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娇娃

我自问交游广阔,认识很多不同阶层的朋友,这些朋友当中亦有不少是外籍

人士,例如渡边一郎便是我其中一个好朋友,因公事与他认识,后来成为朋友,

主要是大家兴趣相近,同样喜欢公馀时流连于风月场所,做其多情浪子。

渡边一郎和我同是单身汉,他一个人在香港工作,同声同气的朋友不多,遇

上我既懂日文又好玩乐,自然成为莫逆之交。几日前,一郎对我说,他在日本的

女朋友被公司调派来香港工作,我还以为他要替其女友找居所。后来听他说,女

友公司有员工宿捨,不用劳烦我,祇不过想我抽点时间出来,教他女朋友讲广东

话。

一郎来了香港两年,由于平日多说英文,我和他一起时亦祇与他说日文或英

文,他的广东话能力,顶多可以听懂一点点,讲出来就实在沒办法了。他要求我

义务做他女友的广东话老师,既然他开到口,我当然不会拒绝.

一郎带他的女友桃子出来和我见面,假如事先不知道桃子是一郎的女友,我

根本想像不到桃子是日本妹。桃子清秀的面庞配上苗条的身段,三围玲珑浮突,

走起路来啊娜多姿,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一郎有这样的女朋友还经常和我去寻芳

猎艷,可见男人永远是不知足的。桃子大方爽朗,据她说以前和一郎是同校的同

学,一郎比她高几级,大家都在外国读书。毕业后返回日本工作。这次被调派来

香港工作,两人不用分隔两地受相思之苦。一郎真是几生修到,今世有这样标緻

的女朋友,令我又羡慕又妒忌。

几日之后,桃子上来我家,由我来教她广东话。为了不让她分心,一郎沒有

陪她上来,说是待她上完课才来接她。桃子的领悟力相当高,来了两三次后,她

的广东话已比一郎说得好。由此可见一郎的广东话是什么程度。

一个月后,桃子已可说简单的广东话,她说多谢我的帮忙,要请我吃饭,我

欣然接受了。三个人吃完饭就找馀兴节目。换了是以前,我和一郎会去夜总会,

但现在有桃子在,当然不可以了。我建议去唱卡拉OK,一郎却说他又不懂唱中

文歌,不如上他家喝咖啡聊聊天。我沒有异议,在一郎家聊到很晚才离去,由于

桃子住的地方较近我家,故一郎叫我送桃子回去。当我开车送抵桃子所住的大厦

门口,她突然开口邀请我上去坐一坐。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

我随桃子上楼,她所住的单位不算大,祇有五、六百尺,但一个人住已不错,

屋内佈置简简单单,很清雅,桃子招唿我坐下,问我要点喝什么. 她倒了一杯茶

给我,便入房间,再出来时已换过了衣服,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袍,内里的

奶罩三角裤隐若可见,看得我坪然心动。我即时警告自己,不要存有歪念,因为

朋友妻不可欺,虽然桃子还不是一郎的老婆,但事实是他的亲密女友,我怎可能

对她打坏主意。桃子坐在我对面和我聊天,她用生硬的广东话问我,现在她的广

东话说得如何,我大赞说得很好,引得她呵呵笑,有如花枝乱坠,我又忍不住多

看她几眼。

她今晚喝了一点酒,两颊泛红,更是迷人,我再待下去,恐怕难以把持,惟

有起身准备告辞. 桃子这时即走过来,要我多坐一回,教她多说几句广东话。她

的纤纤玉手触及我的手,在近距离下,从她的身体传来阵阵芳香。我偷偷从高处

向下望,在她那件低胸睡袍看入去,见得到里面一条深深的乳沟,她那性感的奶

罩,承托着饱满的肉球,大约有三分之二裸露出来。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之

下都会产生正常的生理反应,我亦不例外,感到下体蠢蠢欲动。桃子已经坐在我

旁边,她一手拉我坐下,对着我说话,至于她说了些什么我已听不清楚,因此刻

我已飘飘然,幻想着与她亲热。

她似乎也察觉我有点「不正常」,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乘机说肩膊有点酸

痛,问她可不可以替我按摩几下。想不到桃子说她在日本学过按摩,叫我脱掉外

衣,让她替我按摩。我快快脱下外衣,坐在梳化,桃子走过去我后面,开始用双

手拿捏我的肩膊。她果然做得似模似样,我的肩膊虽然不是真的酸痛,但被她捏

得很舒服。我闭目费神,享受桃子替我按摩,捏完了肩膊,桃子又说,要不要做

一个全身按摩,可以消除疲劳。我想除了白痴会说不之外,简直沒有理由说不好。

或许日本女人习惯服侍男人,所以这样做不当一回事。桃子叫我脱去身上的

衣服,祇穿内裤便可以。我心想,莫非她有意挑逗我,故意给我机会。但回心一

想,又或者她真的祇是帮我按摩,別无其他,祇不过是我心邪而已。总之什么都

好,反正我绝不会吃亏的,于是脱去身上的衣物,祇剩一条底裤,桃子叫我俯伏

躺在梳化上。幸好是这样躺着,假如叫我仰天而躺,我的小兄弟可能受不住刺激

而弹起,那时丑态毕露,如何收科。桃子在我背部开始推拿,看样子她真的学过

按摩,不似乱来。跟着她捏弄我双手,我的骨节被她捏得格格作响。由于我背着

她,看不到她的身形,视觉沒受到刺激,杂念渐渐消除,小兄弟也乖乖地,沒再

起头.

大概弄了几分钟,桃子叫我反转身,我照她所说去做。我又看到她魔鬼的身

材,她俯着身,双手推拿我的胸口,她那对胀满的肉球在我眼前摇幌,像要冲破

奶罩的束缚弹出来似的,由于她不停摇动身体,产生了热量,阵阵香气扑来,我

实在忍不住了,下体有强烈反应,小兄弟不禁向上昂起。桃子那对诱惑的肉球,

距离我的眼睛不够一尺,悬垂的肉球大半边露了出来,我可以完全看清楚她那条

乳沟。我终于忍无可忍,伸出双手把着桃子的腰,将她拉下,强行同她索吻。她

略作挣扎,便投入我的怀抱,我将舌头伸入她的嘴巴,和她的舌头接触,桃子闭

起双眼不敢望我。她那对大奶这时已压着我的胸膛,与我紧紧贴着。太美妙了,

充满弹性的大奶,烫贴我的胸膛,随着她的一起一伏,像替我按摩。桃子整个人

躺在我上面,她柔若无骨的肉体,压着我的身体,令我像吃了人参果,全身毛孔

都张开了。我卸去她的睡袍,再挑开她那个浅粉红色的奶罩,一对坚挺的乳房弹

出来,足有三十六寸。她一对大奶压着我的头,让我埋在她的乳沟,我伸出舌头

去舔,沿着她的乳沟向上舔,直至她的奶头. 把她的奶头含住,我用力勐吮,桃

子全身颤抖,发出呻吟声。桃子的奶头被我舔得发硬发胀,我又用手去搓她另一

粒奶头. 桃子的大奶又白又滑,我越搓越起劲,她强烈扭动腰肢,叫得越来越大

声。

我探手落她两腿之间的地方,她的桃源洞已经氾漤. 那条浅紫色薄薄的三角

底裤,被淫水浸得湿透。我将她的底裤捲成一条橡筋绳一样,她浓密的黑三角呈

现在我眼前,桃子的阴毛很多,部分更生至小腹,大幅的阴毛覆盖着她的迷人洞。

我需要拨开湿淋淋的阴毛,才能寻找到洞口。这时我已换了一个姿势,和桃

子玩六九性花式。桃子拿着我的阳具把玩,然后放入口中,含着我的阳具舔吮。

她的小嘴含着我的阳具一吞一吐,她的舌头撩弄我阳具顶端的裂缝,令我麻麻痒

痒,有喷射的冲动。我亦不示弱,将头凑近她的阴户,伸长舌头去撩她的迷人洞,

用舌头触及她的敏感点,使得她淫水又再汹涌而出来。我的舌头特长,可以深入

桃子的窄洞,她流出来的淫水,弄到我一脸都是。她的阴户有一种特殊的气息,

但那是一令人兴奋的味道,一点儿也不会令我讨厌。

桃子吞了我大半截的阳具,已顶到她的喉咙。再让她含下去,我怕第一炮会

在她口腔内发射。于是我将阳具从她口中抽出来,叫她俯伏在梳化上,翘高臀部,

让我从后面进入。桃子乖乖像一条狗似的趴在梳化,我对准她微微张开的阴唇,

把粗壮的肉棒缓缓塞入去。她的阴道极为紧窄,夹得我好舒服,我全根盡沒在她

洞内。双手捧着她一对大奶,非常有满足感,她的淫水随着我一出一入抽插勐流

出来。每一下挺入,我都直抵她的子宫颈,乐得她大声唿叫。我冲锋陷阵抽插了

七、八十下,桃子便有高潮。她全身抽搐,两手乱抓,「啊」的一声,半昏了过

去。我仍意犹未盡,把她的大乳房碰在手里,继续埋头苦幹,多推送了几十下,

见她如痴如醉,已得满足,才毫无保留喷射。但这时我仍醒起她并不是我的妻室,

于是抽出阳具,将白浆洒在她身上。

桃子的熊熊的慾火来得快去得快,我还未盡全力她已得到高潮,不过原来好

戏在后头,她享受了第一次高潮祇是热身,她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