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有人坐吗?

自中学二年级,举家搬到这个大型屋苑,我就一直住在这里,  

数一数,已有约十年了。  

屋苑楼下有同一建筑集团承包的商场,  

商店林立,是我从小学、中学、大学直至出来工作,每天往返地铁的必经之路。  

而我总会经过一间地产店。  

店面十分开扬,一张张贴满楼盘资料A4纸的玻璃后,  

一个个在店里的地产经纪就坐在电脑后向开来,  

方便迎客,一揽无遗。  

自数年前,大约是我大学二年级吧,来了一个中女地产经纪。  

地产经纪既说是中女,早就脱掉少女的稚气,清秀得来,却带点冷漠高傲的感觉。  

就算我形容得再详盡仔细,也只形于抽象,  

因此具体点来说的话,她长得很像郭少芸的。  

皮肤雪白,散发着中女气质。  

由于要给买家一种专业形象的感觉,  

她常穿着恤衫,配以黑短西裙、黑丝袜。  

自从她入职 (或掉职? )到我家楼下的地产铺后,  

我从前每天上下课,以至现在的上下班,都对她目光敬礼。  

而她,不是和邻座的同事闲聊,就是专心望着电脑屏幕,  

完全沒察觉到我。最记得数年前,有次我在中午已经放学,沒有约会,  

回到家楼下隋便吃个午饭,到了大快活。  

由于已接近下午茶时间,十分挤拥,空座也不多。  

我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张空的双人对座桌。  

在我用膳,专心把玩我的电话,和女朋友传短信息时,  

一把柔声对我说︰「请问有人坐吗?」  

抬头一看,我吓了一吓,  

就是我每天上下课路经必偷看的地产女经纪。「沒有、沒有人的。」  

我把自己的食盘挪前各自己一点,好让她把她的食盘放下。

她对我微微点头,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对面。  

自雇自地吃起她的蕃茄意粉来,右手哒哒哒地玩着手机游戏。  

从前一直走马看花,我从沒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的面庞。  

下巴尖尖的,皮肤白滑无暇,穿着一贯的黑西裙黑丝袜,  

今天配的是淡粉红的西恤衫,显得十分贵气。  

见她专心一致的表情,我就毫不忌讳地静心看着她。  

衬衫的钮扣只扣至心口,隐约就可看到雪白胸脯间的乳沟,  

多淫贱的女人!  

突然,小腿感到鞋尖的顶一顶,  

原来她跷腿时不小心踢到我一下。  

「不好意思。」她向上一督。  

「哦,沒关系。」我立即把眼光移开。  

我头一侧,沿右方的桌旁看到她相跷的腿,幼长得来又带有人妻感的缐条,  

令人食指大动的肉感小腿就被黑丝袜紧紧的包着。  

真想近眼观看。  

我手肘借故一批,把桌上的胶刀打落地面,借故拾回。  

她完全不为意,继续玩她的电话,我的头就钻到桌下。  

桌下是另一个世界。简直就像了世外桃源一样。  

双跷的腿就在我面前。由此角度可直视裙摆下肥肥的大腿。  

我把头凑紧一点,嗅着混有丝袜的衣物味道的肉香,  

欣赏沿屁股一直伸延至鞋跟的缐条。  

我双眼继续欣赏她的食姿。  

原来她有咬饮管的习惯。看着她小口小口地轻咬着饮管,  

真想自己的那话儿就是那饮管,  

被她细咬吸啜。  

然后,她拿起餐纸抹一抹嘴角 : 「帮我看一下袋子好吗? 我想上洗手间。」  

「好、好的。」  

剩下我和两个食盘。  

我看着那支被她咬得不成形状的饮管。涎沬丝还留在饮管顶端。  

这就是那美人的分泌物哦......  

我确实地看着她转进往洗手间的弯角后,  

手颤抖抖地伸偷取那饮管,急放进自己口中。  

哦!!! 还有温温的感觉。我盡情吸索她的温湿的唾液不只,  

还故意吐了几大口口水,把饮筒贯得满满的,好让她回来时慢慢品嚐。  

果然,她回来时还懵懂懂的喝了几杯中茶,  

全然不知已喝了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男子的分泌物。  

就这样,她就走了。  

这件事一直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我想佔有她。  

我想盡情抚摸她的肉体。  

直到遇到一次机遇。一说便是两年后出来工作的事了。  

虽知道作为地产经纪,要不断外出见客,带买家参看楼盘,  

自然常不在店面的岗位上。座位只会放上该职员的名片,以便供客人联络。  

一天下班经过地产店,看到那中女地产经纪不在位子。  

我心一动,故作正气地走进店面,取她的名片。  

到底她叫甚么名字呢?  

我只出于粹然好奇,到当时也未至于心有不軏的。  

虽然地产店有其他职员当席,有疑难大可向

向他们查询,此举未免有点唐突。  

但正好各经纪也不在状态,上网的上网,打电话的打电话,彷佛我完全沒存在似的。  

拿着卡片,心想「哦,名字这样就到手了。」  

岂料一转面,中女经纪就立在的后面瞪着我,我吓了一吓。  

她微微一笑 : 「先生,请问有甚么可以帮你呢? 」  

只在两年前对座共膳过一次,她当然不认得我。  

怎么办呢? 走进地产铺取一个人的卡片,到底有什么意图,我该怎样解释呢?  

我脑筋急转。  

「我......是..........看楼盘的。」我胡吹着。  

「哦 ? 太好了 ! 想看怎样的单位 ? 租还是买?」她眼前一亮。一个客人就在她眼前。  

「哦...租的.... 想找同区的就可以了,父母住在附近。」我心乱极了,  

只把谎话的雪球愈磙愈大。  

「楼上这个屋苑好不好?临近交通交匯点,十分方便。先生预算大约多少。」  

「月租万二左右吧.......」哎呀.....我在说甚么!!? 我只想找办法脱身。  

「太好了,合你的有好几个。」她不由分说坐回自己位子浏览资料 :  

「十三座六楼A,十二座二十二楼B,八座三十三楼A」  

「嗯.........还是先想想吧。」正如以前所说,我乱极了,只想脱身,身已转掉一半。  

「哎呀.....你不找我.....其他经纪也不会比我便宜喇....机会熘过就沒有了.....」她捉着我手臂。  

「但........」  

「但什么? 来来来,跟我上楼看看,你必定喜欢。」我一直唠唠叨叨推却着,  

她却全不听进耳,硬销着这个单位好、那个单位妙。  

我昏了头脑,被她半推半就的带上了屋苑。  

沿路她一直问我无关痛痒的话,「本身住那里呀?」「出来工作多久」之类的。  

定是和客户打开渠道的技俩吧。  

我一心沒打算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