這麼勾人,我跟妳說,我們這裡的犯罪率,由於

妳上升了1個百分點,妳應該去公安局自首啊。』臉紅了,不知道她是高興,還是

什麼?

進到庫房,我帶她來到存放03年檔案的密集架前,把密集架搖個半開,這樣

的寬度,兩個人剛好可以面對面的進去。『這個架子有點問題了,只能打這麼開,

有點擠,我們進去找,檔案號是2333,你找這邊,我找對面的。』說完,我就

先進去了。

其實,所有的檔案都編好了號了,我怎麼會找不到呢?我直接就走到2333

那一列的對面,開始裝作找起來,她倒是老老實實,從最外面開始找,站著還沒什

麼,當她蹲下來,看下面幾排的時候,我的眼睛就像被釘子釘在她翹臀上了一樣,

本來就豐滿的屁屁,被裙子一包,衝過去掀翻她、操死她,是我當時唯一的想法。

沒等我實施,她找得到挺快,已經找到我身後了。

怎麼說呢?我的肩胛骨,頂著她的肩膀,我們的屁股輕微擠壓著。瞬間,我兄

弟被褲子束縛痛了,不過我還在等待,等待時機。『哎呀,找到了,在這裡,但是

太高了,我搆不到。』

就像運動員聽到槍聲,我立刻轉過身來,完全不給她讓開的時間,肉棒隔著我

的褲子、她的裙子,深深陷進她柔軟的屁股裡,我雙手從她身體兩側往上移,裝作

去拿的樣子,放到她頭上一排的密集架上。

我的頭稍微越過她的左肩,朝她左耳邊說:『妳好厲害啊,找這個比我強。』

她的屁股感覺到我的堅硬,我感到她身體一顫,她頭往右稍微偏了一下,轉過來斜

對著我,『還是你人好,給我這個機會。』『我其實是看人的,換個人肯定不行,

一眼看對的人才可以。』

我們竟然保持這種淫蕩的姿勢,講了幾句話,我覺得這要是都拿不下來,也就

不要當男人了。『你們男人都是說得好聽。』我的手已經放下來,扶著她的肩膀了

,看著她的眼睛一動不動,『其它我不知道,妳~~是真的很美!』說完,我的頭

緩緩的、堅定的向她靠過去。

她沒有讓開,在要靠攏的時候,她閉上了雙眼,我的嘴吻了上去,輕柔的吻著

她的嘴唇,我並沒有突破,這不是要先潤滑一下嘛,右手從她右肩撫摸到她的脖子

,然後在她頭後固定住,左手則放下去,從她白色小西裝外套下面伸進去,隔著緊

身毛衣抱住了她的小腹,少婦的小肚子啊,我的左手在上面打著轉,一種柔軟膩人

的感覺,從手上傳來。

竟然是她先突破,她的舌頭,在我還沒叩門的時候,主動出擊,還有什麼說的

呢,立馬含住吸進我的嘴裡,右手也不再固定她的頭了,直接移下來,伸到她背後

的小西裝裡,不過沒有停,直接從她緊身的毛衣下沿進去,摸到了她光滑細膩的後

背,沒給她反應時間,左手同時進入配合,直接解開了她的胸罩。

沒有把它脫掉,雙手到了前面,十指一捏,不算很大,剛好一手一個,軟軟的

,指縫之間感受到了兩顆不大不小的櫻桃,她稍微掙扎了一下,我左手抓住她右乳

繼續揉捏。右手往下探,越過了柔軟的腹部,直接插到內褲裡,本來還想挑逗一下

小豆豆的,結果手一下去,滿手濕漉漉的。

我離開她的嘴,她臉色緋紅,我們對望了一下,沒有說話,無話可說,我直接

把她的裙子掀到腰部,抓著她的黑色褲襪,連同內褲一起拉到膝蓋處,讓她把手搭

在密集架上,然後兩下把自己的長褲、內褲也褪到膝蓋那裡,肉棒終於沒有了束縛

,直接彈出來,打到了她的外陰唇,肉棒的上面都沾滿了她的水。

我稍微蹲下了一點,左手提著她的腰,右手扶著肉棒龜頭,在她小穴門口,來

回劃了幾下,輕輕往上一頂,就進入了一個溫熱的包圍之中。由於密集架非常窄,

沒有空間讓我溫柔的來回動,也沒有必要溫柔了,下面都發洪水了,我兩手抓著她

的腰,用力往前一衝,整個肉棒全都進去了,雖然,她的陰道有點點抵抗,總的說

來不是很緊,但是很舒服。『嗯!』她總算發出了一聲,膩人啊!空間有限,我只

能做短途衝刺。

但是也由於這樣,每次都到底,到底後用力的轉,好像想把身體都衝進去一樣

,大概是環境關係,我們都感覺到很壓抑,心裡反而有種說不清楚的衝動,沒弄幾

下,她已經渾身發抖,我很奇怪,她都這樣了,還沒聲。『舒服嗎?』『嗯。』『

舒服就叫出來。』『辦..公室..有..人..』『哈哈,這裡妳叫翻天都沒人

來的,我把妳強姦了,妳隨便叫我都不怕。』似乎是強姦這個詞,和她瞭解到了庫

房是個密室的緣故。

她渾身亂抖了幾下,『啊..』總算叫出來了,我從她的陰道裡面出來,把她

有點癱軟的身體盤過來,一手揉搓她的乳房,一手從她屁股後面伸進去,包著她的

陰部揉搓,『我要把妳搬出去強奸了。』我對她做惡狠狠狀,咬牙切齒的說,說完

我直接把她抱起來,往密集架外走去,剛走出來到了空曠的地方,直接把她放在地

毯上,也沒有其它動作,把她腿一分,肉棒直挺挺的一插到底。

『啊..啊..』我像瘋牛一樣,大力的做著單調的動作,把她身體,撞得一

上一下,『我強姦妳!』『啊..不要..啊..強姦..』我們兩個的聲音越來

越大,動作越來越快,都肆無忌憚了,最後在她高亢的叫聲和大力撞擊的啪聲中,

雙雙停止了動作,我直接射在了裡面,我想對於一個成熟透了的女人來說,她會有

很多方法處理的,而且這才開始,不能夠亂射,接下來不好辦啊!

她還躺在地上喘氣,我起來把庫房的空調,換氣什麼的都打開,關上了庫房大

門,『要幹什麼?』『幼稚的問題,來吧,把衣服都脫了。』一個下午,哦,不,

應該說持續到晚上了,整個庫房裡,到處留下了我們拚死搏鬥的痕跡。

讓她跪在地毯上,給我用口添,從她後面進去,在空的密集架裡,讓她上半身

鑽進去,屁股翹著露在外面被我幹等等,除了我覺得沒法弄乾淨,沒有幹到她的屁

眼外,她的小穴、嘴、身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我的子子孫孫。

以後?當然,以後我再沒有孤獨的時候了,還有她的二妹,這個有點遠,很精

彩的啦。下次再續吧!第一次寫,有錯別字、排版、標點不對什麼的,請大家多多

包涵啦!寫的事情嘛,前半段是真的哦,後面嘛,這個主題叫意淫,大家懂的。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