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年的家庭生活》【全本】作者:不詳

***********************************

說明:2103年僅僅表示這個故事發生的時間是100年以后,所以不要和現在産生聯想。故事發生的時候,人類的社會結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婦女在2103年成爲了男性的財産,可以自由買賣。男性在2103的家庭和社會生活中,對婦女擁有絕對的主宰權。我僅僅想在這里對那時的生活做一個盡量具體的描述……

***********************************

第一章

雅雯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一直憂心忡忡。她剛進家門,她的母親淑儀就發現了女兒有什麽地方不對勁,「能告訴媽媽發生了什麽事嗎,親愛的?」淑儀問。雅雯遞上了她學校里的成績單。淑儀拿過成績單瞄了一眼,「噢親愛的小寶貝!您吮雞巴的成績是不及格!您的父親如果知道了會非常惱怒的。」

雅雯的眼睛滾動著淚花,「媽媽,我真的非常努力的在學習吮雞巴技術。可我還是無法讓它進入我的喉嚨。媽媽,您認爲爸爸一定會因此懲罰我嗎?」

淑儀撫摸著她女兒的頭發,「我想你爸爸肯定會懲罰你的。他可能會把您帶到家庭懲戒室來進行處罰。」

雅雯的眼睛充滿了恐懼。她的父親以前之用過皮帶懲罰她,但還從未把她帶入家庭懲戒室。她看見過爸爸把她的母親帶到樓下的家庭懲戒室,雖然房間的隔音非常好,可媽媽的尖叫還是在樓上聽得非常清楚,而且媽媽身上可怕的傷痕好幾天都不能消退。有幾次,媽媽的奶頭被打腫到山雀蛋那樣的大小,腫脹會持續好幾天並使媽媽痛苦不堪。

雅雯開始啜泣,「媽媽,我好害怕。」

淑儀說,「我知道,親愛的,懲罰是相當可怕的。在我們給你父親看成績單之前,我們必須盡量使您的父親開心。你爸爸在得到充足的性享受之后,懲罰就不會太嚴厲了。」

雅雯的淚更多了,「但媽媽,每次爸爸與我性交都把我弄得很疼,我真的恨死和他性交了。」

她的母親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爸爸的雞巴很大,但這總比他把你帶到樓下的家庭懲戒室好吧。今晚,我們必須盡最大的可能,設法使你爸爸有興趣來操你,甚至是操你的屁眼。你要乞求你的父親,你必須讓他今晚有操你的興致,我們準備一下吧。」

淑儀帶著了她的女兒去了雅雯的臥室,並讓雅雯脫掉衣服。雅雯14歲了,長著一頭黑發。和她母親淑儀一樣的健美豐滿。雖然年僅14歲,她的三圍卻是36D- 23- 35。她的個子不高,這樣就顯得她的乳房更大了。

淑儀遞給她女兒一件很短的T恤杉。雅雯套上了T恤杉。這件T恤杉實在太短,它的底部剛好能遮住雅雯的乳頭,乳頭之下的大半個乳房全都暴露著。當雅雯舉起她的胳膊時,那麽就連她的乳頭也遮不住了。

淑儀又遞給雅雯一條牛仔短褲。短褲的開口很高,只有窄窄的一小條權且能稱爲是褲裆。雅雯穿上了牛仔短褲,她的屁股幾乎是完全暴露在外了,就連她的陰毛也不能完全遮住,在褲裆的兩邊露了出來。

淑儀上上下下審視了她女兒一遍。感到非常滿意,因爲幾乎雅雯的每一個動作都會使她的陰部或乳房完全露出來。她又領雅雯來到主臥室。她的手指輕輕地按著自己的嘴唇,審視了她在櫃子里的衣服。終于,她看到了一件襯衫和一條超短的黑裙子。她決定換上這套衣服。

雖然淑儀31歲了,還是非常的美麗。梁立劍買她時她才13歲,現在已經是4個孩子的母親了,她生第一個孩子時才15歲。她的乳房很大,身材修長。

梁立劍總是讓她把陰毛刮光,這樣她的陰部就顯得象一個小姑娘一樣的光潔了。

她先穿上了襯衫。襯衫的第一粒紐扣正好是在她的肚臍之上,襯衫的開口很寬,這樣就讓她的乳房露了出來。因爲襯衫的布料是透明的,所以她的乳頭也能清楚地看見。她再把裙子也穿上。裙子很短,只到她雙腿的交叉處。她拉了拉在她旁邊呆呆地看著的女兒雅雯,對著鏡子努力做出了一個勇敢地微笑,「我們看起來很漂亮啊!」

穿著性感的母女倆下了樓,進到廚房。淑儀把女傭叫了過來。這個泰國女傭是上月新來的,才15歲,身材不高,乳房和屁股都很小,還沒完全發育。

她跟著淑儀到壁櫥前。淑儀讓她脫掉衣服,穿上一件女傭穿的小圍裙。小圍裙的上部剛好能夠蓋住她的小乳房,圍裙下面是鑲褶邊的,正好蓋住她的陰戶,但她的屁股卻是完全地暴露在外面的。小女傭可憐兮兮地看著淑儀,因爲她知道穿的如此暴露意味著又要被主人一通狠操了。

梁立劍總算回家了。當他進門時顯得相當疲乏。他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是一個資深會計師。公司付給的薪水很不錯,但是工作有時太累。當他進了門,看到3名穿著性感的女人時,他的心情才有了明顯的改善。

「很好,這是個很好的歡迎儀式。今天是什麽日子?」

淑儀走了過去,用她的胳膊抱住了立劍,「我覺得你工作太累了,想在今晚給你一個驚喜,讓你好好娛樂一番,輕松輕松。我是這樣設計的,你同時操我們三個,誰最能讓你感到滿意,她就是優勝者,不被打屁股。失敗的那兩個呢,第二名讓你打10記屁股,第三名讓你打20記屁股。你覺得這個主意如何?」

梁立劍微笑著說,「聽起來不錯嘛,那我們就進客廳先預熱預熱。」

大家進了寬敞的客廳。立劍開始脫下他的衣裳,遞給女傭讓她把衣服挂進壁櫥。梁立劍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人。他的肌肉非常結實,有著一雙強有力的胳膊和大手。但是,他最醒目的地方是他的雞巴。既使在沒有完全勃起的情況下也有5寸多長。比長度更可怕的是他的雞巴還很粗。在場的三個女人都知道,與梁立劍性交有時是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被他操屁眼的時候。

梁立劍走到妻子的身邊,手伸進她的短裙,把他的手指插入她的陰戶。淑儀出于本能地稍微躲了一下,然后馬上把身子輕輕地向下蹲了點,這樣梁立劍的手指才能更好插入她的陰戶。梁立劍用他的手指在淑儀的陰戶來來回回捅了幾下,淑儀的呼吸也隨著急促起來。

「今天有什麽新聞?」梁立劍一邊捅著淑儀的陰戶一邊問道。

「隔壁的鄰居李強今天狠狠地打了他的妻子一頓。因爲李太太今天開車回家時,停車不小心,把汽車的表面劃了一道凹痕。」淑儀回複道。

「看來李太太的屁股肯定又要象猴子屁股一樣紅上一兩天了。」立劍微笑著說,「跪下來,舔我的雞巴。」

淑儀點點頭,等立劍把他的手指從陰戶拿出來后,淑儀立即跪下,把立劍的雞巴放進口里,開始用她的舌頭在龜頭附近舔,她貪婪地吮了幾秒鍾,然后開始把雞巴往嘴里吞。令人難以置信地把整根雞巴完全的含到了嘴里。她屏住呼吸,讓雞巴深深地插到她的喉嚨,雖然她的喉嚨感到酸疼,但她還是努力把頭往下再壓低,使梁立劍的雞巴能夠把她的嘴當小穴來操。

過了幾分鍾,立劍一把抓起淑儀的頭發,說:「開始比賽吧!操穴太普通了點,我決定把比賽改爲操屁眼!把衣服都脫了!」

三個女人什麽也沒敢說,乖乖地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梁立劍仰身躺在了地毯上,雞巴高高地向上翹著。他向淑儀招了招手。淑儀叉開腿,慢慢地蹲在大雞巴上,她用一只手握著雞巴,慢慢把雞巴導向她的屁眼。等雞巴導向她的肛門口,她再一使勁,把龜頭插入她的屁眼。

雖然她的屁股經常被梁立劍操,但她的肛門還是傳來一陣疼痛的感覺。她把身子慢慢開始向下壓。好讓雞巴能夠深深地插入她的屁眼。當雞巴插入2/3的時候,她停了下來。她要設法讓女兒贏得這場比賽,可又不能讓梁立劍察覺。

她只是讓自己的身體緩慢的上下運動,因爲她知道這樣一來立劍會感到不耐煩的。果然,她這樣動了一會兒以后,梁立劍一把推開了她,「太差勁了,簡直是不會挨操。到旁邊去等著挨屁股吧。你這頭母狗,把我的雞巴舔干淨!」

淑儀慢慢的起身,跪在她丈夫旁邊開始舔他的雞巴。一直到雞巴上的粘液全添干淨了,她才悄悄地爬到了一邊。

梁立劍又向女傭招了招手。小女傭軟軟地啜泣著,慢慢走近梁立劍,她知道她的屁股又要被操了,每次梁立劍都會把她的屁眼操出血。當梁立劍的雞巴插入小女傭的屁眼時,淑儀悄悄對雅雯耳語,「你必須讓爸爸的雞巴完全插進你的屁眼,否則就要輸給小女傭了。」雅雯聽到這話,感覺自己的括約肌條件反射似的抽搐了一下。

小女傭開始慢慢強迫自己的屁眼開放。當龜頭插入她的屁眼時,她感覺她的肛門象是撕裂一般,她不停地尖叫著,想以此來減輕痛苦。她設法輕輕地上上下下運動自己的身子,避免梁立劍的雞巴插的更深。

梁立劍感到非常惱怒,因爲他的雞巴缺乏一個深深的沖刺,他抓住小女傭的頭發,讓她的面孔緊挨他的面孔,「你沒有用盡全力,我感覺不到你的屁眼。我會讓你感到后悔的!」

放開小女傭,梁立劍給雅雯發了信號,讓她過來騎在他的雞巴上。雅雯舔了舔她的嘴唇,鼓足勇氣蹲下身子。她握著雞巴,慢慢把雞巴導入她的屁眼,然后她深深的吸了口氣,身子開始往下壓。她雖然心里恐懼,但動作沒有絲毫放松,最后她終于成功——梁立劍的雞巴完全插進了她的屁眼。

雅雯大聲呻吟著,上下套動,渾身是汗。在幾分鍾以后,她稍稍擡起身子,然后在重重地坐下去——她一定要贏得這場比賽,否則就慘了。5分鍾以后,梁立劍把精液射進雅雯的屁眼。雅雯已經站不起來了,軟軟地倒在了地毯上。精液從她的肛門里緩緩的流出。

梁立劍站起身來,撫摸著淑儀的頭發說,「我真不明白今天是怎麽了,你的發揮太失水準。你是今晚的最大輸家。」他又看了眼小女傭,「你這頭小母狗,你是第二個輸家。」小女傭的眼中立即挂滿了淚水。

梁立劍去壁櫥拿出一根竹藤莖。他迅速地揮舞了一下竹藤莖,讓它在空氣中呼呼作響。他轉向小女傭,「趴在地上,把屁股翹起來,自己計數。」

梁立劍把竹藤莖在小女傭的屁股上摩擦了一下。沒有任何警告,突然狠狠地抽下。小女傭開始嗥叫,充滿痛苦地扭著她的身體。「這只是一個開始,」梁立劍說道,「我們現在開始計數。」梁立劍提高他的胳膊,然后猛的劈下。小女傭的屁股上立即多了一道紅印。「一個!」小女傭沒忘了報數。

在小女傭大聲的計數聲中,梁立劍完成了對她的懲罰。「你必須學會努力的工作,象剛才那樣挨我操是不合格的,要記住教訓。否則你還會有更大的苦頭吃的。」梁立劍對著小女傭的陰部輕輕地抽了一鞭,「好了,滾開吧!」

「輪到你了,淑儀!」梁立劍高興地說。淑儀乖乖地趴在地毯上,把大白屁股翹了起來。梁立劍開始交叉鞭她的屁股和大腿。等到完成了20個數目。淑儀的屁股上已經布滿了紅痕。

梁立劍扔下竹藤莖,感到心滿意足,「好了,可以開飯了。今天的晚飯是什麽?」立劍問道。

淑儀溫柔的回答道:「親愛的,在吃晚飯以前,雅雯還有件事情想讓你知道。」

雅雯拿出了她的成績單,戰戰兢兢地把成績單遞給了父親。當看到父親讀完后的臉開始變得陰沈,雅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第二章

梁立劍打開了家庭懲戒室的門,站在門邊等著淑儀把雅雯從樓上帶進了懲戒室。

懲戒室的房間里有根柱子,上面挂著鎖鏈和灌腸用的橡皮管。牆壁上的裝飾都是些看了讓人害怕的鞭子、夾鉗和假陽具。房間中間是一個醫生用的婦科檢查躺床,旁邊配有其他的裝置。雅雯環視了一下四周后,開始哭了——這房間里的一切讓她明顯地感到,這會是一個非常難熬的夜晚。

淑儀把她的手放在女兒的肩上,努力地安慰著她。

梁立劍打開了櫃子,從里面拿出一些物件放到了一個不鏽鋼托盤上。當他把托盤放下,淑儀和雅雯看到的用于注射的針和一小瓶象牛奶一樣的液體。

淑儀開始替女兒擔憂了,「立劍,你想給她的奶頭注射這個?這種乳房增痛液對雅雯來說有點太重了吧?你對她要求太嚴格了,她可還是第一次接受這樣的處罰。」

「什麽?嚴格?」梁立劍對著妻子咆哮,「我花了那麽多的錢的讓她進最好的學校,我是希望她能夠好好學習,可她——看看她的成績。好吧,如果你擔心我的處罰會損傷她的乳房,那麽你就等著看我會怎樣處罰她的小穴吧!」

雅雯流著淚說道:「爸爸,我以后一定好好學習!我保證我以后每天晚上都練習兩個小時的吮雞巴技術!下次一定拿個好成績回家,求你別處罰我了!」

梁立劍臉更陰沈了,「不行,通過今晚的處罰,才能讓你牢牢的記住這個教訓。」

淑儀悄悄的從后面把自己的乳房壓在了梁立劍的背上,她的手輕輕的伸到前面,開始有節奏的、溫柔的揉搓梁立劍的雞巴。「親愛的,如果你僅僅處罰她的乳房,放過雅雯的小穴,那我今天晚上就把你的高爾夫球杆插進我的屁眼,而且明天一天也不拔出來。」

梁立劍的口氣放軟了:「好吧!就依了你。唉,你知道我心慈手軟的弱點,就總是這樣來利用!這樣對孩子的教育是不利的,算了,現在去把雅雯的手捆起來。我去裝注射器。」

立劍剛走開,淑儀悄悄地對雅雯耳語:「這種注射非常疼,你可以大聲地叫出來。除非在你爸爸氣極了的時候,一般情況下,你爸爸在射精以后就會停手,我會讓他盡快設出來的,你要挺住。」

梁立劍在此期間已經把注射器裝滿了。針有3厘米長,注射器中裝了了100cc的乳房增痛液。就象是在給學生上課,梁立劍對雅雯說:「這是你初次接受這種處罰,我就給你解釋一下我要對你做的。」

他舉起注射器,「這支注射器中裝滿的是乳房增痛液。它是由一種奇特的物質組成,這種物質會使你的乳房發腫、膨脹,使你的乳房對疼痛的敏感度增加,只要有人稍微一碰你的乳房,你就會感到鑽心的疼痛。這些物質在一段時間后,一般是24小時,就會被你乳房周圍的組織所吸收,那時你就不會感到疼了。爲了使你的懲罰達到48小時,我決定在你的每個乳房注射200cc。乳房增痛液的使用量我也吃不準。但總之,在幾個小時之內,你的乳房會難以置信的疼,未來一兩天之內,你的乳房會一直是腫的。你還有什麽不懂的問題嗎?」

雅雯搖了搖頭,眼里充滿了淚水。

梁立劍抓住了她的一個乳房,把針慢慢地扎進去,再輕輕的推注射器,把液體注入了雅雯的乳房。雅雯嘴大大地張開,發出痛苦的尖叫。慢慢地,梁立劍把注射器里的液體全部注完了。他把它拉出來了,回到桌子邊,重新開始裝液。雅雯開始求饒了:「爸爸,爸爸!我受不住了,不要再給我注射另外那300cc了,求求你!我會疼死的!」

梁立劍舉起注射器,輕松的回答了雅雯一句,「不!你不會疼死的。你到是希望你會死去以求得解脫,可是你除了疼卻不會死。」

在雅雯和尖叫聲中,梁立劍給她又注射了100cc。兩個乳房一邊100cc。他放下了注射器。雅雯的乳房已經開始輕微地腫脹了。她感覺象是有火在燒烤著她的乳房一樣,又象有千萬支針在扎,真的是疼痛難當。

梁立劍說道,「那種有火在燒烤的感覺會越來越厲害的。等你的乳房腫脹到一定的程度,我再給你注射剩下的200cc,到那時候你才會真正領略什麽是疼。」

在等待的這段時間里,梁立劍叫淑儀手撐桌沿,翹起屁股。他站到了淑儀身后,把他的雞巴插進了她的穴里。淑儀大聲地呻吟起來。

這次淑儀和晚飯前不同了。她爲了緩和梁立劍加在雅雯身上的懲罰,這次就必須使丈夫操的滿意。于是她把屁股使勁的向后頂,最大限度地調整好節奏,以使梁立劍感到操的輕松不費事。她激烈運動著,嘴里還開始講梁立劍喜歡聽的淫穢故事。

突然,梁立劍停下來了,拔出雞巴,然后朝著雅雯走去。他一手一個,緊緊握住了雅雯的兩個乳房,開始使勁的擠壓。

雅雯拼命的掙扎,口中喊著:「爸爸,不要呀!」

梁立劍其實只是做個測試,他很滿意的說:「好,現在可以開始第二輪注射了。」

雅雯明白父親今晚是不會發慈悲了。她深深地啜泣了,與此同時梁立劍再一次裝滿注射器。在雅雯尖叫聲中,第二輪注射完成了。

梁立劍再度站到了妻子的身后,把雞巴重新插進了她的穴里。十分鍾之后,淑儀已是香汗淋漓了,這時雅雯的乳房也腫的開始發紅了。梁立劍開心的看著雅雯的乳房,終于在淑儀的穴里射了。

他拔出雞巴,來了到女兒的身邊。雅雯的乳房已經腫的發亮,眼淚從她的面頰上不停的往下淌。「我本打算再用鞭子抽打你的乳房,但是,念在你是第一次接受這種懲罰,所以,這次我就饒了你。你要汲取教訓,好好學習吮吸雞巴的技術,知道嗎?」

雅雯痛苦點頭表示知道了。于是梁立劍松開了她的捆綁,3人一起回到了樓上。

雅雯去了她的臥室,在床上躺下,可不管她用什麽姿勢睡,乳房的痛苦總是揮之不去。大概躺了二十分鍾之后,她聽到父母房間有聲音,就蹑手蹑腳地往父母的房間走去了。隔著門縫,她看見媽媽正在把爸爸的高爾夫球杆往自己的屁眼里插。爸爸坐在沙發上,手里端著杯啤酒,正興致勃勃的在一邊欣賞。

第三章學校

早上起床后雅雯從樓上下來,她穿著校服,校服上身是件襯衫,襯衫很薄,幾乎是半透明的,透過襯衫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乳房還在腫著。她走進了廚房,媽媽已經在廚房里了。淑儀上身也是穿了件襯衫,下身什麽也沒穿,那根長長的高爾夫球杆還插在她的屁眼里,這使她的行動非常不便。

淑儀看到雅雯,就慢慢地走近到她身旁,撫摸著女兒的頭發說:「最糟糕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但是你的乳房還會疼上幾天。這幾天里,爸爸還會有意無意的碰你的乳房。真正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好好學習了,提高你吮雞巴的能力,知道了嗎?親愛的。」

這時梁立劍也從樓上下來了,他一邊走一邊對雅雯說:「雅雯,脫掉你的襯衫。」

雅雯乖乖的脫掉了襯衫,露出了她紅腫的乳房。梁立劍遞給她一副胸罩讓她戴上。雅雯感到很驚訝,因爲父親從不允許她和媽媽戴胸罩。但是當她接過胸罩后,才發現胸罩的里面有一根根短小的毛刺。當她把這可怕的胸罩戴上她圓鼓鼓的乳房時,毛刺戳入她已經很疼痛很敏感乳房,她不禁吸了口涼氣。媽媽在她身后幫她扣上了胸罩帶子。雅雯又一次感到她的乳房仿佛是在被火烤著。

一家人圍著桌子坐下,雅雯的每一個動作都使自己感到乳房傳來的疼痛。小女傭端上了早餐。梁立劍轉過頭對雅雯說:「我剛才已經打過電話,約了你們學校的校長談一次話,你可以和我一起坐我的車去學校。」雅雯微微地點了點頭,大家一起用完了早餐。

雅雯和父親一起到了學校。她自己去了自己的教室,梁立劍走入學校的辦公室。辦公室門口坐著一個女接待員。接待員大概30歲不到,赤裸著上身。她的乳房很大,乳頭上夾著兩個巨大的鐵夾子,夾子夾得很緊,使她乳房顔色發紫。

她的面孔痛苦地扭曲著,結結巴巴地對梁立劍說:「有什麽事情可以讓我爲你效勞嗎?」

「我與你們學校的校長約了一次談話。我的名字叫梁立劍。」梁立劍回答道。

女接待員按一個對講機按鈕,「校長先生,有一位梁立劍先生想見你。」一個聲音從對講機里傳來,指示她帶人進來。女接待員慢慢擡起身子,以避免動作過大引起乳房抖動,然后慢慢帶領梁立劍進入了辦公室。

校長是一個頭發已經花白的老人,穿著裁剪合體的西裝。他伸出了手與梁立劍握了握,二人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紹。

梁立劍開始進入了正題:「我來這里是想和你談談關于我的女兒的學習,她吮雞巴課的成績是不及格。我記得當我帶她來這里登記上學時,你們向我保證說,你們是重點中學,你們有專家級的老師,師資力量雄厚。並且還許諾,雅雯會被訓練成一名第一流的性奴隸,考上最好的大學。可是一個連吮雞巴都不及格的性奴隸可以稱作是第一流的嗎?即使上了大學,基礎這麽差,還能有什麽發展前途?」

校長打開了一個放在他書桌上的文件,「我能理解你對女兒前途的關心,梁先生。我向你保證,所有我們學校的教師和輔導員都是性方面的專家。我現在還不知道問題到底是出在哪里,我先從雅雯的老師那里了解一下情況。」他對著對講機向門口的接待員下了指示,「母狗!去把林老師領到我的辦公室來。」

兩個人在辦公室等待了幾分鍾,一名身材嬌小玲珑的青年女教師進入了辦公室。她穿著一件舞蹈服,衣服緊緊地貼著她的身體。她的堅硬的小乳頭可以透過舞蹈服清楚地看見。校長拍了拍林老師的肩膀,介紹說,「林老師是舞蹈學院畢業的,是雅雯她們班的班主任。林老師,我首先希望你能向雅雯的家長梁先生證明你是位對性方面的技術非常娴熟的合格老師。」

林老師立即脫掉了她的舞蹈服,校長也請梁立劍脫了衣服。林老師跪在梁立劍前面,把雞巴握在手中,她開始舔梁立劍的陰囊和肛門,然后在龜頭附近舔來舔去。當雞巴開始慢慢勃起后。她張開嘴,把勃起的雞巴塞入嘴里,用她的舌頭在嘴里吮雞巴。

她非常緩慢地移動她的頭,把勃起的雞巴一直塞到她的喉嚨口,然后她的頭開始做起活塞運動。幾分鍾以后,林老師感覺梁立劍快要射了,她立即停止了專業級的口交,站起身來,雙手環抱梁立劍的脖子,請梁立劍把她抱了起來。

梁立劍很容易地抱起了林老師,讓她的身體離開了地面。林老師的雙腿繞在梁立劍的腰間,再用一只手把他的雞巴塞入自己的陰道。她把她的身體向下沈,使梁立劍的雞巴能夠完全插進她小穴里。梁立劍把手兜在林老師的屁股蛋上開始前后移動。林老師配合著梁立劍的動作,身體上下起伏,屁股一收一挺。

林老師就這樣騎在雞巴上,讓梁立劍完全控制插入的深度和節奏。當她感覺到梁立劍快到高潮的時候,她請梁立劍放下她,然后讓梁立劍躺下,說是這樣梁立劍就可以操她的屁眼了。

梁立劍躺到了書桌上,林老師爬上書桌,叉開雙腿,把雞巴小心翼翼地插進了自己的屁眼,然后身體壓低。她擡頭作了一個深呼吸,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讓梁立劍的雞巴深深的插入了肛門。她的身體顫抖著,屁股不停的擡起坐下。幾分鍾以后,梁立劍達到了高潮,把精液完全射進了她的屁眼。

林老師把雞巴從自己的屁眼里慢慢拔出來,馬上起身從校長的書桌上拿來衛生紙,抹了抹從她肛門里正流出的精液,然后跪梁立劍的身前,把軟下來的雞巴完全吮干淨。做完這些后,林老師站起身來,悄悄的站立到一旁。

梁立劍起來開始一邊穿衣服一邊對校長說:「我必須承認這位老師的技術很好,但爲什麽她卻教不好我的女兒?我女兒在這里好像沒學會任何東西。」

校長了看在一旁赤身裸體的林老師,「林老師,你過去常常對雅雯做些什麽樣的體罰?」

林老師老師臉紅了,「我認爲對小姑娘們體罰不會對提高她們的性技術有任何幫助。我總是嘗試著鼓勵她們。」

校長怒視了林老師一眼,轉頭對梁立劍說:「非常抱歉,梁先生,我現在知道問題的所在了。林老師,我們學校不允許失敗。任何一個學生只要表現不好或是沒有完成作業就必須立即處罰她!你明白嗎?」林老師紅著臉,咬著自己的嘴唇點了點頭。

校長拿起一根教鞭,向門口走去,「都跟我來!」

梁立劍和校長一起走出辦公室,赤身裸體的林老師走在前面。每走兩三步,校長就用教鞭狠狠地抽林老師的屁股,林老師疼得發出痛苦的呻吟。

當校長最后在一間房間門口停下時,林老師的屁股已經布滿了紅色的鞭痕。

房間門上有一個標牌,上面寫著:「教師管理處」。

校長打開了門,揮著手示意林老師進去。林老師開始嗚咽,她小小的乳房也隨著她的哭泣輕微地顫動。

這間屋子是一間健身房的大小,里面有各種各樣的裝備、處罰椅子、機器架子、課桌和其他酷刑設備。一名短發齊耳的高個中年女人走過來與他們打招呼。

她年齡在30歲左右,叫嚴倩倩,是學校里的高級督導,專門負責對違規教師的懲戒。

她穿著醫生長袍制服,白色制服上部開口很低,把她C罩杯的乳房的一個大部份暴露在外面。制服很短,底部正好在她的臀部下結束,勉強能夠遮住屁股。

制服的最后紐扣下面開始分叉,這樣她的陰毛也都露了出來。她的腿部修長,肌肉很結實。

校長對這女人說:「母狗,我們需要懲罰林老師,但我們也不能耽誤她太多的時間,她還要繼續去給孩子們上課。所以我的要求是:懲罰必須嚴厲,但過程一定要快。」

嚴倩倩微笑著把林老師領到一張醫療診斷床前。讓林老師在床上躺下,然后把她的四肢固定好,這時嚴倩倩按了桌上的一個按鈕,林老師腿被慢慢的擡起來,一直到膝蓋都碰倒了她的乳房,嚴倩倩才按了停止鍵。接著嚴倩倩按了桌上的另外一個按鈕,機器開始運動,迫使林老師的腿一點點完全分開,直到兩條腿幾乎與地面平行,她的陰部也充分地暴露在大家的視線下。

嚴倩倩拿起一個看起來象一台比較大的訂書機的設備。她扯住林老師的一片陰唇,使它舒展開,然后把那台訂書機模樣的設備壓在陰唇,慢慢固定好。完成這些后,她按一個按鈕。林老師發出一聲尖叫,一個大頭釘穿過她的陰唇把她的陰唇釘在了她的大腿上。

嚴倩倩迅速按動按鈕,又釘了兩根大頭釘在林老師的陰唇上。林老師的尖叫更響了。完成了這一邊,嚴倩倩扯住林老師的另一片陰唇,林老師乞求道:「不要繼續了!請放開我吧!」但是嚴倩倩充耳不聞,又釘了三根大頭釘在另一片陰唇。

嚴倩倩打開了桌下的櫃子,拿出一個試管刷一樣的東西。刷子柄上有一根導線,導線大約有6厘米長,表面有細細的毛刺。嚴倩倩把刷子在林老師的面前亮了亮:「還記得上次用它處罰你嗎?記住疼了嗎?」

林老師的面孔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恐怖,「不要啊!」她轉過頭對校長喊道:「校長,校長!我願意吃你的屎,你可以隨時在我的嘴里小便!用鞭子打我!求你讓嚴倩倩停下來!」

校長示意嚴倩倩開始行動,嚴倩倩她拿著刷子,頭靠近在林老師的陰部,慢慢把導線捅入了林老師的尿道。她慢慢推刷子使導線一點點的進了尿道。林老師喘著粗氣。當帶著細細的毛刺的導線進一步推入了她的尿道,林老師開始大聲喊痛。導線被完全地插入后,嚴倩倩開始反複轉動它。林老師嗥叫起來。終于,嚴倩倩結束了轉動刷子。林老師抽噎地哭泣著。

嚴倩倩把刷子另一端的一根短導線和桌面上的一個夾子連上。林老師知道她想干什麽,她大聲叫了起來:「不要通電!你會害死我的!」嚴倩倩依然是充耳不聞的合上了電源開關。整個房間充滿了林老師淒厲叫聲。

幾秒鍾以后,嚴倩倩關了電源。校長走近在床上抽噎哭泣的林老師:「我想通過這次懲罰,從現在起你對你班上的學生的要求會更嚴格一點了,或許你沒完全明白?」

林老師拼命地搖頭:「我完全明白了,我將按你的要求去做。」

校長示意嚴倩倩松開林老師的捆綁。「把這把刷子留在在她的尿道里,一直到下午放學爲止。」

林老師啜泣著下了床,她知道這可怕的疼痛將伴隨她整個一天。她戰戰兢兢的起來,揉搓著她的陰唇,小心地把大頭釘一根根從她的陰唇拔出,忍不住發出了呻吟。校長指示了她回教室繼續上課,不準穿衣服,並告訴她,他們將在觀察室看一看她的教學情況。他然后指示嚴倩倩去叫接待員,他和梁立劍在觀察室等她們。

梁立劍隨著校長進入了一間狹窄的屋子。牆壁是整個的落地玻璃,玻璃的另一邊是教室。教室有30名學生和一位年輕女代課老師。這位老師穿的是男式的西服套裝,領口還系有領帶,只是西裝褲是開裆的,前面的陰毛、后面白白的屁股都露在了外面。學生們的裙子全都卷到了腰上。一個個都把小穴露在外面,並用自己的手指在小穴里來回的捅。老師在巡行觀察,並不斷校正女孩們的動作。

校長對梁立劍說:「這牆壁是一個單向可視鏡。」他打開一個開關,于是教室的聲音傳了進來,呻吟靡靡之音充滿了整個屋子。林老師進了教室,所有女孩眼睛都睜得大大的,因爲她們看見老師屁股上明顯的鞭痕以及兩腿之間懸著的刷子。代課老師告訴林老師:「我正在讓她們做手淫練習。」林老師點頭點,表示謝意。代課老師就離開了教室。

林老師提高了她的聲音,對學生們說道:「集中注意力,姑娘們!誰最后一個達到高潮,誰就會被懲罰!」女孩們聽到后都明顯的加快了手指插入拔出的節奏。

嚴倩倩帶著上身赤裸的女接待員進了觀察室的房間,女接待員的乳房依然夾著那兩個大鐵夾子。校長命令兩個女子脫掉衣服,然后轉頭問梁立劍:「我想課堂里的一些場景一定能讓你興奮的,也許你應該一邊觀看,一邊隨便從這兩條母狗里挑一個出來瀉瀉火,你願意嗎?」

梁立劍聳了聳肩:「可以,但我能操她們的屁眼嗎?」校長點頭表示同意。

梁立劍走到了兩個女人身后,粗暴地把兩只手指頭插進這兩個女人的屁眼,兩個女人都輕輕的叫了一聲。梁立劍發現嚴倩倩的屁股又大又白,肛門很緊,把他的手指頭緊緊地包住,他愉快地拍了拍嚴倩倩的屁股,感到滿意。他把手指拔出來,舉起手狠狠地打了嚴倩倩一記屁股:「就選你了,把屁股撅起來,放好姿勢。」

嚴倩倩爬到椅子上,撅起屁股來。她滿臉憂容,仰望著梁立劍。她非常不喜歡別人動她的屁股,比如肛交、灌腸、被打屁股之類的,她是能躲開就躲開。作爲一個在學校對女教師違規的紀律實行者,她在學校所處的位置也比較有利,所以總可能避開這些。可今天這位家長卻明確表示要操她的屁眼。這使她感到非常苦惱。

「別操我的屁眼好嗎?操我的穴吧,或者操我的嘴,我肯定能讓你盡興。」

嚴倩倩柔聲說道。梁立劍根本不理她,把他的雞巴對準位置,抵在嚴倩倩的肛門口,然后猛力一挺,把雞巴一下就插進了屁眼。嚴倩倩尖聲地叫了,她感覺她的屁股象是要裂開似的。梁立劍開始在后面做活塞運動,來回抽插,興致勃勃。

與此同時,校長讓女接待員在椅子上撅好,然后把他的雞巴也插進了她的屁眼。和嚴倩倩不同,女接待員已經很習慣了肛交。她的痛苦來自她的乳房。校長一邊操著她,兩只手還使勁捏她夾著兩個鐵架子的乳房,這使她疼痛難當。

兩個男人蹂躏著女人的屁股,他們的注意力卻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一個接著一個,女孩們的呼吸變得急促了,手指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她們紛紛呻吟著達到了高潮。

林老師走到一個女孩子身旁,說:「你是最后一個達到高潮的。」她翻開一本筆記本,檢查了一下紀錄,點著頭說:「你的家長已經授權學校,同意我們在處罰你時可以把你的屁股完全打腫。你在課桌上趴好。」

小女孩感到非常害怕:「請別打我的屁股好嗎,林老師!打完屁股會留下痕迹的,那麽我回家后,爸爸就知道我在學校表現不好,還會再懲罰我的。」

林老師臉一沈,說:「現在不同于過去了!今后無論什麽時候,只要你們之中誰達到高潮太慢,或者通不過測驗,都將得到嚴厲的懲罰!」林老師又轉頭對那個小女孩說:「剛才你討價還價,不立刻在課桌上趴好,所以我要打你15記屁股。我本來只準備打你10記的。馬上撅起屁股趴好,再多說一個字,就增加到20記!」

女孩子心驚膽戰地趴在了桌子上。林老師把女孩裙子朝上掀起,使整個屁股完全露出來。然后從櫃子里取出一根3尺長的竹藤,把竹藤在女孩的屁股上蹭了蹭,然后猛的抽了一鞭。

女孩開始尖叫,林老師耐心等待了一會兒,接著再一次抽了下去。在每次抽打之間,她都給學生一個恢複的時間,這樣下一次抽打的的效果就更完美了。當最后一記完成的時候,女孩漂亮的屁股已經被打紅了,一條條鞭痕布滿了整個屁股。女孩子一邊啜泣一邊扭動著身體,她感到它的屁股火辣辣的疼。

被打屁股的女孩子爬了起來,放好她的裙子,嘴里抽著涼氣,坐回自己的座位。林老師轉過身面對班里所有的同學:「現在開始練習吮雞巴技術!」

觀察室里的梁立劍看到雅雯臉上露出憂慮的表情,女孩們紛紛從自己的課桌抽屜里取出一個6寸長的帶底坐的假陽具,把假陽具的帶底固定在自己的桌面,這樣假陽具就直直的立在了課桌上。林老師發出了她的命令:「姑娘們,嘴里含著雞巴,頭向下抵,直到我吩咐你們擡頭。」

學生們又紛紛把假陽具塞進自己的嘴里,頭往下壓,直到臉快要貼近桌面爲止。窒息的聲音充滿了房間,每個女孩的嘴里都含著根假陽具。只有雅雯臉沒有靠近桌面,她上上下下移動她的頭,努力去吞那根假陽具。

一會之后,林老師發出指令:「好了——姑娘們——」女孩們把頭擡起來,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林老師朝著雅雯桌子走去:「雅雯,你再做一次!」

雅雯把假陽具重新塞入自己的嘴里。頭向下壓,但假陽具剛進她的嘴里,她就象是要窒息,無法把頭再往下壓。在兩次嘗試以后,林老師一把抓起了她的頭發,把雅雯的頭拼命往下按。雅雯開始干嘔,掙扎著想把頭擡起來。她掙扎的勁很大,林老師不得不借助自己身體的重力,使勁固定住雅雯的頭,直到雅雯保持這樣的姿勢一分鍾左右,才最終拉起了她的頭。

在雅雯大聲地咳嗽聲中,林老師用手指著學生說:「今后,誰不能達到練習的要求,誰就會被懲罰!」林老師又取出了筆記本,她查了一下一覽表,對雅雯說:「你的家長不準我們打你的屁股,但同意我們對你的乳房施刑。所以我決定用皮帶抽你每個乳房5記,現在脫掉你的襯衫。」

雅雯站了起來:「林老師,我爸爸昨晚剛懲罰過我,給我的乳房注射了乳房增痛液,我的乳房疼的好厲害!求你不要再打了。」

林老師舐了舐自己的嘴唇,她心里真的想放過雅雯,可是看到挂在她自己兩腿之間的試管刷,她明白這樣做只會讓她自己再次受罰,而雅雯依然不能逃脫懲罰,「我現在決定對你每個乳房抽十鞭。如果你還想求饒,那我就加到15。」

林老師對雅雯說。

雅雯啜泣著脫下襯衫,解開乳罩,她的乳房已經腫的發亮。林老師讓她仰身躺好,然后拿出一根皮帶,對著左邊的乳房狠狠地抽下。雅雯的慘叫使班里其余的同學都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林老師等了一會兒,又對著右邊的乳房狠狠地抽下。這樣反複交替,一直到完成了每邊10記,雅雯已經疼得叫不出聲了。

林老師讓雅雯起身,坐回座位,用手指著假陽具:「再做一次練習!」

雅雯高聲地啜泣著,坐下來,把假陽具塞進嘴里,頭開始往下壓。假陽具吞進一半的時候,她停頓了一下,但沒敢耽誤時間,繼續使勁向下,直到她的臉幾乎貼近了桌面。拼死地讓假陽具抵在她的咽喉中,直到林老師拍拍她的頭,示意她可以把頭擡起來了。

林老師又對全體同學發出了新的指示:「好了姑娘們,現在我們做下一項練習:如何正確的讓男人在自己的嘴里撒尿。」

在觀察室里,嚴倩倩和女接待員已經被操的渾身是汗。兩個男人在看到雅雯被懲罰后最終吞下假陽具時,都開始射了。等他們的雞巴被舔干淨,重新放回短褲里后,校長講了:「我想關于你女兒吮雞巴的問題已經不複存在了。」

梁立劍點頭表示同意。他和校長握了握手道別,準備開車去上班了。

第四章公司

梁立劍走入他在公司的辦公室,他的女秘書舒婷立即站了起來向他問好。舒婷24歲,身材高條,身高1米65,留著過肩的長發,三圍是36-23-35。今天她穿了件緊身套頭羊毛衫,下身是一條剛剛能遮著屁股的短裙。按公司規定她不能戴乳罩。緊身羊毛衫開有兩個洞,使她的乳房完全露在了外面。

梁立劍其實更喜歡身材嬌小的女人,舒婷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公司培訓中心有許多供挑選的女秘書。一般她們在被挑選時都會先做自我身體介紹,比如自己是最怕被打屁股還是怕被操屁眼或者別的什麽。總之要讓上司了解她們自己最怕的,以便于施行處罰。舒婷的專業能力是公司培訓中心里最好,打字娴熟。而梁立劍總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挑選了舒婷做自己的秘書。

舒婷知道梁立劍今天早晨去了他女兒的學校,所以滿心希望她能免去每天上午的「早操」。梁立劍的雞巴太大,還就喜歡操屁眼,每次被他操完,屁眼都要疼半天。當她看到梁立劍臉色很好,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氣。梁立劍今天也沒有像往常那樣命令她趴在書桌旁,撅起屁股做「早操」。于是她把要審閱的文件遞給梁立劍,然后走到電腦桌前,開始處理一些文字工作。

電腦桌前並沒有椅子,公司給秘書們配的電腦桌都時這樣。電腦桌也比一般的要低一點,這樣秘書們就必須彎下腰才能夠到鍵盤。

舒婷在電腦桌前把雙腿立直分開,然后彎下腰開始打字。這樣的姿勢能夠確保她的陰部完全暴露出來,這也是公司規定的標準打字姿勢。正如她做的,彎下腰后她的短裙就翹了起來,又大又白的屁股正好對著梁立劍辦公桌。有時她犯了錯,梁立劍會讓她保持這樣的姿勢撅著,再在她的屁眼里插上一柱點燃的香,不到香燒完,她就不能直起腰。

舒婷敲完一封給別的公司的信件后,再打印出來交給梁立劍。梁立劍坐在他的椅子上接過文件,對舒婷說:「今天就不做『早操』了,到我這邊來,我現在沒時間去洗手間。」

舒婷聽到指示馬上明白立劍要想小便了。她立即鑽進梁立劍的辦公桌下,跪到上司的兩腿之間。拉下褲子的拉鏈,然后把雞巴放進了嘴里,一只手輕輕的揉搓著陰囊。梁立劍收了一下膀胱,一邊讀信,一邊開始不歇氣的撒尿。舒婷調整著自己吞咽和呼吸的節奏,一滴沒漏全部喝了下去。然后舔干淨雞巴,放回褲子里,再從桌下爬出來。

梁立劍舉起了手中的信件,對舒婷說:「我記得上次和你講過單引號和雙引號之間的區別,不能混淆。可你看看,這封信里你又犯了同樣的錯誤。你自己說該怎麽辦?」

舒婷哭喪著臉,低頭盯著地板,低聲回答:「我要被處罰。」

梁立劍點點頭:「對,自己去把處罰椅端出來,然后坐上去。」

舒婷眼里含著淚花去壁櫥拿出了處罰椅。處罰椅是一個正常辦公室椅子,只是在椅子位子上有兩根固定的假陽具,一根前面一點的有7寸長,一根后面一點的有5寸長。

舒婷把椅子放到自己的辦公桌前,然后掀起她的短裙,先把自己的小穴對準那根長一點假陽具,微微插進去一點。又把肛門對準那根短一點假陽具,小心翼翼的把它塞入自己屁眼。然后開始把身子坐下去,一直到兩根假陽具完全插入他的體內,再把裙子放好,開始工作,給桌上的文件分類。整個過程中梁立劍連頭也沒擡,埋頭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處理各種文件。

剛過了一會兒,梁立劍擡起頭,指著文件櫃說:「去把上個月的財務報表給我取出來。」

舒婷喘著粗氣,艱難的起身,去文件櫃打開了抽屜,取出文件交給梁立劍。

然后用手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小穴和肛門,再次坐回自己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這樣過了半個小時,梁立劍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梁立劍頭也沒擡說了句:「接電話,問問是誰。」

舒婷又不得不起身去接電話。然后對梁立劍說:「總裁先生要立即見你。」

梁立劍站起身來聳了聳肩。如果公司的總裁想看你,你無論如何繁忙都不能耽擱,要立即趕去。

梁立劍進了公司總裁的外面接待辦公室,他看見總裁的秘書阿敏坐在她的書桌旁。臉上看起來比較難受。阿敏27歲,有兩個D罩杯的大乳房,身上穿了件紫色低領T恤,乳房的一半都露在外面。看到梁立劍后她說:「你好,梁立劍先生。總裁先生要我帶你進去。」

她非常緩慢地站立起來,從她的書桌后走出。在T恤之下,除了一雙黑色尼龍吊帶襪她是完全赤裸的。她的兩片陰唇上各夾著一個看上去很重的大鐵夾子。

屁眼塞著一個肛門塞,看來她正在被灌腸。

梁立劍進入了里面的辦公室。看見另一個總裁的秘書正趴在辦公桌前,總裁手里拿著一根帶著毛茸茸尾巴的假陽具,正使勁往她屁眼里塞。等他完成后,他和梁立劍握了握手:「你好,立劍!抱歉你進來時我還沒搞完。這條小母狗今天居然忘了給我泡茶,阿敏把她帶出去,拿兩個雞蛋塞進她的小穴,如果她敢掉出來,就馬上送她去公司培訓中心重新訓練。」

隨后兩個人都在沙發上坐下,總裁開始講道:「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公司鑒于你良好的工作業績,準備提拔你當財務經理。我和董事會別的成員都投了贊成票,所以,恭喜你!」

梁立劍高興地點頭表示謝意,「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他心里對自己說著,這的確是個好消息。兩個人手又再次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梁立劍已經開始計劃他的新工作了。

【全文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