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乾媽的性事

為了上學我只有寄宿在媽媽的好友麗秀阿姨家,阿姨對我很好像親兒子一樣,而阿姨的兒子也去了國外,所以我就叫阿姨為乾媽。乾媽有一米六多的個子,有點豐滿,主要是皮膚很好,膚色很白,雖然現年也有四十多歲了,但皮膚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形,十足的女人味,長的也好看,一看就像是貴夫人的樣子。而他的老公也出了國(他的老公很難看,我心想幹媽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我好為她心痛。所以家中都是我們兩個人,乾媽對我的照顧也是更加細心了。因為這樣乾媽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一個女人。至從住進乾媽家,就被乾媽成熟美麗的外表深深吸引了,當然那時我還是處男,從沒想過能和乾媽發生什麼。不過那個年齡的我對性也是最想瞭解的時候,因為我有開始手淫,知道手淫很舒服。而手淫的對像當然是乾媽了,每天都想著和乾媽為我手淫。雖然我喜歡乾媽,但我還是比較怕她,因為她對我好,但也不怎麼說話。後來我們的關係改變了。記得是冬天裡很冷的一天,我放學回到家,感覺頭很痛,渾身無力。我都要暈倒的樣子我就對乾媽說: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生病了。乾媽用手放在了我的臉上一摸。她說::「你的臉好熱,小安你難嗎?」

我迷迷糊糊的問答:「頭好痛」。

乾媽馬上去拿體溫計,量過後一看我是發高燒,而且有39度半。看樣子乾媽好心疼我,我好緊張。她讓我進了她的房間,幫我穿去外衣和褲子。吩咐我趕快躺上床不要動,拿來了好大的被子為我蓋上。之後拿來了退燒藥和開水扶起我讓我靠在她的胸前餵我吃藥。

我頭靠在了乾媽的奶子上,感覺好軟好大,好舒服。這我還是第一次和乾媽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乾媽好香啊。這是一種有著很吸引人的成熟女人的香味。當乾媽餵我吃了藥要離去時,我還陶醉在這溫柔的女人香中。這時我用手樓住了乾媽的身體,把頭就往她的一對大胸中鑽。哭泣著說:「乾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要死了」乾媽一看我哭了:「小安沒事的,你吃過藥了,只要乖乖的睡一覺沒會沒事的」。

我還是用可憐的眼神看著乾媽手還不放開,緊緊的摟抱著她。

「小安乖,乾媽去做吃的給你,你先睡一下,等下乾媽就來陪你」

我不情願的放開了她,鑽進了被子中。

不知過了多久乾媽叫醒了我,我看到她做了麵條。

也許是真的餓了,我一下就吃完了。吃過後頭也不怎麼痛了,乾媽看著我吃了麵條,再摸了摸我的頭,感覺到沒有剛才那麼熱了。臉上也失去了剛才那種緊張感。然後對我說:「小安,乾媽去把碗洗了就進來陪你好嗎」

我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乾媽就進來了。因為當時沒有空調和取暖的東西,乾媽就脫了衣服躺在了我的身邊抱著我輕輕的摸著我的頭。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但不是睡的很熟。我剛才說過其實我那時已經會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但乾媽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可能因為沒有發洩吧,所以晚上就開始做性夢,夢見自己抱著乾媽,而且正是乾媽(其實當時半夢半醒的,還拉著乾媽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所以老是幻想幹媽撫摩我,那時對作愛還沒有什麼概念,最刺激的就是這個了)當時一下字就射了,人也猛的醒過來,發現自己正抱著乾媽,手正抓著乾媽的乳房,當時我窘迫極了,又怕乾媽罵我,但當時她沒有說什麼。

也許因為我生病了吧,她很小心的讓我把褲子脫掉,因為她知道我當時全濕了,而且又發燒著,粘粘的,所以我就脫了,露出我那已經疲軟的男根,她還問我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說我早就這樣了就說是,她就用我的內褲幫我擦下面,當時只覺得她的手軟軟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來了,她覺察到了,想把手拿開,我當時不知那來的勇氣,也許是因為她態度很好縱容了我吧,我抓著她的手不讓拿開,就那麼樣抓著我的男根搓弄著,我那時的力氣已經比乾媽大了。她掙了兩下就掙不動了,只是小聲的念叨了幾聲,因為我一用力被子就會拉開,怕我再凍著,正因為我的生病讓我越來越放縱。之後她就讓我不要動,算是答應了,那時侯的感覺真是很興奮了,因為是和乾媽,我心中的女神。

她用我的秋褲在我下面墊著,然後用手在我的男根上來回的動,她還問我是不是這樣動的,雖然動作不是很熟練,但我已經很享受了。我越來越興奮,就用手摸她身體,她不讓我摸,我只能在她胸前和小腹上移動雙手,後來我的右手還是摸進她的褲子,摸進了她的下面了,我記得很清楚她也當時有些興奮,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時,我的手在她下面動的很快,她手上的動作也很快,好像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臉上了,射了後她還幫我擦拭。

這次沒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我也流了好多的汗。但在臨晨時我又醒了,發現頭也不再痛了,而且還很精神。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動了,乾媽還是在睡著,我就摸她,膽子也很大了起來,一手摸進她的胸前,揪住了她的右邊的乳房,觸手之處,儘是柔軟的肉團;一手直接就伸進她的內褲裡面,摸到一手的柔軟和細密的毛髮。她醒過來,也只是象徵性掙扎了一下就讓我摸了,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體,衝動的好像要裂開了,她也用手幫我,手指搓著我的男根,我們互相撫摩著對方的身體,她的乳房很豐滿,很柔軟,下面毛髮很密,而且也濕了,我一手的潮濕。我那時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麼回事,手只是亂動,在她下面亂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體會抖動一下,這次她的手上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著膽子把她褲子拉到了膝蓋上,兩手從後面抱著她,努力扒開她的兩腿,一手還捂著她下面,當時憑本能想靠近她,進入她體內,但她很堅決的不讓,我就頂在她兩腿之間柔軟潮濕的地方,任乾媽擺佈,她身體扭動著,那裡很柔軟而且濕潤,我頂住她那裡,又對著她那裡射了很多,射的她一片狼籍不堪。

從那一天後,我常常要和乾媽一起睡,乾媽又纏不過我,也只在星期六讓我和她睡,平時都要我一個人睡。每個星期六乾媽都會幫我摸,讓我出精,從不讓我更進一步做別的了,我看的出,我知道她每次給我手淫後都是臉通紅,而她是很難受的。她平時又沒有男人交歡,她也是一個人,而正是40多歲所說的女人對性最需要的時期。也許她不想讓我們這對乾母子做出傷風敗俗的事吧。那又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乾媽又幫我手淫出了精之後,我就褲子都不穿就睡了。我也就摟著她睡了,但睡到半夜時。我感覺聽到有點聲音,而且床也在輕輕的搖動。便俏俏的睜開了眼睛。一看乾媽把手放進內衣中,(也許有我睡在邊上,不敢脫光衣服和內褲)一隻手在摸著大奶子,一隻手在摸著自己的下體。發出一點點呻吟聲。

我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怕被乾媽發現,就沒的看了。看到這我的雞巴一下變的好大,也許被乾媽看到了,我繼續裝睡。這時發生的一切真的讓我不敢想像,也許她真的認為我睡死死的,又看到了我的那條大雞巴。深深渴望男人寶貝的她一口把我的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不停的吸吮著,手還不停的套弄起來。

乾媽的嘴含著我的寶貝還發出喔--喔--的鼻聲。我的雞巴被乾媽越吸越大,我舒死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下坐了起來,把乾媽壓在了我的身下。這時乾媽羞愧得滿臉通紅,看著我並矜持著的說道:「哦……小安……不行……你……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喔……喔……我們……是…母…子……………不要……這樣……哦……」雖然乾媽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擡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我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我現在已被慾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只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慾火。他把乾媽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我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佈滿了血絲,一頭趴在乾媽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乾媽被我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我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別的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我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我推開,可是我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週身酥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使她不忍推開我,希望我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我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我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我的櫻桃小嘴,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乾媽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著。我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乾媽的小三角褲裡撫摸著,摸觸到那叢柔軟稀鬆的陰毛,手掌在乾媽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張素蓮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我摸到了。她紅潮滿臉,只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我此時放肆的不停在乾媽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這時的乾媽已被我挑逗得週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慾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週身熱滾滾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喔……喔喔……嗯……哼……小安……不要嘛……你不能這樣……嗯……哼……我是…乾媽……你不能……對我這樣……不可以的……喔……喂……你這樣子…………乾媽……好難過……哎……哎唷……乾媽好癢……哎呀……乾媽……受不了…………癢死了……喔……哦……小安……求求你……不要這樣……乾媽……好害怕……小安……乾媽怕……」

「別怕……」我手摸著乾媽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小安……不行……嗯……哼……不能這樣………喔……喂……不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麼可以……脫人家的褲子……哎呀……不……乾媽……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好嗎?……」

乾媽此時大概是被我玩得騷癢難忍,雖然口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擡高,使我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掉。我脫掉乾媽的小三角褲後,再緊緊地抱住乾媽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在乾媽的乳頭上吮吸著,把乾媽玩得小穴裡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著:「喔……喔喔…小安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乾媽……受不了了……求求你……別玩了…………好難過……哎……哎唷……哦……乾媽……癢……癢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乾媽此時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週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哎……呀……小安……乾媽……真的……癢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嗯……哼……玩得……乾媽……好難過……哎唷……不行……再玩了……乾媽……求求你……別再玩了……好嘛……」

我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乾媽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乾媽的嬌軀。我緊緊地抱住乾媽,與她嘴對嘴的吻著,我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乾媽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乾媽被我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乾媽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我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擡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我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頂碰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週身神經酥麻起來,酥麻得舒爽起來。

乾媽的熱情騷勁,引發我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我慢慢地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乾媽此時已是慾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我的大龜頭才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乾媽感覺到我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裡,心裡一時驚怕的喊了起來:「哎……呀……兒子……你……不能……不可以……喔……喔……不能插進去……不要……插進去……哎……喲……乾媽……求求……你……不要這樣……喔……喂……乾媽……讓你玩……你不要插進去……好嗎……好兒子……哦……」

「喔喔……喂……這樣子……不行的……小安……不耍嘛……我們…………不要這樣……好嗎?……小安……乾媽……求求你……放了乾媽吧……哎……唷……」這時我的大龜頭,已被媽媽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酥麻,乾媽的求叫聲,我那能聽得進去,我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大雞巴插了下去。

「啊……呀……」乾媽一聲痛苦的嬌叫著,粉臉由紅轉成灰白,額頭冒著冷汗,媚眼泛白,並咬牙切齒著,好像是非常的痛苦。良久,乾媽只覺得小穴裡,被一根火熱熱的大雞巴插著,有股漲滿酸酥麻的暢感,襲擊在她的心頭,使她羞愧得閉著雙眼,並微微的掙扎起來,微微的扭動屁股。

我見乾媽在掙扎著,扭動著,於是他緩緩地抽動著大雞巴,慢慢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我的嘴巴也跟著去吮吸著乾媽的粉乳。

不久,乾媽漸漸地感覺到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騷癢,她的粉乳被吻得心頭酥酥麻麻的癢了起來。她騷癢得慢慢流出了淫水,使得我的大雞巴更加容易的插了。

我的大雞巴慢慢地抽出,緩緩地插入,漸漸地把乾媽插出味道,淫水也跟著津津流了出來,把整小穴陰道流得濕淋淋的,滑滑的,使得我感到大雞巴的進出很順利。

此時的乾媽已是嘗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我的緩慢抽揮,不但不能止她的騷癢,反而有點難過。現在的乾媽,是急需我大力的抽插著她的小穴,才會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說出來,只得自己挺著屁股,扭動著屁股,讓她的小穴裡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龜頭頂撞著。

乾媽自己這樣的扭動,不斷的擡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騷癢難過,小嘴又忍不住的淫叫起來:「喔……喔……小安呀……你……真的……插進去……哎……唷……乾媽……怎麼辦……哎……喲……乾媽……是你的人…………你……一定……要…好好…對待…乾媽…喔……喂……不然……乾媽……作鬼……也不會饒你的……哎……唷……」

「哦……好乾媽,我一定會好好…對待乾媽的,乾媽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會好好的愛乾媽,我的好乾媽。」

「哎……唷……乾媽……既然……是你的人……嗯……哼……乾媽……要讓你……快樂……乾媽……要好好的……給兒子玩……讓兒子玩得痛快……喔……喔……好嘛……兒子……你大力插吧……哎……喂……乾媽……就讓你……插個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我想不到乾媽會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把乾媽插得咬牙切齒地嬌聲淫叫著:「哎……唷……好兒子呀…乾媽的……好兒子……盡量插吧……插死乾媽吧……喔……呀……反正……媽媽已經是……你的人……隨便你……怎樣插……哎……喲……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美哦……親兒子……乾媽……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對了……就這樣……就這樣……哎……喲……我的………小安……對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小安……大力插吧……喔……喂……插死……乾媽吧……哎……唷……喂……呀……乾媽……快死了……哦……呀……媽媽……快忍不住了……快死……給你了……哎……喲……哎……呀……乾媽……死了……喔……喔……丟了……哎……喲……丟了……」這時我把乾媽的雙腿分的更開,而那條乾媽的三角褲還掛在乾媽的小腿上,隨著我用力的抽送,內褲也在有規律性的擺動。我連著用力的插二十多下,乾媽小穴裡一股強勁的陰精猛力地直射在我的大龜頭上,把整個小穴流得漲滿,並順沿著小穴流出來,流得乾媽屁股底下床褥,濕淋淋地一大片陰精,乾媽的人也舒爽得無力地癱瘓在床上。

這時正在起勁抽插的我,見到乾媽出了陰精,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使他抽插起來,感到沒有勁道,非常的乏味。於是他改以逸待勞的方式,慢慢地去抽插著小穴,雙手在乾媽粉乳上揉摸著,希望再度引燃起乾媽的慾火。

不久,軟弱無力的乾媽,又被我的挑逗,點燃起慾火,又有力氣地接受我的挑戰。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動著屁股,雙手緊緊的抱住我,主動地伸出香舌去與我熱烈的親吻著。

我凱見乾媽又淫蕩起來,激起了我的幹勁,已是在埋頭苦幹著,猛力的抽、大力的插,小安……哎……唷……你真能幹……你插得……乾媽……美……美死了……哎……唷……喂……乾媽……愛死……你了……」

一個飢渴難禁的女人,被她嘗到了兩性作愛那股暢感及出了陰精那股樂昏昏的快感。此刻的乾媽已經嘗知了味,現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還要淫蕩。她不停地用力的上下挺著屁股,不斷地猛力去扭動著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去配合我的抽插。

我見到平時高貴文靜的乾媽,想不到插起小穴來,會是這麼的淫蕩,把他蕩得週身神經起了暢感,這份暢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抽插的勁道,他已勇猛的抽插著乾媽的小穴。

這時的乾媽是週身流滿著汗水及不斷的顫抖,雙手緊緊抓住枕頭,頭部不停的擺動著,全身也跟著不斷大力扭動,小腿是在半空中飛舞著,小嘴中也淫蕩的大聲喊了起來:「哎……唷……我的……小安……好兒子……喔……喔……你……你插死我了……插得乾媽……美……美死了……哎……喲……喂……呀……乾媽…好快活……兒子呀……我的……喔……呀……好兒子……哦……哦……」

乾媽粉面通紅的「哎……呀……人家……愛死……你了……哎……唷……好兒子……你……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沒有你……哎……喲……喂……呀……妹妹愛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兒子……我的好兒子……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親兒子……好兒子……哎……呀……乾媽……快了……快不行了……乾媽……好愛你……哎……唷……喂……呀……乾媽……不能……沒有你……請你……不要……離開……乾媽……哦……哦……」我將枕頭放在了乾媽的屁股下,這樣能方便我的抽送。而我是越來越操的猛。而乾媽氣喘籲籲的說「喔……喔……乾媽……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喲……喂……呀……要給你……插死了……我的……好兒子……再用力…………哎……呀……人家……真的…………快……快……用力……」

我被乾媽大力扭動,及淫言淫語的嬌叫聲,刺激得週身神經,幾乎快要崩潰了,此刻我也舒暢得喊了起來:「喔……乾媽……我的……王麗秀……好乾媽……我的……好乾媽…………好淫……好蕩……蕩得……我……好美……好爽……好愛奶……我也……快了……快丟了……等等我……讓我……死在……乾媽的小穴吧……哦……呀……等我……快了……」

這時的我像脫疆的野馬,發狂的上下抽動了一百多下,乾媽又再度泛起高潮。

「哎……喲……小安……乾媽……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兒子……親兒子……哎……呀……快一點……乾媽……快了……哎……喲……不能……等了……好兒子……哎……唷……喂……呀……乾媽……喔喔……我不行了……哎……呀……出來了……哎……喲…乾媽丟了……哦……呀……死了……哎……哎……唷……丟了……」

又是一股濃濃強勁的陰精,衝擊在我的大龜頭上,把正在緊要關頭,正在舒暢的我,衝擊得酥麻地整個崩潰了,徹徹底底的崩潰,忍不住的背脊一涼,精關一鬆,噴了一股一股又濃又硬又燙的處男陽精,猛擊在乾媽的小穴裡的穴心。剛出了陰精的乾媽,被一股又一股的強勁陽精,猛擊在她的穴心上,使她整個人更加舒爽得樂了昏死過去。

這時的我也勞累過度的舒暢地,把著乾媽那身柔嫩的粉軀睡了下去。之後是每個星期六要和乾媽大操一次,就因為這以後我才會這麼歷的做愛技巧。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