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性精彩又回味

我是一名技校的学生,我们学校虽然是个技校,但学费贵的要命。

我的班主任姓王,是个女的,30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个,说好听点叫单身

贵族。

其实就是沒人要她。

她长的不好看,身材也过于高大,有179CM高,但是典型的超S 体形。

她一直单身的原因很多,我们同学都猜测是她心高气傲比较难相处,其实这

么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她和其他老师相处的也不好。

有一次,是星期二的下午,放学时间比平时早3个小时,我和同学在球场打

球。

我球打的很糟糕,又不喜欢打,所以每次都是因为人手不够,我才勉强打的。

这回也一样,手还么热呢,替我的人就来了。

我和同学道別后,上楼收拾书包准备回宿捨了。突然肚子不舒服,我刚进厕

所,里面就传出一声怒吼:「出去还沒洗干净呢。」

我靠,我心想什么时候不好打扫偏偏选这时。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而这层还

有一女厕,虽然沒什么人了,但我还是不敢去的。最近的厕所是在对过教学楼的

3楼,我这个恨啊,这老教学楼是哪个孙子设计的,就不会一层设计一所吗?!

我灵机一动,楼上有一个厕所,非常隐蔽,因为去的人很少,所以是男女共

用的,当然这也只是校长和个別老师用的。

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爬到楼上。那门好小啊,就在楼道盡头的角落

里,斜对着校长室。

我把头探到校长室旁,确定里面已经沒人了,我这次放心的进了厕所。

其实,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看出来了,我是个老实孩子,不过也有人说老实

孩子蔫淘气!

我很爽,大号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就在这时,我人生的一次遭遇开始了……

王老师进来了,她起先并沒有看到我,我从她的动作看出,她是想换衣服。

她可能是刚洗完澡,穿着肥大的体恤和裤衩,头髮披散在后面,脚上还是湿达达

的。只见她脱去自己的体恤露出了她那简直超出我想像的大奶子,乳头尖挺,是

黑色的。她还用乳液不断揉搓她那对大奶子,一次一次用力,她好像很享受那种

感觉,她竟然闭上了眼睛。我的妈呀,她脱掉了她的裤衩,那浓密的很森林赤裸

裸的暴露在外面。就听「噗」的一声,我放了个屁。

完了,全完了,她发现了我,然后是一声惊叫,声音不大但足可以吓飞我的

三魂七魄。

四目相对,无语,时间凝结住了。似乎过了很久,我的腿有些麻了,她低声

说:「擦干净,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嗯了一声。

到了她的办公室,依然是无语,依然是四目相对。

不知过了多旧,她终于开口了:「你晚上到我家楼小的大排挡等我。」

「老师……哦」我预言又止。

技校的管理不同大学,离校不会有人理你。所以,我和她先后离开了校园并

沒有人注意到。

四月的天气时好时坏,温暖的空气中也夹杂着刺骨的微风。想到刚才的一幕

幕,兴奋的让我战慄。

我暗想这件事可大可小,既然老师叫我出来而不是在学校里谈,这事肯定是

有迴旋的馀地。再说,这件事只能叫「意外」,我又不能算故意偷看,是她后来

自己进来的,云云。总之,我想了很多。

我其实就在她身后几百米的地方,走了很远,只到她家楼下,她才回头望了

我一眼,示意我在那个地方等他,然后她一人上了楼。

我蹲在道旁边的台阶上,寻思对策。不一会儿,她换身连衣裙出现在我面前。

坦白说,她打扮的很老土,但是由于刚才那一幕,我一看到她,大脑就回到那一

刻了。

我和她坐在路边的大排挡上,她要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我也倒了一杯,

于是依然无语。

他的连衣裙很肥,领口很低,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足够引起我的遐想。

我们几乎不怎么吃东西,我只顾着盯着她的乳房,而她只是喝酒。

酒过三巡后,她说:「下午的事我不会跟別人说」,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失

态。

我赶紧转移视缐,答:「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忍不住才到的那里,我……」

「沒事儿,甭提了」她淡淡的说。

她又叫了两瓶啤酒,开始自斟自饮。

又过了一会儿,她说:「你们是不是认为我很怪,很难相处?」。

「沒有啊,我认为您是个好老师,您一直很关心我们,我想它们不理解您一

定是因为不瞭解」我说。

「要是都像你这样,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她说。

「其实生命就是在痛苦和倦怠间徘徊,你要是能放松一下,別那么要求自己

和別人,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说。

她有些惊讶,对于一个技校的学生,能说出这种话,出乎她的意料。

其实我是个爱看书的孩子,只是课外书,对课本则根本不感兴趣,许多世界

名着和哲学方面的书我都爱看,我尤其喜欢叔本华和尼采。选择技校无非也是想

学一技之长,以后不用太奔波。

她又开始喝酒,我也倒了第二杯,说实在的,我不胜酒量的。

「他们看我是单身,年纪又大,所以就瞧不起我,说我坏话,说我生理有缺

陷所以嫁不出去」她说,显然她已经醉了,言语间有些抽泣。

我想今天这点事,应该不至于这么刺激她吧。一定还有別的事情。

「我生理哪有问题,你不是看到了嘛,我沒问题的,我只是害怕被伤害,被

抛弃而已,才不敢付出的」她说。

「您是个好人,您应该得到幸福的……」我的话也越来越多。

天色逐渐晚了,我看了眼手錶已经是10点了,地上的酒瓶差不多有10几

凭了,我也喝了不少。周围是喧鬧的人群,沒人会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在这

个城市的一角,这里异常「安静」。

也许是命中注定,两个孤独的人会走到一起。

我拉起她,对我来说她很大,她用仅剩的意识回答了我她家的住处。

她家在二楼,我把她搀扶到门口,按了几下门铃都沒有人开门,我想她大概

是一个人住。

我支撑着她整个身体,摸她身上的房门钥匙。楼道很暗很长,我的手在她身

上游走,并不是找钥匙,她丰满的身体让我按耐不住。

我打开房门,她家是两室一厅,有4、50平米,有点凌乱,似乎是房主人

无心打扫所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