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女兒國1-554完作者:九月寒風

第一章 創神之怒

在虛無飄渺的異次元空間裡,有一座金碧輝煌的神殿,這間獨一無二的住所正是偉大的創世神所居住的,而此時的創世神殿裡,卻異常的熱鬧非凡,創世神父與其兄弟混沌神都在。

而這種熱鬧並不是有什麼喜事在歡慶,卻是我們偉大的創世神大人在大發雷庭,對象就是創世神座下的五大女神。

“美神,你告訴父神,是誰給你們五人如此大的膽子,說,是誰給的……”創世神那本俊雅的臉靨上怒氣橫生,大聲的質問那跪在座下的五個美麗女人中的領頭女子。

而那正跪著的五個艷麗絕倫的女人正是那被世人稱為“五女神”的創世聖女,她們跟隨創世神萬年之久,一身神力除了創世神也是無人可比,當然還要除開那個創世神的大哥,混沌神。

領頭的正是被稱為萬物之容的美神,一身動人的情態連坐在創世神身後的混沌神也羨慕不已,雖然他的女人連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夠數得清,但是這麼曠古絕今的美麗女神,還是讓人無法不去渴望的。

美神美祺一臉的傷痛,表情顯得十分的悲憤,痛心,這本不是因為創世大人的責罵,而是她真正的發現了自己所犯下的大錯,不可彌補的大錯。

在美神的身後一至排開的四個女人此時此刻也是一臉的後悔,當初這件事也是她們一手簇擁而成的,當時的她們太過於好奇,才有今日的厄運,她們正是創世女神的其它四女,奪人眼目的艷麗愧美異彩紛飛,四個神女這時一起?起了悲傷的臉龐,讓整個創世大殿處在一種香艷春雨不絕的情潮中。

第一位正是被人稱為“情愛之神”的愛蓉,她一臉的嬌容,像極了一位情花未放的純潔骨朵兒,但她眼中閃爍的那種成熟的動人風韻卻是誘人心肺的,這已經生存了數萬年之久的女神,即使外表看似少女,但怎麼說也經歷了無數的內蘊沈澱,把她們那經過無數次幻化的姿容襯托得格外的嫵媚動人。

第二位此時都快要哭了,因為她是世人稱為最慈悲的“生命女神”一聽說眾姐妹一時的好奇闖下大禍,要殃及數千萬人的生命,她的心就在滴血,如果這一刻要是讓她犧牲自己來換取那個大陸的子民,她也願意,對生命的熱愛,讓她格外充滿同情之心。

下一位就是那最溫柔的月神了,不論在何時,她總保持一種溫暖的心態,可是這一刻,她超出了過往的一切激動,這個悲難的造成主意也是她無意中想出來的,當時不過是一時的激動和狂想,所以拿出來與眾姐妹說了一下,誰知美神姐姐卻真的那樣做了,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幫助她美姐,即使失去神砥我也在所不惜。

最後的那位就是精靈之神了,如果其它女神都是人類的嬌軀,那她就是精靈族的體質了,所以在眾女中顯得格外的嬌弱,但那只是她的外表,其實若論幾位女神的實力,還是這個精靈小妹最高,因為她精靈體質天生對魔法有一種熟悉的馴服,特別是對元素中的水元素,更是運用得神乎其神,她也是這次災難的間接造成者。

事情是這樣的,這五大美奪天工的女神一直侍奉在創世神的身邊,負責創世神所開辟的各個大陸的管理與保護,並且讓各種不同的生命體可以孕育生存繁衍下去。

但是因為五大女神的一次相聚,無意中談起了人類發展的根源,她們各抒已見,產生了許多的異想理論,而愛情女神也因一時的好奇之心,違背了創世神的契約與矚托,不顧天地間萬物繁衍的根本,拋棄人之倫常,陰陽之序,硬生生的改變了她管理的其中一個大陸的生活方式,讓其變成了一個女兒大陸,建成了一個個女兒國,而那個大陸的名稱就叫做艷絕大陸。

也不說沒有男人,只是愛情女神在各個大陸看到男尊女卑的情形,就在艷絕大陸上改變了這一點,讓男女生活與地位發生顛倒,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個女兒管理的大陸,因此她們的國家也變成了一個個女兒國。

“陰陽交泰,萬物才能衍生,可是你們知不知道艷絕大陸現在已經到了快要毀滅的邊緣,其原因就是你們讓男女顛倒,所以天地開始慢慢易位,你們知道嗎?”創世神也是感應到宇宙中有一種不平衡的力量在侵蝕著他的統治,才發現這艷絕大陸開始沈淪,如果不緊急扭轉這種局面,創世神相信,最後也只有他親手毀滅這個空間了。

創世神一直知道女人的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頭大象,卻不曾想現在她們一時的好奇之心,將要毀滅的卻是艷絕大陸上的千千萬萬的人類生命。

五女神此時一聽創世神父之言,才知姐妹幾個因一時的好奇貪玩才造成這場天大的災難,生為女神,本為創世萬物的敬仰,所以她們就應該承擔起這份責任。

“父神,我姐妹犯下的錯誤,願意承擔與艷絕大陸共存亡的命運,請父神成全。”五女神心意相通,眾姐妹也生死相隨,一起開口說道。

她們聽到創世父神的話,就知道這是個解不開的解,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姐妹一起承擔那種命運的安排吧!

“這……”面對如此絕美女神的一臉動容,創世神有些猶豫不決,說句心裡話,毀滅這生活了數萬年的靈致女神,創世神的心裡有萬分不舍。

“咳咳咳……”創世神的身後馬上傳來一片咳嗽聲,不用說一定是她的那些妻妾發出來的,似乎在提醒這個偉大的創世神,不要再心花花,再說讓如此美貌容顏不老的五個女神跟在丈夫身邊,這永遠也是身邊妻妾醋波焦點,因此雖然她們也不希望五大女神元神俱滅,但能離開這個花心的老公身邊也是好的,至少不用我們每天擔心。

創世神一愣,牙齒一咬,無奈的心一忍,開口說道:“好,父神成權你們。”一旁的混沌神一驚,連忙開口說道:“小創,你心也太狠了吧!這樣五位美麗的人兒搞不好可是會灰飛煙滅的,更不要說要尚失她們本體的神砥了,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混沌神也馬上開口勸道,因為他的心裡可早已經動了憐花惜玉之心的,何況這五個女神確實是美艷群芳,如果說能夠泡到手的話?

“咳咳咳咳咳咳……”又是一片比剛才更大聲的咳嗽聲,不用說這一次是混沌神的眾女人發出的,她們也有意見,而且混沌神這時才想起來,原來他的女人要比小創多得多,當然醋意也是如此的波濤洶湧,讓混沌神不敢再替五女神開口了。

“這樣,小創,我有點事,先走了,這件事你就自己處理吧,你忙你忙。”既然幫不了忙混沌神也不忍心看這個幾美麗的女神受罰,還是眼不見為淨吧!

當混沌神把一大票女人帶出去了以後,創世神殿安靜了許多,創世神平息了心中的怒氣,開口說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們,只是你們也應該知道,艷絕大陸要想生存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扭轉陰陽顛倒的逆流,讓天地時空恢復正常,不然就是連我也不能阻止他的毀滅,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們,為了防止艷絕大陸相連的空間的安危,我將會在它臨毀的前一刻,親手將它毀滅,你們也應該知道這件事其中涉及到的後果有多嚴重。”創世神說到最後,語氣變得十分的嚴厲。

“我等身為女神,犯下這大禍,受罰是心甘情願,只期望父神給我們一個彌補的機會。”五女一想起因為自己而將要尚失的艷絕大陸的千千萬萬的生命,就心如刀割,因為對她們來說,這些尊奉她們的子民就如自己的孩子,哪裡有不疼愛的。

“好,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們,自古以來,天為上,地為下,陽為上,陰為下,因此空間才能正常的繁衍生殖,流傳萬年,所以我可以告訴你們一條解救艷絕大陸這種厄運的方法……”

看到眾女神全都認真傾聽,創世神才慢慢的講了出來:“就是去尋找男女情愛的真諦,讓艷絕大陸有愛的氣息,那樣如果當你們和艷絕大陸所有的人都擁有了男女情愛的時候,乾坤就可以扭轉,你們知道嗎?”有些不舍,有些憐愛,創世神還是給這些女神找到一條解救的方法。

“多謝父神,我們都知道了,我們會努力的。”美神站了起來,準備接受另一個重生,這是每個犯錯的神都應該接受的懲罰,只是她的臉上很是坦然,沒有一絲的留戀。

“我要封住你們的神力,只有在人類空間裡經過重重的困境後才可以重新施展,或者你們一生也無法施展,這就要看你們的機遇與運氣了,父神在此也只能祝福你們。”創世神說完,手在半空中晃過,“未日神罰”的神之戒律在這裡裂了個空間的巨大獸口。

從創世神手中發出的無邊神力終於脫手而至,分成五道,滲入她五大女神的胸口,奪目的神光散出,五大女神瞬間在背上騰起了五對羽翼,整個大廳都被扇得如風中的小舟,可見五女神那巨大的能量狂洩是如何的洶猛。

但是沒有多久,隨著那五道能量的入體,五位女神背上的羽翼慢慢的萎縮,很快就在身上消失不見,只見留下來是五位麗艷的女神一臉有汗水與更加嬌弱的身體,一下子被封印了龐大的九層修為與能量,五位女神也不能供應神族羽翼的消耗,那羽翼自然就消失了。

只見一道紅光,時空之門在這裡打開,帶起一陣風,把五個美麗的女神病弱的身軀強吸了進去,轉眼間消失不見,時空之門轉眼就已經關起,五位女神終於受到應有的懲罰,被送入由她們一手造成的艷絕大陸女兒國中,與其一起生死存亡。

第二章 戰狼傳說

我的名字叫郟揚運,但是我卻喜歡人們叫我戰狼,雖然揚運這個名字不錯,給我帶來了許多的好運,但是我還是喜歡戰狼這稱呼,因為它是我經過千百場奮力拼殺贏回來的,所以一聽起來,心裡感覺到特別的舒服,當然也可以自鳴得意很久的。

如果不因為我是戰狼,就憑我如一個小流氓一般的“三無”社會渣子無論如何也來不到這裡------聞名中華的中南大學,三無當然是無錢,無家,無前途,典型的混混一個,但有這樣的機會也是有原因的,這裡我要感謝一直“關照”我的那個社區區長了。

記得那個肥胖的社區區長來告訴我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都有點不太相信,這天上掉下的陷餅還會落到我的身上,不由開口笑到:“肥肥,你腦子有病,我都停學一年了,連考試都沒參加,哪裡會有那家大學會錄取我。”

肥肥一邊緊張的拿出手絹擦擦額頭的細汗,一邊馬上開口說到:“沒有錯,戰狼,這是中南大學送的指標,咱們社區只有一個,我就把它給你了,算是對你的一種照顧。”

雖然我對讀書是鳥興趣都沒有,但聽聞這中南大學美女層出不窮,連現在最艷麗的中華第一艷星也是從那裡出去的,如果我能……我陷入YY暢想中。

先不管這些女人是以一種什麼方式成名,不過光看她們那動人的風情與艷麗的容態,我興趣也還是有的,男人嘛,這種興趣是永遠都不能缺的,人間的優物誰不喜歡,所以我毫不客氣的接受了那肥肥區長的好意,連一句感謝話都沒有,就在擱下一年學業以後重新背上書包。

不過後來我才知道,我有這個機會,是因為區長那個戴著厚厚眼鏡的兒子,那個老實得就像只大熊貓書蟲,而我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人,因為我不愛讀書,所以特看這種書蟲不順眼,更不要提他老子是一個吸血蟲,專吸這個小區住民的錢,我當然要在他的兒子身上找些氣撒撒。

所以他那肥肥的兒子不小心被人揍了幾頓,其中最厲害的一次是不小心讓人敲掉了他的二顆門牙,以我戰狼的威名,這不過是小兒科。

但他那只肥熊貓兒子嚇壞了,連上學都要有人陪著,讓這個區長傷透腦筋,雖然知道是我,卻也抓不住把柄,我兄弟那麼多,打只肥貓當然也用不著我動手。

所以我很快變成區長眼中的一根刺,一個毒瘤,欲拔之而後快,但一是沒有証據,二是我這種三無人員可是深得街訪鄰居的疼愛,而且國家也有許多的優惠保護政策,於是這個肥肥區長才想起了這中南大學的這支軟招,見到我的離開,肥肥可是慶祝了一個月呢?

來到這裡,我是真的被吸引住了,美人真她媽的多啊!

看,又來了一個,細腰肥臀的模樣,還直扭,帶動的那緊身的褲子都有種快要狂暴欲裂的跡象,可是我盯了這麼久,為什麼就是不裂開呢?我心裡直冒火。

“是不是那美女的褲子要裂開了?”耳邊傳來一聲低沈的聲音,正在迷戀狂想的我一下子沒有多想,連忙說了一句:“還沒,等等……啊喲。”還沒有說完,我的耳朵被人給提起來了,“誰?不想混了。”雖然我才來三個月,卻也不是白來的,基本上這中南大學被我擺平了,手下的嘍嘍可是一大堆呢?

可是當我轉過身來,卻連一點氣也沒有了,唉,對她們我又怎麼能生氣,此時要氣的是她們,不錯,她們正是中南大學大一的兩朵院花,段美與雪麗了。

她們不是我的女朋友,因為談女朋友我沒有經驗,泡妞上床還行,可是這兩個小妞美人卻可以算得上是我的老婆,管自己的老公的確是有這種權利,這是她們認定的,她們的紅丸是我取的不假,但我那也是逼得被她們強奸的,所以心裡極度不爽,雖然全校男生沒有一個人不羨慕我,這可是二朵校花級的人物。

“好看不?”段美柔美的臉上露出動人的微笑,可是我知道那是惡魔的微笑,如果我一個回答不好,有可能會變成馬蜂窩。

“好看,好看,沒有一個女人比我的老婆好看。”我連忙一把抱住這兩個美人,阻止她們怒氣,其實論家世,她們一個是國內名企全力集團的千金,一個是中央政府某個部長的女兒,真是不用對我麼好的,可是自從那件事發生了以後,她們對我真是如老公一般的對待,現在更是再外面租了二房一廳的花園公寓,讓我當起了小白臉,我長得帥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讓我每天必須去報道,說什麼我這人很壞,她們要保護女人不受侵犯,但是既然是保護女人不被侵犯,那也用不著每晚二個人一起來強奸我吧!啊,男子的尊嚴都沒有了,我戰狼還有何臉面去面對以前的那些兄弟。

這麼些時日,我也知道這兩個女人很好哄的,只要我說一聲甜言蜜語,她們都要興奮好久的,你看,現在就是這樣,連在大學校園裡被一個男人抱著走也沒有感受到,只是還滿心沈澱在這種情話的喜悅中。.

“戰狼,你站住。”一個令我十分討厭的聲音在我的身邊響起,也打斷了兩女的沈思。

“是你,你這個禽獸,還有臉出現。”段美一驚醒看到那人就馬上開口罵道。

“美姐,人家本來就是禽獸,當然就不要臉了。”雪麗也附合的回答道,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這也是我不敢惹她們的原因,這兩個小女人聯合起來損人,可也是會把人給損死的。

果然那聲音的主人羅威一臉怒氣,把最不堪的表情露了出來,其實我還真要感謝這個比我還不要臉的人,他竟然知道下春藥,而且想一箭雙雕,結果被我打破了,而且被我佔了先,搶了便宜,他能不氣,此刻他是來報復來了。

二女一點也不擔心,她們知道我的身手極好,再說她們也不怕,以她們的身份,正大光明的她們誰都敢拼。

羅威果然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也跟著三人馬屁蟲,這時圍了過來,拉好架式,準備來個合圍,我動了,打了這麼多次架,我當然明白佔先的優勢。

我一放開二女的細腰 ,手握拳就襲了過去,沒有一絲的手下留情,我知道對這些人也用不著手下留情,所以正中我對面那個人的下巴,只聽“哼”的一聲,那人飛落在地下“啪”一聲不動了,這也就是我所要的。

二人圍了上來,左右夾擊,我一點都不在乎,我最多的一次,打敗了十個壯漢的圍攻,這二個病弱的小癟三又怎麼會放在我的眼裡。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反撲及到,一肘對上了其中一人的小腹,一手抵住另一人的一記飛腿,腳斜踢出去,為了練這一式斜踢我可是用了好幾年的苦功的,那小個子如何能夠受得了,只是這個人在承受了我的猛烈一擊之後,卻忍著身體的巨痛抱著我的一條腿。

另一個也在此刻摁住我的一條手臂,讓我大吃一驚,背後一痛,一柄鋒利的匕首透體而入,羅威眼中閃動著嗜血的光芒,手用力地握住插入我背部的那匕首的手柄,沒有一刻放鬆。

我的意識開始沈迷,我知道這個位置就是人體心臟的位置,我要死了嗎?我還要泡妞呢?那麼多的美女還沒有享受過,我不想死,這一刻這種渴望竟然是如此狂烈。

耳邊傳來二女動人銀鈴的狂嘯聲,即使是哭,也讓我迷醉,看來我是真是喜歡這二個小女人了,只是我要死了才醒悟過來,是不是晚了一些?

我慢慢的下沈,不僅是我的身體,還有我的心,“漂亮的妹妹們,永別了,不能給我泡,你們是不是覺得很遺憾?沒有關系,來生再聚吧!”

一陣莫名的彩色異光在我所在的空間聚起,就如時空打開了一扇門,又如一道驚雷,人們只聽幾聲巨響,我的身軀在那跌倒的地方消失了。

只是正在痛哭的二女卻聽到分明的話語:“不要傷心,當你們學業完成之日,就是你們相見相聚之期。”溫和的話語說完,一切異像都消失了,只是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寬大的土坑,後因被諸位學者稱為“外星人的印記”而說得天花亂墜,就因為這個坑讓中南大學產生了一門新興學科:外星學。

只有段美與雪麗卻知道,那不是假像也不是迷幻,她們的男人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幾年以後一定會回來的,她們堅信。

彼此握住對方的手,她們一起努力,一起等待,她們愛這個男人,還有很多的話未曾對他說完。

我只覺身體在隨風飄動,不,是靈魂在飄動,一個死人哪裡有什麼身體,現在這條路應該就是人們常說的黃泉之路吧,不然為何眼前盡是一片黃色。

只是可惜我的那兩個女人,才新婚沒有幾天就生離死別,唉,虧大了,我雙手抱著腦袋在無限的暢想中,不知地獄裡有沒有美女可以泡呢?可千萬不要盡是些牛頭馬面才好!

第三章 二神傳功

“小子,不要胡思亂想了,你還沒有死啦!”一個混厚而又很是無奈的聲音從虛無的空間裡傳來,讓正在無限YY的我嚇了一跳,這裡也有人嗎?不會是和我一樣的鬼魂吧!也好,大家可以溝通溝通,旅途也不會寂寞了。

“喂,大叔,你在哪裡,我怎麼看不到你,咱們聊下吧!我都這樣了,你怎麼還說我沒有死。”我連忙開口大聲的叫道。

“大叔,你臭小子找死,連我這俊美天下無雙,智慧聰明,天下少見,世間少有,正氣凜然,威風臨臨……的創世神你也敢叫大叔。”我都不知道世間有如此臭屁的人,我只不過叫了一聲尊敬的大叔,他竟然還拉出這麼一大堆。

“喂,大叔,你乍了,是不是要我叫你大伯啊!”我故意如此的講出來,希望他知道我這是尊敬他,不要不識好人心,要以我的性格,我可是會叫他一聲糟老頭子的。

“好了,好了,你別叫了,我不想你再叫我爺爺。”那虛空中的創世神,一臉的無奈,不知這一次他安排的事對不對,他能改變艷絕的命運嗎?

“小子,不,你叫郟揚運是吧!我告訴你,我保住你這條命,是想讓你替我……”那聲音還沒有說完,我就插口了,“喂,老頭,你能不能叫我戰狼,也讓我可以得意一下,到時候說不定我可以縱橫整個陰陽界呢?”

只見那一陣波動,金光一閃,眼中出現了一個俊美的男人,不過此時的臉上呈現出一種快要爆發的怒火,手指微抖,一股強力的十二級台風在我的面前路過,不好意思,我像孫悟空一樣翻了幾十個跟頭,NND,摔下來的時候,真是讓我七葷八素。

“好,好,這位大哥,你停停手,我知道我帥,但你也用不著嫉妒成這個樣子。”這個丫子如此的整我,如果能讓我靠近的話,也我摔他個四腳朝天,我在心裡暗暗的想。

“真是氣死我了。”那俊美的創世神心裡被我氣得七竅生煙,不過為了維持他偉大的創世神形象,還有他需要我去完成的使命,所以即使是滴血,他也得壓下去。

唉,創世神有些後悔了,把這樣一個人帶到艷絕大陸,還真不知會弄出什麼事來,他在沈思,我也在想,這個男人到底想幹啥?既然我沒有死,那為什麼腳無法踏到地面,不對,我現在像在無邊的虛空裡遊泳。

“創世神大哥,這是什麼地方,怎麼一片空白?”我好奇的問到。

“廢話,這裡本就是虛無空間,有什麼顏色,顏色,有了,這小子好色!”那男人一想起,馬上眉開眼笑,創世神當然馬上想起這個小子好色,不由有了主意。

“戰狼,我想讓你幫我辦一件事情,是天下間最好的事,而且只要你答應,我可以賜你無上的法力。”創世神沒有剛才的怒氣,眉目間露出了一般男人看到美女都會露出的神情。

我也來了興趣,一般有這種模樣的人,那也不是什麼好鳥,不過我喜歡,“哦,你先說說?要我去幹啥?”我馬上問到。

“我讓你去女兒國泡妞,泡著越多越好,那裡可是美女如雲,MM成堆,只是我想你是不是有這個本事?”創世神也露出一副懷疑的神色,雖然明知道這是一種引誘,我也掉了進去,一直以來我都十分羨慕那唐僧到過的女兒國,如果是我,那我就在女兒國當國王,不回來了,那多爽。

“切,我戰狼對女人是戰無不勝,還沒有一個我看中的女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嘿嘿嘿……”即使我真正泡的女人不多,段美與雪麗也是機緣巧合,但在這個時候,我也不服軟,死鴨子硬撐著。

“那好,我問你?你這麼大已經泡了幾個妞了?”創世神無聊的問道。

“這,這才要好好的算一算,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吧!”我滿不在意的說道。

“那你第一次是在什麼時候?”這是你該問的嗎?大爺,但是為了實現我泡盡天下美女的願望,也為了真的能到那所謂的女兒國一遊,我只好頂上去了。

“第一次,哦,你不提我都忘了,那是我十三歲的時候,被一個高三的女大姐給破的,靠,沒有想到我戰狼的第一次竟然是如此的失去的,不行,我一定要去女兒國把便宜全都討回來。”我馬上堅定的發誓道。

不論我是否回答真實,那個創世神的男人卻非常高興,世上是沒有一個男人能抵擋女人的,也許連我們偉大的創世神也不能,如果不是心疼幾個創世女神的命運,他又怎麼會尋找這個對女人有無比吸引力的男人來幫助完成這一切呢?

“這麼說,你是願意去了,我可沒有逼你。”創世神這時開口,再也不是怒氣,而是戲謔之聲。

讓躲在一旁的混沌神掩嘴直樂,小創這一招運用不錯嘛,對付這種小子,就應該這樣,她NN的我送了那麼多的人去異界,也沒有一個像他一樣色的,不過給女兒國送一個色狼過去這也不差哦,到時候鐵定有一場好戲可看,只是那五女神千萬不要對這小子起愛慕之心,不然我就虧大了,混沌神也有一絲這樣的擔心。

“我願意,我願意,這麼好的事沒有會拒絕,不過,你答應我的事,那無上的法力?”我當然知道這個看似乎溫和的人剛才不過是?了?手指就把我的身子圈地七葷八素,一定有不錯的本領,這時不宰一宰就沒有機會了。

“這你放心,本神絕不騙你,你下決心了嗎?”創世神幽幽的發問,但是他似乎沒有說那個艷絕大陸只有四年的生存機會了,不然我還得好好的考慮考慮的,怎麼說能活著才能泡妞,不然混個屁。

一旁的混沌神也是一驚,不過讓這個倒黴的小子去碰碰運氣也好,只是看他那麼可憐我也幫幫他吧,也算是給那五大主創女神多一份生存下來的機會。

這時見到創世神舉起閃著光芒的金手,慢慢的放到了我的身上,口中很有些嚴厲:“我現在傳你我那無上的創世神訣,你要好好的領悟,不要讓我丟臉。”而我正想發火,傳就傳吧!幹嘛那麼多的廢話,但一股龐大的水流一下子鑽進我的腦海,把我的思想淹沒,更令人生氣的我的背部也傳來了一種刺骨般的疼痛,NND真是讓我顧頭不能顧背,能不能一下一下的來,或者我說不願意去了行不行?只是可惜,現在的我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任憑那如波濤一般的巨大能量在我的身體內肆虐橫行,把我的意識陷入黑暗,“你這個王八蛋,這麼狠啊!”這是我臨昏迷前的最後一句粗話。

見到我不醒人事,那在一旁躲著的混沌神鑽了出來,沖創世神眨了眨眼睛,說道:“小創,你的眼光不錯,這個小子也是萬年難得一見的絕世體質,這麼容易就能接收我們的功力,未來不可小噓啊!”

“大哥,你怎麼也來插一腳,這一次把我們兩人的龐大力量一起匯入他的體內,不知會不會產生什麼不良影響呢?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這樣試過的。”創世神見到我的身體不停的打著寒顫,不由有些擔心,語氣中也有些責怪。

“哈哈哈……,沒事,剛才我查看過了,那小子的身體天生就是個寶庫,多少都能放得下,只是不知他會不會拿來運用?再說了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幾個女神,那麼漂亮的女神如果真的因為這個艷絕大陸的毀滅而煙消雲散,那是我們虛無飄渺空間的一大損,大陸毀滅我們可以再造,但女神一旦毀滅,也可不是說造就能造的,你明白嗎?小創。”混沌神雖然不是心狠的人,但對於一個大陸與五大女神的生命相比,他還是會選擇五女神的。

“事已如此,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希望這個小子真的能激起艷絕大陸的情愛洶潮,讓它重新歸位,不然事情真的嚴重了,到時候,即使是我願意出手相救,只怕五大女神也不願生存下去了。”創世神明白五大女神的性格,都是看似柔情似水,實在心中頑固的可怕,只要是她們認定的事,就絕對會那樣做。

“是啊,事到如今,那也是天意共存了,我們也只有祝福她們了!”混沌神馬上在我的身上放下了一道緩解魔法,讓我緩緩的從沈夢中醒來,“啊,漂亮的MM。”我剛才在夢中可是看到了好多的漂亮的MM哦。

一下子抱住了創世神高大的身軀如喝醉了酒一般,“我又抱住了一個漂亮的MM,哈哈哈……,來親熱親熱。”我色狼本性一下子爆發,不覺間抱住了創世神。

“”的一聲,創世神大怒,口中大喊:“你去死吧!”飛腿一擊,把我這個還未完全清醒的人踢出了虛幻空間,身子如流星般下墜,開始了我生命裡新的旅程。

身後傳來混沌神不堪的笑聲,還是創世神不解氣的叫罵聲,都像是在為我默默的送行,去完成女兒國的使命。

第四章 大膽色狼

艷絕大陸。

雲柔國的國都柔城裡,一片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但看上去如春天一般,色彩斑斕,擁擠的人群裡竟然大多數的都是女人,不,是幾乎沒有看到男人的身影,這是因為柔城都統花月為了歡迎勝戰歸來的雲柔國四鳳將之一潔鳳大將而親自下的一道命令:

“春日三刻時分,所有男人皆不準在柔城大街上出現,違者格去戶籍,充軍奴隸城。”奴隸城,那是個死亡之城,這並不是說會處死他們,而是每次戰役皆是由他們走在最前面,所以十有八幾都會被馬獸踐踏而死,更何況沒有戶籍,那就沒有安身之所,一輩子只能四處飄盪,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子民,所以沒有人膽敢違抗。

大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與一般的鬧市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只是顏色太過於單一,太過於鮮艷,沒辦法,四鳳將個個討厭男子,雖然個個都已是成熟花期,卻無人敢採,花月身為中央柔城的最高守衛,當然對她們得盡力討好之,更何況這四大鳳將是雲柔國的四根頂樑柱,統率四方編隊,掌握著全國八層以上的兵馬,權利無邊,而且女皇與其也是相當好的姐妹,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人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辦事。

“潔鳳將軍到!”一聲嬌響的高呼震動著正個喧鬧的街市,把所有的聲音都壓了下去,立刻,如一陣風吹過,風過而無痕,剛才還喧鬧不堪的市井之聲瞬間陷入寧靜,寧靜間充滿威嚴。

一隊衣著鮮明的女兵在人群中走過,“踏踏”的馬蹄聲打破了這街市的寧靜,如平靜的湖面上被扔進了一顆石子,掀起了層層的波濤。

高高舉起的“鳳”字旌旗迎鳳飄展,顯得更是威武不凡,在如此狂厲的氣勢中,沒有人不被折服,都低下了頭,不敢目視那正座在馬背上緩緩走來的雲柔名將,她正是四大鳳將之一的二姐潔鳳。

雖然自己的身體一直處在戰場撕殺中,此時有太多的疲憊,但是潔鳳卻不願意坐轎,因為她希望自己的英姿可以激起更多的雲柔子民加入到她的部隊來,雖然這一次她是勝利了,但是她的潔鳳軍損失太過於慘重,幾萬個如花似玉的少女在馬蹄下,在刀槍劍雨中流逝了她們的生命。

精神再疲憊,她也不能被打倒,潔鳳知道自已與三個姐妹是雲柔國的希望,是子民們的敬仰,她是絕對不能被打倒的,這麼多年以來,她也想找個男人與自己相伴,嘗試一下情愛的滋味,可是沒有,絕對沒有,那都是一些膿包,沒有一個有男人的氣概,即使是一身武藝非凡的左先鋒,盡管優秀,但也無法激起她的愛意,我需要一個男人,潔鳳在心裡這樣的想到。

馬上就到城門口了,那一列鮮明的護衛隊正扇形的擺開,陣容肅穆,形式隆重無比,潔鳳一見就知道又是那花月幹的好事了,那個女人啦!搞這些形式的東西還是挺不錯的,雖然有些不太樂意,但也不好當面說出來,作為朋友,私底下也是要提醒提醒她了,如今國難當頭,她也必須盡一分力才是,不知其它幾個姐妹的戰事怎麼樣了,但願一切順利吧!

“柔城總統領花月參見潔鳳大將,歡迎潔鳳大將凱旋歸來,女皇正在議事廳等你,請潔鳳大將跟我來。”一個看上去有幾分嫵媚之氣的英柔女將正站在隊伍的前列,顯得有些異樣的風情,因為那一身動人的風姿在那窄小的凱甲配合下,亦顯得有種慵懶的風情,人就更嬌媚至極,可是潔鳳卻知道這也不過是她的外面,給世人的一種假象,其實她的一手七情劍法與讓人虛幻的神秘魔法,也很少有對手的。

“有勞花月妹妹,我這就下馬跟你去見女皇。”盡管功大高天,但身份有別,四鳳也只能做臣子們該做的事情。

“呼呼呼……”這該死的創世神也不用這麼狠吧!一腳用如此大力幹什麼?我又沒有欠你錢不還,只是我也只能嘟嘟二聲,身子飛速的下墜,我又能罵給誰聽?

“散開,散開……”阿米托佛,終於看到了那擁擠的人群,我不由努力減輕那飛速的沖擊力,但不好意思,第一次,來不及了,我只能大叫讓她們散開了,砸到不要怪我就是了。

不好意思,還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砸到人了,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還沒有等我講出口,我就聽到一大堆人在呼喚著:“大人,大人,將軍,將軍……”不會是叫我吧!

我只是感到懷中有一個柔軟的東西在慢慢的蠕動,不過那種清香的味道與我的老婆段美與雪麗差不多,有種女人的滋味與感覺,而我的手卻正是捂著她動人的挺翹玉臀,摸起來真舒服啊!

潔鳳只是覺得自己很倒黴,本來就已經夠累了,為什麼連老天也與自己作對,掉下個人來砸我,而且是個可恨又十分膽大的臭男人,不用問,此時正摸自己屁股的就是他了,難道他不要命了?潔鳳心裡在想,不過,在這個男人的懷裡還有一種她以前從來不曾有過的滋味,依靠的心舒之感。

“鳳將,沒事吧!”看到這個從天而降的男人如此的無理,不僅緊緊地抱著這個美麗女鳳將軍,還把手伸入她的臀部那樣用力的撫摸,那個花月氣腦至極,不由怒氣橫生,這個該死的男人竟敢攪局,把我安排如此之好的歡迎場面破壞無疑。

不但是潔鳳將軍的隨身跟衛全都驚呆了,連一旁兩側的兵衛與女官亦是目瞪口呆,這個男人死定了,不是死定了,是死無葬身之地。

一柄鋒利的寶劍斜劈而下,朝我迅速無情的襲來,按照往日的經驗,這裡一定會出現慘忍的一幕,這個看上去帥帥的男人眼看沒有命,雖然眾女官有些不舍,但沒有一個膽敢求情,漂亮的男人群英樓多的是,我又何必為了這一個男人弄得沒有臉面。

我也知道目前的狀況,只是那個小娘們的心也太狠了吧!我也不是故意的,這樣就要殺我,不由心裡有了氣,奇怪的事當我氣從心生的時候,一種暖暖的能量從全身的經筋滲出,包圍了我的三尺之內,讓外人一見如披著一件隨風飄動的蘭色披風,把我的高大身軀襯托得更加的偉崖,異常俊美,還有那邪魅的笑意更是讓這些女人產生心裡的陌生波動,那劍緩了緩。

我看得分明,當我露出最自然的笑意的時候,那飛逝而至的劍光在半空中緩了一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劍為何如此之慢,不過那一停頓也夠我反抗了,手如風如閃電一般捏上了那只握劍的手,不過卻忘記了我的另一只手此時還挽著一個令人注目嬌如若花的美女將軍。

不知為什麼?潔鳳與花月都不知道,當我的手一接觸她們的身體,她們就失去了一切的力量,人變得亦常的舒軟,就如在午夜時那春心芳動時的身體悸動,跌落進如夢般的快樂中,在如此大庭廣眾下,這兩個名滿雲柔國的一代權將把珍守一生二十幾個春秋的少女初吻獻給了我。

我實在是忍不住的,一摸起屁股還有點痛,不由想起那一腳,再加上眼前的二女一臉的動容與少女般的情融誘態,真是比我的二個老婆,段美與雪麗更讓人渴望與沖動。

我首先是吻上那小老虎一樣持劍殺人的美女,我要告訴她劍不是女人拿的,“叮當”一聲,那劍在她那無力的手中掉落,我把她也拉至我的身前,用胸脯緊緊的壓著她異常高挺的女人風景,讓她不能生出一絲的反抗。

只是可惜,我碰上兩個處子,把動人的香甜熱唇送給以後,都不知自己幹什麼?連男人親她們的時候,手要摟住男人的脖子也不知道,顯得非常的生澀。

當我親完那個什麼被稱為潔鳳大將的女人時,我聽到一大片的倒地聲,不用說這也許超出了她們的接受范圍,雲柔國被子民稱最英雄的潔鳳將軍竟然在大街上被一個男人摟在懷裡親吻,這不能不成為雲柔國的一大奇聞。

二女一臉的通紅,花月很久才回過神來,覺得臉已無處可放,一下子撿起那柄跌落的長劍,大叫著:“這一次我一定要殺了你。”那劍光再一次掄起,看來是玩真的了,不過,小娘們,我會怕你嗎?

可惜又有人攔住了她,“花月總領,住手,把這個臭男人帶到我的將軍府,我要好好的查問,世上竟然有如此大膽的奸細,讓我們丟這麼大的一次臉面。”說完這些,馬上回頭對那還有些迷糊的侍衛隊長吩咐道:“潔鷹,把他綁起來,帶回將軍府中,我要嚴加盤問,記住,我要他活著,你聽明白了嗎?”

潔鷹當然聽明白了,不然她也不會能當上這個雲柔國最耀眼的鳳將的護衛隊的隊長了,只是她有點不明白,潔鳳將軍為什麼暗示要我們照顧他,難道威名遠播的潔鳳將軍會喜歡一個臭男人,一個如此放盪不羈的狂徒子,不過她不敢問,只是大聲的說道:“鳳衛聽令,馬上擒住那個男人,帶回將軍府。”

我被綁起來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反抗,現在我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就需要一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看那個美女將軍長得不錯的情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去她家休憩一下好了,不過,創老頭說的女兒國,難道這就是嗎?這時才看到這四周全是女人,連押著自己的士兵也是俏麗的少女。

“啊!爽啊!”那一大群的女人這時才聽見我這個大膽的色狼嚎出這一句,可是沒有人能聽懂,只是那花月的臉上有一絲不堪也有一絲隱約的不舍,望著我消失的背影有一種莫明的觸動,連一旁的潔鳳都能看得出來。

正文 第五章 女將心思

在那寧靜肅穆的皇宮大殿裡,高高再上的鳳椅上簇擁坐著一個儀態萬千的女人,看她不過三十光景,一雙幽幽透亮的鳳目帶著一種精明的智睿之光,此時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殿下的二女,那剛剛回都的潔鳳大將與京都柔城的都統花月總領。

“陛下,我十萬大軍已經徹底的摧毀了西面的獸人進攻,斬殺獸人十八萬,但是我潔字軍團也損失慘重,五萬多英雄女兒光榮為國捐軀了。”潔鳳懷著一種很是悲痛的聲調向著這個美女大姐匯報這次出征的戰況,那並非用慘烈兩字可以言敘與形容。

“獸人兇惡殘性,我知道這一仗你打得很辛苦,不過你能取得如此的戰況,也算是大勝了,潔鳳將軍,你不必為太過於傷悲,她們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土犧牲也是有價值的,明天我要上京都祭台,為全體犧牲的女中英豪送上最熱烈的道別,讓全體柔城的官員都要參加。”那高貴的女皇陛下出言安慰到。

“陛下,其它姐妹的戰狀如何了?聽說清妹一連吃了二個敗仗,情況是不是有些不妥?”潔鳳馬上追問道,她們四鳳將平時關系極好,此時聽說最小的清妹有危險就想馬上予以救援。

哪知女皇把手一擺,有些生氣的說道:“清鳳年紀太輕,不讓她多受些磨難,終難成大器,你不必管她,潔字軍損耗太重,就讓她們休養生息一段時間再說,潔鳳,你也休息一段時間,趁空把軍隊重新整治,這二年來,你東征西戰,也確實辛苦了。”女皇雲心也知道這四個小妹已經是自己的一部分,沒有她們的幫助,雲柔國很難說什麼安定,更不談什麼繁榮,說不定明天她就又可能變成在市井上出售的奴隸,所以她要尋找和培訓最得力的戰將,而清鳳現在就是如此,盡管心裡有太多的擔心,雲心女皇也不得不為之,這就是這個大陸生存的法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到女皇姐姐如此的堅決,潔鳳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是低頭行禮,說了聲:“潔鳳尊命,潔鳳告退!”

“慢著,你們先退下,花總領也先退下吧!我想與潔鳳將軍談些閑話。”雲心馬上開口叫道。

花月本想與潔鳳一起走的,在殿上她一句也沒有說,都因為一直在想那個男人,那個可能變成奴隸也可能被潔鳳殺害的男人,她想自己可不可以向潔鳳將軍求個情,饒了那人一命,一向手下無情的花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如此不堪的想法,難道我年紀大了,也想男人了?

見到花總領望著潔鳳將軍欲言又止的模樣,雲心女皇不由開口問道:“花總領,還有事嗎?”

“沒,沒事,那花月告退,花月告退。”雖然一邊告退一邊還是斜眼看著潔鳳的身上,讓潔鳳有些好笑,這個花月也有今天,但不好意思太讓她難堪,在與她擦身而過的時候,丟了一句:“在殿外稍等片刻吧!”潔鳳知道她也是在想那個該死的男人的事,其實不僅是她,連潔鳳自己也是在想著,我應該如何處理那個男人,平時如果有男人膽敢如此發肆,我定殺不恕,可是他我真的也要殺掉嗎?

“來,潔妹啊,你坐到姐姐身邊來。”那寬大的象征著權利的女皇寶坐在這裡變成了姐妹倆拉家常的木板凳,“二妹,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派兵支援清鳳那小丫頭有些過於不念舊情?”女皇開口了,第一個問題正中要害。

“姐姐告訴你,這有三個原因,第一是目前都城兵力空虛,我急切需要你們有一個人在我的身邊,不想讓某些人有機可趁。”這個問題以來已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卻沒有真評實據,沒有辦法治她的罪,那個人四大鳳將個個都認識,她就是雲心女皇的姐姐,雲音一字並肩王。

她權利也是大如中天,監管最富裕的三個大城,除了自己姐妹手中的四字鳳兵團,剩下的最大力量就是雲音的護衛兵團了,而且聽說她在轄區內大肆搜刮錢幣,用於兵資,軍隊的力量不可小噓,單憑靠簡單的柔城護衛軍也不一定可以攔住她的精銳鐵騎,更別說這城中有多少她的人在隱藏著也沒有人知道,所以這是雲柔國最大的隱患,只是四大兵團要抵擋外敵,不然只要有一支駐守京都,也不會有人膽敢犯事的。

“第二是四大兵團現在都處在最緊張的時刻,隨時隨地都有不支的可能,我不能把你那些人一下子投入到清鳳那裡去,因為這樣起不到最大的作用,所以我要你休整,重新整頓,你還有更大的用途。”

“至於第三個原因嘛,就是清鳳一直未曾經歷過大的戰事,這一次連敗兩仗就是最好的証明,既然身為鳳將,就應該負起鳳將的使命,不能一輩子都讓你們幫她,她也要長大了,我要用戰爭的殘酷讓她早點長大。”當雲心女皇說完她的三個理由後,潔鳳也找不出任何理由,也無話可說了。

“雲心姐,你放心,我們四鳳一直都站在你這一邊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幫你的。”潔鳳馬上安慰這個姐姐,她們都知道,這雲柔國的這個女皇是個最難坐的位子,不僅日理萬機,還要心事縝密,與人鬥法,可一點也不比征戰殺場輕鬆。

“唉,還好我有你們幾個好姐妹,不然也真的準備退位讓賢了,這幾年我真是太累了,你看,姐姐是不是老得很快?”雲心用手捧住自己的臉龐,把那細嫩的肌膚如面團一般的擠成一團,顯得有些幹燥和蒼白。

“一點也沒有變,姐姐還是那麼美,只是不知哪個臭男人會有如此好的運氣,可以進入姐姐你的寢宮了?”潔鳳也恢復了少女的本性,不像是戰場上一樣的嚴謹,臉色亦溫和了許多。

“對了,不說我倒忘了,你們四姐妹也是,這麼久了,也沒有見到你們帶個男人回來,有機會也要把握嘛,想我雲柔國鼎鼎大名的四大名將,連個男人都沒有,那不成笑話了,告訴姐姐,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多賞幾個給你。”雲心也為這四個妹妹著急,她們的年紀也不小了,應該嘗一嘗男人是一種什麼味道了。

而潔鳳聽雲心女皇一問,才知道她的腦裡竟然浮現了那個把她摟在懷裡親吻過,還大佔她便宜的壞家夥,不知他現在怎麼樣了?如果是她做我的男人,那還可以考慮考慮。

此時的潔鳳當然不知道,我被那個潔鷹一帶回將軍府,她們就給我鬆了綁,我說餓了,她們就拿來很特別的飯食,不過味道還真不錯,我搞定了幾大碗,讓幾個在旁邊幫我裝飯的小女人一臉的驚呆,這就是真正男人的飯量嗎?

我這個時候沒有心情調戲眾位女人,也沒有心情說話,肚子餓了,我就吃飽了,現在我卻困了,“潔鷹,我困了,你給我找個房間,我要睡覺。”我都快上癮了,這個潔鷹還真好使,不管我要什麼?她一張口就有人給我送到手邊。

潔鷹從來沒有侍候過男人,見到我的隨口呼叫,心裡也十分的不爽,但是沒有辦法,將軍交待的,即使心中再怎麼不願意她也得忍下來。

“你就在這裡睡吧!將軍回來我會叫你的。”潔鷹幫我舖好床被,像個盡職盡責的小媳婦,不錯,這個小妮子也長得不錯,有機會我也要試一試,不過現在我是真的撐不住了,那混沌神與創世神二人變態的把龐大的能量一起灌輸到我的體內,本來就受不住昏睡了,可是那個鳥神非得把我喚醒,還一腳把我給踢了下來,弄得我現在全身軟叭叭的。

我不知道自己會睡多久,反正我的身子一粘床就沒有了感覺,墜入沈沈的夢鄉,而此時潔鳳剛從大殿內走了出來,迎面走來了花月的身影,她可是一步也沒有離開過。

“花月,你有什麼事就說吧!我現在真的很累,要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潔鳳長路征戰才歸,就讓女皇姐姐拉去講了幾個時辰,現在真的有些受不住了。

“潔鳳,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不要為難那個男人,他,他可能也不是故意冒犯你的,你就放他一馬如何?”花月也沒有隱瞞,說得直截了當,她現在就是不想那個男人出事。

“為什麼?你在城防門口,可是要砍要殺的,現在卻讓我放過他?”潔鳳馬上露出不解的神情,疑惑的問道。

“我剛才想了一想,覺得自己真是太沖動了,其實那個男人也挺不錯的,有這麼大的勇氣,敢在大庭廣眾的人群裡親我,所以我想,如果要是潔鳳大人沒有興趣的話,可不可以把這個男人交給在下,我一定會好好的管教他的。”花月從來沒有在一個人面前說出如此不顧臉面的話,看來這個男人真的讓她有了改變,不過潔鳳也不由的為以前死在她手下的男人鳴不平,為何她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太沖動了呢?

“這,這嘛!我要回去好好的審問一番,只要不是什麼危險人物,那麼我就把他交給你,怎麼樣?”看到花月難得的一次為了一個男人不要臉面,作為平日交往得比較親密的朋友,潔鳳不能不賣這個面子。

“那我先在這時多謝潔鳳妹妹了,只要能保住他的一條命就好,我的要求不高。”聽到潔鳳答應他的請求,花月不由高興萬分,連從來沒有叫過的妹妹稱呼也叫出來了,唉,又有一個春心騷動的女人!看著她的模樣,潔鳳在心裡暗暗的想。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