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

我有一個大我好幾歲的姊姊,外表看起來乖乖文靜的,她對我很好,比媽媽

還要照顧我,因此媽媽她也放心讓姊姊來帶我。

但其實姊姊對我好是有目的,隻是當時因爲我年紀小,什麼都不懂,才會一

直沒有跟媽媽說,其實姊姊她很色……

小時候我們常常在一起洗澡,那時的我才國小二年級左右,對姊姊的身體與

我不同並沒有特別奇怪的感覺,反而姊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都會藉著洗我

身體的名義,用手玩我的小雞。

姊都會要我站著,然後她用手抹上肥皂水之後就開始摸我的小雞,有點像按

摩那樣的搓揉,至少都好幾分鍾的就像在研究。

當時年紀小,我根本還不會勃起,隻是覺得這種感覺還蠻舒服的,就也很樂

意讓姊姊這樣摸。

後來因爲姊姊要上國中了,媽媽隻是簡單的說以後我們不能再一起洗澡,也

必須分房睡,這樣才結束。畢竟媽媽對我們的管教很嚴,都隻有爸爸對我們很好,

因此媽媽這樣說我當然不敢違背。

說到這個就想到,我每次做錯事時都很害怕會被媽媽用藤條打的死去活來,

最後都是姊姊幫我跟媽媽求情之後加上我趕緊跪著認錯才能沒事。

本來姊姊都會願意這樣幫我求情,直到姊姊上國中之後而我國小三年級的某

一個星期三下午,因爲國小周三下午提早放學而隻有我一個人,我就在家?跑來

跑去玩耍,沒想到卻不小心撞到媽媽最喜歡的酒杯組摔破,那時我就知道絕對少

不了媽媽的一頓打,害怕到極點。

姊姊讀的國中放學後,我就哭喪著臉趕緊跟她求救,希望她能有辦法幫我擺

平或求情,沒想到姊姊竟然我說:「那是你自己活該。」

我當然求她:「姊!不要這樣啦!幫幫我啦!」

「媽媽早就跟你說過不能在家?跑來跑去。」

「姊!哎喲!我下次不敢了啦!好啦!」

我就這樣跟姊姊盧了好一陣子,本來以爲姊姊不願意,卻沒想到她說:「要

我幫你是可以啦,但你也必須幫姊姊一件事。」

聽到姊姊願意幫我求情,我當然高興到要飛起來一樣,趕緊跟她說:「好啊!

好啊!!什麼事?」

然後姊姊很親切的微笑跟我說:「今天姊姊在學校上美術課的關係,所以老

師出給我們一個功課。」

「什麼功課?」我馬上想到她可能是要我畫圖,就很失望又著急的說:「我

不會畫圖啦!!」

「不是要你畫啦……」

「那要我做什麼?」

「你能不能脫掉衣服讓姊姊畫圖?」

「爲什麼?」

「因爲這是美術作業啊……」姊姊笑著拜託我。

雖然脫衣畫圖很奇怪,但想到跟媽媽的藤條比起,我甯願選擇脫衣服,於是

姊姊就說反正離媽媽下班回家還有幾個小時,就要我先讓她畫圖。

進到姊姊房間後,她還真的拿出素描本與鉛筆,然後我當然就配合她的開始

脫衣服。本來我還穿著內褲,但姊姊說內褲也要脫掉,於是我隻好連內褲也脫了,

那時還覺得身體好涼。

接著姊姊要我坐到她的椅子上擺姿勢,她說這樣才能畫出藝術畫,又笨又呆

又不懂的我就真的乖乖坐到椅子上面,並且照姊姊的要求將兩隻腳張開。

我就這樣坐著不動,注意到姊姊一直看著我的小雞,然後握著筆的手一直在

動,就像在畫圖一樣,直到爸媽回家,她才趕緊要我穿好衣服並說改天再畫。

那晚姊姊果然幫我說好話,加上我也一直跟媽媽道歉,所以到也沒有被打,

隻有被罵一頓而已。

隔天放學回家,姊姊就跑來找我說要畫圖,畢竟總是覺得脫衣服很奇怪,加

上昨天的事已經結束,不怕被媽媽打,所以就不太想脫。還是姊姊生氣的說以後

有事她再也不幫我了,我才隻好勉強答應她的又脫衣服讓她畫圖到媽媽回家爲止。

頭幾天真的感覺非常奇怪,總覺得姊姊好像一直看我的小雞而一直坐立不安。

後來我開始習慣了,加上姊姊爲了讓我安靜下來而去書店租漫畫書給我看,我就

都乖乖雙腳開開坐著,自己一個人看漫畫,再也不管姊姊看我小雞的行爲。

一個禮拜之後,姊姊忽然畫圖到一半,並在我看漫畫的時候叫住我:「喂,

弟?」

「嗯?」

「你再幫姊一個忙好不好?」

我好奇放下手中漫畫並看著姊姊,看她一付很緊張的樣子,還笑容滿面的看

著我。

「什麼事?」

「今天姊姊上健康教育課,老師給我們另一個功課耶。」

「什麼功課?必須要有我幫忙嗎?」

姊姊緊張的點頭:「但你必須先答應姊姊,不論我要你做什麼,都不能告訴

爸爸媽媽喔!」

我完全不了解的問她:「爲什麼?」

「哎喲!先不要問,你答應姊就是了啦!」

看姊姊這樣,我也隻好完全不懂的先答應她:「喔?好。」

於是姊姊才看著我又說:「老師上課時教我們男生身體的小雞雞,老師就要

我們回家後找哥哥或弟弟的摸摸看。」

當然這一定是騙人的,隻是當時我還小,完全不了解這隻是姊姊對我的陰莖

的強烈好奇,加上以前洗澡時就常常給姊姊摸,感覺蠻舒服的,因此我還是迷迷

糊糊的點頭答應。

於是姊姊放下手中的素描本走到我的椅子前蹲下,就緊張的看我一眼後小心

的伸手摸小雞。姊姊又摸又拉的,並且偶爾擡頭微笑看著我,一定是在注意我有

沒有討厭這種行爲的反應。說實話,我隻是又感覺小雞被姊姊摸的很舒服,根本

不會討厭的隻是安靜坐著。

那天主要就這樣結束了,姊姊不過摸我的小雞幾分鍾,後來她還溫柔的幫我

穿好衣服和褲子,並且牽著我的手到客廳陪我看電視,所以那時的我真的開始很

喜歡姊姊,覺得她對我真的一直很好。

加上我不會討厭小雞被姊姊摸,反而都讓我覺得很舒服,因此我也就對姊姊

沒有絲毫抵抗行爲,記得有好長一段時間,姊姊都會趁爸媽不在家的時候盡量玩

我的小雞,我也因爲相信姊姊而沒有跟爸媽說。

很快的又到了暑假,我要升國小四年級,姊姊也要成爲國中二年級的學生。

剛放暑假的頭幾天,也發生了一件改變我們的事,就是我竟然會勃起。

第一次發現自己勃起是剛睡醒的時候,感覺褲子漲漲的就用手摸,這才發現

小雞變的又大又硬,以爲是得了什麼怪病,我就很驚慌的立即跳下床跑去找姊姊,

畢竟白天家?隻有我們,爸媽都去工作。

姊姊聽到我緊張的說我的小雞變大了,她隻是也有點訝異的緊張看著我,然

後她蹲在我面前要我脫褲子給她看,我當然是馬上就拉下褲子和內褲。

姊姊雙眼一直看著我勃起的小雞,我一直緊張的問她是不是生病,姊才略爲

興奮的看著我說:「讓姊姊檢查看看。」

說穿了,她一定知道我的小雞爲什麼會這樣,隻次因爲絕對是她第一次看到

勃起的陰莖,所以她忍不住興奮的好色感,迫不及待的用手開始摸著玩。

剛開始姊姊隻是用手輕輕摸,然後她的手指開始環繞著共有幾根手指粗的陰

莖,並且開始又壓又搓的研究。

過一兩分鍾,很白癡不懂事的我又緊張的問姊姊:「姊!到底有沒有關係啦?」

? ?? ?? ?姊姊這才又看著我,並裝的很正經的問我:「你第一次這樣嗎?」

我趕緊點頭,姊姊就又沒有說話的低頭看勃起的陰莖,並又繼續用手搓玩。

「姊!到底怎麼樣啦?」

我也不知道,讓我去查書本之後再告訴你……」當然她是在裝傻,隻是想要

有更多時間與機會玩勃起的老二,因此後面又追加一句,「你先不要跟任何人說

喔。」

我就隻好很不安的聽話,並在姊姊不再摸我變大的小雞隻是用眼睛幾分鍾後,

小雞就又慢慢變回原狀,我也很不安的隻能等待姊姊去查資料。

我本來以爲至少要隔天才會有答案,沒想到姊姊下午就忍不住的跑來找我,

說她已經從課本中知道我爲什麼會這樣,隻是她需要再摸我的小雞來證實,因此

我還是乖乖的立刻脫褲子。

這次姊姊先是用手搓揉,我並沒有多大的感覺,姊姊才嘗試著前後套弄小雞,

我才開始有很強烈的感覺,並感覺心跳好像越來越快。

勃起的感覺很難用言語說明,小雞也如同本能的開始抽動,並且沖血後又變

大站起來。

「姊姊!?」我很害怕。

「不要擔心啦,應該不會怎樣。」

「爲什麼?」

因爲姊姊也真的不知道怎麼解釋才能讓我安心,就隻是跟我說:「應該沒事

啦,讓姊姊再研究,我才能告訴你到底怎麼回事。」姊姊就這樣開始搓玩我勃起

的小雞半個月以上,雖然每次都隻有幾分鍾而已。

我發現到每次我問她爲什麼小雞會這樣,總是得不到答案。加上這半個多月

來也都沒事,所以我也已經習慣了勃起的動作,並且認爲姊姊一定什麼都不懂才

不跟我解釋,就不再問她。

快到八月,那一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姊姊竟然真的色膽包天起來……也因此

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時我正躺在自己房間地闆上吹電風睡午覺,朦朧中聽到有人的腳步聲,我

睜開眼睛看到是姊姊穿著長裙走進來,就轉頭又打算繼續睡,卻忽然感覺到短褲

與內褲被開始向下脫。

我睜開眼睛就看到姊姊正蹲在我身邊拉褲子和內褲,她隻是看著我微笑,但

她的微笑跟平常很不一樣,我能感覺到她很緊張的樣子,就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

所以我就也開始不安又疑惑的擡頭並想爬起來的關心問她:「姊?」

她很緊張的笑著用手貼著我的胸膛跟我說:「沒什麼事,你乖乖躺好,乖乖

躺好。」

我一直看著她,然後又聽話的躺回地上,姊姊又開始將我的內褲與褲子脫到

腳膝蓋上後就停下來,我的屁股也涼涼的貼在地闆上。

她開始用手套弄我的小雞,我也很快就完全勃起。

「……姊?」

姊姊很緊張的又笑著哄我:「不論姊姊做什麼,你都不要動喔。」

「你想做什麼?」

她沒有回答我,隻是繼續搓揉我的陰莖。

「姊?」我又問她,她才又看著我說:「姊姊終於知道爲什麼你的小雞會變

大。」

笨笨的我真的被姊姊騙到:「爲什麼?」

「那是一種病,變大到最後小雞會破掉,你也會死掉。」

當時的我真的差點哭出來,聽到小雞會破掉並會死掉,夠嚇死我了。

「所以姊姊想幫你治好小雞,但你必須先相信姊姊,也不能告訴爸媽或任何

人。」

我當然是一直點頭,怕死的不得了,接著姊姊就要我繼續躺好,我當然完全

不敢動。

接著的事我一直記得,我一直看著姊姊,她繼續套弄陰莖一會後,就用手指

比一下陰莖的長度,然後很奇怪的維持這長度對到自己的小腹上。她緊張的這樣

對了好幾次,當時的我不知道在確認什麼,然後才像是下定決心的又緊張看著我。

「等等發生的事你絕對都不能說出去喔,不然姊姊以後就不幫你了。」

我當然緊張的加倍點頭,唯姊命是從。

我看到姊姊終於站起來,兩隻手從裙子底下伸進去,然後雙手不知抓著什麼,

迅速的向下拉,身體也彎下去。

我一直看著,看到那是姊姊的白色內褲,她輪流舉起雙腳後就將脫下的內褲

放到旁邊的地上,然後又緊張的看著我:「不論姊姊做什麼,你都不要動,也不

能說出去喔。」

完全不懂得我,還是隻能一直點頭,並對姊姊穿長裙卻又脫內褲的動作很不

解。

之後就是姊姊將右腳橫跨過我的身體,然後屁股對著我的陰莖坐下。

她穿著裙子,主要是不想讓我看到那?發生的事與樣子,因爲長裙可以完全

蓋住,也證明了姊姊是有計畫的。

接著就是我感覺到姊姊快坐到我的小雞時,她又一隻手深進裙子內握著我的

小雞,並開始調整方位。

她很緊張的說:「不要動喔。」我就感覺到姊姊的屁股壓到我的小雞上。

「不要動喔。」她又說一次,過幾秒鍾後,姊姊就開始向下坐。

我感覺到小雞被姊姊向下壓,然後姊姊一直握住小雞的手竟然放開了,雙手

都搭在我的胸膛上撐著。

我本來一直看著裙子,想知道小雞那?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爲她的手又撐在

我的胸膛上,我就又擡頭看著她的臉。

姊姊本來一直笑著看我,然後她又向下坐,竟然忍不住似的開始皺眉頭,嘴

巴也稍微張開就像是想叫出聲音。

我開始感覺到小雞前端就像是被完全夾住,當然也有點痛,並且不知道發生

什麼事,隻是我認爲這是姊姊在治療我的關係,所以我就一直忍著。

姊姊又深吸一口氣後就又繼續向下坐,我的小雞才感覺到整根已經被熱熱暖

暖的東西完全包住。

這時的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隻知道姊姊已經坐在我的雙腿上,不知道

小雞是被什麼包住。

姊姊一直看著我,這時她才像是輕松一點,沒有痛的樣子。我們就這樣保持

姿勢好幾十秒,然後姊姊才又露出微笑想讓我安心。

國小四年級的我就這樣被國二的姊姊上了……當然那時我還完全不懂。

姊姊隻有試著稍微站起來又坐下幾次,一定是想抽插看看,我也感覺到小雞

傳來的濕熱感與奇怪的快感,然後可能是姊姊覺得沒有什麼快感的關係,就隻是

屁股一直坐著,讓我的陰莖插在她的陰道內。

姊姊一直沒有說話,隻是跟我對看,八成是發現做愛沒有想像中舒服,又不

知道該怎麼收拾這樣的情形吧?

又過了一兩分鍾左右,這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說話,姊姊才安靜的慢慢站起來,

我的小雞也不再感覺有被濕熱的東西夾住,並因爲抽離的動作而又感覺到一次快

感。

我看姊姊站起來了,就趕緊問她:「姊?你治好我了嗎?」

她隻是嗯了一聲,然後沒有再看我的撿起地上的內褲,然後默默離開進到廁

所。

我趕緊看著自己的陰莖,記得當時又紅又亮的,就像上面抹了一層會反光的

液體,是姊的陰道潤滑液,我是好久之後才知道。

我穿好衣服後又追問到廁所,姊姊隻是有點不高興的說:「你已經好了啦,

以後不要再問了。」我才不敢再問她。

但那時我還是真的很感激姊姊,以爲她真的治好我了,隻是有好幾年都很不

了解爲什麼那天之後姊姊就再也不找我玩小雞。

直到國中我才知道真相,仔細回想所有事才知道姊姊其實會對我好,隻是因

爲想研究我的生殖器,甚至對性好奇到可以不顧自己的貞操來騙奸我,直接將我

的陰莖插進她的陰道內。

最後我想她一定是對做愛的過程與感覺很失望,才會再也不找我了。

但這時姊姊也已經不在我身邊,她高中後就到外面念書,很少跟家?往來,

所以我也並沒有感到很沖擊。

當我這幾年偶爾遇到姊姊時,尷尬還是難免,隻是我們都沒有說破這件事,

可能姊姊也認爲自己做了蠢事吧?我則是也不想談了,畢竟都好幾年過去,說也

沒用。

大緻上,這整件事就是這樣,我跟姊姊也就隻有那麼一次發生關係而已。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