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妈妈成了我的情人

人就是这样,越是不能轻易得到的东西,心里就越是觉得珍贵,就越是有想征服她的冲动。我对妈妈就是这样感觉,得到壹个人不能只是生活上的交合,灵与肉的交合才是最至高无上的。

    这壹点,我和妈妈尚沒有达到如此的境界,毕竟相爱才刚刚开始,谈情说爱前的妈妈看上去就像是壹个贤惠的妻子,对我们之间的事情总是很小心,我知道这关系到壹个女人壹生的名节,我用不正当的方法佔有了她,而今到她和我交往,这是多么大的壹个转变,我猜想妈妈壹定是爱上这种意乱情迷的感觉。

    要不然,她怎么会在那天晚上,主动的爬上了我的床,当我们这样壹种关系,妈妈主动的上了我的床,主动的自已脱掉衣服,为我洗礼,我想这是每个男人都在渴望的画面。

    那天的妈妈热情极了,就像壹个淫荡妓女,主动的吸吮我的JJ,挺起咪咪送到我的嘴边,这壹切的壹切都在说明着妈妈今天的春心荡漾,刚刚才壹刻钟的时间,妈妈的精浆已开始涌出了,外阴麻痒的感受令自已如痴如醉。

    妈妈动情的低吟之声直刺我的神经,年轻人在此面前,相信极少有人能控制自已的感情,妈妈唿唿的喘着粗气,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屁股用力的向上抛送。扑吃,扑吃的淫水声在屋子里迴响着。

    越是这种时候,越得保持住情调,让壹个女人永远保持发骚,无非有二;第壹情调,第二就是快感。反正爸爸今天也不在家,就玩的盡兴点,我回应着妈妈的热情,我沒有急于脱光妈妈的衣服,现在而言,我认为女人穿着衣服时享乐时更能激起人的性慾。美妙极了。

    当我的手碰触到她的咪咪时,妈妈身体轻轻的发出哆嗦,她闭上眼承受这难得的温柔。我将手伸入乳罩下,揉搓着妈妈柔软弹性的咪咪;另壹手则伸到妈妈的背后,将她的乳罩解开。翘圆且富有弹性的咪咪,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她那对高隆的咪咪,尖挺高翘,尤其是那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咪咪头,向上高翘的矗立在那艷红的乳晕上面,真是诱人极了。因我的壹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斑斓而微红的乳晕,令我垂涎。

    別看和妈妈已有几个月的地下情,但是说仔仔细细的欣赏妈妈小屄还真是不曾有过,今天难得妈妈淫兴高涨,藉着东风就欣赏壹番吧。

    乌黑的阴毛长的很规则,生长在妈妈的洞口上方,迷人的粉红色的小洞口真是越看越诱惑,凑鼻壹闻,能嗅到妈妈小屄分泌出的屄香,我沒有急于的插进去,只是静静的瞅了壹会,控制于内心的火热。

    我先轻轻的与妈妈拥吻着,妈妈配合着不时的伸出舌头与我纠缠着,今天的妈妈显得很性急的伸出壹只手隔着裤子捏着我的JJ,嗓眼间的嗯嗯的呻吟之声真是动人心非。

    「孩子,今天怎么不着急弄我的屄了?」妈妈急切的问道。

    「呵呵,妈,今天的妳好美,我要壹口壹口的吃了妳。」

    「快点吧,不然以后不跟妳玩了。」我知道妈妈的性格,说得出做得到。

    「呵,妳个骚狐貍。」我脱光衣服,妈妈抚摸着我硬起的JJ,赞道:「多好的宝贝啊……」

    我提枪在妈妈的洞口轻磨着,突得屁股壹沈,直刺入底,妈妈长长的吁了壹口气,闭着眼睛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妈妈的小屄温热温热的,包的JJ舒服至极,我手抓着妈妈的乳房,下体轻轻的抽动,妈妈配合的晃着娇躯,壹百馀下后,我耐不住的大动起来。

    妈妈的嘴角媚笑着,我被这股荡意勾的飞起了魂魄,我抱着妈妈,从床上幹到地上,从地上又幹到客厅,最后又回到床上,妈妈舒服的小便失禁,小腿壹阵乱抖,晕了过去。

    我并沒有放过她,依旧缓抽着,低头看着妈妈的屄,大股的白浆涌了出来,我使劲的顶了几下,大约得有个五分钟,妈妈醒了过来。

    「儿子,弄死我了,妈妈舒服死了。」

    「妈,舒服我就接着来…」

    我大起大落间妈妈用力的抛送着屁股,迎合着我的节奏,妈妈耐不住的淫叫起来:「啊…要死了…好儿子…妈妈…被妳…弄死了…啊…」

    约莫过得三十分钟,我的龟头壹阵强烈的麻感,我知道自已要射了,死死的顶住妈妈的洞口旋磨着,突的壹洩如柱,妈妈啊的壹声低忽,自已的花心壹阵抽搐,温热的阴精烫的JJ舒服极了……狂风暴雨过后,彼此都累了,我沒有抽出插在妈妈洞里的阴茎,甜蜜的相拥而睡。

    忘了这是第几次约妈妈出来玩了,这天妈妈的打扮已开始让开始惊艷了,超短裙配上长靴,my,god,那天我被妈妈的打扮吸引的无法自拔,妈妈突然的改变让我觉得她内心再次开始了春心荡漾。

    短短壹年多的时间,谈情说爱后的妈妈与之前判若两人,妈妈开始註重打扮,这种感觉很奇怪,壹个女人因为儿子对她错乱的爱开始改变。妈妈变得性感起来,当然妈妈的这份性感只限于我们幽会的时候,展现在大家眼里的还是那个看起来贤惠的妈妈。

    性感的妈妈显得更加的有女人味而且更加诱人,这壹天为了纪念我们相恋三週年,在凯宾大酒店我们开了壹间房,妈妈知道我喜欢她穿长靴的样子,特地从达芙妮专卖店购得壹双新靴,配上淡黑色的长袜与壹步裙,性感的无以復加,这是妈妈第壹次展现如此的性感。

    相恋这三年,妈妈看起来更年轻了,更有活力了,我喜欢这样的她。刚进房间,妈妈唿着热气的嘴在我脸上寻找着,温湿的唇终于碰上我的嘴。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妈妈用力吸住我的唇,湿润滑腻的细长舌头带着壹缕薄荷香气缠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

    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底下伸?我把妈妈抱起来平放在床上,外面的月光明亮,我走过去关了灯。回来快速脱掉衣服,和妈妈躺在壹起,发现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也脱掉了睡衣。屋子虽然黑,可皎洁的月光照进来,妈妈那挺立的双峰依稀可见,妈妈的身体是雪白的,完美的咪咪微微的上翘,我只搓揉了几下,她的乳头便大的如同壹粒葡萄。

    妈妈唿吸急促地把我推倒在床上,壹翻身骑在了我的肚子上,躬着上身,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她的咪咪,像餵婴儿吃奶壹样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含着她已经变硬的奶头,使劲吸着、舔着,妈妈的乳在我的舔弄下,小屁股在我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动。

    当我把两个乳头都舔遍时,妈妈的舌头又伸进了我嘴里,就像壹个贪吃的孩子,贪婪地用舌头舔遍我嘴的每壹个部位,连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进了我嘴里。好不容易挣脱了妈妈舌头的纠缠,妈妈轻哼道︰「人家要嘛!」说着用尖挺的乳头在我胸口磨噌着,手也向后抓住了我直立的肉茎,来回的搓着。我用手扶着我的已经硬硬的肉茎,用手分开妈妈的两片肉唇。

    「啊┅┅好大啊┅┅」妈妈不自觉地呻吟道。在JJ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壹剎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妈妈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

    JJ在紧小的阴道里进出了几次,我壹使劲,JJ的头部终于顶在了妈妈的花心上,妈妈的身体壹颤,「啊┅┅」妈妈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

    每次阴道内的磨擦都会发出「扑赤、扑赤」的声音,听到妈妈的唿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妈妈的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壹次都把我的肉茎完全地吞进小嫩穴中,溢出的大量的蜜汁也顺着我的JB流到了我的阴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妈妈用兴奋的口吻呻吟着,同时从上面压着吻向我的嘴。

    「啊┅┅好┅┅我要了┅┅」妈妈说完,使上半身向后仰,同时身体痉挛。与此同时,包夹我的JJ勐烈收缩,好像要把JJ吸入更深处似的蠕动。

    我乘胜追击,趁着妈妈如此兴致,我开始快速抽送的JJ停了下来,妈妈睁开眼睛,「发生什么事了???」吃惊的表情显得极其不爽。

    「好儿子,怎么停了,不要停,快快…妈妈还沒舒服呢?」见妈妈如此荡意高涨,自已怎么捨得下马呢,在壹阵急抽勐送中,妈妈的小屄不断的溢出蜜汁,就像决口的堤坝…

   我们母子两个浸淫在母子淫交的快感之中,我们过着亦母亦妻,亦子亦夫的生活,在人前我是母亲的乖儿子,在床上母亲是我的骚淫妇,每天晚上,我与母亲同床共枕,我们的房子成了我们母子茍合的天地,母子俩人在那床铺上表演无数次母子性交的床戏,JJ整夜插在母亲的淫肉穴,直肉到天亮,母子俩双双沈湎于肉慾快感中。。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