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虐在家丁的世界1-5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1)草原逞兇

遼闊的草原上,一個五大三粗的黑漢子騎馬奔馳,嚴肅的表情顯得很是憨傻

,只是偶爾眼裡流露出奸邪的目光。

「也是時間收網了。」黑漢子張大牛有些興奮道。他自然不是這個時空的人

,之前先是英雄救美,不小心打死個人,本來最多算防衛過當,結果那人家有權

有勢,買通那個女的和有關部門,就將張大牛以故意殺人罪給宰了。可惜偏偏他

命不該絕,死了之後發現自己進入了火影的世界,看到可憐的鳴人,張大牛不禁

有些憐憫,時不時幫幫他,只可惜在和鳴人偷取捲軸學了影分身後,被暗部殺了

,臨死前他還聽見暗部嘲笑自己多管閒事。

於是張大牛的第三世出現了,一開始只以為在古代,當後來他發現自己部落

的女王叫月牙兒,中原傳唱一個家丁林三的事蹟之後,張大牛便知道自己來到極

品家丁的世界。

這一世,張大牛再不想當好人了,他想徹底猖狂一下,好好當一個人渣,徹

底玩殘家丁裡的女主,好人有好報,這句話張大牛再不信了。只可惜自己來的太

晚,比不上林三的步伐,只能按下心思尋找時機。

於是韜光養晦的張大牛憑藉自己憨厚的神情騙過了一切人,最終憑武力大展

神威壓過左右大王,一統草原,徹底掌握了軍隊。之後更是對月牙兒推心置腹,

顯得忠心耿耿,終於在月牙兒懷孕三月時拿到了部落大權,可以說現在的突厥就

是張大牛一個人說了算。

這幾天張大牛便以安全為名將月牙身邊的親信調開,讓她自己住在寢宮裡。

今天張大牛終於掃除一切障礙,打算向月牙兒下手了。

夜晚,張大牛躲過守衛,摸進了月牙兒的寢宮裡。寢室裡燈火輝煌,很是明

亮,月牙兒穿著睡袍和衣而臥。

張大牛望著閉月羞花般的月牙兒顯得激動異常,有些顫抖的將月牙兒睡袍的

絲帶拉開,接著緩緩拉開睡袍的兩側,露出了月牙兒碩大的乳房。月牙兒已經懷

孕三月,肚子微起,乳房更是比以前大了幾號,但畢竟經過的開發有限,乳頭和

乳暈還是少女的粉紅色,張大牛冷吸了口涼氣,將手握住月牙兒的大乳房,把玩

起來。

另一隻手也不閒著,伸進月牙兒的睡袍,摸向月牙兒的下體。

很顯然三世處男的張大牛對於這方面畢竟懂得少,雖然以前看過一些愛情動

作片,但還是跟個毛頭小子似的,握著月牙兒乳房的大手不斷大力揉捏,另一隻

手則快速捅進月牙兒乾澀溫暖的花瓣撫摸起來。月牙兒只覺得一陣刺痛,接著睜

開了眼睛,只見張大牛正在揉捏自己美麗的身體,眼睛閃爍著邪惡的光芒。

「滾開,張大牛你不想活了嗎?我也是你能碰的。」月牙兒往後一閃,拍開

張大牛作惡的大手,義正言辭道。

張大牛色色一笑,輕佻的伸出手,對著月牙粉紅的乳尖一彈,有恃無恐道:

「月牙兒,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反抗嗎?」

月牙兒被彈了乳頭身體一顫,接著心裡一沈,作為原來的突厥女王,她自然

明白現在的張大牛已經大權獨掌,自己身邊沒有一點勢力,只可笑自己原來認為

這人憨厚,頭腦簡單,一直對自己忠心不二,現在才發覺他是一匹披著羊皮的狼。

心思一轉,月牙兒立馬轉變態度,從冷若冰霜道巧笑嫣然:「那大牛哥你可

要好好待人家,人家可必須是正室啊。」說著拉著張大牛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玉臉通紅,任由張大牛揉搓。

張大牛只覺得痛快異常,坐上月牙兒的床,摸著她嬌嫩的乳房,咧咧嘴道:

「好,好,以後你就跟著我,哈哈,月牙兒的奶子果然出色啊。」

這時候,月牙兒一把推開張大牛,向著外面跑去,一邊跑一邊喊:「救命啊

,來人啊。」

張大牛先是一愣,接著勃然大怒,果然女人都是很會說謊的,於是在月牙兒

跑向門口時,一把撲過去,抱住月牙兒的腰,將她睡袍的的上衣一扯,只聽嘶嘶

兩聲,月牙兒的上半身便毫無遮掩的出現在張大牛眼前。

張大牛接著抱起月牙兒的雙腿,扛起月牙兒,拍拍月牙兒的屁股,奸笑道:

「你以為我會沒有準備,你這大汗寢宮四周早就沒人了。」

月牙兒拼命掙扎著,雙腿不老實的亂踢著,胸口的大乳房也左搖右晃摩擦著

張大牛的後背。

張大牛又是一巴掌狠狠拍在月牙兒肥嫩的屁股上,恐嚇道:「你不想要你的

孩子了。」

月牙兒一怔,眼角流下淚來,接著便安靜下來。

張大牛很是滿意,將月牙兒放在床上,迅速解開自己的衣物,自己又黑又長

的肉棒出現在月牙兒眼前。

月牙兒仇恨的望著張大牛,在張大牛不解的眼光中扯下下體的睡袍,露出迷

人的花瓣,恨恨道:「來啊,上來啊,你不是喜歡這個身體,上來啊,我就權當

讓狗啃了。」說完閉上眼睛,偏著頭不再望向張大牛。

張大牛呵呵一笑,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過大汗你真是淫蕩,盡然

自己脫衣服誘惑手下,真是淫賤啊。」說著撫摸著月牙兒精緻的身體,也不在乎

她的反應,畢竟張大牛清楚像月牙兒這樣貞烈的女子是不會輕易屈服的。

於是張大牛不急不躁的握住月牙兒的一隻大奶子,不斷搓揉變換著形狀,手

指也無師自通般的撥弄著月牙兒的乳頭,而另一隻乳房則被張大牛的大嘴含住,

輕咬著奶尖,接著狠狠吮吸起來,只是沒想到,吱的一聲月牙兒的兩隻大乳房噴

出了白色的乳汁,月牙兒也是不由得輕聲呻吟。

張大牛見狀一愣,接著哈哈大笑道:「月牙兒,你還不承認你淫蕩,你看稍

微碰碰你,連奶水都出來了。」說完不理會羞憤的月牙兒,舔向月牙兒噴出的奶

水,接著又對著月牙兒的奶子吮吸一陣,含著腥澀的乳汁,對著月牙兒吻去。

月牙兒緊緊抿住嘴唇不讓張大牛得逞,大牛一急,用力捏了下月牙兒的奶頭

,趁著月牙兒張開牙齒的時機,大牛將乳汁吐進了月牙兒的嘴裡。月牙兒猝不及

防,被嗆得咳嗽起來,接著罵道:「變態。」

張大牛無辜一笑:「這可是你自己出產的,美味的東西我可不能獨享,我一

直對大汗忠心耿耿,這不是讓你也嚐嚐嘛,看,月牙兒,我對你多好。」

月牙兒氣得發抖,扭過臉去,不再理會這個無恥之徒。

張大牛翻身上床,手伸向月牙晶瑩的花瓣,將下面的花瓣分開,順勢將兩根

手指捅了進去,月牙兒嘶的抽了口氣,打了個冷顫,接著一轉身,閉上眼,背對

著張大牛。

張大牛渾不在意,將肉棒放進月牙兒的臀瓣,暖暖的夾著,別是一番滋味。

享受了幾分鐘,望著認命的月牙兒,張大牛接著將肉棒滑向月牙兒的小蜜穴,停

在蜜唇下,對著月牙兒夾緊的大腿抽動起來。

月牙兒的臉慢慢變得通紅,不小心哼出了一聲,心虛的睜開眼,傲然道:「

你果然是個變態,我是不會屈服的。」

張大牛笑起來,接著露出了好玩的神色,將月牙兒緊緊抱在懷裡,體會著月

牙兒身體的玲瓏,誘惑道:「我給你個機會,如果你堅持住,我以後就不碰你了

,並且還和以前一樣對你忠心不二,怎麼樣?」

月牙兒猛然睜開雙眼,急切道:「什麼機會?說。」

張大牛抽動著陷入月牙兒蜜唇花瓣的手指,在床上平躺下來,接著把月牙兒

放在自己身上,扶起自己的肉棒,托起月牙兒的小屁股,將月牙兒的蜜唇分開,

肉棒抵在兩片蜜唇上,說道:「接下來,就看大汗你的毅力了,咱們肉體接觸,

如果天亮了,還沒插進去,你就贏了,不然,你就乖乖當我的小母狗吧。」

月牙兒神色閃過一絲堅定,道:「一言為定。」說著,雙腿撐開,半蹲在大

牛身體上,不再理會小穴的全部暴露。

張大牛淫蕩一笑,趁機摸上月牙兒的乳房,輕輕一捏,月牙兒的乳汁繼續飛

射,月牙兒也差點沒挺住,使得張大牛的龜頭陷入月牙兒的小蜜唇裡,張大牛只

覺得龜頭一陣溫暖,差點射出來,強忍住適應一會,便繼續玩弄月牙兒的身體。

一盞茶,小半個時辰,半個時辰,月牙兒滿頭大汗,身體也滿是汗液,在燈

光裡顯得油光閃亮,但她的腿卻不自然的抖動起來,顯然,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張大牛把手插進月牙兒的屁股縫,不禁有些佩服這個女人的意志,當然,這

麼長時間的把玩,張大牛更不想放棄月牙兒近乎完美的身體。

於是大牛把一根手指對準月牙兒的小菊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了進去。

月牙兒一顫,再也堅持不住,心裡想著林三歉然道:「對不起,窩老攻,月牙兒

對不起你。」

蜜唇淌著蜜汁裹著大牛黝黑的肉棒插了進去,張大牛終於將肉棒插進了月牙

兒的小蜜穴裡。

「啊……」在肉棒插進來的那一刻,月牙兒最後的理智消失了,一聲高亢的

呻吟聲,小穴一股淫水沖出,月牙兒竟然就這樣高潮了。大牛只覺得馬眼一股熱

流奔來,也不再忍耐,深入進月牙兒身體的肉棒也開始射出精來,燙的月牙兒不

禁呻吟出聲。

大牛看到這情形,知道時機成熟了,射完精的肉棒迅速恢復又撐開了月牙兒

的小穴,接著抱住月牙兒,得意一笑,也不理月牙兒還在高潮,開始賣力抽插起

來。

月牙兒再也忍受不住刺激,大聲呻吟起來。

「月牙兒,大汗,我操的你爽不爽?」張大牛聽著月牙兒好聽的呻吟得意道。

月牙兒聽到這神色一清,忍住呻吟,閉上眼,不再理會張大牛。

張大牛一怒,對著月牙兒的奶子狠狠咬了一口,望著不再說話的月牙兒,大

牛甚至將月牙兒的奶子咬出了血痕,但月牙兒仍然咬牙不出聲。

大牛只得繼續,對著月牙操得更加賣力,不管其他,肉棒繼續挺進在月牙兒

的小穴裡,月牙兒咬緊牙關就是不出聲,只是興奮地全身都在顫抖,淫水一股股

的從小穴衝出,沖刷著張大牛的肉棒。張大牛繼續操弄了幾下把肉棒抽出,接著

把月牙兒的屁股擡起來,邪惡的將月牙兒的腿蜷起來,讓她跪在床上,使得小蜜

穴更加清楚的出現在大牛的面前,大牛咽了口口水,接著迅速插入,以狗交式乾

著月牙兒。

月牙兒渾身顫抖起來,長時間性交使得她的陰道裡一陣一陣的收縮,小穴把

大肉棒夾的更緊了。月牙兒又一次達到了高潮,淫水又是大片湧出,被月牙兒的

淫水一衝,張大牛再也忍不住,用力把肉棒頂到月牙兒小蜜穴的最深處,精液隨

即噴射而出。

雖然張大牛射了出來,但還是對月牙兒的身體愛不釋手,只是月牙兒的小穴

已經被操的紅腫異常,張大牛也有些不忍心,畢竟這是自己第一個女人。

張大牛想了想,不理會月牙兒的仇視,將她翻了過來,正面躺在床上,然後

自己坐在月牙兒柔嫩的肚子上,將肉棒放進月牙兒的乳溝之中,接著,一手握住

一個奶子,夾住肉棒前後摩擦搖動,乳汁流出,使得月牙兒的乳溝更加潤滑。大

牛見此也很是興奮,時不時肉棒便碰在月牙兒的嘴唇上,望著月牙兒嫌棄厭惡的

神色,大牛更是得意,心裡不由想到。讓你們再嘲諷汙衊我,現在,我還不是活

得好好的,幹著這樣國色天香的女人。

想到這,肉棒再也忍受不住,一顫一顫的將精液射向月牙兒的臉上。月牙兒

本能的一躲,使得精液不僅射在月牙兒的臉上,還濺在頭髮上脖子上鼻子裡,甚

至一隻眼睛也被糊上了乳白色的精液。

張大牛從月牙兒身上爬起,將手伸進月牙兒的大腿縫,摸索著月牙兒的屁股

和小蜜穴,調侃道:「月牙兒,你還真犟啊,這麼長時間連叫都不叫一聲,真是

佩服啊。」說著把月牙兒臉上的精液用手刮起抹在月牙兒的乳房上,笑道:「這

玩意不要浪費,還能保護你的皮膚呢。」

月牙兒冷哼一聲,冷冷道:「無恥!」

張大牛聽完,哈哈大笑:「不無恥我能操到你這麼個大美人嗎。」說完不理

月牙兒的厭惡親了月牙兒一口,對著月牙兒的身體揩了揩油,穿起衣服道:「咱

以後有的是時間,你先好好休息,下次我們玩更刺激的。」說完不理會月牙兒難

看的臉色長笑著離開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