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衣间里的较量

地点:北京王府井大街世都百货六层。时间:仲夏某月某星期六中午1:20分。虽然是週末,但像这样只卖高档商品的专区,几乎沒有人来。

「服务员,请问这件胸罩多少钱?」

「嗨!小姐,哦,您真是好漂亮啊!这件真丝胸罩1850元,上个月刚从德国进的,卖得特快!是您自用吗?」一个穿制服学生模样的女孩回答道。

「对呀,是我自己用。」说话的女人叫郑露,新新时代公司时装模特,172厘米的高度,魔鬼般的身材,冷艷美绝的容貌,瀑一般的披肩长髮以及24岁的年龄,足以使其成为该公司最靓最红的的模特,此时正是她休闲购物的时间。

「我觉得挺适合我的。」说着,郑露拿起胸罩比了比,这件黑色胸罩是最大尺码的,不过和她的胸比起来,也只能说勉强刚好,为了买到合适自己的胸罩,郑露已经走了几家大商场,不是看不上,就是不合适,这也难怪,不管她走到哪里,別人的吃惊总是先在她的脸上,然后停在她的胸部,『波霸』这个词她早就听腻了,这一件胸罩她看来很满意。

「哎呀,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这件是这个码的最后一件了,而且,两个小时前刚刚有人订下了。」卖货的女孩怯怯回答道,面对一个如此漂亮的大姐姐,小姑娘大概有点自惭形秽。

「什么?怎么这么巧?我刚来,就沒货了!再给我找找!」

「真的沒了,这种胸罩是有数的,进的就几件。」

「那我不管,这件我要定了!」郑露决定买下它来,不管用什么方法。

「这--?那,您稍等一会儿。」说着,小女孩儿转身走进了里间,不一会儿,另一个穿制服的女孩走了出来。

「哎呀,是郑小姐呀,我说是谁呢!」这个女孩认识郑露,老客户了,每个月郑露都要在这里消费个千把元。

「订货的人还沒交钱呢,本来一小时前就该来取了,到现在还沒来,要不,您再等会,十分钟后再不来人,就卖给您了。」

「还等什么!真麻烦,我先去试试了。」郑露一脸的不耐烦,说着便迫不及待地拿起胸罩朝试衣间走去。

试衣间里,不是非常宽敞,但三面落地的镜子,显得很通透,门后是挂衣服的地方,此时挂的是郑露上半身全部的家当,半袖的真丝无领白色衬衣,肉色带镂花纹的超大胸罩,黑色真皮小坤包。

那条纯黑的真丝乳罩已经带到郑露的胸上,她正观赏着镜中的自己,黑色只有两条窄带相穿的高帮鞋完全地衬托出她两条光洁修长的腿,沒有穿丝袜,下身淡黄色超短裙紧紧包贴住她异常圆润丰满的臀部,健康完美的小腹,匀称排列的肋骨正好将她那硕大的双乳完全展示出来,那黑色胸罩紧紧撑着这两个彷彿要爆开的肉团,但周边仍露出一些,看上去极为性感。

郑露慢慢弯下腰,双乳便低垂而下,乳勾更是变得极深,从外往里看去,若隐若现,无比诱人。

「看来真是不错。」她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自语道,扭动身子,赏识着自个儿迷人的身体,眼中透出些许自恋,些许陶醉的意味。

忽然,试衣间外面有高跟鞋很响的声音,隐约还有卖货小女孩着急的话音:

「…王小姐,真的--真的对不起,沒办法,您来晚了,要我能怎么办呢?…」

「哪有这样的道理,我在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跟你们经理说好了的,哪有你们这么办事的,什么时候卖的?」

「刚卖,可能您也认识,是时代公司的郑小姐,她正在试衣间,也沒交钱呢。」

「哦?--哼!是她,好了,忙你的去吧,这你別管了,……」

由于试衣间的隔音极好,郑露只是听到了几个字,也沒多想,依旧欣赏着镜中的自己,看看差不多了,这才满意地将胸罩解了下来,刚一转身,忽然,试衣间的门开了,紧接着,一只棕色的高跟鞋带着一段修长白皙的腿出现在视野中,随后,一个窈窕的身影闪了进来,郑露吓了一跳,刚想喊叫,待看清来人,忽然脸沉了下来,眼中射出了两道冷冷的光,「是你!你进来幹嘛?」郑露问道。

进来的女人可以说又是一个人间尤物,同样高佻的个子,披肩的长髮,魔鬼般的身材,同郑露一样美丽绝伦甚至更加冷艷的容貌,不过双眼正迸发出两团火光,狠狠迎上了对方射来的冰一样的目光,这个女孩叫王茜,是另一家叫丽人行模特公司的红星模特,也正是开始订那条胸罩的人!

丽人行模特公司和新新时代公司是两家竞争最激烈的公司,而郑露和王茜分是这两家公司的当红模特,不光如此,两人更是在去年的模特大赛上殊为死敌,曾经当面相互冷嘲热讽,差点对骂起来,因此虽然认识,但都对对方极沒好感,彼此厌恶,沒想在这里不期而遇,狭路相逢!

「喂!那条胸罩是我先要的,凭什么你要拿走!」王茜火药味充足地说道。

「谁让你来晚了的,我已经试过了,它就是我的!」郑露冷冷地回道,同时刚才挡在胸前的手自然地放了下来,胸脯高傲地向前挺了挺,丰硕的双乳彷彿向对方示威一般展出,在另一个美女面前,这是最好的挑衅和回应。

「哦!?试过了?难道你不嫌它太大吗?」王茜讥讽道,随手反锁上了门,身体恰恰挡住了门后的挂钩。

「哼!大?我倒觉得它小了,我看你带着它才不合适,你的胸那么小!」郑露听王茜拿话刺她,恶恶地反击道。

「我的小,是--吗?!」王茜此时已经火冒三丈,但越漂亮的女孩子越聪明,当然也越大胆,此时她反而头脑冷静下来,脸上变得冷若冰霜,冷冷答道,同时双手左右一分,穿在身上的短袖露脐上衣便随之而落,两只磙圆肥硕的乳球磙了出来!居然沒有戴胸罩!

「哦!你,--婊子!」郑露对王茜的动作显得有些吃惊,不过并不畏惧,反而受刺激般往前走了两步,两人的距离在缩短。

「你骂谁!骚货!抢人家东西还骂人,不服气咱俩比比,谁输了胸罩就是谁的,敢吗?」王茜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两个漂亮女人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比就比!输了的还得付钱!咱俩--」郑露忽然语塞,比什么呢?看谁的乳房大?可怎么比?想着,她的眼光由和对方目光互锁对瞪中转而瞄向了对方的双乳,「好大!」郑露心中暗想。

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对肥硕的双峰,像两个半球般扣在王茜的身上,白得像玉,在球的顶端是粉红色的乳晕,不是很大,但上面有些许凸起,簇拥着正中则是两粒同样粉红圆润的乳头,彷彿长成的鲜嫩草莓,使人垂涎不已,即便是如此巨大,可王茜的双乳仍然向前挺立着,丝毫不垂,看着对方如此娇人的乳峰,郑露有些发呆了。

「哼!」看到郑露的表情,王茜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更是耸了一下腰,使乳峰笔直朝前挺去,同时双手从下面抬起托住自己的双乳,轻轻地攥了一下,肥硕的两个肉弹弹性十足地延长了体积,这时她的目光也落在了郑露的双乳上。

刚一看到,瞳孔忽地缩了缩,出现在她视野里是如此丰满巨大,有些椭圆而有非常坚挺的乳房,乳晕和乳头好像都比自己的大些,颜色暗红,尤其乳头象刺枪一样向前耸着,整体看上去非常成熟诱人。

受到同性美女巨乳的视觉刺激,王茜忽然感觉脸上发热,心跳加快,全身的血液涌向自己的双乳,直到乳尖,彷彿手里这两团肉有生命似的,能够感受到大脑的想法和对方同一部位的刺激,微微发红,涨得更加巨大,圆润的乳头也坚硬起来更加涨圆,彷彿要拼命压过对方那个竞争对手似的。

「嗯--!」看到对方一切变化的郑露此时回过神来,不知怎么,竟然呻吟了一声,而自己的身体里也在发生着变化,好热,虽然大厅里空调很好,试衣间里不过有些气闷,但郑露还还是感到全身变热,身体变得很敏感,血流加快,身子有些微微发抖,此时她手里的那条黑丝胸罩已被她放到了墙边上,双手不自觉地游上了双乳。

「你--你的有多大?」郑露忽然低声问道。

「总比你的大!你--你的有多大?」王茜很谨慎,并沒有报出自己乳房的尺寸。

「哼哼!这样咱俩怎么比,我还说我的比你大呢,难道还找尺子量吗?」郑露边说边揉搓着双乳,揉的动作丝毫不比王茜的小。似乎在任何一点上,都不肯让对方佔上风。

过了一会儿,两人谁也沒有说话,只是默默相互打量着对方,偶尔扭动一下身体,带动乳波轻颤,骚手弄姿向对方示威似的。郑露用手向后梳理着头髮,头也向后仰着,手肘向高一抬,受到手臂的夹制,巨乳更是向上变形地凸出,王茜也不甘示弱,开始做同样的动作,此时从三面落地镜子中展现出无数只半朝着天的变形巨乳,极是淫糜的场景,可惜只有她们两人看到。

头仰向后,郑露有些站不稳,觉得要向后倒,忙立起头来,带的身体往前走了一步,正好王茜也正往前耸着,于是四只乳头碰撞在一起,「嘶--嗯!」,「嘶--啊!」两人都被刺激的倒吸了了一口气,同时惊唿了起来,交在一起的乳头便快速分开了!

两人互瞪着对方,手都捂着各自的双乳,谁也沒有说话,空气中只有空调气流的嘶嘶声和只有她俩自己能听到的快速心跳声,刚才乳头相触那种惊心动魄的电击感觉还沒有完全消失,双方都在回味着。

「你,你的乳头有多硬?哦--!」王茜问道,刚说出来,发觉失口,忙用手摀住嘴。

「很想知道吗?足够捣碎你那个部位的!敢不敢再试试?」郑露一脸坏笑,恶狠狠地说。

「是?--吗?那就让咱俩比比看谁的波更有劲,谁捣碎谁!」受到挑衅,王茜毫不示弱,一个出奇大胆的想法脱颖而出,满面通红地回应道。

「来呗!我怕你,也不照照镜子,你那两块肉苍白无力的,哪能跟我比!看我怎么把它俩捣到你后背去!」郑露露骨地讥讽着对手,奇异的氛围,挑逗刺激的对话已经使她浑身发烫,难以自抑,于是她慢慢调整着身子,托着的双峰笔直指向对方。

「再苍白无力也比你那两个又松又软的大面包强,待会我就让你那两颗蛋变成压缩饼干!」双眼冒火的王茜忽然觉得很饿,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于是一串食品便脱口而出,边说着,也调整身体对着郑露,两个浑圆的肉球凸突直指着。

两个火热的躯体迅速接近,四条雪白丰腴的腿在只有半步的距离象桩子一样叉开着牢牢定在地上,凹凸的肉体曲缐向上延展,越往上便越接近,直到一掌的距离处,四座奇峰相对耸立:

乳-乳 峰-峰乳-乳 峰-峰试衣间镜子中无数个郑露面对着无数个王茜,影影叠叠,肉光十色,春光无限,同样赤裸着上身+饱绽的超短裙+修长的雪腿+性感的高跟鞋+高耸的吓人巨乳,愤怒+性感+红如酒醉的脸。

受到这种奇异氛围和空气中瀰散着的情色气味的刺激,两个女人都感到肾上腺素急剧的分泌,血液沖荡着全身,身上汗出如注,更使两人身上罩着一层油亮的光感。

「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待会儿会很痛的,知道吗?小-荡-妇!」感受着对方体温和体味儿的刺激,郑露瞇起双眼,小狐狸一般狡猾地说道。

「嗯--!关心你自己吧,別忘了输了付钱!浪-货!」王茜更是性感地往前偏了偏头,充满了挑逗意味。

两个绝色美女就这样你刺我一句,我扎你一句地对峙着,双方的目光又交锋在一起,厌恶+不屑一顾+挑衅+刺激+调情……真是复杂至极,空气彷彿要爆炸一般,两人此时正在最后阶段审视着对手异常巨大丰满又变得湿漉的武器,表情都微有些吃惊,都有些不敢自信的样子,决战前的片刻沉默才是最撩人心怀的时刻!

「会不会输给她,她的乳头又扎又硬,椭圆乳房的女人好像性慾特强,不会弄坏了我吧?」王茜心里自讨道。

「要不要放弃哪?看她的乳房饱满肥硕,像充满了力量,会不会压痛我?」

郑露也心里疑虑。

不过这时已经不容她们俩反悔了,强烈的自尊心使两个喜欢争强好胜的女人陷入了无法躲避的乳房决斗圈中,两人抬起头来,交互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绝望无助的眼神,相对的乳头象得到了暗示似的在瞬间再次充血涨大,乳头茎都挺立了起来。

「还-还等什么?来吧!」郑露颤声低吟道。

「嗯--!来--来吧!」王茜同样颤巍巍变形的声音。

随后,两人的身体都勐地向前挺去!

「砰!」四团丰硕肥嫩的肉团碰撞在了一起,四粒乳头也正好在同一水平缐的高度相遇了!「哦--啊!」「啊--嘶---!」相交的乳肉很快地变形,刚找到对手的乳头在外面电击似弹动较了一下劲,随着乳晕粘热的对贴一起钻进了和对方急剧密合的软肉中。

「噢!痛啊!」麻,涩,又酸又胀,两个女人的神经中枢已经完全被感观的刺激所佔据了,镜中此时出现了很多对纠缠在一起的女性胴体,好可观的场面。

「嗯-!」「嗯----!」两人口中发出了低沉的嘶吟声,好像又都不敢大声,怕外面有人听到似的,紧咬着牙齿。

四只手臂已下意识地环抱住对方的腰肢,从后面牢牢抓住对手短裙带,使劲地用着力,重压之下,四只乳峰已完全变了形状,现在看起来有些像吸盘吸在一起的样子,身体开始摇晃起来,脚步踉跄着,四只高跟鞋落到地面的的声音此起彼伏,两人眼睛都变得通红,像发情的雌兽瞪着对方,唿出的热气喷到彼此的脸上,真正的较量终于开始了。

扭动中,王茜旋摇着身体,使劲鼓动乳肉,使自己的乳头调整到最佳位置,以便好用力压痛对方,此时的神经感觉极为敏感,对方乳头稍微的错动距离都是如此的清晰,当然酸胀麻痛的体感更是强烈!郑露也在作着同样的调整,此时,她已经微佔上风,坚挺的乳头紧紧锁咬住对手的同一部位,就这样两个漂亮女人胸连着胸互锁着激烈肉搏着。

空气已经有些浑浊了,乳斗仍然在继续,两人的头部靠在一起,脸扭向一边紧贴着,任由汗水流淌,郑露的上风优势显露出来,胸部连耸着,顶的王茜直向后靠,快要贴到镜子上了。

忽然王茜动作停了下来,喘息着在郑露耳边说道:「你还想穿着衣服走出去吗?」郑露一怔,动作也停了下来,王茜接着说:「你、你快把我的短裙扯碎,你扯我的,我就撕你的!」王茜借说话之机调整着身体。

「好,脱掉再比,还怕你跑了不成。」佔上风的郑露不无得意地答道。

终于,两具汗湿的胴体开始分离,四只粘在一起的大乳房打着黏依依不捨地脱了开来,上面满是汗水,因为刚才的挤压扭动都显得有些微红。

很快,两条超短裙脱落到地上,这时她俩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穿着同一牌子的真丝镂空三角裤,诱人的毛髮时隐时现,而下面全部湿透,蓦地两女的脸变得通红娇羞,心中都在想这个样子还和对方较量不较量了,很快,相互间的不服气和对那条黑丝胸罩的佔有慾望使得两女再次面对面地靠近了来。

「这次看我怎么轧平了你!」坏坏的笑再次浮现在郑露的脸上。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哪,看看笑到最后的是谁。」王茜冷冷地说。

两人的乳峰再次相对在一起,忽然王茜快速地伸手紧紧揪住了郑露发胀的乳头,用力一捏,「嗯啊!!!!好痛啊!」郑露惊叫出声,脸上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手也毫不客气地捏上了王茜的乳头,「哦!!!!啊!!!」王茜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骚货,敢掐我乳头!松开我!」

「掐你怎么着,你的不是很有劲吗?哦--!你先松开我!」

两个人四只手臂交错着互揪着对方的两个乳头,使劲地捏着,拉扯着,四只乳峰便被拉的极度变形,淫糜地伸展开来,一时间,乳波四颤,娇喘连连,由于手上也全是汗,所以,被揪住的乳头经常滑脱,两女更是脱开又揪,揪了又脱,忙的不亦乐乎。

随着两声发自喉咙深出的呻吟声,两女相互揪得性起,突然都放开手,紧紧搂在了一起,四只巨乳重又胶着在一块,下面四条修长的雪股带着诱人的镂空三角裤也相互交缠起来。

郑露一把拉住王茜的头髮,手上使劲,恶狠狠将脸凑上去,贴近王茜的脸骂道:「王八蛋,敢使诈!噗呸!」一口粘稠的唾液吐到王茜的脸上。

「妈的,就诈你,呸呸!」王茜也抓住郑露的头髮,回啐到对方的脸上,一时间唾液飞溅,两人脸上全是粘粘的液体,顺着各自的脖子,都流到正相互摩擦肉紧的巨乳上。

「扑噗,噗噗,噗啪!」相连的胸部发出粘液相摩的怪声,使两个疯狂的美女停止互啐的动作,吃惊地对望着。

这种声音刺激得两人全身发抖,全部的意识再次回到声源部位,四颗发红髮肿的乳头再次顶接在一起,拼命地挤着,绞着,相互揪发的手一只已经松开,紧紧揪住对方的镂空三角裤,由于有了大量唾液的润滑,四粒乳球跳弹圆转,滑来摩去,你黏过来,我腻过去,淫糜四射,此时两人已经不是在乳斗,而是在乳交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哦,刺激死我了!」王茜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场面。

「做什么,做爱!小妖精,谁让你招我!」郑露已经失去理智了。

两个女人的动作变得越来越粗野用力,大腿,腰胯都在扭动着,四只手更是相互色情下流地撕扯着两人身上唯一的镂空三角裤,臀腹下体早已摸了个够。

很快,两条不堪重负的三角裤变成了数块碎片,脱落在地,赤裸的下体发疯似的挫动,两人已经完全靠在了两面镜子相摺的角上,从镜子看去,彷彿六个裸体美女搂在一团,群体剧烈地蠕动着,淫乱的场面持续了将近一刻钟,忽然,试衣间外响起了脚步声。

「那我试试这件衣服,要合适,我就买下来……」

此时试衣间里面郑露正顶着王茜使劲耸动着,一条大腿插入王茜的裆中,狠狠地撞击着,手也不老实地捻搓着王茜的臀缝,嘴里发出满足的哼唧声,王茜也一手正掐着郑露小腹下带毛的赘肉,牢牢攥着,指头勾住下面唯一的肉缝,双腿紧紧夹住对方伸过来的腿根,剧烈回应着。

勐然,王茜探过头张嘴紧紧吻住了郑露,牢牢包住对方的唇,不让她发出声来,原来王茜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知道有人来了,而郑露正忘情地吭哧着,王茜双手正忙的厉害,只有用嘴封住郑露的嘴了,两个美女疯狂抱着耸动的身子停了下来,试衣间里立刻安静了,此时有人正在拧把手,「咦,锁着哪,是不是里面有人?」

「不会吧,要不我去拿钥匙。」是卖货的小女孩声音。

此时屋内的两个裸体美女紧张的不得了,真不知该怎么办了,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天哪!怎么办!!两人嘴对着嘴,眼睛无助地对看着,身体益发缠紧。

随着肢体的用力,忽然王茜感到全身一热,一股热流涌向下腹,我的天!竟然在这时想发洩,真不是时候,她想拼命忍住,手上越来越用劲,被攥住下腹赘肉的郑露随着对方的用力勐地一颤,居然也到了颠峰时刻,身子也热了起来,于是她竟吐出了舌头,钻进了王茜的嘴里。

这时,两人再也忍不住了,同时高频颤抖着从下体先后喷溅出两股白色的粘液到对方的裆中和腿上,相吻的嘴里更是舌头翻捲,缠绕勾连在一起,这时,谁也不敢动,生怕弄出声响,让外面听到,这样更使两人刺激得酣畅淋漓,一泻如注,真正高峰体验!

「算了吧,找钥匙多麻烦,我到楼口的试衣间去吧,正好收款台在那……」

试了一会儿,还沒开开,那人放弃了。

「好吧,那我陪您去……」随着话音,脚步声远去。

过去了!两个女人的心才都放回肚子里,相吻的四片唇渐渐分开,却又带起一条细细的唾液丝拉在两个嘴角边,刚刚发洩完的两人渐渐恢復了理智,相拥相抱的两个裸体使劲分了开来,刚分开又相互打量着--两个女人上身乳峰都蹭的发红,显然是太用力了所至,唾液的痕迹非常明显,激情之后,乳头已经恢復了原来的样子,下体处及大腿内侧都是白浆,也分不清是谁的了……两个美女都在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深深懊悔着,从她们阴晴不定的脸色就可看出,显然和自己的仇敌做了那样的事情,心里极不舒服,回想刚才的过程,都觉得有点同性相奸的味道,而且,那条黑丝胸罩……?

想到胸罩,两人目光再次相对,「怎么,还要不要比,那条胸罩我是不会放弃的!」王茜边说边想到刚才的比试,脸又蓦地通红。

「我是不会把它让给你的,不过这太窄了,咱俩换个地方说话!」郑露悻悻说道,脸上露出意犹未盡的样子,显然刚才是那样的惊险,刺激场面和淫乱的行为让她又有些蠢蠢欲动。

两人边说着,边拿起地上撕碎的布条擦拭着下体和收拾最后剩下的衣物。

最后,两个美女终于讲好方法:先一起买下这条胸罩,然后到对面的王府饭店开个包间,继续她们之间的胸罩之争,沒有结果决不罢休!

                      【全文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