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重生

恐怖重生

恐怖重生

--------------------------------------------------------------------------------

本篇含極度色情、變態與暴力行為,未成年者切記不可觀看﹗

本篇只為性幻想之文章,觀看中如呈不良之反應,應立即終止閱讀﹗

--------------------------------------------------------------------------------

十年前:

只有十歲的方生被當時較他年輕四歲,但已經頑皮狠毒非常的妹妹方婉雲所戲弄,

從花園內十多尺高的韆鞦架上倒跌下來,頭部落地,尤幸頸骨沒有折斷,

否則便鑄成大錯。

但方生自此以後卻變成一個蠢鈍癡兒,智商偏低,終日渾渾噩噩﹗

他的後母萬楓婷事後則大發雷霆,大為責怪她親生的女兒方婉雲,

責怪的原因卻是:

為什麼方生沒有跌死﹗

十年後:

方婉雲的容貌經過多次驚人的脫變,竟然由一個胖胖的醜女孩、

成為各名校間,萬千少男為求一睹的婷婷玉立美女了。

外表純情、溫柔、天真的她,在家卻是另一個天翻地覆的模樣﹗

她除了是刁蠻與任性莽為的公主之外,還是一個天生的虐待狂﹗

她當然隱藏著這種特殊的嗜好,不會給那班奉她為玉女至尊的裙下之臣所知道﹗

就由於這種內心的抑壓,更使她無時不刻地,想出虐待的鬼主意,

而唯一讓她得到發泄的對象﹗就是她同父異母的哥哥___方生﹗

由於方生始終是她的哥哥,一絲道德的倫理觀念,使她不能逾犯,

她沒有和方生發生過半點性行為,

內心傲慢的她一直都瞧不起這個幾如白癡的哥哥,

只有性虐待而沒有性滿足,使她的個性更變得古怪跋扈﹗

這一日:

是星期六的下午,天色灰沈濛翳﹗

方婉雲推掉一切無聊的約會,昨天十間名校的親善大使聯選,

自己竟然敗給一個黃毛丫頭而屈居第二﹗

當然啦﹗善於掩飾內心世界的方婉雲擺出一款很大方得體的態度上前向冠軍祝賀一

番﹗

還受到上萬的男生們如雷的掌聲與喝采,這使她更深得人心,

再成為夢中情人之后的美譽了﹗

晦﹗那失敗的滿腔怒鬱之氣,仍未消卻在她的心田呢,

這下可要找生得粗壯的哥哥盡情發泄耶﹗

她花了個多小時來打扮著,從外國郵購回來充塞一櫃的SM服飾,

她揀了一件又一件,挑完又選﹗

最後才穿上了Leather質料,極窄身的黑色連身衣,這種性感的,亮著異樣光澤的皮

衣,

剛能包裹著她發育完成的高聳胸脯與黑毛稠密的下體﹗

她朝落地鏡子瞧了瞧自已的模樣,一點也不輸蝕於外國的女郎﹗真個滿意極了﹗

她腳上再穿上了及膝的長皮靴,一派SM女王的威嚴模樣﹗

她就是這樣的裝扮從二樓大搖大擺地走進三樓哥哥的房子,

一手扯著方生的頭髮,硬拉到她三百呎的豪華大睡房之內。

這時候,她正用帶著黑皮手套的右手緊抓著皮鞭的握手,大字形的擘著雙腿站著﹗

「死吧﹗你這個臭屌的奴隸﹗Shit﹗」

說著狂打著方生的背部,舒暢地呼喝著、發泄著﹗

方生不斷地左閃右避那如雨的飛鞭﹗

「嘿﹗嘿﹗看你怎樣逃﹖再走避的話,

打死你這個蠢貨算了﹗哈﹗哈﹗哈﹗」

方生早已被妹妹打得滿體疼痛,皮膚撕裂的感覺很是難受﹗

腦內只有逃走的意念,立時衝出房門﹗

「操媽的﹗想走嗎﹖給我抓到,要你雙倍受苦﹗哈﹗哈﹗」

方婉雲揮著黑鞭正從樓梯的轉角處跑出來。

正拐過另一邊房角,下著陡直的木梯時,動作反應遲緩的他,腳步一個蹌踉,

整個人就這樣從梯間打了十多個轉身,滾落到下層的地板上,昏厥過去了﹗

萬楓婷一如十年前一樣,再度怪責方婉雲的不是之處:

理由仍然是:為什麼方生沒有死去﹗

兩日後:

方生的檢查報告出來了:

-----腦部受到輕微的震盪,身體各部位沒有骨折的創傷-----

萬楓婷緊張地向主診醫生問:「沒有性命危險嗎﹖會變成植物人嗎﹖」

醫生自以為自己的答案是好的:「沒有喲﹗放心吧﹗太太。」

萬楓婷心裡暗暗罵了一句話:

「媽的﹗」

三日後:

方生從醫院回到家中,一切都改變了﹗

只有方生自己才知道,絕然不同的改變,陡地發生在他的身體之上﹗

他終於能夠繼承了老爸的聰明才智與及雄才偉略,

還能將方氏一族的特有遺存因子全力爆發出來﹗

這種遺存因子就是___性殘暴﹗

方生竟然能夠回憶到廿年之間的歷歷往事:

自從他變成智商偏低的孩童後,

雖能學習日常的一切生活事宜,但終日只會埋首砌玩模型。

老爸方雄業身為S阜十大富豪之一,雄業集團產業宏大,竟無一個能幹的男丁繼承,

不禁悲懷終日,五年前不知為何原因就卒然撒手人寰了﹗

這神秘的死亡,有好事之人懷疑與他的繼室有莫大的關係﹗

方生的親生母親早在誕下麟兒的時候,就難產死去了﹗

後母萬楓婷是S阜的選美會小姐冠軍,

在他兩歲的時候才嫁給方雄業,這便成為方生的繼母了﹗

這個萬楓婷現在也祇得三十來歲,雖然已生了十六歲大的方婉雲,

但現在仍是萬人迷,風姿卓約,美艷動人,

敢於追求芳心的人不多,但作愛的「工人」卻不少﹗

由於方雄業的遺囑竟有一半的財產,撥給這個早已在他生前背守婦道的愛妻﹗

故此萬楓婷現在是雄業集團的主席,更身兼上流界的社康扶椅社的總監,

商界與政界都德高望重﹗

但背地裡的她還不是老樣子﹗

尤如武則天的翻版,日淫夜姦,荒誕不?﹗

還算方雄業惦記兒子的安危,另外的一半家財仍留給方生,

但暫時卻由萬楓婷管理著,一待方生在卅歲年屆的時候,才歸其全盤應用,

顧慮周全的方雄業亦指定每月轉賬龐大的生活費到方生的私人戶口裡,

供其日常的開支。

這個萬楓婷憑著一時無兩的絕世美貌,

令到年屆五十,剛為(魚眾)夫的方雄業狂熱的拚命追求。

不到半年的光景,當時祇有十七歲的萬楓婷就下嫁方生的老爸了﹗

這故之然就成為當年城中談論的焦點了﹗

老夫可以娶得少妻的原因:

故然是花花金錢的緣故啊﹗

所謂有其女必有其母,她的野心初時祇是嫁入豪門為止,

沒想到竟能分得偌大的家產,

人心當然無厭足,尤其是她這類形的女人,更是居心歹毒得很﹗

她早已垂涎方生的那一份,這幾年間,已千方百計想出計謀,

設法將方生置於死地或者將他變成了植物人,

那麼﹗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得到全部的所有家財了﹗

方生瘉後回到家中,一切按照舊狀﹗

現在的他已是城俯頗深的人,

他仍裝作癡呆的模樣,受著妹妹的屈打淩辱﹗

但私底裡卻籌備著一切,要將產業全奪回來﹗

另外,他體內遺存的暴烈性獸與日俱長,

這幾天來,他開始暗中觀察繼母與妹妹,

那成熟的女人胴體,性感已極的衣著與少女無敵的美貌,青春少艾的嫣紅肌膚﹗

看得他咬牙切齒、亢奮不已﹗

他誓要將這母女倆、狠狠的強姦與虐辱﹗

啊﹗一個是沒有血緣的繼母,另一個是同父異母的妹妹,

嘿﹗多少也挾著亂倫的滋味﹗實在令他心癢血沸已極﹗

在方生的房中,再不是一盒疊一盒的玩具模型,

代替的是堆積如山的SMVideo與無數的性愛書冊,

他暗中在外用錢僱了十幾個少女的肉體,來實習了他學來的狠毒與猥褻的摧殘技倆,

當然他這些研究與享受,並不曾給他的妹妹與母親所發現﹗

這晚來了﹗

他早已在大宅適當的位置神不知鬼不覺地,

設置了幾十部不同角度的自動先進錄影系統,

錄後的畫面可以放大一百倍以上還是極其清淅的﹗

他要讓所有鏡頭完全地錄下他即將要犯下來的姦暴行為,

一方面可以自娛,另一方面計劃若有偏差,亦可作為要脅的憑據﹗

「嘿﹗嘿﹗這下可有好戲上演了﹗妳們這兩個臭婊﹗等著瞧吧﹗」

方生在房間內奸笑了開來﹗

晚上九時許:

天際遠處隱隱傳來悶雷的聲音,氣壓很低,異常的悶熱,雷雨即將暴烈的降臨﹗

方生也開始準備暴烈的性虐降臨行動﹗

他先帶上了SM專用的黑色皮HOOD,這種頭罩在眼和嘴的部份是開著洞的,

而洞的周圍是綑著血紅色的邊條,這使他的樣子看來很是詭異可怖﹗

他對著鏡子一面整理一面嘿嘿地笑,

那一排森森的牙齒,就像極了一隻飢餓野狠的利齒﹗

跟著他上身套了一件極薄而緊身黑色半透明紗衣,

將他天生雄渾的肌肉明顯地浮突了出來,

再來下身是黑皮的短褲與長靴,他的陰莖雖不曾見著任何美女,

但因為滿腦殘酷的情緒高漲緣故,那雞巴早己高高的舉?起了﹗

他索性將血紅的大雞巴從短褲的開洞處取將出來﹗

嘿﹗嘿﹗行動吧﹗

他開了一台顯示器,正看到妹妹房間的一切﹗

「嘿﹗這個小淫娃竟然在自慰﹗待老子來幫幫妳吧﹗

嘿﹗嘿﹗」

方生重重的打開自己的房門,他沒有任何忌憚﹗

這晚是重要的節日,所有傭人都在六時許放假走光了﹗

而繼母出席完公宴後會在十時許回來,現在就先將獨自留在房內的妹妹姦淫個痛快

吧﹗

萬楓婷回來的時候,正好一併...........嘿﹗嘿﹗

方生一邊向方婉雲的房子走去,一邊盤算著淫暴的程序﹗

來到妹好的房門前,方生聽到房內傳出一陣又陣放浪的呻吟聲,

方生這幾個星期以來,不斷注意她母女倆的舉動,

知道妹妹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自淫一番﹗

「時間計算得很準呀﹗」方生嘴角掛起淫酷的笑,突然對著門前仰天狂笑三聲﹗

跟著一腳發出強大的暴勁,將脆弱但又名貴極的木頁門整幅踢下來﹗

這時的方婉雲穿上有如比肩尼泳裝的名貴Sexy睡衣,

正坐在大床上用自慰器觸動著陰戶享受著,

冷不防大門「澎」的巨響突然破落﹗

「嘩﹗」她一聲驚叫﹗

隨著大門砰然塌下,一條黑影壯漢揚著巨大的雞巴猛走進來﹗

方婉雲見到這一個帶著Hood的年青夥子,

當然不知就是她的哥哥__方生﹗

「你.....你..是誰﹖幹..甚麼...」嬌生慣養的方婉雲幾時遇過這種暴力情況,

只嚇得口為之僵,語為之窒﹗

方生獰笑道:「幹什麼﹖臭娃﹗」說著手掌大大一揮,

啪﹗啪﹗啪﹗,疾刮三巴耳光在方婉雲的翠臉之上﹗

「呀..........」少女的臉上紅痕泛現,看得方生更為瘋狂﹗

左手一執少女額頂的髮根粗暴地喝:

「小臭婊﹗用腦想想﹗我想幹什麼呀﹖說不對的﹗我扯爆你的小頭﹗

哈﹗哈﹗哈﹗快說﹗」

少女頭皮痛極,一面含糊地說:「你....你想......」

但總是說不出來﹗

方生再來一記鐵硬巴掌狂掃,少女嘩呀一聲,一個擰身倒臥在睡床上﹗

方生得勢不饒人,一下重拳打在方婉雲的有若軟綿的肚腹裡:

「死吧﹗﹗」

少女臉痛腹疼,眼淚眨時如泉奔潰而出,一副極為楚楚可憐的樣子﹗

「嘿﹗嘿﹗這才像樣嘛﹖梨花帶雨,美啊﹗

哈﹗哈﹗不要裝模作樣了,小臭婊子﹗外的扮溫柔婉約,內的兇殘淫賤﹗

也要你嘗嘗箇中滋味﹗嘿﹗嘿﹗妳還未曾答我呢﹗我想幹麼﹖快說﹖」

方生又一手扯著妹子的長髮,拉到自己的胸膛下:

「快說﹖不然的話﹗我割了妳的舌﹖

看妳以後甚樣用小嘴兒呼奴喝婢﹗哈﹗哈﹗」

右手更扯著她的臉肉說著:

「快﹗答﹗我﹗臭屄﹗」

方婉雲無可奈可只有痛苦地說:「你...你想操我...嗎﹖」

方生聽到滿意極了:

「嘩﹗哈﹗哈﹗哈﹗知道了嗎﹖哈﹗哈﹗慢著﹗那有這般快成全妳﹖」

說著雙手向她的胸衣抓著一分,胸罩好端端的披爛了﹗

方生指著那裝滿SM用品的衣櫃嚷著:

「自己挑一件最賤的來穿上,給妳十分鐘時間﹗

每過一秒,我就狠狠的扯下你一根屄毛﹗該妳痛過死去活來﹗

哈﹗哈﹗快點兒﹗」

方婉雲聽著這樣可怕的命令早已心驚膽顫,雙手掩著胸,朝著衣櫃慢慢走過去﹗

「你......怎...知我有....這些.....」她疑惑地斷斷續續問道。

「哈﹗哈﹗我有什麼不知道﹖快穿﹗說話太多了﹗臭豬﹗媽的﹗」

方生打著哈哈應付,怕露出馬腳﹗

不久﹗方婉雲穿了一件Leather質料的三點式,怯生生地問:

「這...樣行嗎..﹖」

方生朝櫃中一角指了一指:

「差勁呢﹗下體蠻可以,上裝要緊迫乳房,使乳溝最露的,嗯﹗要露乳頭的那款﹗

還有﹗手腕腳腕帶上黑皮套及扣環﹗頸子配上項環,頭就套上奴隸所用的Hood吧﹗

要頭頂開孔的,將妳把爛髮像馬尾一樣披了出來﹗明不明白﹖」

方婉雲點了點頭,在櫃中搜索著應有的服裝﹗

「嘿﹗嘿﹗小淫娃﹗應有盡有﹗賤不可擋啊﹗嘿﹗嘿﹗」

方婉雲如言一一如做,最後換戴好了才道:

「行.....行.嗎﹗」

「嘻﹗嘻﹗好﹗小小年紀﹗大大的波﹗操媽的﹗很好﹗夠淫蕩﹗哈﹗哈﹗」

方生站起來道:

「說﹗自己是什麼﹖」方生大聲喝令。

「我..是你的奴隸.....」妹妹低聲說道。

方生繼續問:「還有呢﹖答我﹗」

「我是....一條...母狗﹗」

方婉雲生來就罵人發氣,幾時這般受著屈辱,

就算平時玩SM,自己也一定要做女王角色的﹗

說著說著不禁又流出淚兒來﹗

「哭嗎﹖一陣兒有得你盡哭﹗嘿﹗嘿﹗臭媽的屄﹗給我跪下來﹗快﹗」

方生走到妹妹的身旁,待她跪下,隨即抓著束在頭罩外的馬尾長髮﹗

一股腦兒向房外拉去﹗

「很.....痛.....救.命唷﹗求你...放..開」方婉雲痛呼著求饒﹗

「痛哩﹗現在和我滾到大廳去﹗」方生就這樣扯、拉、抽三著並用,

將妹妹那柔弱如綿羊的軀體暴拉至下層的大廳中。

雲石的華貴廳堂中,竟早已擺放著一個凸字形狀的石座,基座長約五呎,寬三呎許,

四邊都有小鋼環扣﹗而當中凸上來的石塊有兩呎來高﹗

「瞧見嗎﹖這是我特別為你設計與訂造的SM受刑臺﹗妳知道怎用嗎﹖

哈﹗哈﹗」方生介紹著儀器般的模樣。

「像狗一樣趴在石上﹗哈﹗哈﹗對﹗肚腹頂著凸石﹗

雙手雙腳垂下,是啦﹗」方生發出暴喝。

方婉雲在淫威下不得不照指令做,四肢震著撐起來﹗

「知道我跟著怎樣嗎﹖Bitch﹗嘻﹗嘻﹗」

方生笑嘻嘻地將方婉雲手腕上的扣子接在基石的環扣上。

使妹妹四肢鎖扣著,動彈不得﹗

「這樣待妳已很好啦,免妳用腰力,屁股趬得老高的﹗哈﹗哈﹗多好﹗嘻﹗嘻﹗」

「好了﹗臭屄﹗我現在想怎樣﹖」

「不答我嗎﹖待我給你提示啊﹖不是鞭打﹖不是奴役﹖不是口交﹖

不是破處﹖是什麼來呀﹖小妹妹﹗咭﹗咭﹗快答﹗」方生很得戚的發問。

方婉雲已猜到這幪面人想幹什麼,因而全身如入冰窖,發著冷顫地道:

「你...想..肛..交嗎﹖」

「哈﹗哈﹗答對一半了,是爆肛啊﹗哈﹗哈﹗哈﹗哈﹗」

在一片淫笑聲中,方生握著七吋長的大雞巴貼著方綩雲的眼孔,

「給妳看清楚我的巨雞巴啊﹖妳可要受苦啦﹗嘻﹗嘻﹗嘻﹗嘻﹗來吧﹗」

說著繞到妹妹的屁股,雙手撫摸著稚嫩的股肉:

「很嬌嫩耶﹖圓圓滑滑,比奶奶更凸啊﹗股溝就淺些了﹗

嘿﹗嘿﹗爆肛吧﹗」

方生將預備好的潤滑油一面塗上雞巴,一面用手指抹上妹妹的菊花之內﹗

「呀.....」妹妹痛哼著﹗

「呸﹗手指插入少許就叫痛嗎﹖沒有用的臭奶﹗忍著啦﹗好了﹗

正本戲來﹗雞巴屌屁眼來唷﹗嘻﹗嘻﹗嘻﹗嘻﹗」

方生挺著雞巴從菊花的小口先插進些兒:「大聲痛叫吧﹗哈﹗哈﹗爆﹗肛﹗」

當下雙手揘著方婉雲的小腰,整條雞巴推送肛門之內﹗

「哎..呀...哇....很...痛...呀..」少女拚了命的叫﹗狂呼的喊﹗

「嘩﹗哈﹗哈﹗很過癮呀,太窄了﹗太窄了﹗你這臭屄﹗

折磨的人多了,這次還不輪到自已身上嗎﹖」

方生長久以來受著這個妹妹所鞭韃淩虐,

現在可說懷著報仇雪恨而來,手下怎會容情﹗﹖

當雞巴塞盡肛門時,就即時瘋狂的抽插﹗那薄薄的肉道,

不曾受到這種劇烈的轆磨,早已絲絲的爆烈﹗

隨著前推後擁的陰莖,流出大量的血花來﹗

少女狂嚎﹗整個人都軟癱了,任由方生扯動亂擺﹗接下來的十來分鐘,

方生像一頭被捉不久的狂獸在籠子內狂亂舞動﹗

少年正值血氣方剛,體力非常充沛,加上這些時日實習所得,

已掌握強姦的箇中奧妙,他用五淺三深的方法移動著雞巴,速度卻並不緩慢,

一開始已是快速的正板抽擊﹗著著淩厲﹗

使得少女的身體如浪中小船左右激烈地顛簸著﹗

「哈﹗哈﹗哈﹗給我屌暈了嗎﹖趁妳還有知覺,接我長嘯一擊吧﹗」

當下一聲暴嘯,猛地抽出雞巴﹗

然後大喝一聲:「臭屄﹗」

整條硬如金石的鋼砲畢直的箭飛般插入屁眼之中,

「吱」的一聲,血花綻飛﹗

「呀..........」少女殘剩下來的氣力也全力痛吼出來﹗

「哈﹗哈﹗我的小美人﹗小奴隸﹗知道不是好玩的罷﹗

嘿﹗嘿﹗我還未泄呀﹗嘿﹗嘿﹗」

方生再不斷抽擊廿十餘記,突然又取出陽具﹗

跟著站起身,來到少女的臉前:

「嘿﹗嘿﹗張開妳的臭嘴,含著大雞巴﹗益妳的喔﹗有屎有血呀﹗

哈﹗哈﹗很滋味唷﹗」方生用右手揘開妹妹的口,

就將濕漉漉的血雞巴直入口腔之內﹗

「哈﹗哈﹗吮﹗臭屄﹗哈﹗哈﹗

很好.....對....呀.....很爽....口交妳倒是很懂..

給男生試得多罷﹗哈﹗哈﹗哈﹗哈﹗深喉吧﹗」

方生雙手捧著方婉雲的美臉,用腰力挺著雞巴在騰動著﹗

「哈﹗哈﹗窒息啊﹗哈﹗哈﹗啜密些﹗是﹗我插.....呀....呀

...射精啦﹗哈﹗哈﹗」

方生不忍了,作出第一輪的泄慾﹗

他知道自己這種年齡,實在「年青有為」,

先陣子在試驗屌女的階段時,就曾有一晚射上七次的紀錄﹗

方婉雲口交時的深喉動作已令她吃不消,現在喉頭間白液貫射,

不由濁了氣,吞不下去了,連方生的大雞巴也吐了出來﹗

方生高潮未過,竟半途而滯﹗大怒起來,乘勢連掌齊發,

三十多個耳光盡掃方婉雲腫漲的面龐上:

「臭屄﹗老子還未爽完就吐了﹗死吧﹗臭屄﹗」

一時間她的口中的精液,被打得四濺,

臉上﹗髮上﹗地上﹗椅上﹗石基上﹗都是白糊的精液﹗

方生的雞巴龜頭上仍屹自湧流白槳出來﹗

「媽的﹗沒有的臭娘﹗破妳處女之身﹗」說著暴走到少女的股後跪下來﹗

「嘿﹗本來破處傳統是在前面幹的,妳這般不識擡舉﹗就從後姦爆吧﹗

哈﹗哈﹗我的高潮還未完呢﹗先在處女之屄發泄吧﹗哈﹗哈﹗」

方生邊說邊舉著吐著精液的大雞巴,再度震喝:

「破處﹗臭屄﹗」一聲響後,

承接著的就是少女再次驚天地泣鬼神的撕心哀號﹗

「很好聽唷...再哎啊....哈﹗哈﹗」

憐香惜玉這四個字對方生來說簡直聞所未聞,就算聽了也是充耳不聞﹗

他的性格是不問不聞﹗有處女味道的他可要聞﹗還要姦﹗

「啊﹗我深深的插﹗我重重的拔﹗哎呀﹗我可愛的婉雲寶寶,

處女膜爆啦﹗裂啦﹗穿啦﹗嘩﹗哈﹗哈﹗哈﹗開心死了﹗哈﹗哈﹗」

方生亦是首次進行破處的姦暴行為,所以興奮得很,

餘下來的高潮也在破瓜中盡量發泄了﹗

「好了﹗第二次高潮就開始上演啦﹗掉掉位置喲﹗」

方生說著解開妹妹的四個手扣,將她的面朝向天花上,

背脊則頂著凸石,然後再扣起四肢的腕扣,方婉雲又再作U字形的狀態了﹗

方生伸著魔爪抓下少女露出的雪白乳房,粗暴的摸完又揘﹗揘來搓去﹗

「哈﹗哈﹗我又要屌妳的屄唷﹖哈﹗哈﹗怎樣﹗給妳一個機會﹗

答中的就不屌妳,嘻﹗嘻﹗」

方生涎著臉到迎到仰著頭、臉昂著的妹妹之上,

慢慢地輕浮說著:「哈﹗哈﹗猜到我是誰嗎﹖嘻﹗嘻﹗我幪著臉唷﹗」

其實細心的方婉雲在房中穿著SM服飾的時候,已找著一些蛛絲馬跡了﹗

當見到這個樓下的石刑臺時候,心裡更加嘀咕著:

外人可以這麼容易就闖進來這所有著電子保安的大宅嗎﹖

那個人怎麼那樣熟識這裡的環境哩﹖

這樣的大石座可以隨便搬進來嗎﹖

年青小夥子的身形.......

她腦裡綜合著,得了一個概念,愈發清晰﹗

但她不敢置信﹗

方婉雲結結巴巴地說:「你....是....哥哥﹖」

方生不料她竟然估中了,為了掩飾驚訝,狂笑了幾聲:

「哈﹗哈﹗哈﹗哈﹗我的妹子不僅有美貌,更有智慧﹗

你哥哥我是白癡般愚笨,怎懂強姦妳唷﹖哈﹗哈﹗」

露出在臉罩外的嘴在猙獰地狂笑著﹗

方婉雲眼也瞪大了:「你真.....是我...的哥哥﹖」

方生不否認嘻笑地道:「給你猜中了﹗妹子真本事﹗

有獎,有獎啊﹗獎妳繼續和老子銷魂啊﹖如何﹖是不是大禮﹖

哈﹗哈﹗哈﹗哈﹗哈﹗」

方婉雲急道:「你沒口齒﹗說了不算數啊﹗你不是說....我猜正的...就不操我嘛﹗」

「哈﹗哈﹗正傻屄﹗我喜歡怎樣就怎樣﹗嘻﹗嘻﹗

我不僅要姦屌妳,還要將繼母強姦再強姦﹗哈﹗哈﹗夠痛快吧﹗」

「你...你.....你......」方婉雲氣得說不出話來﹗

「嘿﹗嘿﹗你處女之屄受一次蹂躪是不夠的吧﹗再來啊﹗

妳平日每個星期總要折騰我兩次,我可要本利歸還啊﹖哈﹗哈﹗」

「不要.....你..這是亂倫...啊﹗不..不.....」方婉雲抖動著不能移動分毫的軀體﹗

「動啊﹗很美﹗黑衣雪肌,看得我雞巴也硬得蹦蹦的,好難受唷﹗

亂倫嗎﹖我喜歡幹啊﹗愈親愈好﹗只可惜不是同父同母生啊﹗

來吧﹗嘻﹗嘻﹗」

方生迅速地移近妹子的兩腳間。

「處女血仍未停呢﹗」一條堅硬的雞巴再挺,隨著血跡的軌道無情地遊入﹗

「啊﹗啊﹗啊﹗整條插盡啦﹗嘿﹗嘿﹗這次﹗

太易屌入了﹗臭屄﹗

哈﹗哈﹗不斷打樁吧﹗」

方生一面淫說亂話,一面就發動新一輪的攻勢﹗

方婉雲已給她折磨得不似人形,靈魂幾也不屬於她了﹗

這時「隆」「隆」的雷聲大作,傾盆的大雨像倒水下將出來﹗

「哈﹗哈﹗很好﹗隆隆的雷聲襯托下,才顯得我的雞巴雄渾有勁﹗

響吧﹗我插﹗轟吧﹗我插﹗」

狂魔如狂雨﹗狼嚎若雷鳴﹗

伴隨著沙沙濃密的雨聲,又是第二次的長嘯,年青的惡魔再度射出淫液﹗

方生稍嘗獸慾後,將妹子的手腳扣子解開,

正準備懸空吊掛她在亮晶閃閃的大廳燈之下,然後進一步的施虐﹗

他姦得渾然忘記時間的流逝﹗時鐘這刻已過了十時許了﹗

滂沱的豪雨中,大廳的兩掩巨門打開來了,

微帶酒意的萬楓婷轉身放下了正潺流著雨水的紅色傘子﹗

當她再對著廳中的時候,就發覺駭人的景像﹗

「啊﹗婉雲.........呀...你..是誰﹖」萬楓婷驚問。

方生陰惻惻的笑著:「唧﹗唧﹗怎麼妳們這些女人這般無知﹗

看見我這般模樣總是這樣﹗問這問那的﹖嘿﹗嘿﹗」

萬楓婷看著女兒的淒慘模樣,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你.......將婉雲...﹗禽獸﹗」

「哈﹗哈﹗我禽獸嗎﹗你多番謀財害命,難道不也是禽獸嗎﹖嘿﹗嘿﹗」

方生諷刺地嘿嘿笑著﹗

「你...你是誰﹖」萬楓婷再度驚問。

「媽........他是......」方婉雲掙扎地爬起身子準備說出來﹗

「臭屄﹗要妳來說嗎﹖」方生說著一腳踩下婉雲的肚子上﹗

「呀........」婉雲慘啕、楓婷驚呼﹗

「很好﹗配合得很動聽的二重唱耶﹗我最愛這種慘叫狂哭的﹗妳瞧﹗

我的雞巴又很硬唷﹗嘿﹗嘿﹗不用心急﹗妳始終知道我是誰的﹗

我姦屌完妳的時候,自然會給妳一個明白啊﹗哈﹗哈﹗哈﹗」

說著一個縱跳虎撲,將萬楓婷推滾在地上,她隨著地上打了多個斗轉,

跟著被方生孔武有力的按伏仰臥在地氈上,

只聽他騎騎的淫笑著:

「唧﹗唧﹗唧﹗四十歲也來啦﹗還穿這低胸裝,唧﹗唧﹗暴露得很美喲﹗

真是美人胚子﹗怪不得被老爹看上妳﹗連家產也給妳弄上手啊﹗

嘿﹗嘿﹗嘿﹗嘿﹗」

萬楓婷睜大雙眼看著俯伏下來這幪面的漢子:「你......你......究竟是.....」

「哈﹗哈﹗你你你甚麼啊﹖簡直癈話連篇﹗說不出來就操翻妳媽﹗

哈﹗哈﹗強姦你吧﹗來啊﹗」

萬楓婷趁方生自顧得意說著話的時候,

一彎腳,暴起膝頭,正好頂中了方生的胯下﹗

「啊......」方生不如有此突襲、給撞過正著,重重的滾跌在一旁﹗

萬楓婷立即一拐一跌的站起來,大門那邊的位置,

方生夾在中間,她可不敢跨過他的身子﹗

只有蹣珊地朝著後花園奔去,希望可以被遠處的鄰居發現吧﹗

「逃嗎﹖臭婊子﹗」方生不竟年輕,瞬即從陰下痛楚中恢復過來,立即走出花園﹗

花園外狂雨漫天飛灑,站不夠十秒的時間,就全身衣衫濕盡,

雷雨中的呼救聲,才不過廿步的距離,已不能聽閒了﹗有誰人可以救援呢﹖

全身濕透的萬楓婷,衣履緊緊貼著她的膚肌,更表露無遺她絕世的魔鬼身材﹗

方生走出園外的一瞬間,竟看得呆了﹗

「嘿﹗嘿﹗很標致﹗很標致﹗媽媽﹗很性感啊﹗我一定要屌的﹗

唧﹗唧﹗還向那裡逃呀﹖哎唷﹖聲也沙啞了嗎﹖

這麼遠又這般大雨﹗唧﹗唧﹗」

方生任由豆大的雨水打過正著,仍咭咭地淫笑道。

「你.....是.....阿......生﹗」萬楓婷終於知悉眼前的幪面人是誰了﹗

「嘿﹗嘿﹗前面可是懸崖啦,跳下去不就結束了嗎﹖媽﹗跳啊﹗

不會受到我的汙辱啦﹗哈﹗哈﹗妳聽著﹖這裡一切情形正在錄影下來啊,

哈﹗哈﹗﹗妳被我強姦、摧殘之後,那盒帶子就會送到什麼報界及什麼名人的手上﹗

哈﹗哈﹗到時候嘛﹗看妳是不是會完蛋啊﹗」

「你..究竟..想怎樣﹖」萬楓婷狠狠地問道。

「想怎樣﹖一﹗就是妳跳下崖去,這就一了百了喲﹗妳也亨受夠啦﹖

我再不是傻呼呼的小子﹗妳完啦﹗

二、就是給我強姦唷﹗不要暴殄天物呀﹗嘻﹗嘻﹗你選啥﹖」

「你....這個..禽獸﹗我...可是妳的...繼母﹗」萬楓婷急道。

方生憤怒地說:

「妳有當過我是妳的兒子看待嗎﹖妳終日就是要剷除我這口眼中釘﹗是嗎﹖

我爸爸是不是妳害死的﹖答我﹗是不是﹖」

「..............」萬楓婷無言俯首。

「嘿﹗嘿﹗結束吧﹗」

方生一步又一步地雨中慢慢進迫﹗一道又一道的閃電從海角間漸漸迫近﹗

萬楓婷不覺間已到了及腰的圍欄處﹗

方生看著這可憐的人兒,繼續娓娓道出他陰險的全盤計劃:

「嘿﹗嘿﹗我將妳姦屌完後,再將妳兩母女洗淨那陰屄屎溝﹗

抹掉了一切他媽的證據,然後拋落深深的崖下海溝﹗

嘿﹗過了兩三天後,嘿﹗嘿﹗發臭的屍體浮將上來﹗

哈﹗哈﹗警察來到,就只能盤問一個有醫生證明的癡鈍兒﹗哈﹗哈﹗

過了兩三個月,我神跡的痊癒了﹗

嘩﹗哈﹗哈﹗哈﹗哈﹗到時什麼都屬於我的了﹗我便是十大富豪了﹗」

「怎樣﹗妳自己跳下去﹖就不用我先姦後殺啦﹖哈﹗哈﹗哈﹗」

方生開始步步進迫﹗

萬楓婷這下真的萬念俱灰,知道難逃魔掌,咬了一下下唇,

隨即狠下心腸正想跨過欄杆,跳崖去了﹗

怎知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突然扳著她的臂彎,

使勁的將她整個人拖滾在濕得有若水澤池塘般的草地之上﹗

「要死﹖沒那麼容易﹗嘿﹗嘿﹗妳這大美人就讓老子掏掏爽爽,

再來姦殺不遲啊﹗來呀﹗哈﹗哈﹗哈﹗哈﹗哈﹗哈﹗」

方生抽出大雞巴,一伏身就先掀起萬楓婷的短裙﹗

「T形內褲嗎﹖姣賤的淫屄﹗有穿等如沒穿﹗」

方生一發淫力,有如殘絮的布條便消失於漆黑的夜空間﹗

「下大些雨吧﹗全身濕透來操真爽﹗真爽呀﹗」

天上一聲雷鼓驟響,幾道閃電劃過眼前,

方生無視大自然的威力,將大雞巴挺入萬楓婷的屄道上﹗

「呀........」萬楓婷慘叫與雷聲互相爭鳴﹗

「蛇蠍賤人﹗死吧﹗」方生一手撕下頭套續道:

「看到我的真面目啊﹗相信我就是那癡兒嗎﹖

哈﹗哈﹗你的報應來啦﹗給兒子屌殘吧﹗我可愛的小媽媽﹗」

方生夾著風捲殘雲的狂雨,

正瘋狂地幹﹗操﹗插﹗鋤﹗

他用耗平生之力地抽﹗破﹗撞﹗碰﹗

方婉雲驅使僅有的一絲餘力,從廚房裡拿出利刀,

掙扎著身子走出雨注如瀑的花園,

正向方生的背後移近,方生正在埋首苦幹,可說是心無雜念﹗

加上雷動﹗風急﹗雨掃﹗電閃﹗的種種關係﹗

背後就算企了十多個人,他這時也不會察覺的啊﹗

方婉雲看著母親受辱,紅著眼大叫一聲,狠狠地朝方生的背後暴插﹗

方生正劇烈地插動著大雞巴﹗

內心是插呀﹗插呀﹗口裡喝的是爽呀﹗爽呀﹗

背部這時順勢一斜,即覺上臂彎口一涼﹗

方婉雲這下失敗了,沒有發出致命的一擊,後果堪虞﹗

「找死﹗」方生微轉身就橫暴地一拳打在少女的胸口上,

少女呀的一聲,斷了兩支肋骨﹗像軟泥般即時倒退了十來呎才仆跌下來﹗

方生也不拔下刀子,讓它硬生生地插晃著﹗

理智全失的他﹗無視臂肉的疼痛,仍然狂亂地抽送屌動著﹗

「嘩﹗哈﹗哈﹗妳兩個臭婆娘﹗今晚就讓我姦個痛快吧﹗哈﹗哈﹗姦完再殺﹗

誰可以阻止我﹗哈﹗哈...............」

就在他叫得最瘋,幹得最癲的時刻,一道雷電突然閃過方生臂上的利刃,

他眼前驀然一黑,所有的瘋狂動作都在一瞬間凝留著﹗

這剎那﹗方生的雞巴仍然插在萬楓婷的陰戶中﹗

萬楓婷被龐大的軀體壓伏著﹗

方婉雲倒跌在一旁的草地上呻吟著﹗

緊接電閃後是一聲驚天的寒雷﹗

千萬伏特的雷電劈中方生與萬楓婷兩人的身體,那還有命在呢﹖

?業的業果已隨雷歇雲散而去了﹗

任性的方婉雲自這次的教訓後也不敢胡作亂為了﹗

幾年後,

她嫁了一個真正年青有為的小夥子,作其乖乖的娘子去了﹗

後語:

莊子云:方生方死﹗

======================================================

<<全文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